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78.第178章 再联手的条件

    独孤缺和顾西梅不必说,这是六大世家真传弟子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尤其两人关系密切,彼此的配合极其默契。

    血袍修士名唤左向,出自血煞门,在玉皇朝的名声,绝不在昔日的黎老魔之下,之所以说昔日……自从十五年前夺到造化丹,黎老魔在闭关七年后,业已结成中品金丹,此时在阴魁宗,他已经贵为一峰首座。

    而黑袍修士也不会比以上三人逊色多一丝,他与林青更还曾在万灵仙府之中会过一会,此人正是出自东方魔教的解四指。

    至于林青,天罡决练至小成后,他的修为与这些人也在伯仲之间,都已达到了神魂期的巅峰层次,再加上烈火珠和天罡剑阵,隐隐地,他甚至还能稍稍压过这些人一筹。

    此刻,五大神魂期巅峰层次的修士同时出手,并且是真正施展出了压箱底的神通……

    一刹,本在急追,鲨头老妖蓦然就是一停,并仰天咆哮了起来。

    无匹霸道的力量,咆哮声中,只见海面上竟然生出了一圈一圈的巨浪,每一圈巨浪都有三丈高。

    霎时,琴声紊乱了,原本清脆悦耳的琴声,生生被这咆哮震得支离破碎,甚至连古琴的琴弦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解四指眉头顿时一缩,不假思索地,他的双手同时朝下一压。

    “轰!轰!轰!”

    虚空蓦地一颤,到处都发出了爆炸一般的声音,但眼睛看去,却又毫无异样。

    不过,伴随着他这一压,大海之中的巨浪终于是平下了,老妖的咆哮声也随之而停住。

    “滚!”

    以一声咆哮破掉琴声的干扰,眼见着各方的攻击也已杀至,尤其是林青的本命飞剑,以及独孤缺的双剑合璧更是射在了最前面,老妖再度地怒喝了一声。

    喝声中,只见它双爪猛地一长,竟然化作三长大,紫色的寒焰凝在其上,有着幽冥一般的森寒。

    左爪一撕,哗啦一下,林青的本命飞剑立就被它罩在了阴影之中。

    右爪一摄,独孤缺的青白双剑顿也陷入了泥沼。

    “破!”

    但还未曾等它们真正撞上,林青口中念念有词,忽地朝前一点。

    一声怒吼凭空而出,本是化虹一击,毫无端由地,烈火珠上火焰一爆,再又一缩,一头离火之精立时化形。

    目光在老妖身上一凝,似是对它的阴寒之焰极为在意,离火之精才刚化形,就欢啸一声地飞扑了过去。

    而比烈火珠还要更快半步,眼见着老妖的双爪被林青和独孤缺缠上,一直在啼哭的血婴忽地没有声息了,目光再凝,千百道血影已然消散,它竟如瞬移一般,凭空地出现在了老妖的身前。

    眼中是空洞、冷漠,并又残忍的神色,血婴小手往前轻轻一探,就这么生生地插向了老妖的心脏。

    老妖结成内丹,也有三四百年了,这三四百年的时间里,它共计参加过三次北海之战,而它见过的神通境修士更是多不胜数。

    但是,在多不胜数的神通境修士中,能如今日今时这些人一般实力的……不说没有,但它半只爪子绝对能点过来。

    一刹的时间,这五人联手所发挥出来的力量,已是让老妖生出了一种浓浓的顾忌……这是能伤到它的力量!

    当然,至多也只是伤,除非……

    “保留实力,引我入阵……想得倒是很美。”

    心中一声冷哼,老妖口中终于又有金光出现了,而且,这此不是普普通通的金光,也不是金丹之火,而是……

    一颗金色的圆珠!或者说,金色的圆球!

    足足有三尺大,这圆珠之上弥散出来的气息,就和金丹之火的气息极其相像,但是,又强横了十倍,甚至数十倍!

    赫然,这正是老妖的本命之物。

    看其威势,这更是已经达到了法宝的层次。

    金珠一现,就滴溜溜地一转,一道金光顿时就罩到了血婴的头上,不由地,血婴身上就凝出了一层冰霜,它的身影随即也是一僵。

    趁此机会,老妖双爪继续拍下的同时,双翅一振就朝后退出了十丈,并又一个吐气,将金珠吹向了烈火珠。

    下一刻,滔天巨震!

    以一己之力同时对抗两把本命飞剑和两件法宝,除了右爪扛不住独孤缺的双剑合璧,被生生轰破神通,由三长巨,再度缩回原形外,老妖左爪一击,林青的本命飞剑顿就倒飞七十丈,并灵光一黯,似是有些受损,而烈火珠和金珠的对撞,也是同样受挫。

    神魂期,哪怕是神魂期巅峰,也不可能将法宝的威能完全发挥,故而即使烈火珠是烈火神君的本命法宝,论品阶还要在金珠之上,但被金珠一撞,那离火之精也直接就被打回了珠子原形。

    但也就在这巨震之刻,轰隆隆的一声,解四指双手重重地再次往下一压,古琴竟然发出了一道怒雷一般的轰鸣声。

    这道琴声一起,生生地,老妖的动作也不由一滞。

    随即,唰的一下,似是被金光凝滞着,血婴忽地消失了。

    “你们全都该死!”

    下一刻,愤怒至极点的咆哮。

    根本没有抓向心脏,配合着琴声,血婴消失的这一刻,是整个身子直接冲进了老妖体内,紧接着,哪怕相隔极远,林清等人仿佛也听到了毛骨悚然的咀嚼声……这血婴竟是直接冲进老妖体内,噬食起了它的血肉,并且还是心口的血肉精华。

    一声震天怒咆,老妖一张口吸回金珠,又一挥爪,将势弱的合璧双剑也扫开,自全身上下的每一寸所在,就见金光猛地一盛……它是要暴走了!

    但还未曾真正暴起,忽地,它那庞大的身躯又一下坠落,竟是浪花都没有溅起三尺,就这么坠入了大海之中,并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感知之中。

    “这个老怪物!”

    出乎意料的事情,血袍修士暗骂一声,赶紧掐动秘诀,并口中默念起了灵咒。

    几息时间后,啼哭之声再起,那血婴一闪自海中飞起,一个盘旋,以残忍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后,便被血袍修士重新收入了袖中。

    “可惜了,这老妖委实是太过狡猾了,否则若是能将它引入我的靑波万潮阵中,让它难有退路的话,说不得我们联手,当真能有将它留下的把握。”

    众人一一收回了法器,元晔也谨慎地将墨甲舟拔到了千丈高空,以免老妖从下方发起偷袭,接着,他又遗憾地轻叹了一声。

    不得不说,众人联手,这力量之强还要在他的预料之上,原本他见着法阵无功,是准备退向黎山岛的,却不料一番交手,退走的却是老妖。

    “元兄,我等还是速速离开此地再说,那老妖走的果断,谁也不知它是否还会再回,而若是再回之时,它邀上别的老怪物的话……”一张口,将本命法剑吞入腹中,一边不慌不忙地温养起了灵性,一边林青又微微一笑地说了一句。

    “周兄所言甚是,我们先避它一避。”元晔赞同地点了点头,便催动墨甲舟,迅速射入了云团之中,同时又微显好奇地问道,“不过,周兄缘何会来这外北海的?还是独身一人。”

    “在下修炼一门秘法,需要大量妖兽精血,故而来此一探。”林青不在意似地解释了一下,随也反问道,“倒是元兄,你们聚集如此强横的力量,又与刚才那老妖发生激斗……元兄的目的莫非是?”

    声音微微一顿,林青并未说完,只是眼中流出了一些奇异之色。

    “果然瞒不过周兄,元某此行,探极夜宫是一个目的,来这外北海寻觅妖兽内丹,也是一个目的。并且,在下和左兄,以及解兄,还以家族血誓签下了协约,只要在下能寻到妖兽内丹,必然会付出足够的代价。”元晔微微一笑,并无隐瞒地解释了一下,随即又说道,“不知周兄可也有意?周兄若愿助在下一臂之力,事成之后,在下也同样不会亏待周兄。”

    果然是为了妖兽内丹!林青目光微微一动,隐约有一道神光闪过,似是有些意动了,不过一刻的沉吟后,目光在左向和解四指身上一转而过,他忽又传音道:“不知元兄是如何请动他们二人的?”

    “很简单,元某准备了两座完整的靑波万潮阵,只要事成,这两座大阵他们就一人一座。”元晔微微一笑,也传了一道音。

    靑波万潮阵,而且是完整的靑波万潮阵,不提变化和玄机,单单只论威力和防御,就林青之了解,这甚至比练问心洞府的那座颠倒阴阳阵都要更强。

    一次拿出两座!

    如此之代价,神通境修士中,怕也只有以阵扬名的元家才能做到。

    闻言,林青目光终于一动,并又问道:“元兄可知颠倒阴阳阵?”

    “虽非精擅,但也略知一二。”元晔微微点头,眼中现出了一点奇异之色。

    林青淡笑起来了:“元兄若能助我将颠倒阴阳阵的阵盘炼制完全,我也可全力助你,并且,我在外北海修行了足足两年时间,还知道好几头七级妖兽的具体所在,正可省了元兄的寻觅时间。”

    元晔的目光微微一皱,沉吟了一下,说道:“周兄这条件倒是不算过,不过……元某也不瞒你,颠倒阴阳阵我固然略知一二,但论到了解,却远不如靑波万潮阵,要将阵盘炼制完全,我未必有绝对的把握。”

    林青的眉头随也一皱。

    这时,元晔的声音继续传来:“不过,周兄若是信得过元某,元某可立家族血誓,只要能寻到妖兽内丹,等返回元家后,我可请动一位长辈来为你炼制阵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