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85.第285章 破阵

    “想不到覆海来得这般之快,不过,这秘府是他金猿一族所布,你我二人恐怕远不及他熟悉,不知九宫主可有与寒某联手之意?”

    金猿往下一落,不敢怠慢,追音老叟也连忙沉了下去,下方毕竟还有他七宝盟的一位上品金丹在了。

    不过,边是沉下去,他的神念便也一动,就传音到了九姑娘耳中。

    七海大圣也是金猿一族出身,覆海拥有地利也是理所当然,而且,覆海的修为之强本就厉害无比,追音老叟便是平素也算自负,但在海底之下动手,他恐怕还当真敌之不过。

    “林兄,稍后说不得还要请你出手协助一二了。”却未回应追音老叟,九姑娘神念一波,声音就传向了林青耳中。

    “若只有一人,林某自会全力助姑娘夺宝。”林青淡笑一声地这般说道。

    若是两人,他出手反而会误事。

    但若只剩下一人,他自问还是能插上一些手的。

    至于如何先逐走一个,这就是九姑娘自己的事情了。

    “那小妹就多谢了。”九姑娘一声轻笑。

    随即,两人身上霞光一卷,也一沉而下。

    “古怪!为何我始终都有一种不对的感觉的?”

    这时,自十里之外的海面下,缓缓地,又有一道身影浮起来了。

    三足双翼,浑身长满了层层叠叠的鳞片,背后还有一条长长的蛇尾,正是三日之前现身这边的那一妖修,林青若是见到此妖,必然能认出,其正是昔年在玄鼋老妖举办的交易会上,先是拿出阳心玉精,后又以佛焰竹换走紫蛟剑的妖族。

    “紫蛟的灵气波动,畏惧之感……是有天敌?”

    一只手抚着心口,这妖修眉头一皱地喃喃了一声。

    “不管了,有这三人在,我多半也得不到什么好东西,甚至还有性命之危,再有这蛟灵之气的波动……犯不着冒险。”

    念头几下一动后,妖修身影一晃,就又化作一道紫色光霞,几个闪动之后,就迅速远去

    而此刻,林青等人却是落到海底了。

    只见方圆百十里之地,无穷金光凝若实质,并凝而不散,与海水和大地浑然一体,直若金刚所化。

    而在这金光之中,又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如同星辰一般在闪烁着,一种固若金汤,无从撼动的气势扑面而至。

    林青目光在其上一转,就看向了大阵中央,呈三角排列的三根金柱之上。

    同样是金光所化,这三道金柱之上的玄妙气息,却是犹比任何其他地方,都要浓烈的多。

    这当正是三光分海大阵的阵基所在。

    这三道金柱不破,整个大阵就生生不息,永恒不破。

    “果然是我金猿一族失传多年的分海大阵,千年之前本座尚未化形,无力去争,今日必要将你请回族中。”

    金猿哈哈的一声大笑,当先一步,就直落一根金柱之上而去。

    而还未曾等他落下,无穷符文蓦然而现,再一转,三根金柱的周围,就有数之不尽的金光之剑密密麻麻化出,并一个闪动后,就如旋风般直卷金猿而去。

    而这些金光之剑一出,大海就像被分开了一般,一个巨大的空洞自海底,一直延伸到了天空,周围的海水竟然一滴都不往这边涌进来。

    “此时还不就位,更待何时。”

    一声狂笑,金猿的身影蓦地一长,就化作小山般大小。

    如同一整块的金精所化,他这身躯不见任何其他气息,就是硬,硬到……

    无穷无尽的金光之剑卷到他的身上,只听当当当当的声音密密麻麻,但是,依旧在直落金柱而去,他的身躯竟然一丝一毫的伤口都未曾出现,连那金针一般的猴毛都未曾断落半根。

    林青的目光骤地收缩起来了。

    这般厉害的妖躯,他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而与坚硬相对应的,往往又是神力。

    金猿的身躯往柱子上一落,轰的一声,大阵竟然轻颤了一下,柱子更是一下摇晃了起来。

    不过,三光分海,这三道柱子只要不同时倒下,那就大阵不倒。

    才刚一晃,无尽的符文再次地一个闪烁,柱子哗的一下,就又直直挺起。

    此刻,大阵之力已然被触动,无穷无尽的金光之剑源源不绝地化出,并将金猿完全湮没。

    不过身影已经看不清,金猿的狂笑声却一直如怒雷一般在轰鸣。

    见此,林青微眯着的目光,不由收缩得越发厉害起来:“天罡法剑和地煞法剑就是射到他的身上,怕都伤不了他半点,只有施展剑阵的第二变和第三变,方才有伤到他的可能。不过,这倒也不必我去烦神,他便是再厉害,九姑娘和追音老叟联手,当还不至于会败北。”

    就在林青念头闪动间,又有两道白光同时一闪。

    抬眼看去,就见在一道白色剑光的席卷下,追音老叟一晃身就冲进了金光之剑所化的旋风中。

    当至少也是中上品的法宝,这白色剑光一个卷动,所过之处竟然连空间都在轻颤,其往下一冲,转眼之间就落到了柱子之上。

    旋即,这白色剑光再一转,又化作了一道光幕,正将追音笼罩在其内,而无论外边的金剑旋风有多猛烈,每每射到这光幕之上,除了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个不停,根本泰山不动。

    同样驾御着一道白色光霞,九姑娘也是一般的轻松,金光之剑落到她的身周,甚至连声音都激不起,就泥牛入海一般消逝无踪。

    不过一转眼的时间,三人悉数就位后,眼神之中微微现出了一些凝重之色,三人目光又一下相交。

    随即,齐齐的一声叱喝,三人身上灵力狂涌,并同时地往下一压。

    “轰!轰!轰!”

    三声巨震在同一刻暴起,三根金柱也在同一刻一晃,并一弯。

    但也就在此刻,忽地,九姑娘三人身上的气息又同时地一凝……自他们身下传来的反震之力大的惊人,隐隐间,金柱又开始缓慢地直起了。

    三光分海,三根金柱是一体的存在,若是它们不能同时倒下,大阵就绝对不倒。

    还不只如此,若是三个元婴期修士同时出手,如九姑娘所镇下的力量,这会传递到金猿和追音那边,金猿镇压的力量,也会传递到九姑娘和追音这边,隐然间,除了大阵自身的反震之力,九姑娘他们还各自要面对一个元婴修士的镇压之力。

    四周是金光之剑的射击,身下是大阵的反震,此刻,却是可以隐约看出三人修为的高下了。

    金猿依旧在狂笑,除了脚下用力,他身上依旧不见任何神通施展,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九姑娘身周有光霞卷动,脚下则生起了七色彩光,也还有些随意。

    但追音老叟却是站到了一口大剑之上,这大剑剑尖朝下,正源源不绝地射下无尽剑气,将大阵的反震尽数收在其中。

    当然,此刻施展法宝,也并非就是说追音老叟的实力一定不如金猿和九姑娘,一个是人族修士,一个是化形大妖,错非专修炼体术,否则两者的身躯本就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用到法宝,只能说追音老叟的身躯强度,远及不上金猿和九姑娘,但神通却并非仅仅只是如此。

    一致的幅度,三人缓缓地加强着脚下的力量,渐渐地,金柱又开始弯下去了,不过,随着他们力量的加强,由金柱之中传出的反震之力,也同时地越来越强。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金柱被压成弓形了,三人身上的灵力波动也盛到了极点,连金猿的身上,都浮出了一层层的金光。

    “我数三声,三声一过,全力出手,一举将它震碎。”

    眼见着金柱基本已经快到极限,金猿冷静地叱喝了一声。

    九姑娘和追音老叟的眼睛中,则生出了一缕郑重之色,这最后一下,必然就是反震之力最大的一刻,尤其……金猿说不得还会有一些别的心思。

    但也未曾反对,这一下迟早总是要来的。

    “一!二!三!”

    三字一出口,不约而同,九姑娘三人脚下的灵光一下盛到了极致,就如同这海底一下出现了三轮骄阳,直刺得林青和另外一个剑修眼睛禁不住地一眯。

    也就在这一刻,伴随着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方圆百十里之地猛地一震,原本凝而不发的金光刹那地四下激射。

    三根金柱倒下了。

    金柱一倒,大阵随即也一下破碎。

    而与大阵的破碎同时,九姑娘和追音老叟一声闷哼,身影竟然被震得倒飞而起,尤其是追音老叟,他的嘴角竟然一下地泛出了一缕血丝。

    “哈哈!”

    金猿却一声狂笑,不退反进,那巨大的身影骤地就往正在崩灭的大阵一落而下。

    “疾!”

    但也正在此时,一声剑诀吐出了。

    一直在冷静旁观,七宝盟的那一剑修冷冷的一声叱喝,口中蓦地就吐出了一道白丸一般的剑光。

    超乎想像的凌厉,一剑而出,万锋齐开。

    隐然间,这道剑光竟然和林青曾经遇上过的宁散人夫妇所修炼的本命元气有到一些的相像。

    “白帝剑!冷清秋!”身影轻轻一飘,退出了十丈,林青面色不动,心中则泛过了一个名字。

    “滚!”

    这一刻,金猿的目光也皱了一皱了,身影依旧往下落去,其一声冷喝,又一挥手地反拍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