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06.第206章 第一步(下)

    “恐怕要让尊驾失望了。”林青微笑起来了,依旧盘坐不动地说道,“尊驾以为,在下明知那道血咒有诡异,还敢留在此地,可会不留着一些保命之法?”

    保命之法!

    声音落到耳中,石达心中顿也一跳。

    不是一人!

    此人留在此地,另外之人则带走了金晶珊瑚,如此,哪怕真遭遇意外,此人也可凭金晶珊瑚保命!

    不过,如此一来的话……

    “此人必须拿下,另外之人也必须尽快捉住,否则的话,一旦金晶珊瑚的消息传出,即使能夺回,怕也无法再世代相传。”

    事情的变化,已经比早先还要更复杂,不过,面上神色不动,石达心中却已是清楚,若要挽回一切,他现在必须要做到的一件事,就是立即拿下此人!

    而且,还只能拿下,不能打杀,因为只要留着此人的一张嘴,如此才有希望找出另外之人!

    “最后给阁下一个机会。”面色冰冷,石达冷淡地说道,“说出金晶珊瑚的下落,说出阁下的同党,然后随本座回去,日后禁足在我洞府之中不得走出半步,如此,我可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声音中,石达的身影已经开始模糊,夜光吞没了他身周的一切,并迅速开始朝巨礁扩散了过去。

    “尊驾的好意心领了,可惜在下却素来没有久留一地的习惯,而且……”林青微微一笑,干瘦而又邪气森森的面上隐约浮出了一道嘲色,“而且在下可不认为,仅凭阁下就留得住我!”

    说着,林青袖袍便朝天一挥,轰隆隆的一阵声音,一团乌黑的火云立就形成。

    火是黑色的火,极阴极寒,火中更还有雷蛇游走,这雷蛇同样煞气重重。

    雷火交融,乌云一凝,就轰的一声迎向了夜光。

    “好重的煞气!不过杀戮道和血煞门似都未曾听闻过此人,是出自西域,或者无尽海?”

    乌云与夜光一交,只见一边是轰轰轰地爆个不停,另一边则幽冷如水,始终平平定定,但这平平定定的夜光,却又有着难以想象的威能,无论乌云如何燃烧,如何爆炸,它扩散的速度虽是放慢了,但依旧还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见此,石达虚立半空,神念依旧保持着绝对的警惕,心中他却也暗暗推度起了林青的来历……能与他的永夜大法稍稍抗衡,其人的神通已然很是不凡,错非出自荒蛮之地,不应无有名声才对。

    “果然还是有所不如,莫胜男当日能破了此法,大半是融合了镇魂灯的力量。”

    袖袍连连挥动,一团接一团的乌云不断升上天空,巨礁上,林青则已站起,心中对这形势毫无意外,但面上他却流显出了凝重之色。

    “疾!”

    眼见着乌云连起,但夜光还是越压越近,早已在备着,林青口中吐出了一道法决。

    一刹,嗖嗖嗖的一阵破空声,八把地煞法剑便飞上天空。

    剑诀同时一催,上四下四,轰隆一声雷响,它们又结成一座剑阵,直接射入了夜光之中,再一旋一绞,哗的一下,夜幕竟然被它们生生斩碎,一道旋风一般的大剑瞬间而成,并直轰夜光的尽头而去。

    “剑阵!怪不得金灵会如此迅速就陨落!”

    目光在地煞剑阵上一落,眼见着夜光居然被它不断地撕开,石达眼中不由流出了一道若有所思之色,这一剑阵的核心,居然现出了一种他都看不透的力量,正是这一力量,它才能撕开永夜大法,否则的话,哪怕八剑合一,他这夜幕也不是这么容易被打破的。

    “阁下若只是这点手段,还是束手就擒的好,否则就莫要怪本人下手无有轻重了。”

    一声冷哼,依旧保持着对周围的警惕,石达袖袍忽地一挥,本是平平定定,漫天夜光骤就一变,竟是直接化作了一只夜幕巨手,并当空抓向了地煞八剑。

    同一时间,还有一面乌光闪闪的古朴宝镜虚空而现,口中念了一声法咒,石达一祭宝镜,却是直接照向了林青的眼睛。

    和永夜大法有些相似的力量,但是又要比石达现在的永夜大法更玄妙。

    宝镜一照,林青的面前骤就一黑,连神念的感知都被压缩到了数丈空间之内。

    “果然来了!”

    两年之前,就已见识过石达和莫胜男的大战,此时精心准备,静心等候,林青对这一变化,岂会没有准备。

    眼前一黑,林青面上神色也一下惊骇,似是不假思索,他口中法决又再次一吐,轰隆的一声,自袖中又是八道乌光射出,并一刹就结成了同样的剑阵,再猛地一轰。

    同一时间,毫无预兆地,他的身影也一下模糊。

    “咦?”

    十六把飞剑,两座剑阵,并且俱都是威力无匹的剑阵,但是,在林青“底牌”全出的此刻,真正让石达目光一跳的,却还是他的遁术。

    一刹之间,巨礁之上的林青居然一化为三,而且,竟然连他的神念都看不出真假,进而,他那宝镜也无法立即锁定!

    “怪不得敢独自留下!原来是掌握了如此遁法!”

    直至此刻,一直在搜索周围,但也一直未曾发现异样的石达,方才终于收起了那过度的谨慎。

    拥有两座剑阵,更拥有如此遁法,一般的下品金丹若是遇上此人,还当真是追无可追,甚至,若非有心血索命咒在,哪怕是他,也同样有失手的可能。

    “疾!”

    已然看透此人深浅,也无需再过多保留什么了。

    左手缩在袖中拿着一个木偶,石达两个袖袍则朝天一扬,蓝色的冰焰和漆黑的夜光立就源源而出。

    同一时间,他还口中念念有词的吐出了一声法咒,骤地,一道乌光射出了。

    “哈哈,尊驾的神通,在下自承不如,我们后会有期。”

    蓝晶冰火,永夜大法,更还同时用上了本命法宝……

    见此,正一化为三,躲开那宝镜的照射,林青面色当即就是一变,似是没有再战下去之心了,只听其哈哈一笑,身影便再度分化,就疾速地退了出去。

    而他一动,一十六把地煞法剑随也合作了一个整体,迎着那黑色短刃,当空就是一斩。

    轰隆的一声巨响,生生地,短刃停滞住了,更还被震退了丈半。

    但这一记之后,第二层的地煞剑阵却也一下松弛,眼见着蓝晶冰火和夜幕之手随即就轰了过来,不假思索地,它们又凭空一散,嗖嗖嗖地就化作一道道乌光,直追林青的背影而去。

    “好生厉害的剑阵!”

    双阵合一,一十六把法剑竟然结成了新的剑阵,并且还能正面硬挡本命短刃的攻击!

    一时,石达的目光不禁再次一跳……只此一剑,差不多就已有下品金丹修士的实力了!

    “西域似是未曾听说过如此厉害的剑阵,莫非是无尽海星罗派的隐秘弟子?玉皇朝的天剑派也有可能,唔,玉皇宫和洞虚派若果真如宫主所说一般,他们也有可能……”

    念头闪动着,不经意地,石达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了。

    不过琢磨归琢磨,追杀却没有丝毫的放慢。

    驾起一朵黑云,石达一手持着宝镜朝前不断照射,又同时以神念催动本命法宝再次地飞出,几乎每一刻都有一道身影要被他轰碎。

    但是,林青的逃遁却还要更胜一筹。

    一化为三,再又化三,他的真元远胜一般修士,此时催动镜影遁,几乎毫无停顿的时候。

    石达每每轰碎一道身影,就要有两道生出,一时之间,竟然满天都是林青的身影,并且到处乱飞,更还有直射石达而去的。

    不由地,石达所驾的黑云,也稍稍地缓下来。

    但见着最远之处的林青,业已飞出了十里,他却也并不慌忙。

    袖袍先是一挥,夜光四下疾射,哗的一下,他身周数百丈之内的虚影便一下消散。

    紧接着,石达手中又掐出了一道灵决,一道血芒随即生出,稍稍一晃,就指向了东北方向。

    “倒要看看你能撑个多少时候。”

    嘴角挂出了一道冷色,黑云方向一转,石达迅速跟上。

    对这奇妙遁术,他也有些难以应付,不过,如此遁术,他相信,对真元的消耗,也绝非一般。

    先借着追击,消耗消耗此人的力量倒也好,如此一来,最后他要留活口,把握也能更大一些。

    “到了!”

    直指外北海,东北,正北,西北,林青方向全都换了个遍,但是,在穿云翅和火云遁全都没有施展的情况下,就和预料一般,他和石达之间的距离,从未超过五十里。

    每每石达追错了方向,但稍稍一小会,必然又会调整过来,而他那黑云的速度,还要比林青的镜影遁快上两筹不止……

    一个时辰后,对这无休止,并且完全摆脱不了的追击,林青终于不再持续了。

    遥遥看了眼前方的一座岛屿,林青的遁光忽地往那边一按,就落到了一座山峰之巅。

    早已有一枚上品元石在手心,一边回复着真元,林青一边又静静地等待起了后边之人。

    少顷,黑云到了。

    面上带着一些冷色,居高临下,石达似笑非笑:“阁下不继续逃了?”

    “尊驾恐怕是又说错了。”但林青却也同样面带冷笑,“我停住,只是要当着面告诉你,我便是不逃,你也同样拿我没有办法,哪怕那血咒我消除不了!”

    声音中,黄光忽地一闪,生生地,林青竟然直接沉入了山中。

    “土行奇术!莫非真出自那两家?”

    石达目光顿时收缩,林青所施展的这两种玄妙遁术,还有那威力极大的剑阵,竟然全都是他从未见识过,甚至从未听说哪一门哪一派拥有的。

    不假思索,黑色短刃一长,就化作三丈大,直指林青沉入的山峰,其一击斩下。

    同时,他袖袍也是一挥,一团蓝色冰焰则飞向了半山腰。

    轰的一声,山峰之巅被轰碎了,然则,没有丝毫动静。

    冰焰在半山腰处一转,咔咔咔的一阵冻结声,冰之力直接渗向了山体内部,但是,依旧还是无有动静。

    岛屿仿佛已经死寂,哪怕是金丹修士的神念,也无法察觉任何异常。

    “嗯?”

    正在石达琢磨着,是不是要挥霍法力,将整座山峰,甚至整个岛屿都翻个身时,忽地,他的目光又是一动。

    岛屿的对面!

    神念一动,石达的身影随即也是一晃。

    “颠倒阴阳!”

    但正当他掠过山峰,压向异常气息之处时。

    无端而来的白雾,无端而现的阴阳法鱼,一转,他竟是陷入了一座阵法之中。

    紧接着又有数十道流光自下方飞起,一合,一把巨大的黑白法剑瞬间凝现。

    “退时潜隐九重渊,进则一剑破九霄!”

    法剑一现,毫不犹豫,干脆利落,一击斩下。

    这是蓄势已久的一击!

    这是将千般忍,万般让,十万般退,所凝聚而来的势,一剑斩出的一击!

    这一剑,正是林青心路的直接体现。

    无谓之战,不如忍退,一旦要战,那就一击必杀!

    一剑而出,这黑白法剑的莫大威能中,俨然已是将林青的信念融入了其中。

    这信念未曾使它的威力更大,但是,却让其多出了一种奇妙的灵性。

    而伴随着这一剑,自岛屿的边缘,又有一颗赤色的宝珠同时地飞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