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99.第99章 失魂谷中初斗法(下)

    真阳剑被震起的下一刻,林青神念一动,便将其迅速稳住,并再一次一剑斩下。

    同时,他手心一翻,又有一面宝镜浮出,手中法决一打,初阳真火便源源而入,紧接着,一道金色的光柱,顿时就朝紫衣女子罩了过去。

    “神焰镜!”

    神通境的修士就是神通境的修士,林青宝镜催动的同一刻,紫衣女子眼睛一闭,竟然晃过了金光的笼罩,同时,她脚下突地生出了一团乌云,乌云一动,便带着她飞天而起。

    这时,林青方才知道,为什么见着他有穿云翅,这紫衣女子依旧还有将他留住的念头,这乌云赫然也是一件极其不错的高阶法器,并且也同样是飞行法器,再加上女子修为上面的优势……

    “林道友也接妾身一击。”

    驾云飞起之后,紫衣女子的身周便被团团黑气笼罩,但听她一声冷喝。

    先有碧光一亮,那短箭便直射真阳剑而去。

    随即天空一暗,又有一面乌黑的巨幡迎风扬起,但见数十头兽魂厉鬼自其上一跳而下,便齐齐地扑向了林青。

    这些厉鬼都是以独门手法祭炼的鬼物,莫说全都开了一些灵智,便是阴气也远非失魂谷中经常被清理的那些阴魂可比。

    在林青眼中,这些厉鬼竟然每一头都拥有不下于真罡境修士的实力。

    还不只如此,紫衣女子手心一摇,还有一枚墨色的玉圭浮了起来,但这玉圭的灵力,却只蓄,而不发,显然是在等待时机,也是在让林青不得不多分一些心。

    到底是神通境的修士,紫衣女子这一击之间所拿出的法器,便已超过了林青所见识过的任何真元境修士。

    但林青倒也全然不惧,他敢与紫衣女子照面,又岂会没有一些后招。

    “姑娘既知林某所修为纯阳真气,缘何还以区区鬼物来应付在下。”

    神焰镜一晃,将金光再次射向紫衣女子,林青哈哈一笑,手中却是掐起了纯阳火决。

    “这真火……莫非是那初阳火?”

    神焰镜的金光虽然能让人暂时失明,但紫衣女子却已经有了准备,自然也没有多大顾忌,但紧接着,在林青手指连掐,施展起纯阳火决时,她的目光却一下收缩。

    初阳真火本就是鬼物的克星,更何况还是神念期的修为,以及是以纯阳火决在施展。

    半刻的沉吟都没有,紫衣女子手中的墨玉圭抛出来了。

    就见一道流光闪过,墨玉圭迎风涨至三尺长,便直落林青面门而去。

    但也正在此时,林青腰间又有一道紫气飞了出来。

    这紫气一晃,便化作了一个宝环,迎着墨玉圭,宝环一迎,正将其套入其中。

    一个挣扎不休,欲要飞走,一个死死环扣,欲要收下,两件宝物当即便在天空中纠缠不休起来。

    紧接着,林青的纯阳火决终是完成了,就见他双手一搓,便有无数火球铺天盖地地轰上了天空,不只将厉鬼悉数笼罩其中,甚至连紫衣女子也不例外。

    “好一个初阳真火,你也试试我这幽海大法。”

    在察觉到林青所施展的,是初阳真火之后,紫衣女子就已经在收幡了,但哪怕如此,依旧还是有十数头厉鬼湮灭在了火焰之下。

    玉面阴冷,紫衣女子一扬长袖,将巨幡收起,又连挥几道乌光,将袭来的火球悉数卷走后,她冷淡淡地呢喃了一声。

    紧接着,呼的一下,天空中的乌云便迅速开始凝聚,只是眨眼时间,便凝成了亩许大的一团巨云。

    这巨云之中似是有无数鬼魂在嚎叫,让人不寒而栗,心神更是无法集中。

    身处巨云之下,女子长发不断飞舞,但见她手中法决连掐三记之后……倏的一声,青光和红芒同时一亮,林青却是先跑了。

    幽海大法,若是林青没有记错,这该是幽冥教的独门功法。

    仅是幽冥教,他倒还并不畏惧,毕竟这里是洞虚派的地盘。

    但紫衣女子现在所施展出来的实力……若是林青没有估错,这至少也该有神魄期第三层,甚至第四层的力量。

    也许他的初阳真火,是对这一力量,拥有一定的克制,但实力终究还是相差太大了。

    林青估摸着,他便是将最后保留着的一两样手段全都施展出来,当也绝对难占上风,而且,他也没必要占上风,他所要的,只是让女子生出一定的顾忌,进而不得不接受合作,若是他占到上风……女子说不定就过于顾忌了。

    穿云翅和火云遁同时一催,林青身影一晃,便已飞出百米,并还在继续远去。

    同时他还不忘伸手一招,将真阳剑和紫气环一起收回,接着遥遥地传音道:“姑娘实力林某自承不如,姑娘在此稍候,待林某请动白方师兄,再来与姑娘相会。”

    “哼,不必装模作样,你不要下面的东西了?”眼见着林青的遁速,紫衣女子再次目光一缩之后,终是冷哼着传出了一声话。

    下一刻,倏的一声,林青又飞回了原处,并淡淡笑道:“姑娘早就该如此说了,你幽冥教与我洞虚派虽非交好,但也从未敌对,你我二人又何必因为这点小事,而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

    幽海大法已经散去,袖袍一挥,将碧箭和墨玉圭也收回,紫衣女子轻轻一飘,便落回了地面,随即脚下的乌云也化作一面罗绢,收入了腰间。

    接着,依旧一如既往的冷淡,她缓缓说道:“林道友倒当真是好算计,竟然拿白方道友来威胁妾身,不过妾身却是有些想不明白了,既然道友确定妾身是在寻找宝物,缘何还要与妾身合作,而不是与白方道友合作?你们同门师兄弟,想必要比妾身可靠的多吧?”

    这女子说话倒也直接,不过她的疑惑,当也在常理之中,否则的话,此前她也没有必要强留林青了。

    林青淡淡一笑:“很简单,姑娘所修的幽海大法与林某的纯阳功正是截然相对,这边的东西若是纯阳之宝,想必姑娘也不会与林某争夺得太厉害,同样,若是极阴之宝的话,林某也同样没有必要与姑娘争个你死我活,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再寻他人联手,况且他人也未必能寻出这宝物。”

    紫衣女子眉头一皱,随即却又是一声冷笑:“林道友又在糊弄妾身了,且不说你那初阳之火是阴极阳生之火,可阴也可阳,便是这失魂谷……林道友莫非认为,这里可能会有纯阳之宝?”

    “姑娘不试一试,又如何知道不可能?”林青哑然地一笑,道,“总之林某只有一句话,若是有纯阳之宝,那就归林某拿下,若是有极阴之宝,姑娘只管取主要,林某至多只拿次等……而且,以姑娘的实力,莫非寻到之后,还怕在下会反悔不成?”

    紫衣女子目光一眯,以这人超乎想像的实力,要想将他留下,还当真有些困难,一旦留不下,至多一两日的时间,他与黄鹤观那假道士必然会联手杀来。

    对白方那假道士的实力,她心中还是有些数目的,便是她施展出幽海大法,当也要逊色其人一两筹。

    而一两日的时间……她还真没有寻出根源的把握。

    与其到时候空手而归,不若现在与此人合作,而且,正如此人所说,到时候便是反悔翻脸……也该是她翻脸才对。

    一刹的沉吟后,紫衣女子面色依旧冷淡,但语气却终是放缓:“也好,既然林道友如此说,那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

    见此,林青心中虽是早有预料,也是微微一笑,但又问道:“对了,到了此时,还不知该如何称呼姑娘?”

    “妾身姓寒。”紫衣女子眉头微皱,但还是淡淡地回了一声。

    人如其姓,果然很冷。

    不过林青也不在意这些,当下只是一笑,便又重新飞上天空,并说道:“寒道友稍等林某片刻,待我将几个师侄打发回去,再来与道友探讨。”

    ……………………

    三日后。

    一男一女。

    男的悠闲自在地随意张望,女的则眉头深锁地不停掐算。

    突地,女子停住了:“林道友,我们在这里试一试。”

    男的则似笑非笑:“寒姑娘,你这次计算该不会又出错吧?这两天我们可是挖了六次山洞了。”

    “试与不试,全在你。”女子面上一尬,但随即又迅速转冷,并冷哼一声,率先放出了一把飞剑,专心地开辟起了眼前的山丘。

    见此,男子嘿地一笑,但也不多说,便同样放出了一把青锋宝剑,与女子合力地挖掘了起来。

    两人的动作都不敢太大,故而速度并不是极快,足足两个时辰之后,眼见着这一山丘就要斜斜向下地,被他们挖开一半,突地女子目光一凝,一道喜意自其中一闪而过,她似是察觉到一缕气息了……

    “停手,我进去看看。”说着,一招手,将飞剑取回,女子便率先一步地,走进了山洞之中。

    面上神色不动,男子似是迟疑了一下,心中却微微一笑,当下也紧随而入。

    “果然是在这里,不过林道友,若是妾身的感知没错,这该是地脉变化,阴泉交汇,才产生了一点灵泉,这极阴之泉林道友不会要与妾身争夺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