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49.第149章 该收手时就收手

    不用法宝,竟也不下于法宝。

    可见黎老魔的本命法器,已经达到了相当玄妙的层次,甚至,若非金丹未成,委实炼制不了法宝的话,林青估摸着,这枚黑色法钉都有晋升本命法宝的可能了,

    一边抵住紫衣女子的凤菱箭,一边接着他的本命飞剑,再同时应对鱼刺法器和雷元珠的攻击,并且,除了那头妖禽被雷元珠偷袭一记,当场轰得黑气一乱外,竟然没有任何一处,稍稍落于下风。

    哪还会不知道黎老魔这一层次真传弟子的实力,这确实是拥有独力攻破颠倒阴阳阵的可能。

    一边压住三头血煞尸的自爆轰击,林青一边又袖袍一抖,再次将几枚中品元石置入法盘之中,接着边是话意委转地平静一笑,他边又将大阵之力发挥到极致,将那银色霞幕凝成了实质一般的光绢。

    他自是不认为,老魔真会应着他的一句话,就直接停手。

    要停手,唯有双方都觉得棘手,双方都觉得没有必要,或者承受不了……

    “爆!爆!”

    应着林青的话语,黎老魔嘴角微微一弯地阴阴一笑,下一刻,轰隆一声,前边的血光还未散去,便又是五头血煞尸爆开了。

    而且一爆之后,就没有再停顿之意。

    五个接五个,方才跃近,但听又是轰隆两声,不过两息不到的时间,所有的血煞尸俱都化作了血柱,并直轰颠倒阴阳阵而去。

    “走!”

    太过强横了!

    自爆不同于神通,又远强于神通。

    这是将自身一切的力量瞬间全部爆发,也只有如血煞尸这般的特殊炼尸才能做到。

    眼见着前边的三道血柱虽被吞下,但还未曾完全化去,这边又再来十五道……

    林青目光不动地一抚法盘,便催使银色霞幕强行迎上,但方才一个交接,不由地,这霞幕竟然立时就生出了碎裂之兆。

    可见,此刻这些血煞尸的攻击,远比当年云岭之战的那些人要猛烈得多。

    自然不会让大阵生生承受下这些,这是会让阵旗湮灭,乃至阵盘都被震破的。

    便如当年一般,毫不犹豫地,林青一翻手直接收起法盘,干脆利落地撤去法阵,再袖袍一扬,又将所有的阵旗俱都摄了过来,并同时平淡地提醒了紫衣女子一声,便一步当先地朝南方一腾而去。

    “该死!”

    见此,紫衣女子不禁就暗骂了一声。

    虽然当年的接触,她早就知道此人不简单,但也没想到,颠倒阴阳阵如此大的名头,用在此人手中,竟然会如此之“不堪”。

    眼见着银色霞幕瞬间湮灭,满天云雾也直接消散,不假思索地,紫衣女子身影一晃,便紧随林青而去,并且一边飞腾,她一边还法决一掐地,将白玉圭一提,正避开了血煞尸自爆所化的血柱。

    “两位现在还想走,不觉得迟了吗?”

    林青的反应,明显不同于一般人。

    见着以十八头血煞尸自爆,却只换来大阵被撤走……是撤走,而不是攻破!

    黎老魔眼中不觉就是一阴,不假思索地,早就在预备的拦截应时而出。

    但听一声长啸,老魔身化绿云,只是一晃,就掠过所有法器,直接追向林青二人,紧接着,绿光一缩,再又一爆,刹那之间,那腐臭无比的绿气,竟然直接将方圆数里之地都笼罩在了其中。

    而被其一拦,无论是林青,还是紫衣女子,俱都面色一黑,真元一滞。

    不假思索地,两人神念一动,便催动法力,将周围的绿气完全隔离,又一一摄出解毒灵丹,并吞服了下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黎兄也接我一记。”

    见着黎老魔追至,林青面色不变地淡淡一笑,紧接着袖袍一翻,呼的一下,便有五白四黑整整九颗宝珠飘飞而出。

    白色的是至阳天雷,黑色的是阴煞之雷,而且……

    “金丹修士所炼的煞雷法器!”

    目光一动地凝在乌罡煞珠之上,黎老魔的面色猛地一变,说停就停地悬在了半空。

    若是他没有看错,那四颗乌黑煞珠,分明是金丹修士以特殊手法所炼的法器,一颗绝对威胁不到他,两颗他也能轻松接下,但四颗一起来的话……在本命法器被凤菱箭缠住的此刻,他还当真难以硬接,更别说这四颗之旁,还有那五枚至阳雷珠在辅助。

    “黎兄,我们应该可以谈一谈了吧?你有必取凤菱箭的心,我却无与你拼命之意,也许我们可以折中一下……”

    无论是煞珠,还是雷珠,这都是用一颗少一颗,尤其没有解封法决,煞珠也就是吓一下人,哪怕九颗同出,应该也伤不了老魔,只能阻他一阻。

    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将它们砸出。

    眼见着老魔被诈停,也不给其细看的机会,林青袖袍一扬,再次将它们收起,随即又有一十八面灰色阵旗射落地面,接着他便微微一笑,再次看向了黎老魔。

    这时,紫衣女子也停下了,目光暗暗闪动,她也未曾想到,林青手头竟然还有如许多的雷珠,这若布置得好,两人联手,便是反杀黎老魔,也并非全无机会。

    “林道友好手段,不过以道友的实力,缘何黎某此前从未听说过道友之名的?”面色阴沉地看了一下灰色阵旗,黎老魔眼睛一翻,忽地习惯性地阴笑了一声。

    见过面,不过昔年的林青,只是真元境的修为,哪落得了老魔之眼。

    故而林青认识他,他却对林青全无印象。

    不过这些话,林青自是不会多说,只是淡淡一笑,便又说道:“在下洞虚派林青,只是无名之辈,黎兄未听过自然不足为奇,不过……”

    声音顿了一顿,见黎老魔面色并不动,林青接着道:“不过,若是林某未曾猜错,黎兄必取凤菱箭,当是为了内层之宝可对?”

    “黎某会来这里,目标自然不在这第一层。”老魔淡淡地回了一声,他已经不急着出手了,血煞尸并非寻常之物,哪怕是他,也就炼成了十八头,此次一次性用尽,虽也算“破了”颠倒阴阳阵,但是……

    林青再次一笑:“既然黎兄是为了内层之宝,不知你,我,还有寒姑娘,我们三人可有合作的机会?你要用到凤菱箭,寒姑娘单独与你合作,又忌讳重重,而林某与她联手,方才可以稍稍抗衡黎兄……黎兄的目标在内层,林某也同样想进去看一看,至于寒姑娘,我想有机会的话,她同样也不会错过,我们三人若能合作,即可免了彼此间的纷争,又可实力大增,岂不两全其美?”

    合作!

    林青的话语一出,无论是黎老魔也好,是南宫寒衣也罢,两人的目光不由就同时一动。

    现在的形势,老魔也已没了必胜的把握,若是林青铁了心与他纠缠,他要么是退走,要么的话,就是被拖在此地。

    如此一来,要拿下凤菱箭,自然也就不大可能。

    拿不下凤菱箭,短时间之内,他还真找不到第二件法宝,而没有法宝在身,他再自负,也难独自破开那边的禁制,更别说破开之后,还可能会引来别人,可能会发生争斗……

    “寒丫头,你怎么说?”目光闪了一闪,黎老魔的视线转向了紫衣女子。

    “我没有意见,我此行进来,本也有要去二层探一探之心,能与两位合作,自然求之不得。”紫衣女子心中一刻的沉吟,缓缓地点头了。

    林青不欲与老魔死拼,她自然也难反对,毕竟老魔的目标主要是她。

    好在的是,有那九颗雷珠在,她和林青联手,倒也不怕老魔随时翻脸,尤其,无论是她,还是林青,单独面对老魔都有压力,既然合作,他们二人必然是紧紧靠在一起。

    话语说到这里,各人也都收手了,林青一扬袖袍,将三件法器收回,又微显淡笑地说道:“两位道友都是通达明智之人,不过既然要合作,我们三人是否也该交一交底,以免到时候发生争执,平白伤了彼此间的关系。”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又特意地看了紫衣女子一眼,面上的笑色尤为之古怪……昔年,他和此女不正是联手之后,又翻脸争斗起来的。

    面色不动,只作没有察觉林青的意思,紫衣女子淡淡说道:“法宝我不要,灵丹我也不要,不过若是有功法玉简,还请两位能让一下妾身,或者两位若是也有意,等出了仙府,破了玉简禁制,妾身可复制一枚给你们。”

    不置可否,林青的目光又看向了黎老魔……这才是最主要的。

    “黎某不惯虚言,只要看上了,什么东西,我都可能要,不过我此行最主要的目标则是造化丹,若能寻到此宝,其余的任何东西,全都让于你们。”黎老魔干笑一声,全然没有顾忌地说道。

    丝毫没有在意,林青微笑着点了点头:“黎兄的目标与我,与寒姑娘都无冲突,看来我们之间的合作,当是没有问题了。”

    “林道友,你还未曾说出你的目的呢。”但紫衣女子此时却目光一眯,有过当年之事,她可从来不会忽视这一位。

    “寒姑娘放心,能不与你起争执,林青自然会有所克制。”林青莞尔一笑,“林某和黎兄其实差不多,什么都可以要,也什么都可以不要,所不同的是,林某对造化丹没有兴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