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98.第198章 心之不同路自异

    疾如电光,并有雷火交融,一剑飞出,轰鸣不绝。

    然则这一剑却又出奇的空灵,往天一架,那银白色的光芒一转,不由自主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它吸引了过去。

    并且,被那银光一照后,无从躲避,这些人的心中又生出了一种灵魂被斩断,整个人一分为二的窒息感,这一感觉,哪怕是金丹修士也同样如此,神念无法隔断,真元无法阻挡,这是直指心灵而去的一剑。

    天遁剑法,断烦恼,断嗔怒,断贪欲。

    林青这一剑,正是断嗔怒的一剑。

    一刹的顿悟,他已然知道要如何才能走上自己的道路,但是,既有积累不够,又被青衣男子强行打断,他终究还是未曾能够跨出真正的第一步。

    不过,第一步虽是未曾走出,由无比空灵,到源怒爆发,就在被青衣男子喝醒的这一刻,心境自然而然的变化,天遁剑法之断嗔剑成。

    一剑出,先斩己之无名嗔。

    林青盘坐不动,宛若已然得道,无忧,无虑,无喜,无嗔。

    这一刻,他虽是未曾能够走出第一步,将神通与心路相合,但是,心境的蜕变,隐隐地,他的神念已是照出了心路之影。

    一剑出,再斩人之神魄魂。

    本命法剑疾如雷遁,然则比它更快的,却是心。

    剑还未至,青衣男子的心灵骤便一乱,无名之火由灵魂而发,压之不住,平之不下。

    而被这无名火一烧,他的神念,他的七魄,甚至他的命魂,俱都开始焚起。

    一刹之间,他身躯和灵魂之间的联系像是被强行斩断了般,欲动却难动。

    “疾!”

    不过,金丹修士终究是金丹修士,哪怕林青这一剑直接斩在他的心灵之上,更引发了无名之火,但心中一惊的同时,青衣男子丹田中,那颗浑圆饱满,不朽不坏的金丹,随也滴溜溜的一转。

    元神相合的力量!

    哪怕并不彻底,是以灵物强行催化而来,但也毕竟是元神相合。

    金丹一转,由身躯,到神念,再到七魄,最终到命魂,一道夜光一扫而过。

    霎时,无名之火被压住了,虽然剑未停,火便不会灭,但却不再弥散。

    紧接着,青衣男子口中吐出了一道法咒,迎着已经直射而来的飞剑,他袖袍一甩,一道黑光蓦就迎上,并在身前三丈之处,恰到好处地将飞剑挡了下来。

    正是早先的那颗黑色宝珠。

    在莫胜男手中未曾讨得了好,但这珠子却也是真正的法宝,尤其在金丹修士手中,其威能还已被完全激发。

    只见其上乌光一转,当的一下,林青的本命法剑便已被其击退数十丈。

    半刹的停顿都没有,才刚击退飞剑,宝珠上黑雾一起,又立即地射向了林青。

    还不只宝珠,青衣修士神念一催,那把本命短刃也同时地祭了起来,并一晃就划破长空般射了出去。

    盘坐着并不动,但面对如此攻击,林青自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口中念念有词,他双手袖袍同时地一扬,只听轰隆隆的一声雷响,一道银光和一道赤光便齐齐地飞射了出去。

    银光是天罡法剑。

    雷火交融,其上银光无比之刺眼,单论威能,犹还要在本命飞剑之上。

    一游一转,天罡法剑便倏的一下,迎上了黑色短刃。

    赤光则是烈火珠。

    天罡地煞至尊功小成,林青的神念也已精进了一大步,虽然还及不上莫胜男那般的变态,但和天罡真火配合,只是一祭,其威能便至少被林青催使出了六成。

    一声暴躁的咆哮,烈火珠上赤光一盛,又一缩,就化作了离火之精,并且此刻的离火之精已经不再仅是一个头,模模糊糊的,它的身躯也已凝现。

    有两丈高,才刚化形,离火之精就怒扑黑雾而去。

    “能被列为双秀之一,虽是较之莫仙子要略有不如,但也算名副其实了。”

    “不错,有今日这一战,这人当也可在各大宗门的真传弟子中,列入顶尖行列。而且,以他之年纪,上品金丹不好说,但只要想,中品金丹却当是能成。”

    先有本命飞剑,再有此时的一剑一珠,感知着其神通威能,一时间,周围群修皆都暗暗颔首。

    但也就在这一刻。

    “石前辈请收手吧,在下认负了。”

    甚至双方还未交接上,林青的声音忽地响起,而与声音同时,以神念一催,他那本命飞剑还朝青衣男子凌空虚劈了一记。

    紧接着,黑色短刃和天罡法剑撞上了。

    这中品金丹修士的本命法宝,自然不是区区一把天罡法剑所能抵挡,只听当的一声,法剑直接就被轰退数十丈,并且隐隐间,在剑尖之处,还直接出现了一些碎裂。

    随即,黑色宝珠所化的黑雾和烈火珠所化的离火之精也对上了。

    只听嗤啦一声,大片的黑雾迅速被点燃,但是,哪怕离火之精冲入其中肆意撕扯,宝珠却依旧不见踪影,并且还有黑雾源源不绝地生出。

    但也就在此时,伴随着本命法剑的凌空一斩,短刃和黑雾忽又一颤。

    趁势,离火之精一扑,终是将那黑珠震出,并一口就吞入了腹中。

    而同时,林青袖中则再次地飞出一把天罡剑,正将短刃也当空截住。

    “认负?这就认负?”

    林青的话语,让周围之人俱都面面相觑了起来,便是青衣男子也不例外。

    这才刚刚交手,哪怕没有胜算,但是只看一旁的莫胜男还在盘坐着疗伤,当也不至于如此就退!

    “心是人之本,便是明知不敌,但石道友又不会下毒手……终究只是后生之辈,心有破绽,空有修为和神通,最终的成就却也可以预期了。”

    “可惜了,可惜了。”

    伴随着两声轻叹,眼见着这边已然不会再有什么,一些金丹修士摇头而去了。

    “你既认负,石某也不再多说,看在莫道友面上,我收回乾蓝殿中之言。”深深地看了林青一眼,青衣男子心中微皱,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不过面上神色他却没有变化,在淡淡地留了一句话后,就一扬袖袍,将两件法宝俱都收回,并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周围之人也都开始散了。

    “莫师姐,可需我送你回去?”一切的一切,俱都落不到心中,眼见着周围迅速开始空旷,林青微微一笑,便看向了莫胜男那边。

    “你为何会认负?”并未回应,眼睛缓缓睁开,莫胜男反问了一声。

    “你为何没有认负?”林青淡笑,也不回应,并也反问了一声。

    永不屈服!这是她的心中之路,不管遇上什么,不管是披荆,还是斩棘,只要她认定了,那就会一往无前地走。

    与之相对的……屈从力量?

    莫胜男的眉头微微蹙了一蹙,她和林青的交往并不算深,但一些事情,她却也知道,林青不至于会在这种情况下,屈从于青衣男子那般的人,正如昔年,神通未成之前,他未曾屈从于沈家一般。

    但如果不是屈从……

    见此,林青淡淡地笑了:“师姐何必深究,我犹还记得家师曾言,从来没有人的道路会是完全一样的,师姐的执着是师姐的,我的志向是我的,心既不同,抉择自也不同。”

    面对青衣男子,莫胜男不言弃,是要在压力之中,将不屈之心与本命神通融为一体。

    但林青却不一样,他的心固然也为人上之人而去,但和莫胜男不一样,他会屈,会忍,更会妥协。

    他非绝世天才,一路走来,他不知道败过多少次,若是每次败了,都去与人拼命,他根本走不到如今。

    屈,没关系。

    忍,也没关系。

    妥协,更没关系。

    对林青来说,这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外在的手段,根本影响不了他内心的执着。

    一时之胜,不会永恒,一时之败,也不会永久。

    该胜之时,自当以命相搏。

    但若只是无有意义之事,胜之又如何?败之又如何?

    正如与青衣男子的这一战,若是施展出第三层的天罡剑阵,再催动小成境的阴阳真雷,如果青衣男子没有更厉害的手段保留,林青自问应该有击败他的可能。

    但是,击败了又如何?

    名声大振?

    身拥天罡地煞至尊功和玄真宝录,林青已经不需要靠名声来谋取什么了,他自然也不会再在意什么名气。

    甚至,阴阳真雷和天罡剑阵的施展,反而要引来过多之人的瞩目,无有必要,他根本不会在如此多人的面前施展。

    而且,莫胜男需要靠压力,来达成心路和神通的融合,但林青心中却有数,他的心路要成,根本不是这个青衣男子所能够催化,甚至不在于争斗。

    正是因此,哪怕顿悟被青衣男子强行打断,但除了借此机会,斩除嗔怒,练成天遁剑法的断嗔剑,林青的心境依旧保持着绝对的空灵,他之行事,从来不在意旁人如何看,如果现出了在意,那也只是有意要展现于人。

    林青的声音中,莫胜男秀眉微微一挑,但随即,她的嘴角也流出一些微笑了。

    无论其人的选择是如何,既是由心而动,并能直面心灵……这显然并不需要她再有多言。

    “可惜,如此二人却出自洞虚派。我冰魄宫弟子虽多,玉霜丫头之后,却是无人再有相近的心性。”

    遥遥地,依旧未曾离开,碧衫女子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接着,姗姗地,她的身影终是无有征兆地消失在了原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