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97.第197章 初悟

    “不愧为元阳前辈的关门弟子,不愧为千年罕见的神通天赋,能与石道友斗到这个程度,各门各派的真传弟子中,老夫还当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阴气森森的高冠修士在叹息着,似是赞叹,但声音中却又似是有着一些惋惜。

    与他相隔三十丈,同样虚立半空之中,一个宫装女子也轻轻颔首:“确实,以莫道友现在的神通,神魂期内,她当是已可傲视一切,可惜她终究是金丹未成,若是没有更厉害的手段,当还是敌不过石道友。”

    两人的声音中,周围所有的神魂期修士俱都没有声音……能与中品金丹的修士打到如此程度,扪心自问,他们确实是大有不如。

    不只他们,甚至好几个金丹修士的面上,也现出了凝重之色,他们也在忖度着,若是将青衣男子换做他们,他们可有胜过,甚至敌住的把握!

    火云漫天,夜光璀璨,两人交手所产生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宏大,进而,在被惊动之后,又有越来越多的修士遥遥地聚向了这边。

    不过此刻,青衣男子已经不在意旁人如何看,如何说了,他的面上满是凝重,但也只是凝重和认真,不见半丝的恼羞,也不见半丝的嗔怒……这非是他名不副实,实是对面远超常伦!

    “莫道友,且接本人这一剑!”

    一阵时间的施展,虽是压不下莫胜男,但隐隐地,青衣男子却也大致把握到她的深浅了。

    随即,一声轻咳,嗖的一下,就有一道乌光,自他口中一射而出。

    仅有半尺长,这道乌光赫然是一把黑色的短刃。

    极快的速度,短刃一闪,便已射入火云,并顷刻之间,就贯穿着飞向了莫胜男。

    “本命法宝!”

    莫胜男身后十丈,林青的心中微微一皱,但一刹的沉吟,他依旧未曾出手。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感觉,隐隐间,他总觉得,在胜负未曾真正分开之前,莫胜男并不希望他插手。

    就仿佛,对这一场较量,莫胜男是有着一些特殊的用意,正如同她会主动挑起一般。

    静静地站立着,林青目光微眯地看着前方的一切,尤其是莫胜男的背影,心念徐徐地流转着。

    “疾!”

    青衣男子的本命法宝射出,莫胜男玉手随也一翻,又是三团火焰飞出,并一合就化作了三灵真火。

    紧接着,她樱唇一启,一道金光蓦便亮起,再一转,将三灵真火吸过,就一化丈半大,直落黑刃而去。

    这是一方金光闪闪的巨砖,也不知是何物所炼,居然能将三灵真火强行吸住。

    但眼见着被火焰环绕的它落下,青衣男子却嘴角微微一弯地吐了声:“破!”

    黑刃之上,一道极其隐晦的灵力顿就一闪。

    这时,金砖也落下了。

    沉重如山,只是一落,黑刃便禁不住地一沉。

    紧接着,三灵真火也悉数地涌向了黑刃,一刹之间,哪怕是本命法宝,青衣男子也只觉神念一颤。

    不过,也只是一刹之间。

    再玄妙,金砖也只是莫胜男的本命法器,未曾经过丹火煅炼,永远不可能进阶为本命法宝。

    才刚往下一沉,短刃一振,一道蛟龙一般的黑影一凝,再一弹,轰得一下,哪怕沉重如山,金砖也被它直接弹上了半空。

    紧接着,这黑影再一卷,又将三灵真火强行地顶了起来,而短刃则趁势一闪,便疾光一般地飞射了出去。

    终于不可能再一动不动了。

    眼见着短刃直射而来,莫胜男身影一晃,便飞上了天空,同时她玉手一挥,那尊镇魂灯则迎了过去。

    不过镇魂灯固然威力无边,但其威力却大半都在灯火之上,与短刃一撞,只听当的一下,它便被击退了十丈。

    不过有这一刹的时间,莫胜男也已经飞起十丈,暂时脱出了短刃的锁定,并立即就召来金砖,再次地砸了下去。

    “莫道友,你还不认负吗?”

    一手掌着古镜,但并未照出,青衣男子只是一心催动本命法宝,将金砖轰开,再将镇魂灯击退,并将莫胜男打得不断飞退,几乎再无还手之力。

    但见着莫胜男如此狼狈,却依旧不肯退下,青衣男子终是发出了一声冷笑,他是看在对方是宾客,再加上背后站有元阳子和洞虚派,方才留着手,否则,若是换做在无人之地的话……

    不过,对青衣男子的冷笑,莫胜男却彷如未闻。

    金砖不断被击飞,又不断被她招回,哪怕灵性已经在持续损耗,她也彷如未见。

    镇魂灯也在不断地被击退,而每次被击退,她对此灯的灵性掌握,也要衰退一些,但和金砖一般,她依旧还在强行驱使。

    与这两者相对应,莫胜男的身上,那炽白色的火焰则越来越旺盛,就仿佛是烈日降临,肉眼看过去,几乎要眯着眼睛才能看清。

    “这是……”

    林青的眼睛眯缝起来了。

    一直在观察莫胜男,若是他的感觉没错,现在的莫胜男,和早一刻的她,似是有了一些不同了。

    这个不同既是出自于人,也是出自于神通,尤其是这炽白色的火焰!

    “是心?”

    形势越来越差,随时都有败落的可能。

    火焰却越来越旺盛,仿佛她的心在燃烧,她的心永远不会认负。

    而与这旺盛同时,隐隐间,林青还从火焰中体会到了一丝言语难以形容,也不在于威力,只仿佛是莫胜男心中执着所化的气息。

    这一执着没有让火焰更为厉害,但是,有了这一执着,这火焰隐隐间却像是有了灵性一般。

    “十九年前,她就已经照见命魂,十九年的体验,她这当是已经找到自己之路,并且已经真正走在路上了,不过……将心灵与本命神通相融,这莫非才是找到自己之路,再真正走上这条路的根本?”

    心念徐徐地闪转着,林青已然知道莫胜男为何要如此做了,她这当是要借着青衣男子的强横实力,将自己逼入困境,再从困境之中,真正将自己的志向体现出来。无疑,她这当是成功了。

    但沉吟着她的一切,忽地,林青的眼睛却闭起来了。

    “不屈,这是她心灵最直接的写照,并且是内外一致的不屈,我却不同……她可以借着压力,将心灵与神通融为一体,我又该如何?”

    双目敛合,一切的一切都被林青抛至了心外,盘坐于冰峰之巅,他似是入定一般地打坐了起来。

    “咦?”

    林青这一动,周围之人,包括青衣男子都一下惊讶起来了。

    青衣男子之所以手掌古镜,却迟迟不动,就是在预备着林青突袭,却不料在这种时候,他竟然开始打坐。

    “莫非是有所顿悟?不过,这又非是金丹大道已成的修士在演法,有什么地方是能让他顿悟的?或者,莫非是不在乎莫仙子?不愿与她联手?”

    一时间,众人心中俱都浮出了各种遐想。

    但却又有几人有所不同,尤其是刚刚到来,并且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一座冰峰之上,几乎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丝毫端倪的一个碧衫女子。

    “心路已成,修为也已足够,只看能否踏出最后一步,元阳老鬼这弟子倒是收得不差。”目光在莫胜男身上一凝,碧衫女子的眼中流出了一道赞色,接着她的目光又转向了林青,一缕会心之色一闪而过,“神魂期就能从她身上看出自己之路,其心性倒也算是不凡,不过仅是看出,却还是差了一些,各人之路要如何走,从来都只在自己……”

    这时,莫胜男终于撑不下去了。

    金砖强行抵挡了短刃一十七记,只听轰的一声,在一道黑光之中,它直接被打回原形,化作了巴掌大小的一块。

    这是本命法器,本命法器一破,莫胜男一声轻咳,面上神色顿也一下苍白。

    不过,面色在苍白,并且也行将落败,但她身上燃烧的炽白火焰却更为之炽烈起来,轰轰轰地升腾着,就像要冲破什么一般。

    但是,终究是差了一些什么,终究是未曾能够冲破。

    伴随着短刃的最后一击,哪怕莫胜男一招手将镇魂灯收到手心,并催动青色火焰迎了过去,但一击一下,她的身躯也骤地就被击退数十丈,并且在短刃黑光的冲击下,她身上的白焰更是转眼间就被生生打灭。

    “小辈,要此刻交手,是你提出来的,缘何到现在还缩着不动?”

    最棘手的已然不可能再有出手之力,青衣男子目光一转地看向林青,轻轻地冷笑了一声。

    但是……林青一动不动,更不说话!

    “给我醒来!”目光微微一眯,一道冷芒一闪而过,以传音术,青衣男子骤地叱喝了一声。

    如雷轰耳般的声音,林青闭合着的眼睛终于动了。

    “咦?”而他方一动,远处,那碧衫女子忽地目光一闪,眼中现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天遁剑法!断嗔!”

    眼睛缓缓睁开,遥遥地看了一眼青衣男子,无喜无怒,林青口中吐出了四个字,紧接着,乌光骤便一闪,只听轰隆一声,本命飞剑雷射而出。

    “问心一剑!洞虚派这两个小鬼当真是有些意思!”诧异消失了,碧衫女子的面上却浮出了一丝莫名之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