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93.第193章 轻轻一拨便难收

    “咯咯,小弟弟,我们还真是有缘。万灵仙府一别,姐姐这二十年来,还是第一次离开西域,居然就与弟弟你遇上了。”

    就在林青和莫胜男对话之际,一道娇媚的声音忽地横插而进。

    红色的衣衫紧贴娇躯,显出了撩人的身段,玉臂雪白,蛮腰纤细无骨,还有那光洁明晃的一双长腿,无一不散出了热辣的风情。

    正是曾在万灵仙府中,一路追踪林青,最后被莫胜男拦下的西域妖女乐娃。

    并非一人。

    妖女笑盈盈地走出后,在她身后,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同似来自西域的修士,转目看向了这边。

    这两人颇是有些古怪。

    男子头顶套着一个金环,金环的正中,在男子的额前,正是一轮烈日,而和这烈日一般无二,男子身上散出的也是无比炽热的灵力波动。

    女子头顶套着的则是一个银环,银环的正中是一弯寒月,神秘,幽静,女子身上若隐若现的气息,正如夜空之中的寒月,可远观,却无人能接近于她。

    目光在乐娃三人身上一转,林青心中不由一动,妖女不必说,她昔年的实力就不在解四指等人之下,现在似又更进了一层,而这对男女也同样不凡,尤其是“月女”,隐隐间,林青总觉得其身上隐着莫测的神秘。

    “原来是乐娃姑娘,昔年姑娘无缘无故地千里追杀在下,若是这也算缘份,在下还当真消受不起。”淡淡地一笑,林青已是与莫胜男并肩而立,又微显一些莞尔似地看向了乐娃。

    “弟弟又来了,姐姐当时何曾说过‘追杀’二字?还不是弟弟一直不肯停,姐姐才一直追着你。”仿若完全没有听出林青话中的嘲意,乐娃嗔怒似地一笑,一种惑人心神的魅力顿就散了出来,哪怕此时在这里的,几乎都是神魂期以上的修士,禁不住地,居然也有人目光一迷地朝她看了过去。

    林青微微地笑起来了,却已无斗嘴之意,和女人斗嘴,尤其和放得下脸面的女人斗嘴,这从来都不是什么明智之事,再加上这乾蓝殿又非寻常之地,斗嘴没有必要,斗法也斗不起来……林青淡淡笑道:“姑娘说如何便是如何吧,不过林某奉劝一句,姑娘实是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西域,白前辈的金丹大典,玉皇宫修士岂会不来祝贺,姑娘还是顾好自身,莫要栽落在这边为好。”

    玉皇宫与无极宫之间的战争犹还在持续,并且丝毫的松缓都没现出,这其中,太过高层,如元婴期,甚至逆天境的斗法,林青暂还够不到资格打探,不过金丹期及以下的争斗,他却时而就有耳闻。

    也不知道无极宫许了什么条件,据说大罗刹宗也已全面插手,玉皇宫和他们的战场,从玉州一直延伸到了西域。

    若是玉皇宫果真有修士来了这边,并且发现了妖女,林青估摸着只要她离开冰魄宫,必然会遭到劫杀。

    “咯咯,谢谢弟弟关心,不过姐姐敢来这边,自然有全身之法,再说玉皇宫名声虽大,但这么些年下来,其实也不过就是如此罢了。”乐娃花枝乱颤般娇笑着。

    不过她的笑声中,乾蓝殿中,有些人的目光已经暗暗地皱起来了,尤其是其中的三人。

    “蛮人就是蛮人,廉耻不知,羞辱不知,更不知天高地厚!”大殿的一侧,一道冷哼之声蓦地响起。

    只见一身披八卦袍,头戴紫阳巾的道士,缓缓地转过了身来,并以漠视一般的眼神,俯视了乐娃一眼。

    而在道士身侧,又有两人紧随。

    同样是道修,这两人是一男一女,他们看向乐娃的目光,也同样是冷漠无比。

    林青心中淡淡地笑起来了。

    三个道士他俱都见过。

    为首的一个正是昔年出现在崇山坊市的青云子,而另外两人则是在南疆和万灵仙府见过两次的冲灵道侣,三人俱都是玉皇宫之人!

    “道士就是道士,口中唱的是道德天尊,手下做的却未必是方外之事。”本是笑盈盈,乐娃玉面一沉地转首看了过去,当即也冷笑了一声。

    不只是她,闻到“蛮人”二字,那日月二人的目光也微微一冷,不过在看向道士之前,月女的目光却又饶有兴趣似地在林青身上一转而过。

    林青淡淡一笑,并朝其颔首一下,却不说话了。

    玉皇宫既然果真站了出来,自是不关他何事了,想必那妖女也没心思盘算于他了。

    朝莫胜男轻轻地点了下头,也不旁观双方如何,林青便一转身地走入了大厅,并看向了这边陈列的奇珍异宝。

    “小丫头,祸事往往都是从口中出来,贫道提醒你,莫要真如人所言,一出西域,就再也回不去。”青云子的目光冷冷地看了妖女一眼,便移开了,这乾蓝殿,哪怕是他,也不敢在其中生事。

    “道士又卖弄嘴皮了,小女子倒也想看看,到底谁能将我留在这里。”丝毫不见惊色,乐娃打了个哈欠地哈哈了一声。

    青云子不再说话,此地不适合出手,而以他的身份,若是再与这妖女斗嘴,倒真成卖弄嘴皮了。

    “妖女,牙尖嘴利是没有用的,可敢与贫道去外边一战?”不过青云子不说话,自有人代他出来,冲灵道侣中的男道冲着乐娃冷笑一声。

    “老的不行来小的,不过你既要战,本姑娘岂会惧你。小道士,你是要自己来,还是和你那相好的一起来?”乐娃一仰头,同样地冷笑了起来,而听话意……她显然是认识冲灵道侣。

    心中微微地皱起来了,未曾等明冲回话,青云子的神念忽地一波,声音便传到了冲灵道侣耳中:“莫要大意,这小妖女如此托大,当是有恃无恐,她背后必然还有人,西域之人一看便知,她背后之人多半应是无极宫的。你们二人一起出手,我在一旁照应,莫要被人暗算了。”

    青云子的声音中,男道淡淡说道:“贫道夫妻素来秤砣不离……”

    “哈!”但他的话语刚出,乐娃又是一声冷笑,“什么秤砣不离,喜欢以多打少便明说,你们这些臭道士的心思,本姑娘岂会不知。月圣女,他们既要以多欺少,那就拜托你们了。”

    说话间,乐娃的目光已是从道士那边,移至了日月二人身上。

    “妹妹放心,该如何我们二人心中有数。”月圣女幽静一笑,声音空灵清幽,随又看向冲灵道侣,说道,“两位道友请了,我和师兄只是西域蛮人,不懂什么礼数,唯有以些许法术,与你们会上一会了。”

    很明显,这日月二人也是合籍双修之人,至少他们的功法看起来应该是,他们与冲灵道侣交手,倒正是合适。

    冲灵道侣目光一个对视,齐齐露出了微笑之色。

    但就在他们点头,却还未曾出声之际,大殿中央,一个本是盘坐着的青衣男子,忽地轻叹一声地站了起来:“众位道友远道而来,是为白师妹道贺而来,我冰魄宫虽是偏安一地,无力调解众位之间的矛盾,但也请众位莫要让我等为难,莫要在我冰魄宫境内,生出让在下无法向宫主,以及众位长老交代之事。”

    金丹修士,这人当是冰魄宫派驻在乾蓝殿,以坐镇的修士。

    目光自此人身上一转而过,很快又回转到了前边的宝物之上,林青也未料到,只是稍稍一激,事情居然就一下发展到如斯程度。

    不过,他却也相信,这并非只是偶然。

    能修炼到如此境界,无论是乐娃,还是冲灵道侣,更莫用说青云子,都绝非莽撞之人。

    会一发就不收,这当是双方都有用意,这用意也许是彼此之间的试探,也许还有其他。

    “石道友言之有过了,不过是小辈之间的切磋罢了,莫说生不了大事,便是真有事,也只是我等之间的私事,无论如何也牵扯不到贵宫身上。”就在林青收回目光之际,忽地,又有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灰衣男子淡淡地一笑。

    “咦?”而此人声音一起,乾蓝殿中,竟是有好几个金丹修士目光一疑,青云子也正是其中之一。

    “道友是?”青衣男子眼中也流出了一些疑色,这灰衣之人居然给了他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百五年前,我等在外北海联手斩杀黑水蟒的事情,石道友莫非忘了?”灰衣之人再次一笑。

    “房季?”青衣男子的目光骤地一跳,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原来是房兄。百年之前的乱事,我本还以为再无相会之期,想不到房兄不只安然健在,更还早就结成了金丹……”

    一话而出,周围几人的眼中,也都流出了然之色了,尤其是青云子,昔年里,在无极宫未倒之前,这灰衣男子也是无极宫真传弟子中赫赫有名之辈,与他更还有过数面之缘,若非变幻了容貌,他早就将其认出了。

    “房道友所言不差。我玉皇宫与他们的矛盾,石道友就莫要理会了。我等自会留意交手之地,不会影响到贵宫。”认出房季,青云子终也不再沉默,便一步而行地当先走向了冰门。

    话已至此,青衣男子自也不好再说什么。

    同样,涉及到三大霸主势力,更还是巅峰级霸主势力的纷争,周围的金丹修士便是有好几人都出自玉皇朝九大宗门,也不愿掺合和阻止。

    紧随青云子之后,冲灵道侣也走去了。

    随即,房季与一年轻修士,乐娃与日月二人也不徐不疾地走了出去。

    而不愿掺合,不代表不能旁观。

    在主角都走出之后,饶有兴趣地,乾蓝殿中的修士,却是有一半都动起来了。

    见此,青衣男子眉头微微一皱,一个沉吟,又取出了一枚冰符,一搓,便将其化作了飞烟。

    接着,他的目光一动,见着引发此事的林青,居然还在不慌不忙地欣赏着宝物,又摇了摇头地说道:“小友,下次再有如此之事,莫要随随便便地去挑动了,这等事情连本座都承担不起,更何况是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