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22.第122章 布局反杀除后患

    “原来是孟盂山,我还道是祁七姑。你当时的决断倒也不错,与其将自己置入生死不由己的境地,不如寻机一搏,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待林青说完之后,练问心点了点头,微微地赞许了一声。

    林青则笑着摇头:“弟子也是侥幸,若是进入器房的是盂山老怪本人的话,弟子必然二话不说,直接报上师尊之名。”

    练问心哑然一笑:“哪有如许多的侥幸,孟盂山会跟上你们,多半是他早就盯上了金竹或者苗仇,据我所知,他有一个嫡孙修行天赋很是不错,故而他最主要的目标,必然是放在紫府固灵丹之上。”

    修行天赋很是不错的嫡孙……林青心中一动,顿时想到了那一青年男子,随即他也便知道,直接返回宗门,而不是去黄沙城,这果然是正确的决定,盂山老怪会为那人去寻求紫府固灵丹,又岂会因为他的身份,而放下这一深仇。

    “只可惜了烈火神君,说起来百年前,为师还与他有过数面之缘,却未料到,他的后人竟然会被区区看炉童子设计。”这时,练问心又轻叹了一声,说道,“你既然答应要将那人荐入宗门,等再返回南疆之时,也顺便去处理一下他的后事,若是他还有后人的话,便稍稍地照料一下。”

    “弟子晓得了。”林青自是点头,先拿烈火珠,又收了器房宝物,力所能及的话,他自是该处理一下邓姓修士的后事。

    练问心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昔年,烈火三宝在南疆的名声很是不凡,为师虽与烈火神君有过数面之缘,但还未曾真正见识过,你将烈火珠拿来与我一观。”

    早有预料,若是没有烈火珠,又如何引出烈火旗和烈火鼎。

    林青微笑点头,一翻手,便有一枚红色宝珠浮了出来,又恭敬奉上。

    “果是不同凡响,烈火三宝,鼎是炼丹炼器之法宝,旗可镇压八部火龙阵,但论到神通威能,则还当以这一宝珠为首,这离火精华与你的纯阳功倒也契合,在你之手,此宝想必也埋没不了。”一阵观察,练问心赞叹一声,又将其弹给了林青。

    林青欣然收起,突又似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弟子还有一事要禀告师尊。”

    “说。”练问心微笑颔首。

    “弟子此行除了烈火珠外,还得到了一枚玉简,想必师尊定会有些兴趣。”林青一笑,又奉上了一枚玉简。

    “八部火龙阵!”练问心接过玉简,稍稍一看,目光顿便一亮。

    他在阵法和符箓之上,造诣相当高明,对这闻名已久的大阵,又岂会不感兴趣。

    细细地观摩了一番,练问心颔首一笑,也翻手拿出了一枚玉简,说道:“很好,这枚玉简为师便收下了,不过为师也不会占你便宜,这是为师的阵法心得,你可拿去对照参悟。”

    意外的收获!

    八部火龙阵,林青本就留有备份,此时再换到练问心的阵法心得,若是能花上一些年月,将这两者一起参悟透彻……虽不说阵法宗师,但至少寻常阵法,当再也难不住林青。

    “谢师尊厚赐。”林青嘻的一笑,毫不客气地将玉简收了起来。

    而他这番举动,自又让练问心哑然一笑。

    接着,该汇报的汇报,又多了一块铁精,林青还将那银精给交了出去,等大致事情都完毕之后。

    “我问你,孟盂山之事,你预备如何解决?”练问心目光不显丝毫波澜地看向了林青的眼睛。

    “弟子有两个想法。”林青倒也不准备在这上面耍心机,便是耍了,想必也瞒不过练问心,接着说道,“弟子在器房之中所杀之人,多半便是他的嫡孙,虽说当时我不杀其人,其人就会要我之命,但既然做了,他必然也不可能再放过我。

    所以,弟子要么是隐在宗门不再出去,想必他也进不来这边。

    要么的话,那便索性诱他现身,直接将他除去,解决掉一切后患。”

    林青的话语,倒是让练问心面上多出了一些微笑:“你倒也敢想,以你现在的实力,居然也敢打金丹修士的念头了,虽说,这孟盂山不过就是个下品金丹。”

    下品金丹!练问心的话落到林青耳中,又让他心头一笑,听这话意,他便知道,面前这人其实已经有意了。

    “弟子自己自然不敢打他的主意。”林青厚着脸皮一笑,说道,“不过,不是还有师尊吗?师尊若是有意出手,弟子愿意以身为饵,将他引诱出来,到时候师尊要布置八部火龙阵,也可省却再炼烈火旗的工夫。”

    “你奉上这八部火龙阵,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此话一出,练问心不禁笑骂了一声,但随即,他的面色又是一正,说道,“不过你也太高看为师了,要将其人击败,这倒是容易,不过既要保住你,又要将其击杀,为师却也没有多少把握,此事,为师还需再请上一人。”

    成了!林青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练问心不只愿意出手,更还再请一人……想来那盂山老怪只要现身,必然绝无幸理。

    “不知师尊要请的是哪一位师叔?”躬身一谢,林青又问询道。

    练问心微微一笑:“你葛师叔。”

    葛师叔,葛成!

    林青心中顿便一动,他倒是没想到,他与葛成的第一次见面,居然会发生在这一情况下。

    ……………………

    “咦,柳师弟,你看这人。”

    深夜的黄沙城,依旧人来人往。

    紧靠东城门的一座巧匠楼,一男一女两个修士正漫不经心地临窗眺望着。

    忽地,女修士的目光一缩,啪的一下,在男子的手臂上拍了一记。

    男修士顿便“嘶”的一声轻呼,不是痛,而是惊和喜……女子目光所指的那一人,岂非正是老祖所说之人!

    “师姐,你速速去禀告老祖,我盯着此人。”又赶紧地收回目光,男子说道。

    “好。”女子立即起身,但随即面色又是一紧地叮嘱道,“记得一定要小心,宁可跟丢了,也莫要大意,我听到一些风声,包括孟师叔在内,似是有四位师叔师伯同时丧命在了此人手中。”

    “我省得。”男子一笑,重重点头。

    随即,女子便自巧匠楼的后门,迅速地潜入了暗巷。

    但两个时辰后。

    “你们所说的,便是此人?”目光淡淡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高冠修士面色微微一阴,语气颇似有些不对。

    “这……”女子本还欣喜,脸色顿时一僵。

    “师祖,是弟子的错,弟子认错人了,求师祖再给弟子一次机会。”这时,那男子连忙跪下,并求饶了起来。

    “算了,起来吧。”自然看得穿两人之间的那点关系,高冠修士面色倒也稍稍一缓,至少他盂山还是有担当得起的门人的。

    “谢师祖开恩。”男子大喜地磕了三下头,方才站了起来,女子也连连谢恩。

    “虽然认错了人,不过这人还算有些用处,这是给你们的赏赐,回去之后,都给我好好将心放到修炼之上,下一次莫要再失眼了。”这时,高冠修士一翻手,又扔了两瓶丹药给男女修士,随即也不给他们谢恩的机会,便身影一晃,消失在了远处。

    而等他再现之时,则已出现在了三里之外。

    “拿个冒牌货来试探……就凭你也配与本座耍心机,”

    顺着冒牌货的来路,高冠修士的神念如潮水般覆盖而过,刹那时间,便惊起了无数修士。

    但这一刻,高冠修士却根本不顾后果如何,而且……以他金丹期的修为,便是惊动了一般人,那又如何!

    大步向前,直指东门,忽地,他的目光一眯,一道厉色自其中一闪而过,紧接着,身影一晃,他又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来了!”

    毫无遮掩的神念搜索,林青又岂会察觉不到。

    几乎高冠修士刚刚锁定他的所在,林青背后青光一亮,便飞掠着直射东城坊市而去。

    不过,他的速度再快,在这有禁空大阵的黄沙城,又如何能与无视禁制的金丹修士相媲比。

    才刚掠出三里,勉勉强强才刚冲进东城坊市,根本来不及躲入那些宝楼和拍卖行,乌云压顶般,高冠修士到了。

    “不管你是何人门下,敢杀本座孙儿,今日你必死无疑。”

    大手一翻,一杆黑幡当空而现,高冠修士将其一摇,呼的一声,便有千千万万道黑色恶风铺天盖地而出。

    这恶风是阴毒之风,吹上一吹,便能让人失神落魄,元神俱灭。

    正是盂山老怪成名已久的法宝灭神幡。

    一出手就用上法宝,可见他已完全确定了林青的身份,并一意要置他于死地。

    “以大欺小,孟盂山,你还是这么的不长进。”但这时,忽又有一道声音响起,“不过你既然敢在这坊市之中,要我弟子性命,说不得练某也只能你与会上一会了。”

    声音中,便见一紫袍人当空而现,迎着满天恶风,他袖袍一挥,便有一把紫雷神剑飞天而起。

    此剑一现,但听轰的一声,其上便有无数电蛇蔓延而出。

    这电蛇也都是紫色的雷电,当空一镇,生生地,恶风迅速开始消亡。

    “练老鬼!好,既然你也来了,本座就索性与你分个高下。”

    高冠修士目光顿时一缩,但下一刻,他又哈哈一笑。

    黑幡之后,顿有一面火旗迎风展开,火旗一扬,熊熊烈火便化作了一片火云。

    而在火云之上,又一个巨鼎倒悬而现,自巨鼎口中,也有无穷烈火源源而出。

    还不只如此,高冠修士袖袍一挥,又见一道金光射出,金光一晃,便化作了一头游龙。

    一个刹那的时间,他竟然驱使出了四件法宝,怪不得见着练问心,也已无有什么惧色。

    但还未曾等他施展开来。

    “孟兄的这些宝物,葛某和练师便笑纳了。”

    无声无息地,一个银发鹤颜的白袍老人忽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老人伸指轻轻朝前一点,只见一道淡淡的白光射出,高冠修士甚至都未曾生出多点防备,白光便照到了他的身上。

    下一刻,他的身影顿时一僵。

    而也正在这时,练问心的紫雷神剑又顺势朝前一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