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61.第261章 难缠

    这血鬼王的前生该是一种魔兽,此刻虽然化作了人形,却依旧有四条手臂,背后还长有一排血刺,而光溜溜的头顶上,更是布满了血红色的眼睛,一眼看过去,极其的狰狞,也极其的诡异。

    但即使是鬼王,在被琉璃佛光照出身形的这一刻,他的身上依旧是一下升起了大蓬的血雾,像是已然化出实体的鬼躯,一下燃烧起来了一般。

    “该死的东西!你们等着!”

    一声厉啸,漫天的血箭猛地一转,就悉数地轰向了苍鹤的所在。

    同一时间,血鬼王身躯又一转,一道血幕当即张开十丈高,竟是将琉璃佛光也阻了一阻。

    而等这血幕很快被佛光净化,鬼王的身躯早已是消失无踪。

    “破!”

    并未理会血鬼王的逃遁。

    拥有两口琉璃宝杵,要击退一头鬼王,也许不难,但是,在这源魔谷的迷雾中,要想留下一头真正的鬼王……至少仅凭他和天籁二人,却是几乎没有可能。

    眼见着漫天血箭都射了过来,苍鹤口中吐出了一道真诀,琉璃宝杵当即一晃,那五尊佛陀法像一个旋转,便自四周,将他和林青环绕了起来,而后其上的白光也一下盛起,等血箭射至这边时候,已然被其净化成了强弩之末,连原本三分之一的威力恐怕都未必有了。

    接着,苍鹤又弹指朝宝杵一点,只见其上五股一个旋转,五方佛的法像就骤地朝内一合,一道金刚屏障立时化出,其上无数金色符文在不断地流动着,并有梵呗赞颂的佛音生起,就仿佛是佛门尊者在念诵着真言法经。

    血箭一射到这金刚屏障之上,立即就响起了一阵嗤啦的声音,就见符文急转,屏障之上无色火猛然一盛,又反过去一扑。

    伴随着一阵唳鸣,只是几息之间,所有的血箭就俱都被净化成了一缕轻烟,而后消散在了迷雾之中。

    一直在旁观,甚至还早已暗暗备好法决,一旦琉璃宝杵挡不住血箭,就立即出手自保,毕竟,鬼王就是鬼王,是相当于元婴期的存在,却不料……

    不过见到现在的结果,林青心中基本也是放下那些顾虑了,一口琉璃宝杵已然有此功效,两口相加,再有琉璃箭辅助……这当确实已经足以横行源魔谷。

    前边天籁正以妖力罩住阴冥草,以防其被佛光损伤,见着血鬼王退走,他就朝苍鹤一个点头,见其会意地将佛光收起后,终是小心翼翼地将阴冥草收了起来。

    进入这边不到半日,就寻到一株灵草,三人却是面上俱都露出了一些喜色。

    当下也不多停,稍稍观察了一下四周,见无有什么异常之后,三人又继续地走进了迷雾深处。

    神秘的力量无声无息地开始还原这边的一切,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当战斗所造成的变化完全消失之后,一道血色的鬼火忽地浮出来了,一转又化作了鬼王真身。

    “该死的东西!我守护了它两百年,方才等它长出了第九叶,至多再有百年时间,就能返阴还阳,重塑法躯……”

    目光阴沉、诡谲,并又恶毒,但同时,还有着一种深深的顾忌。

    “至少有两件琉璃树所炼制的佛门法宝,还有那小箭……

    即使拼着元气大损,施展万血逆天大法,恐怕也难杀了他们,而且就是能杀了,一旦元气大伤,那几个也必然会杀过来,到时候不只阴冥草同样不保,甚至还会被他们吞了!

    与其与这几人拼个两败俱伤,不如……”

    念头不断地流转着,渐渐地,血鬼王头顶那密密麻麻的眼睛中,开始有异样地血芒开始生出了。

    好一阵,他的身躯一转,又化作了一道鬼火,并立即就隐入了迷雾之中。

    ……

    “走得倒是真快,不过,那头笨鸟手中有琉璃佛宝,会进这第二层,也只有那一处可去。”

    封印之门前,轻轻拨弄着古镜,见着古镜中一点的反应都没有,九姑娘一个沉吟后,脸上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即使此次之行,有些地方出了些古怪,但她也觉得不认为林青三人会失陷在第一层。既然不在第一层,而她这宝镜又一点反应都没有,自然只可能是去了那几个密地。再加上琉璃佛宝的存在……

    这样想罢,她的心中又再次地揣度起来了:“我这六欲针是以庚金所炼,庚金是阳极之金,对其中绝大多数的鬼王,当都能克制。有阳心玉精守护心神,也不惧他们的鬼泣,如此,即便他们联手,当也生不了什么意外。且也去探一探,再试一试其人。”

    沉吟间,她娇躯一摇,身影就一下化作了轻烟,而后又将古镜收起,就疾速地遁入了天空。

    ……

    交手之时,一击就退,甚至连林青都以为鬼王也不过就是如此。

    但此刻,他们三人却才真正见识到了血鬼王的难缠。

    一路,时而地,一阵鬼泣之声忽地流入耳中,如新妇丧偶,泣血断肠,让人心神不觉大悲;时而地,又来了一阵唳鸣,如同悍鬼夺魂,让人心神猛地一颤。

    而每每到了这个时候,迷雾之中还会一下射出大群血箭,这都是血道大神通所化,威势之强,一般的上品金丹,恐怕一击都接不下。

    自然,早已将琉璃宝杵悬于头顶的苍鹤和天籁二人,并不在一击都接不下的行列之中,无论是鬼泣也好,是血箭也罢,他们二人只需将宝杵一祭,再一个合力,却是直接就能将其净化当场。

    不过即使如此,这一路所过,三人却也狼狈起来了。

    倒非危险,两口琉璃宝杵在,血鬼王完全威胁不到他们。

    而是被纠缠得无法了。

    一整日的时间里,时而地,三人也见到了一些东西,虽然不如阴冥草,但总算还能入眼。

    不过每每见到这些东西之时,三人却总是还会看到一道血影就在其侧,其后自是不必说了,连天籁都来不及扑过去,血影一声阴笑,就立即消失不见,自然……他们所看上的东西,也同时地消失了。

    堂堂一个鬼王,如此放下身段地来纠缠……便是林青,也只能无奈了。

    杀,血鬼王根本不与他们正面交手,空有琉璃佛宝,自也完全奈何不了他。

    但若不杀……错非能摆脱了他的纠缠,否则这源魔谷之行,虽是不能说白来,但收获显然就远不如预期了。

    “两位道兄且住。”

    几番尝试,连剑阵都配合着施展了出来,但依旧奈何不了血鬼王后,林青的脚步终于停下了。

    这般一直走下去也是无用,与其如此,不如另想他法。

    “林兄有何想法?”苍鹤的眉头微微地皱着,一边将琉璃佛光催出数十丈,以免血鬼王探知到这边的动静,一边神念一动地问道。

    “也不能说什么想法,不过我总觉得,这一日来,我们所走的路,似是都受到了他的影响……”林青面上微显沉吟。

    时而一阵鬼啸,时而一阵血箭,每每地,他们所走之路,确实是一直都在变化,如果这个变化是有目的的……

    苍鹤闻言,目光骤地就是一跳,手一翻,一面罗盘立即就出袖袍中滑了出来。

    这罗盘上有着一条弯曲的线路,苍鹤目光微眯地一个打量,眼中瞳孔顿时一缩,一个思量后,脸上又露出了一缕冷笑之色:“林兄提醒得极是,这老鬼怕是想将我们引去何地,多半那边有什么东西,能影响到琉璃宝光……”

    能影响到琉璃宝光的东西!

    林青和天籁的目光一边打量这显露,一边流出了思考之色。

    少顷之后,林青摇了摇头,说道:“未必就一定是东西,否则的话,我们一旦察觉到不对,自行退走便是,老鬼依旧奈何不了我们。依我看,多半当是宝物,而且此宝物就和阴冥草一般,有鬼王守护,此鬼王恐怕比血鬼王还要更厉害,对琉璃宝杵也未必这么顾忌……这老鬼恐怕是要引我们斗个两败俱伤,他才好收渔翁之利。”

    这般一说,双双地,天籁和苍鹤的目光都是一缩,一个沉吟,苍鹤点了点头:“那林兄的意思是?”

    “我以为,我们该立即退出这迷雾。”林青目光之中现出了一缕果决,“迷雾之外,有极大的一片空地,并且没有魔魂能够过去,我们要么是借着这一空地,换一个方向,尝试能否摆脱他,如果不能……今日已是第七日,我们在此至多只能再停留三日半,就必须立即回头,与其在此与他纠缠,不如立即离开,重新去别的地方探索。”

    不行,那就走!

    哪怕此前的期待再大,但林青从来不会因此就失去理智。

    换个地方!天籁和苍鹤的目光眯起来了,他们寻觅琉璃树多年,就是为了闯一闯此地,若是现在就退走……

    “林兄所言极是!”不过到底是上品金丹,岂会无有决断,几息时间的沉吟,苍鹤一个点头地说道,“我们现在就走。道兄,时间有限,你我尽力张开佛光,全速冲出去。”

    后边这话,他却是对天籁说的。

    自也不会反对,当下两口琉璃宝杵上,佛光就一下地大盛了起来。

    而借着这佛光的庇护,三人身影一晃,就疾速地回头而去。

    “嗯?”

    这一动,无声无息,一缕鬼火又浮出来了。

    似是有着一些犹疑,一阵之后,它方才一晃地遁入了迷雾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