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29.第229章 星瀚羽士

    “却之不恭了。”

    双翼怪蛇的声音一起,林青却也没有客套之意,对这把法剑,他当真是生出不小的兴趣了。

    一招手,银光一闪,嗖的一下,法剑便飞到了林青手中。

    紧接着,林青的眼中又是一亮,便有一道紫光射了出来,正落到了法剑之上。

    而就在这一刻,法剑之上则一下地生出了无数的银色游蝌,像是拥有生命,这些游蝌组合在一起,再一抖身子,紫光竟然被它们生生地撑了起来。

    “果然是如此。这是元婴期修士的本命法剑,而且这修士的本命神通,当还是问心之剑,故而此剑的灵性才会远超寻常法宝,一般之人根本无法祭炼完全,这蛇妖也因此才会将其摆了出来。”

    细细的一个观察后,眼中紫光收起来了,游蝌随也缩入了法剑之中。

    林青面上微微生出了一些遗憾之色,又一挥手地将此剑还了回去,而后叹息一声地说道:“可惜了,若是此人能渡过九天罡风劫,再寻到一些灵物的话,这一宝剑当是有机缘能晋升为真正的灵宝的。”

    灵宝,灵宝,通灵之宝。

    法宝的品质再好,但若无法通灵,那就永远晋升不了灵宝。

    灵宝的首要条件,也是最关键的条件,就是灵性。

    只有灵性达到了通灵的程度,方才有机缘能晋升为灵宝。

    这一银剑的灵性,几乎已经达到了法宝的极致,若是其主人还在,并且渡过逆天之劫的话……可惜,其主人终究还是不在了,否则的话,此剑也不会落到双翼怪蛇的手中了。

    “道友好眼力,玄鼋前辈对此剑的评价,却是与道友一般无二,否则的话,滕某也不至于将其摆出了。”双翼怪蛇同样地轻叹了一声,行家面前,他自然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玄鼋前辈!这说的当就是那玄鼋老妖,而能让怪蛇口称前辈,老妖显然是化形期的妖兽。

    林青点了点头,便欲转身而去,忽地,似是想起了一些什么,他又一下停住,并再问一句地说道:“林某倒很是好奇,此剑的原主究竟是谁?能将此剑炼到如此程度,却依旧还是未曾渡过命逆第一劫,这位前辈当真是……”

    话语没有说尽,不过其意思却已表露无疑,能将本命法宝炼到接近灵宝的层次,却还是渡不过九天罡风劫……这元婴修士当真是气运衰败至极了。

    “道友若是早三月问我,我也完全说不上来。”怪蛇点了点头地说道,“不过两月之前,滕某在这边巧遇上了三真岛的一位前辈,却是从那位前辈的口中,得知了此剑的来历。不知道友可曾听闻过星瀚羽士其人?”

    星瀚羽士?林青目光微皱地一个寻思,然后就摇了摇头。他对天漏海修行界的了解,基本都出自绛晨岛,那边本就是偏僻之地,而他所了解的渠道又都是低级修士,故而,除了一些名声委实太大的,他所知道的元婴修士都没有多点,哪可能会知道这般已然渡劫失败,已然陨落的前人。

    见此,怪蛇再次感慨似地说道:“五百年前,一出世,星瀚羽士就纵横天漏海,命逆境以下几乎无人能敌,连我妖族一些赫赫有名的前辈,每每提到此人,也对其叹服有加,可惜的是,其人的年代太短了,连一个甲子都未有,就又传出了他强渡九天罡风劫,但却失败的消息。”

    元婴期,一个甲子!林青心中微微一眯,一个沉吟,又问了一声:“那腾道友此剑是?”

    “两个无知贼子罢了,居然也敢惦记滕某洞府。”怪蛇洒然一笑。

    见此,林青倒也不好再深问什么了,稍稍地又说了一两声,他很快便看向了下一处,不过,目光虽是在观察后边的,心中他则是在沉吟着……

    “元婴期才出世,并且一出世就拥有莫大的神通,这倒是有些像……而且此剑似也与天遁剑法有些关系,可惜我身上之物都是远不及此剑,否则定要将其换来,再以天遁剑法来试一试。”

    念头闪动间,林青很快便看完了最后的一些摊位,却是再无能引起他注意之物。

    这时,雷正光也笑着走过来了:“林道友,可有什么收获?”

    “还算可以,倒是多谢雷兄引领了。”林青微微一笑。

    “道友能满意就好。”雷正光轻笑一声,又接着说道,“其实今日这边人虽不少,但相比于三月之后,却还只能算是一个前奏。三月之后,玄鼋老妖将在这边举办一次大型的交易会,以为八年之后的事情做准备,按照往年的情况来看,届时会现身这边的元婴期前辈,恐怕都不是一个两个。道友若是有暇,却是不能错过。”

    此言一出,林青的目光不觉就是一动,八年之后,不必说自然就是天降魔劫,未曾亲身经历过,林青还不知道其到底有多厉害,不过,只看人族和妖族一直在联手,便可大致有所估量,如此,元婴期的修士也要慎重对待,自然也就正常了。

    “到时候定要再来叨唠雷兄。”林青点了点头地一笑,能有元婴期修士现身,可见到时的交易会必然规模极大,可惜的是,他身上用不着的宝物中,也就那几件法宝可堪拿出了。

    “哈哈,雷某随时欢迎。”雷正光也是一笑。

    当下里,几人便是走出了大殿,而林青也不再久留了,告辞一声,就通过传送阵,迅速地离开了这边。

    “星瀚羽士的事情,有打听清楚的必要。三月之后的交易会,也不容错过。另外,就看那人能否寻到足够多的寒铁了。”

    也许是出于安全考虑,苍穹岛的传送法阵并未直接修建在主岛之上,林青从阵中走出时,却是在主岛西边的一座副岛之上,而且,很明显的感觉,这副岛的四周布满了各种法阵,一旦有需要,无论是防御,还是毁灭,这无数的禁制随时可以将这边覆盖。

    念头微微一闪,林青很快就腾空而起,径直地飞向了苍穹岛。

    一盏茶的时间后,下边的一切便落入眼中了。

    这座岛屿至少也有千里方圆,就和冰魄宫差不多,自岛屿边缘向里边深入数十里后,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城市。

    密密麻麻,如同繁星一般密集的禁制法阵自是不必说,那直接建在城墙上的护岛大阵,更是让林青也不觉地多打量了几眼。

    遁光往下一按,林青直接落向了最近的一个入口。

    “林道友,原某在此恭候多时了。”这时,城门前的一人拱手一礼地大笑了一声,正是原无踪。

    “原道友盛情,林某受之有愧。”林青面上神色丝毫不显惊讶,他并未变幻容貌,无论是雷正光那边,还是副岛这边,若是原无踪没有收到消息,才反而是古怪。

    “道友请了,我们边走边谈,家师也已出关,并在等候着道友了。”原无踪微微一笑地点了点头,当下便与林青联袂进入了城中,又身影一拔地飞起数十丈高,疾掠城市中央而去。

    和一般的洞府不一样,林青所见过的各种高人,要么是在山峰之上开辟洞府,要么的话,就是建起一座宫殿,但这海东老人的洞府,却是一个山谷,而且山谷虽被云雾遮着,林青却也看得出,其中没有任何的楼宇。

    与原无踪一起将遁光按下,林青淡笑一声地说道:“令师果真是闲云野鹤般的高人,心境之幽,我等远是不及。”

    原无踪也是一笑,不过还未等他谦虚,下方却忽地传来了一道笑声:“林道友却是老朽知己,想我交友也算宽广,但那些损友却个个都以为我是为了朱红果树,方才不愿改变这边的环境,他们哪能领会到老朽的闲情和雅致。”

    一话出来,林青和原无踪当下都是一笑,他们自然听得出,这是海东老人的打趣。

    不过,能如此这般打趣,却也可见其人态度了。

    遁光落到山谷之前,见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正自里面微笑行来,林青低首一礼地说道:“久仰前辈盛名,一直欲来拜见,今日终是得偿所愿了。”

    “道友这般一说,老朽倒是惭愧了。在道友这般年纪,老朽却是连金丹之路的门槛都未寻到,哪当得上道友如此这般的赞誉。”海东老人哑然一笑地摇了摇头,又作了个请势,说道,“我们也莫要在这等事情上客套了,难得能见着道友这般的高人,老朽已是先行备下了简宴,却是就等着道友大驾了。”

    “前辈先请。”见此,林青也不由地摇头一笑。

    当下里两人便联袂地走进了山谷,而原无踪却没有跟进。

    不过,边是走着,林青心中却也微有一些沉吟……天罡地煞两种变化之术他都已有所小成,海东老人居然还能看出他大致的年纪所在?这也许是练了某种极其厉害的眼力神通,或者,也可能是拥有某些特殊的宝物。

    沉吟之间,两人已是飘入了山谷中央。

    两个蒲团,一张石案,一壶茶,一壶酒,此外还有几个山果。

    果真是简单至极的简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