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04.第104章 讲法会上三声问

    “结丹不可有侥幸,侥幸便是不恒,连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如何能成大道。”

    “结丹不可思退路,退路便是心障,心有魔障,如何能明心见性,心性圆满。”

    练问心所讲的,俱都是他切身之体会。

    遥想当年,在他还是真传弟子之时,他也曾是一心只往大道而去的修士,但一次机缘,在一名为万灵仙府的神秘之地,他自各大宗门众多神通修士的面前,生生夺下了一个玉瓶。

    玉瓶中只有一枚丹药,这丹药名为造化丹。

    造化丹,通造化。

    此丹正是能辅助结丹,并大大提高结丹几率的玄妙之物。

    此丹在身,练问心自是心中大定,于是他便一门心思地冲击起了上品金丹,但是……心中大定,这何尝不是一种心障,甚至还是尤为特殊,尤为看不穿的心障!

    最终,练问心只成就了中品金丹,而成就之后,再看穿这一心障,却是已经晚了。

    “上品金丹,首重心性……只以这番教导,练师便可为我之师。”

    “不过,侥幸和退路,执着和心障……这圆珠对我的助力,会否也成为如此?那幕后之人的设计,又将如何?”

    已是七日之后,林青犹还在回味着练问心的那番话,隐隐间,他有种感觉,虽然他距离这一步,还有极远的距离,但是……这番话对他的影响,当是比他所选择的炼器术,还要更为重要。

    并未选择阵法和符箓,已经练成至阳真火,林青觉得,炼器和炼药方才是最适合他的。

    而炼药涉及到配方,练问心手中的独门配方也没有几个,所以最终林青还是选择了炼器。

    于是练问心给了他一枚玉简,里面包含了他多年煅炼法器的心得,甚至还有一些关于本命法器的炼制经验。

    ……………………

    时间一晃,便至三月之后。

    这日,养心峰,观月台。

    “无痕长老上次讲法,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但对他的每一言每一行,左某依旧还是历历在心。上一次,左某侥幸晋入了神魂期,这一次,希望能再得一些机缘。”

    “呵呵,左师弟所言极是,四位长老的神通如何,我们晚辈不好评价,也评价不了,不过,若论到讲法传道,无痕长老却当是首屈一指。”

    距离讲法会正式开始,至少还有大半个时辰,早早地,这边却已是修士云集,而且无一例外,俱都是神通境的内门修士。

    林青自然也在其中,但盘坐在观月台的一角,他却并未与任何人去搭话,这边之人,除了少少几个洞明峰的师兄师姐外,他几乎全都不识。

    而就在他静静养心之际,忽地,一道身影飘落到他的身旁了。

    灰衣,道袍,正是昔日镇守传功殿的马道士。

    “马师兄也来了。我前些时日,还听说师兄正在闭关呢。”林青微微一笑,身体平移三尺,正让马道士也盘坐了下去。

    “原本确实是在闭关,不过收到秋水师姐的灵信,知道是无痕长老要讲法,说不得也只能破关而出了。”马道士摇头一笑,但随即又目光一亮,“不过我到也未曾想到,师弟竟然如此轻易,就晋入了神魄期,看来要不了多少时间,师弟就该能练成至阳真火了。”

    说话间,马道士已是用起了传音术,显然并不欲让旁人听道。

    林青心中也是一动,随即问道:“马师兄,师弟我一直有个疑惑,景师姐当日交代我,等我练成至阳真火,就去知会你一声,只是不知到底有何事,需要我出力?”

    至阳真火早已练成,但林青却并未急急迫迫地赶去马道士洞府,毕竟阳脂灵乳的事情,能不传出去,自然是不传最好。

    他的准备是,再过个一两年,修为再深厚一些,再自自然然地过去,这样本就知道他有初阳真火,别人对他练成至阳真火,也就没什么怀疑了。

    “这个……”心中微一沉吟,马道士说道,“按理说,林师弟问起,马某是不应隐瞒的,不过这事却关系到景师妹的一些隐私,还是等时机到了,再由师妹亲自向你解释吧。总之,这事虽然需要耗费师弟一定的元气,但一旦成功,师弟当也能收获不少的好处。而景师妹和马某,当也会记住师弟的这份情谊。”

    耗费元气?林青心中微微一皱,但沉吟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过些时日,我再去拜会马师兄。”

    马道士自是微笑颔首,当即两人也不再谈论这些,而是一边养心静神,一边默默地等待起来。

    接下去的时间里,林青还又看到了一个熟人,却是那英气逼人的莫胜男。

    他看到了她,她自然也看到了他。

    但并未交谈,两人只是淡淡地颔首致意一下,便各坐各处。

    时辰渐渐地到了,观月台上一切的声音都已消失。

    就在这时,忽地,一个白发长须的老人走来了。

    仿佛脚底有云,老人两步一走,便自然地升到了观月台中心的法坛之上,随即,他微微一笑,又落座了下去。

    “山人无痕,今日依旧为大家讲解神通之法,以及修行心得。”

    老人身上有着一种莫可名状的气息,即让人觉得极为舒适,似是和蔼可亲,状若知己,但又有着一种飘渺出尘之气,仿佛是隐士高人,乃至得道仙人。

    他的声音中,不自觉的,包括林青在内,所有人俱都全神地投入到了其中。

    一时间,口若悬河倒挂,金花自其中朵朵绽放,众人心头那些关于术法神通的疑惑,在他普适而又贴切的妙语中,纷纷开始消散。

    听到妙处,多数之人的面上更是不自觉地浮出了会心之笑。

    “关于神通之法,山人今日的讲解便到此为止,接下来,我们依旧还是探讨修行心得。”

    半日时间几乎眨眼就过,无痕老人突地话意一转,并稍稍地停顿了一下。

    随即,众人纷纷开始回神,或是轻叹,或是欢喜,俱都有些失态。

    林青心中也不觉地流过了一道遗憾:“不愧为元婴期的大修士,他所讲解的神通之法,竟然对天罡决的理解,也有不小的促进,可惜时间太短了,也讲得太少了……”

    不过遗憾的同时,对接下来的修行心得,他又更为之期待起来。

    待到下方一众修士静心平气,不慌不忙地,老人接着开始说道:“山人今日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昔日里,家师犹还健在时,他曾问我的一个问题……若你百五寿时,方才生出神念,你可还期金丹大道?”

    自然期待!迎着老者的目光,下方众人俱都流出了坚定之色,葛成师叔的先例刚现,他们如何会不期待。

    老人微微一笑,继续问道:“若你两百寿时,还在神念期,你可还期金丹大道?”

    两百寿依旧还在神念期……也便是说,整整五十年都没有寸进!

    不觉,好些人眼中出现思考之色了,但依旧有人一如既往。

    “若是两百五十寿时,依旧还在神念期,你可还期?”

    ……

    “此问当不是拷问道心坚定,而是……让人反省!”目光敛合,随着老人的发问,林青心中一皱,再皱,但第三问时,他突地笑了。

    他明白老人的意思了。

    金丹大道,这并非仅仅道心坚定就足够,修为和机缘,也缺一不可!

    老人之问,当是在说,道心再坚,也要主动去争取机缘,否则修为不足,到头也同样一场空。

    “前日里,练师的那番话,我却是想多了。

    圆珠之力再玄妙,也只是我提升修为的途径。

    幕后之人再设计,我只顺可顺之势。

    他是他,我是我,他有他的设计,我走我的道路。”

    一刻顿悟,林青顿觉心灵一静,思维在这一刻出奇的通畅和透彻,神念也前所未有的清灵。

    这时,并未等下方众人回答,老人又来了:“山人今日的第二个问题,若你五十寿时,已入神魂,你可期金丹大道?”

    自是无需多说!

    “若你百寿之时,还在神魂,你可期金丹大道?”

    “若你百五寿时……”

    “若你两百寿时……”

    “若你两百五十寿时……”

    “若你两百八十寿时……”

    “若你两百九十寿时……”

    俱都知道老人在拷问道心,但老人的话语,却有着一种迫人的力量,竟然将一众修士不由自主地带入了这一状态之中。

    有人面上充血,似是在强行抵御压力,欲要坚持到底。

    有人面色惨白,满脸大汗,并失魂落魄。

    有人眼睛紧闭,身体颤动,不知道是在坚持,还是已经失败,但在掩饰。

    还有一些人,则谨守心灵,一动不动。

    这时,老人又来了:“若你两百九十九寿时,却得造化仙丹,你当如何抉择?”

    一话而出,不由自主地,本是一动不动的人中,也有人嘴角流出了一些苦笑。

    “中品金丹,至多不过填寿三百载,与其三百载再无出头之日,何妨弃开一切,毕其功于最后一载……”眉头深锁,但心中,林青却抿了一下嘴唇,“我终究不愿真居人下!”

    正在这时,暴风骤雨一般,老人又来了:“山人今日的最后一问,若果山人给你一枚造化仙丹,你可能勇往直前,只求上品金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