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78.第278章 玉简

    声音一出,陈家兄弟二人的目光顿就一缩,但紧接着,又现出了一点疑色……他们与刘家老祖相识也有两三百年了,虽说来往不算太多,但对彼此的气息和灵力,还是了解颇深的。

    无论是气息,还是灵力,面前这人,分明便是刘华生无疑。

    林青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皱:“卢道友这是何意?要试探刘某,却也不必以此等话语来试探。”

    只是金丹修士,连上品金丹都不是,他却不信,此女能看破他的变化之术。

    不过,心中虽是不信,暗暗地,他却也防备起来了。

    若真有意外,说不得也只能连此女一起留下了。

    “你……”卢姓女子目光一缩地正要说些什么,忽地,她面色又是一动,紧接着就挤出了一道笑容,道,“刘兄见谅,小妹却是一时失眼看错了,你们既然有事要谈,小妹就不在这边打扰了,我这就告辞。”

    说着,她身影一飘,就欲下山而去。

    这时,陈老大心中则是一突,也连忙跟着说道:“丹儿且慢,为兄送你下去。”

    他和卢姓女子来往多年,最是清楚她的习惯……这分明是察觉到危险的表情!

    而危险,这就只可能是面前这人!

    虽然心中依旧不认为刘华生有假,但谨慎使然,他却是准备暂退一下,以防万一了。

    “卢道友走得如此匆忙干什么?这边是浮生岛,莫非还怕刘某有何歹意不成?”林青的声音响起了。

    身影依旧还坐在原处,但声音却已然落到了卢姓女子的前方。

    骤地,女子的身影猛地一滞,并脱口而出地说道:“道友,我什么事都不知,也不想知,我只欲离开此地。”

    徐徐地,就在她的身前,林青的身影缓缓现出,而阁楼之中坐着的那位,则渐渐散去。

    至此刻,陈家兄弟哪还不知道不对,但还未等他们冲天而起,哗的一下,二十四道流光一闪而现,并两两一分地将他们罩在了其中。

    同时,林青的声音再次响起:“卢道友还是自闭神识和感知吧,待刘某解决了此事,自会放道友离去。”

    一听此话,虽是被一十二把地煞法剑压得一动都不敢动,陈老二心中却顿就一跳,并连忙说道:“且慢,刘兄,你要那小子……”

    而他的话语方刚一出,“扑通”的一声,卢姓女子就往地上一倒,却是神念和感知俱都自闭,整个人也直接昏晕了过去。

    这女子倒也果断,见着林青没有直接对她出手,便知其对浮生宫有些顾忌,但再有顾忌,若是她知道了三人之间的秘密的话,说不得也只能被灭口了。

    而见此,陈老二的声音顿也就停住了,他本确实是有拉此女下水,以拖上浮生宫之心的,但此女不上钩,他却也无法了。

    “墨道友,你去解决一下那些人,再将那小鬼带来。”这时,林青袖袍却是一动,嗖嗖嗖的一阵声音后,山峰之上迷雾顿时一盛。

    紧接着,自他腰间,又有一道红光一闪而出。

    “刘兄,你既也看上了那小子,只管拿去便是,何必与小弟二人一般见识。”形势一刹百变,陈老大面上却还算镇定,似若有所凭依一般。

    “那小子我自会带走,不过我却还有一件事,要向二位请教。”林青也不慌不忙。

    “刘兄只管吩咐,小弟知无不言。”陈老大缓缓地一笑,缩在袖中的两只手,也不觉地松了一松。

    岂会真没有紧张,眼前这人分明是某个老怪所化,也难怪他们二人一点异常都看不出,他现在唯一所想的,已经只有尽可能地保住一命了。

    而要保命,当也只有那物。

    “陈兄还是先回座吧。”林青淡淡地一笑,袖中就有一道灰光一扫而出,正落到了卢姓女子的身上。

    旋即,他的目光又微微一动,便又一弹指地射去了一缕灵光,嘶的一声,一条仅有双指长的粉色小蛇一下地从女子袖中掉了出来,并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这女子身上,也只有这条小蛇有些古怪了,说不得正是这条灵蛇,才让她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好说。刘兄也请。”陈老大的目光在小蛇身上一凝,心中随即就闪过了一道警色。

    已然自闭神念和感知,这人却还要对卢琼丹处理一番,可见其之谨慎。

    而如此之谨慎,又有如此之修为……他们兄弟二人恐怕还真无脱身的把握。

    说话间,陈老大就走回了阁楼之中,而紧接着,一直悬在他们兄弟头顶的剑阵,终也消失了。

    不过,依旧是半点的异念都不敢生。

    这人敢收掉剑阵,就是有留住他们的把握!

    错非迫不得已,他们绝对不敢冒险,以免激怒此人。

    阁楼中,目光一对,陈家兄弟的神念隐晦地就是一波,当是在交流起来了。

    林青也不在意,双手负于身后,他并不急着进去。

    一阵时间后,红光一闪,赤蛇回来了,并且它的尾后,还卷着一个面显惊骇之色的年轻人。

    自然便是孙承翰。

    “随我进来吧。”

    朝赤蛇点了下头,林青打出一道灵光,将其收入腰间后,便冲着孙承翰微微地一笑,接着也不待他如何反应,又先行一步地跨入了阁楼之内。

    惊骇之余,孙承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完全不认识此人,不过,那般一口真火就将神通境修士烧杀的妖兽,居然都只是此人的灵兽……他除了乖乖听其之命,似乎也别无他法。

    眼中一个犹豫,他连忙跟着走了进去,紧接着,当端坐里面的二人,尤其是那老贼入眼之后,他的面色又一下大变。

    不过并未等他有所言语,林青的声音先行地响起了:“二位已经商谈过,想必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我的来意。一个,此人我要带走,另一个,那东西是什么,在哪里,你们需说清。”

    这话自然是对陈家兄弟所说的。

    面色并不变,陈老大点了点头地回道:“刘兄的两个条件我们都可答应,不过,刘兄是否也该……”

    他这自是在等着林青的条件,若真直接拿出那物,生死岂非全都由人,甚至,必死无疑!

    林青摇头一笑:“莫急,陈兄不妨先说说那是何物,刘某却是不想忙到最后,只是空欢喜一场。”

    陈老大一个沉吟,点头了,只是说出何物,这却是无妨,而且他也相信此物,面前之人绝对会动心。

    当下陈老大就说道:“一枚玉简,玉简之中到底记载着什么,在下也不知,不过其上所下的,却是牵机禁制。这小子也是见过,刘兄一问,便可知在下所言真假。”

    玉简!

    林青的眼中,果是流出一道兴趣之色了,又一转首地看向了孙承翰。

    此刻,孙承翰心中,却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惊。

    明显,陈家老贼极端的畏惧这人,甚至连他,连那玉简都甘愿交出,以求保命,这正是他脱困的好时机,甚至借着此人以后要用到他,就是为孙家报仇,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这人却又姓刘,若此刘是那刘……岂非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见着林青目光看了过来,强行压住心头的忧虑,孙承翰点头地说道:“是有一枚玉简,也确实是与晚辈拥有血脉牵机的感应,但只有等晚辈晋入神通境后,才能有解除这一封印的能力。”

    “很好。”林青微微地笑了,“陈兄且说吧,你欲如何才会说出此物的所在?”

    “只需刘兄能保证我二人的性命即可。”陈老大正色地说着。

    “哦!陈兄要我如何个保证法?”林青依旧是淡笑着。

    “其实很简单。”陈老大说道,“只需刘兄先放我二人离去,然后我二人则将那玉简,放在一指定之地,刘兄到时候一取便可。”

    说着,见林青面上又有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陈老大惭惭一笑,接着又说道:“当然,刘兄也许会想到我二人失约,或者将消息泄漏出去的事情,不过,我二人也许会逃走,但我陈家却走不了,若是有什么意外,以刘兄的修为,我陈家岂非是要遭到灭顶之灾了。”

    此人说话,却也只是一套接一套,林青甚至还想到,接下去,他必然会隐晦地提一下,他会将玉简的消息安排好,只要他不出事,那就必然不会外传,但一旦出事……

    不过也就在此刻,忽地,郑承瀚却大声地说道:“且慢,前辈,我知道那玉简多半就在老贼的身上,前些时日,他却是亲自拿了,来试探过我。”

    这话一出,陈家兄弟的面色却是立即就是一阴,但也不否认,陈老大瞪了郑承瀚一眼后,忽地一挥手地说道:“这小子猜得倒是不错,玉简确实在我这里,不过在下虽然自问绝对不是刘兄一合之敌,但神念一动,将此玉简摧毁,却当是不难。”

    手中,赫然是握着一枚玉简。

    而玉简之上,一道淡淡的,又透出圆满意境的纯阳气息,一闪而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