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94.第94章 拜师入门开洞府

    景秋的这番话出来,林青终是惊奇起来了。

    神通境有三重。

    第一重为神念期,这是神念初生,神通初现的稳固期,林青目前就处在这一层次。

    当神念稳固之后,便可以神点魄,将人体七魄一一点亮,这一过程则是神通境的第二重神魄期。

    一般来说,每点亮一魄,神通都会增进一大步,当七魄全亮,神魄圆满之后,便可有照见命魂的机缘,而若是能照见命魂的话,那便是神通境的第三重神魂期了。

    命魂,这是一种虚无缥缈的玄妙。

    按林青之了解,人之所以会有寿元大限,便是与命魂有关。

    要想摆脱寿元之限,首要的前提,就是命魂得到超脱。

    而照见命魂,又正是这一超脱最最基础的前提。

    洞虚派之所以会在内门弟子中,另设立真传弟子之位,也正是这个原因。

    据说,在洞虚派中还存在着一座元魂殿,那是只有真传弟子,以及金丹首座才能进入的神秘之地。

    事关元魂殿,三十三下院一直有个传言:元魂殿中元魂灯,命魂不灭灯不熄。

    意思便是说,元魂殿中有着元魂灯,这元魂灯只有照见了命魂的修士,方才能点亮,而这灯火一旦点亮,就又与修士的命魂冥冥之中产生了一些玄妙联系,命魂不灭,则灯火不熄。

    故而整个宗门,只有神魂期的真传弟子,才能与金丹首座,以及元婴长老一样,在其中点亮自己的专属魂灯……一定程度,这也是“真传”二字的由来。

    景秋既然晋入了神魂期,也便代表着成为了洞明峰的真传弟子,对她能成为真传弟子,林青倒是没有什么诧异,毕竟景秋的实力一直在这里,但他未想到的是……听景秋的话意,早在一年之前,她就已经晋入了神魂期!

    而成为洞明峰第五真传弟子已经一年,哪怕近些年月,林青都一心只在修炼之上,但正常来说,他还不至于连一丁点的传闻都听不到……

    “师姐道心之坚,让人叹服。”一刹的沉吟,林青面上浮出了一道钦佩之色,他却是有些猜到这一异常的根源了。

    这想必是景秋根本未将真传弟子之位看在眼里,她一心只在金丹大道,故而,要么是她根本未去面见练问心,要么的话,就是她为免打扰,索性让练问心秘而不宣。

    “好了,你还是速速去拜见练师吧,我即将封闭洞府,蓉儿也会随我一起出山。”景秋微微一笑,却是开始赶人了。

    “那我就预祝师姐早日成就金丹大道。”林青顿也一笑,说着,他又神念一摄,自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些玉瓶,道,“这些培元丹对我已无用处,既然蓉儿也要下山,便给她当糖果吧,还有这两枚五龙丹,虽对师姐效用不是太大,但有些时候,说不得也能有所用处。”

    ……………………

    “今日讲解到此为止,你们自行散去吧,如还有疑问,可十日之后再来。”

    洞明峰,白水洞府。

    练问心高坐坛上,正口若悬河地在给下方的六名弟子讲演道法,并释解修行疑惑,突地,一道灵信自洞外射进来了。

    袖袍随意一挥,灵信自动没入其中,并未查看,练问心先是不慌不忙地将这一道法释解完全,又示意弟子们退下之后,方才朝侧后方一素衣女子说道:“秋水,你去将外边之人领进来。”

    “是,老爷。”女子抿嘴一笑,既是乖巧,又是俏皮地说道,“奴婢恭喜老爷又要再收佳徒一名。”

    练问心摇头一笑,却未说话。

    见此,素衣女子莲步轻移,便行云流水一般地飘了出去。

    一会儿时间,她又领着一个身穿黑袍,脸色微显苍白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弟子林青,参见师祖。”

    黑袍人一进来,见到上方的练问心,便赶紧地行了一个大礼。

    此人自然便是林青。

    洞明峰虽然是练问心洞府所在,但作为这一脉的灵魂核心,因时常要在此召开一些传法授道的大会,故而练问心并未将整座山峰都禁闭起来,他的护山大阵只是化作云雾,将白水洞府这一带遮得严严实实。

    当然,虽然范围较小,但这大阵却颇是不简单,林青赶至洞府之外,并发出灵信,耐心等待接见的这一盏茶的时间里,他甚至发现,便连神念都无法渗入云雾之中……

    “起来吧,来我这里,非是有外人在,倒是不必太过在意俗礼。”练问心微微一笑地示意林青起身,话语之中,不经意地,又流出了一些亲切之意。

    “弟子谨记师祖之命。”依言,林青缓缓起身,但仍作弟子礼,侧身躬立于下方。

    练问心接着说道:“若我没有记错,我们第一次见面,当是在六年之前,当时的你,还仅是真罡境的修为……然后被我罚去阴风洞,关了两年禁闭可对?”

    他这话语一出口,不由地,那已经重新站到他身后的女子,目光又是一动……还是老相识?

    林青则惭笑着点了点头,说起来,他能如此快就晋入神通境,与那两年的禁闭,还是有着不小的关系的。

    “前事已了,其缘其何,我也不欲再问,不过……”练问心微微一笑,眼中则流出了一缕精芒,说道,“我且问你,你即已晋入神通境,又于此刻来我洞府,可是要正式加入我洞明峰一脉?”

    林青的状况,自然瞒不过练问心的感知,对他的来意,练问心也心知肚明,不过有些该说的,他还是要说个明白的。

    “师祖明鉴,弟子正是为此而来,求师祖成全。”林青倒也明白上面的意思,当即便又拜服了下去。

    “既是要拜我为师,缘何还称师祖二字?”练问心则哑然地一笑。

    自然听得懂他的意思,林青面上微露喜色地磕首三次,说道:“弟子林青叩见师尊。”

    晋入神通境,自然便拥有了拜师首座的资格,所以他这喜色只是微喜,而非惊喜,既不会给人做作之感,又适当地表现出了对练问心的敬重。

    “好,你这大礼,为师便受了,起来吧。”练问心悠然一笑,先是示意林青起身,接着又说道,“你初入内门,想必还不清楚内门的一些事情,练某便给你稍稍讲解一番……”

    外门弟子是外门,内门弟子是内门,一外一内,地位相差悬殊。

    外门弟子的修行,是要靠自身的不断努力,一步步地积累善功,然后兑换丹药,兑换功法,以期能最终有所成就。

    而内门弟子却完全不同。

    练成神通的修士,方才是真正的修士,故而对内门弟子,洞虚派每月都会有相应的丹药和元石供应,更还可去玄天阁,选修宗门真正的神功妙法,除此之外,在修行之上有所困惑,还可向各自师尊请教,而每隔三月半载,或是金丹首座,或是元婴长老,宗门还必然会安排一场讲法大会,所有内门弟子皆可旁听。

    当然,如此培养,也非全无要求。

    对内门弟子来说,除了神魂期的真传弟子,可一心冲击结丹瓶颈,无需理会任何外事,其他人一旦接到宗门分配下来的任务,则必须要无条件地去完成。

    便如,景秋曾经的炼丹。

    便如,那二十年一轮,去世俗界接应外门弟子。

    此外,如坐镇各州驻点,如斩杀妖魔邪修等等,也是任务的一种。

    当然,总体来说,这些任务的分配,并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基本影响不到修行,有些甚至本身就是修行的一部分。

    练问心的话语中,林青默默沉思,并不时点头。

    好一阵之后,该介绍的,终是介绍得差不多了,接着,练问心又话意稍稍一转地说道:“还有一件事,你对洞府的选址,可曾有预先的观察?”

    洞府,完全归修士自己所有,哪怕宗门长辈要进入,也需先行传讯的所在。

    在洞府周围,修士可以随意布置一切禁制,未得允许,若是有人擅闯其中,便是被禁制抹杀,也只能怪自己倒霉。

    内门弟子的洞府,都是一座千丈山峰。

    在这山峰上,所有的一切,都归该弟子私人所有,不管是开辟药田也好,是饲养灵兽也罢,没有任何宗门长辈,能管到这里。

    “弟子这些年一心只在修行之上,暂时还未曾了解这些事。”林青摇了摇头,他对洞府的选址,倒确实是还未决定。

    “如此,你可了解一下,再作决定。”练问心点了下头,袖袍一挥,又有一枚玉简和一杆阵旗浮了出来,他接着说道,“这枚玉简中,记录着我洞明一脉暂时无主的三十六座山峰,你可任选其中之一,这杆阵旗,则是为师送你的见面礼,你可凭它布下聚灵法阵,使得洞府所在地的灵气,能更充裕一些。”

    “弟子谢过师尊。”林青闻言,心中倒是一喜,聚灵法阵虽非什么大阵,但效果却绝对不凡,正是他所必需的阵法之一。

    “去吧,记住开好洞府之后,可来我处领取信物,然后再去玄天阁择修功法,那边自会有宗门前辈,给你指点,日后若是在修行之上有所疑惑,也可择日来此,为师会尽力为你解忧。”说话间,练问心的眼睛便搭敛了起来,似是不欲再说。

    见此,林青一伸手,将玉简和阵旗皆都收起后,便躬身告退而去。

    自有那名唤秋水的女子,将他送出白水洞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