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96.第96章 天衣无缝环环扣

    “人可圆,事可滑,但志向当永恒坚定。”

    七日后,微带一些遗憾,林青驾着剑光,飞出了琼天山脉。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讲法会,让他有些失望了。

    那房姓师叔到底成就的只是下品金丹,一番讲法,看似天花乱坠,但落到林青耳中,却总是让他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不对,仿佛若真照房师叔所言的话,他一直以来的执着,就可能会变质一般。

    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路,别人的经验只可借鉴,但不可照搬。

    深明这一道理,听着听着,林青索性便将房师叔的讲法,当作是一个故事来听,并将自己代入其中,而这一番对比之后,他知道,这次听****还真是白来了。

    好不容易待到上面结束,二话不说,林青转身就走,并且一走,就直接飞出了琼天山脉。

    他已经事先和练问心打过招呼了,这次出山,他要寻觅血缘至亲,进而将凡尘俗缘一并了结,再安心回山修行。

    这样的事情,洞虚派中的先例太多了,练问心只是稍稍问了一下,便允下了林青的申请。

    “先去了结了金雷堡之事。”

    飞出琼天山脉,林青剑光突地一收,背后随又生出了一对青色翅膀,这翅膀迎风一挥,倏的一下,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云团之中。

    紧接着,又有一道红光亮起,两相结合,林青的速度一下便攀至了极限。

    但一盏茶的时间后,忽地,红光一散,他又稍稍放缓了一些速度。

    “穿云翅和火云遁同时使用,真元的消耗至少是平时的三倍,看来不到关键时候,没有同时使用它们的必要。”

    翅膀轻挥,在云层之上,林青一边疾行,一边观察着下方的地形。

    约莫小半日后,一片连绵的红色山岭,将他的目光吸引过去了,身影一晃,林青直接落了下去。

    “不知是哪位前辈驾临我金雷堡?在下洞虚派外事弟子齐峰,见过前辈。”

    青光下落,那灵气的波动,自然引起了下方一些人的注意。

    就在林青落到一座高峰之上的几口呼吸之后,一道既是沉稳,又微显尊重的传音,便落到林青的耳中了。

    “嗯?”

    声音倒是有些熟悉,但是……林青心中却又微微一疑,按理说,此人当已大限过了才对!

    紧随此人之后,谢震和王一刀也传音而来了。

    林青并未回应,而是等三人联袂着攀上山峰之后,他方才不换不忙地回转了身子,并淡淡笑道:“齐堡主,谢长老,还有王长老,我们又见面了。”

    一刹的时间,除了惊滞,还是惊滞……

    林青并未在金雷堡久留,他会特意来一趟这边,除了是代齐家姐妹送一些东西回来,也是要给王一刀一个口讯……那养魄决,他并未白学。

    半日时间都没有,青光一闪,林青便又飞出了红叶岭,直指丹城方向而去。

    ……………………

    “地方还是老样子,酒水也还是老味道,不过我却已经变了。”

    东巷,昔日里林青最常去的一个酒馆。

    二楼,坐在临窗之位上,林青俯视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流,却生出了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已经不属于这里了,这里也同样不属于他。

    慢慢地喝着酒,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突地,他的嘴角微微一勾,一道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十六年未见,你还是这般的胖。”

    心中一声轻笑,林青在桌上留下一块碎银后,身影便无端地消失不见。

    “兰儿,我回来了。”

    忙碌了一天的事情,到最后却被人再一次顺手牵羊,周胖子心中忿恨难止,但回到家门前的时候,自然地,他还是收起这一心思,又捏了捏胖脸,挤出了一副高兴的模样,并推门走了进去。

    家中似是没人,没有听到声音。

    “这个时候会去哪里了?”

    心中微微一动,周胖子倒也没有在意,只是如平常一般,去洗了把脸,然后走进了里屋。

    但正在这时,突地,他的眼睛一眯一缩。

    双手背负,里屋中竟然有一个黑袍之人正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而在黑袍人的一侧,兰儿和小胖俱都倒在了床上。

    好在的是,从衣着,从起伏的胸口来看,他们该只是昏睡。

    一刹的思索,周胖子并未大呼小叫,更未惊慌失措,而是进屋,再关门,然后说道:“朋友,做我们这一行,向来都有祸不及家人的规矩,阁下没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吧?”

    妻子和儿子都在这人手中,看这人没有下狠手,周胖子这是不欲拿他们来冒险。

    “祸不及家人是不错,不过胖子,你莫非忘了,出卖兄弟同样也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忌。”黑袍人的声音很是平淡,听不出任何感情,并且周胖子已经进来了,他都没有回身之意,似是根本没将周胖子放在眼里。

    “出卖兄弟?”

    周胖子的目光一眯,顿又猛地一缩:“你究竟是谁?”

    “看来十六年没见,你似乎对我还是记忆深刻呢。”淡淡的一声轻笑,黑袍人终是转过身来了。

    那披到肩膀的长发,那略显苍白的脸庞……与当年相比,已经完全两样,但见到此人的第一刻,周胖子的身影却是一颤,脸上更是死灰一片地失声道:“靑哥!”

    整整十六年了!

    他终于还是找回来了!

    一刹的恐惧和失神,胖子眼中突又看到了身侧的两人,接着,惊惧渐渐压住,面露苦笑,周胖子说道:“靑哥,当年之事是我的错,你来取我性命,我也认了,但看在那些年的交情份上,请放她们母子一马。”

    “我倒没想到,你居然还娶妻生子了,看看你儿子,和你那时简直一个模样,喝水都能长膘。”目光从周胖子身上,转到了小胖子脸上,林青啧啧地一叹,但随即却又淡淡地继续说道,“怎么?不想给当年之事解释一下了?也许拿个理由出来,我会放过你也未必?”

    “做了便是做了,再解释又有什么用。”周胖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而且,我事后思来想去,靑哥你想必是早就猜到我有所不对,所以才要试探我一次对吗?但既然如此,最后关头,那铁球你为何又留手了?”

    做过了,那解释也无用了。

    周胖子的话,倒是让林青目光一动,随即,他也不再多话了,淡淡说道:“我会对你留情一次,除了多年交情,还在于你那次背叛,我也算是有些责任,不过,这次回来,我却有几件事,要你去办,办好了的话,以前的事情便这么过去了,以后你我各走各路,你继续过你的安稳日子。”

    “靑哥,你说,我一定办成。”周胖子眼睛一亮,没有丝毫的犹豫。

    以他对林青的了解,这么多年没音讯,此时突然回来,必定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料想黑老三恐怕都很难再过这一关。

    “有三件事情要你去做。”林青嘴唇一启,声音便细不可闻地传至了周胖子耳中。

    周胖子面容一肃,又连连点头。

    ……………………

    “黑老三能练成内劲,是洗劫了一个商客,意外获得了一枚药效近似培气丹的灵丹。

    麻爷死于他手,也就顺理成章。

    麻爷一死,我又敌不过他,那远走高飞也是自然之事。

    而关于金雷堡……这似乎是早年的时候,麻爷不经意地提了一次,然后我才会去刻意打听。

    但这‘不经意’又到底是真,还是假?”

    七日之后,已经飞天而去,林青犹还在啧啧暗叹。

    由一个“意外”,一个黑老三必然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意外”,一环接一环地引发一系列事情,然后,无比自然地使他走上了这一条路。

    这一安排,几乎就是天衣无缝。

    在从周胖子的口中,得到黑老三的下落,林青问出所有想要知道的事情,又一团真火,生生将黑老三焚成灰烬后,恐怕除了他自己,以及那幕后的安排之人,当无任何人能直接看穿。

    不过,林青却还未曾准备回山,他还有一个地方要去,一个彻底解决他心头疑惑的地方。

    ……………………

    越州州府,黄鹤观。

    这是位于城中隐灵湖内一座岛屿之上的道观,因道观并不对外人开放,这里很是幽静,等闲很少会有人来往。

    清晨,一如平日,几个小道童早早便已起身,并在道观之外的草地上,对着初生的朝阳,开始练起了剑法。

    看面貌,看个子,这些道童不过才十一二岁上下,但练起剑来,却个个都身手敏捷,弹跳纵身间,更是脚底生风,似乎气力很是不错。

    但练着练着,突地,其中一个道童的眼皮一跳,目光随即一转,紧接着,他的动作也一下停住,并喝道:“你是谁?为何要偷看我们练剑?还有,你是如何上岛来的?”

    赫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他们侧前方的四五丈外,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道身影。

    喝声一起,所有道童的动作都停下了,紧接着,目光一个对视,又互相点了下头后。

    训练有素一般,五个道童呈半圆形,直接向来者包围了过去,还有一个则转身就往道观之内跑了过去。

    “几位小道友,这里可是黄鹤观?”来者黑袍长发,自然便是林青,见这些小道士如临大敌一般围了过来,他哑然一笑地问道。

    知道宗门在越州的驻点,便是黄鹤观,但来到州府之后,他还当真问了好些人,才终于寻到了这里。

    “咦,你知道我们道观?那你来这里是?”为首的一个道童眼珠一转,挥了下手,示意其他人停下。

    “这是本人信物,你只管拿去交给你们观主,就说有故友来访。”林青袖袍一挥,便有一道白光落到了道童手心。

    这是一枚玉佩,玉佩上刻了个“林”字。

    道童目光在其上一看,心中便顿时一肃,忙作揖一礼,恭敬说道:“原来是林前辈,飘羽这就去禀告观主,你们几个,快带林前辈进去休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