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21.第121章 杀人放火金腰带

    “墨灵道友,接着。”

    林青一动,那赤蛇也顾不上惊骇了,当即也化作狂风,飞一般地窜出了烈火洞府。

    而它才刚刚出现在地面,就听一声招呼,前方突又射来了一道白光。

    赤蛇眼中顿时一喜,这道白光正是它的本命符。

    “林道友,多谢了,我们后会有期。”

    张口一吸,将玉符吸入体内,赤蛇哈哈一笑,当即便与林青一分,林青飞向了北方,它则掠向了西南方。

    “就看那老怪会追谁,又能否追上了。”

    而闻到“后会有期”这几个字,林青全速逃遁之余,他那苍白无血的面上,突也生出了一些古怪之色。

    “盂山老鬼,今日之仇,来日苗某必定双倍奉还!”

    一阵时间后,烈火洞府中再次传出了一声厉啸,随即便见一道乌云冲出了丹房,又直射出口而去。

    “苗仇,你若能从孟某手中脱身,孟某的盂山随时欢迎你来。”

    一声冷笑,高冠修士随也行出了丹房,但冷笑方毕,还未等他追杀上去,忽地,他的目光又是一缩,不假思索地,他身影一晃,竟是飞入了器房通道。

    “你们该死!”

    几口呼吸的时间之后,手拿一把破损的黑伞,高冠修士面色阴沉地长啸一声,当即便化作一道乌光,疾飞而去。

    “这次亏大了。”

    又是一小会时间,丹房,本是横尸当场的某个金衣人身上,忽地波纹一荡,霎时,他竟然完好无损地站起来了。

    “紫府丹没拿到,反是亏了龙头拐杖和化玄符……不过这老怪最后是什么意思?不似要追杀苗仇,莫非……”

    面色凝重地沉吟了一下,金衣人也不敢在此久留,便也身化金光,迅速飞离而去。

    ……………………

    “这次要慢慢休养了……嗯,或许也可去药王谷那边,看看那丫头手头还有没有玉灵丹。”

    一口气飞出万里,又运起敛息术,再次潜行了千里后,五龙丹的后遗症开始发作了,强行抽取,并强行驱使圆珠之力的反噬,随也完全爆发。

    匆匆在周围布下了一个幻阵,又取出一枚中品元石,林青双目一闭,便直接跌坐到了地上,又强聚心神,调养起了伤势。

    不过这一次的伤势,却比他早先的预估,还要严重得多,尤其是那神秘圆珠的反噬。

    一坐便是三月,足足三月时间之后,他面上方才恢复了一丝血色。

    “这圆珠果然是比法宝更高层次的灵物,能不动用它的力量,还是不要用为好,此次能灭杀了那四人,实也是侥幸。”

    眼睛缓缓地睁开了,林青心中又暗呼一声侥幸,以圆珠之力施展而来的天罡雷,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能掌控的层次,这一次也就是在通道之中,并且被他近身,那四人方才避无可避,被他一击轰杀,换了任何其他地方……

    而且,他和赤蛇能冲到四人面前,多半还是托了那青年修士的自傲,否则四人若是同时出手的话,他恐怕很难接近到如此之距。

    不过侥幸归侥幸,大损归大损,但此行的收获,却也同样远超林青的预料。

    大概除了去丹房之人,包括邓姓修士,包括进器房的四人,也包括老怪的属下,还包括器房之中的宝物……除了一面烈火旗该是被老怪收去,其他所有的东西,当都在林青囊中。

    其中,在邓姓修士的储物袋中,除了购自玄宝阁的那三件高阶上品法器,更还有一枚记载着烈火洞府之中那些禁制,尤其是八部火龙阵的玉简。

    在其他之人的储物袋中,林青同样发现了一些玉简,这些玉简则大多都是记载着神通术法,尤其是其中的一枚,该是出自那青年修士,其玄妙程度更是远超其他。

    此外,林青清点了一下法器,仅是高阶上品,他此次便收获了十二件,而相关炼器材料和炼丹药材更是数不胜数,尤其自那青年修士的储物袋中,他更还发现了一块铁精。

    至于元石之类,则就更是不用说了,踏入神通境多年的修士,有几个会随身缺少元石的。

    将这些东西一一整理好,林青发现,仅是中品元石,他就一下多出了一百余枚,尤其自青年修士的袋中,更还有一枚上品元石被严密地封印在了一个宝盒之中。

    “杀人越货金腰带!此话果然是不假!”

    身家瞬间暴涨多倍,林青摇头一声轻叹,却很快便平下了心潮。

    “黄沙城不好再回,老怪虽未必见到了我的面貌,但身份却不一定能瞒得了他。

    还有,那人的宝伞如此厉害,又有如许多的宝物在身,多半是老怪的得意弟子,甚至是亲子嫡孙。

    我若回黄沙城,便是没在城门外被他拦下,多半也会遭遇到一些意外。”

    不知道老怪是追向了赤蛇,还是追丢了人,林青既然在此休养三月,还未被其发现,多半是已经安全了,不过此时安全,却不代表一直安全。

    心神自收获之上移开,林青很快便念及了后患之上,黄沙城内虽然一向禁止争斗,尤其是坊市之中,但这一禁令对金丹期的老怪有多大的约束力,当真是一个问题,若是那盂山老怪知晓他的身份,直接杀上玄宝阁的话……洞虚派固然必定会追究,黄沙城也一定会给个说法,但林青可没有从金丹老怪手中脱身的自信。

    “且先回宗门,烈火旗,烈火鼎,老怪自身的法宝,再加上紫府丹……布置好的话,练师说不得也有兴趣。”

    一刻的沉吟,林青双手一招,将幻阵撤去,随又青光一闪,便飞上了天空,并直指北方而去……伤势虽然远还没有好转,但此刻的他,却终是恢复行动的能力了。

    ……………………

    “白师妹亲自登门,莫非也是来询问练某那一弟子失踪之事?”

    洞明峰,白水洞府。

    与一黑衣女子对面而坐,练问心边是示意秋水奉上灵茶,边又面上微微显出一些不虞。

    “贫道身为玄罡峰掌座,对银精无端失踪之事,自要稍稍过问。”黑衣女子则面色不变地淡淡回道,“不过贫道倒非怀疑令徒不告而取,此行过来,只是有一事要提醒练师兄。”

    练问心闻言目光一动:“师妹请说。”

    这黑衣女子不只是玄罡峰首座,更是宗门寥寥的几个上品金丹之一,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都要比一般的首座高出不少,练问心前些时日便知道了林青失踪之事,但他却也没想到,竟然连此女都被惊动了。

    “这是贫道几个弟子传回的消息,练师兄一看便知。”黑衣女子淡淡点头,一扬手,便有一道白光自她袖中飞向了练问心。

    随即,接过秋水奉来的灵茶,她又轻品了一口。

    “受金竹之邀,一行六人,失踪了五个,唯有祁七姑的侄孙返回……”

    收下白光,练问心神念一动,面色便是一沉,随即便朝黑衣女子说道:“多谢师妹相告,此事练某会亲自去调查一番,不管结果如何,宗门宝物之事,练某都会给师妹一个交代。”

    黑衣女子则淡淡点头:“那贫道便告辞了。”

    说着,也不待练问心相送,此女身影一飘,便飞出了白水洞府。

    而后方,练问心则面色微显阴沉地说道:“秋水,传讯下去,白水洞府暂时封闭,让正宇和东来暂时掌起洞明峰一应事务,你则随我去一趟南疆。”

    “奴婢知道了。”秋水应声领命,但又目光微动地问道,“是林师弟出事了?”

    一切都看在眼里,虽不知道那一灵讯说的是什么,但大致,她也已猜到练问心为何会有此决定了。

    “不好说,先去看看再说。”面上神色缓缓收起,练问心摇了摇头,但眼中又流出了一道厉光,冷哼道:“不过,我倒要看看,我练某人的弟子,是否当真有人敢动!”

    声音中,秋水便退出了洞府,又驾起一道白光,循着次序,向洞明峰各个内门弟子,一个个地发去了灵讯。

    而小半日的时间后,她还未曾返回,忽地,自南方天空,一道青光闪电般径直射来,等飞近时,又往下一降,正落到了白水洞府之前。

    “弟子林青,求见师尊。”随即便有一道求见之声响起。

    却是林青赶回来了。

    落到白水洞府前,他双翅一收,又立即躬身一拜。

    而这声音一起,练问心的目光顿也一亮,一道欣色自其中一闪而过后,面色不动,他淡淡说道:“进来吧。”

    林青自是应声而入。

    “你倒是会闯祸,去南疆才一年时间,就连白师妹都被你惊动了。”目光在弟子身上一落,很快便将林青的大致状况掌握在心,练问心呵斥了一声,又说道,“说吧,这次又发生了什么事?一下消失了四个月,还带着这身重伤,直接跑回了宗门。”

    林青惭惭一笑,忙躬身回道:“不敢有瞒师尊,弟子此行确实冒昧了一些,这次能够脱身,更完全是侥幸,当时伤势过重,以至不得不休养了三月时间,方才勉强逃了回来。”

    说着,也不隐瞒,林青便从头到尾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地说了出来,当然,关系到圆珠的地方,他则又将功劳,多半地推到了赤蛇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