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92.第92章 一朝冲天名实归(下)

    “林师弟,请了。”

    九日后,汇总演法的最终决赛终于到了。

    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三十三下院虽然藏龙卧虎,但无论是林青,还是卓一成,实力俱都要比同僚要胜出不止一筹,一路高歌猛进,两人顺利会师决赛。

    这日。

    四周有数万同门旁观。

    一侧坐有众多内门师叔。

    在那高高的云台之上,隐隐还有鸾踪鹤影,似是已有高人入内。

    但卓一成却丝毫不见慌忙,与林青一东一西对立演法台,他淡淡地抱了下拳。

    不得不说,此人到底是老牌天才,虽然一直都是悲情加悲剧,但气度却早已养成。

    “那卓师兄留意了。”

    既然对面让出先手之权,林青自是不会与他客气,微微一笑,似是和煦,腰间,一道金光却蓦地亮起。

    金光迎风一涨,一头蛟龙化形出来了,这蛟龙张牙舞爪,甚是霸道,才刚一现,便又长啸一声,直接扑向了卓一成的所在。

    “不错,这初阳真火已经基本大成,以此来催动赤霄剑诀,再以真阳剑配合,这一剑已是有一分至阳的韵味了。”

    白云环绕的高台,有三人正俯视着下方的一切。

    见到林青一剑而出,三人正中的一个赤袍道士抚须一笑,说道:“练师弟,我闻此子与你门下的沈师侄似是有较难化解的恩怨,不若这样可好,让他转入我天阳下院,如此即可分开他们,免得日后矛盾激化,也不至于浪费了他的天赋,当然,我不会让师弟吃亏,我门下弟子,师弟可任选一人。”

    这道士的长相甚是怪异,赤发,赤须,赤眉,连眼珠子都是赤色,仿佛整个人就是由赤火化形而成。

    闻到他的话,在他左侧的练问心淡淡一笑地说道:“赤虬师兄倒是好兴致,不过,任我挑选一人,莫非我挑选下面的卓小子,师兄也认了?”

    赤虬师兄!

    这赤袍道士正是天阳峰首座赤虬子。

    洞虚三十三峰,有四座山峰是与众不同的。

    天阳峰,寒晶峰,玄罡峰,养心峰。

    这四座山峰俱都拥有一名长老和一名首座。

    长老是宗门长老,是元婴期的大修士。

    首座则是一峰首座,是金丹期的修士。

    正是因为拥有元婴期的长老在,近一两百年来,这四座山峰才始终名列前四,并比任何其他山峰,都要强势的多。

    赤虬子微微地笑着:“贫道说出口的话,什么时候会不认?练师弟只要能够好好地打磨一成的性子,不至于耽误了元阳师尊的大事,便是选走他,贫道我自也认了。”

    一话而出,不由地,练问心和另一侧的宫装女子,面上俱都浮出了一些惊诧。

    但一刻的沉吟后,练问心还是淡笑着摇了摇头,道:“师兄的心意,我还是心领了,此子既然在我门下,只要他无有异心,我又岂会随意将他逐出,而且,他虽与洞明师尊的后人有所矛盾,但与我另一徒儿,却又有着一些渊源。

    至于师兄所说的矛盾激化……看在洞明师尊份上,我虽有生之年,必会保住沈家不没落,但若有些事情做过了,我也一样会清理门户。”

    “哈哈,练师弟倒终于是看穿了。”练问心的话语,让赤虬子不禁打了个哈哈,当下他也不再多说其他。

    ……………………

    “果然厉害!”

    真阳剑化蛟扑来,面对其无匹霸势,卓一成虽是早有准备,目光也不由一眯。

    十万外门弟子,该也只有同为火行,并且已经练成九阳真火的他,才能看出林青此时初阳之火的真正威力。

    不过向来心高气傲,面对林青的这一击,卓一成半步都未后退。

    但见他袖袍一挥,便有一把九色羽扇出现在了手中。

    这羽扇甚是玄奇,仿佛是灵禽之羽所制,但依稀间,却又有鳞甲族的气息蕴育其中。

    迎着飞射而来的真阳剑,卓一成口中念念有词,呼的一声,风起了。

    风起,则火起。

    口中法决不变,卓一成举轻若重地向前狠狠一扇……风火狂涌!

    霎时,竟然有九头颜色各异的风火之龙咆哮着凝现而出。

    “九龙神火扇!”

    林青的目光不由一眯。

    这一宝扇他虽没见卓一成用过,但却早已听说过。

    这正是上一届宗门****,卓一成在败于澹台冰儿之手后,挑选得来的法器。

    高阶中品,并且不只是中品中的佼佼者,更还正与卓一成的九阳天脉契合,以九阳真火来催动,可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不敢怠慢,林青手中剑诀连掐三记,云霄迅速开始赤红,真阳剑上的初阳之火也越发之凝炼。

    “林师兄就是林师兄,他和卓师兄的这番斗法,应该都不下于三年前的那场了,可惜……都怪那冷面鬼,要不是他拦着,那天我说不定就能与林师兄结识了。”

    金色蛟龙虽只一头,但与九龙神火扇所激发的九头风火神龙,却你来我往,斗得难分难解。

    一边是林青不断掐动剑诀,将灵力打入真阳剑,一边是卓一成面色凝重地,在持续以九阳真火,激发宝扇之力。

    眼见着两人僵持不下,一时根本看不出谁占优势,演法台下,一对姐妹花中的较小者却嘟着嘴,暗暗地咒了一声。

    而另一大美女则看得如痴如醉。

    上面两人,无论是哪一个,都已远远超越了罡元境,甚至元海境修士应有的层次了。

    虽未成神通,但神通之下,这两人恐怕已经处到了极限的层次。

    “林师弟果然好手段。”

    半柱香的时间,眼见无论如何催使九龙神火扇,始终无法压下对面,甚至始终无法稍占山峰,卓一成突地微微一笑。

    下一刻,一颗金色宝珠突地自他口中怒喷而出。

    “九阳真火化精灵,大日焚天炎鸟出。”

    几声法咒随即响起,就见这金色宝珠一鼓一涨,竟然凭空化作了一头赤金色的炎鸟。

    这炎鸟似是火乌,却又生有三足,才刚一现,便呱的一声怪叫,宛如白虹贯日一般,直投林青怀中而去。

    “金乌珠!”

    又是一件高阶中品的法器,并且也同样与卓一成的九阳真气相符,这宝珠却是上上届宗门****,卓一成负于莫胜男之手后,挑选到的得力法器。

    早便在等着这一刻了。

    金乌珠一出,林青左手一晃,赤蛟剑随即便迎了上去。

    还不只如此,就在赤蛟剑化作金蛟,将所有人目光都引住,并与金乌珠迅速纠缠起来的时候,林青本在掐动赤霄剑诀的右手,突地朝下一晃,再又朝前一翻。

    “不好!”

    金光!

    无比刺眼,直欲焚烧灵魂而去的金光!

    被这金光一照,甚至都未看清到底是何物,卓一成的眼睛就顿时一花,一个刹那的时间内,他的眼前只剩下金灿灿的一片。

    眼睛不假思索的一闭,九龙神火扇同一时间朝上一遮,正将这一金光横空挡下。

    紧接着,心神紧缩,卓一成一边试着眯眼查看状况,一边又法决一变,将金乌珠收了回来,并同时一拍腰间,摄出了一面纯白之盾,并以相应法决往其上一打,直接将其化作了一丈高的巨盾,将前方的一切,全部都格挡在了外面。

    但这时,林青真正的攻击,却终于来了。

    也不御使赤蛟剑了,林青左手掐着剑诀,趁着卓一成以扇遮眼之际,驾御真阳剑全力一荡,生生将所有风龙全部撞碎,又气势不减地再度轰向了纯白巨盾。

    而右手手心,他则手拿一面古朴宝镜,并持续地将最纯正的初阳之火,不断地打入其中。

    这宝镜端的厉害,一面射出足以让人暂时失明的金光,将卓一成所在之处完全笼罩,让他根本看不到前方的一切,一面它又将林青不断打入其中的初阳之火,顺着金光也直接投送了过去,并将卓一成团团包围在了其中,持续地焚烧起了他守护法器。

    “咦,这不是马师兄昔日的成名法器神焰镜吗?莫非……是了,林师侄是景师妹看中之人,景家与马家又是世代至交,她从马师兄那里借来神焰镜,倒是不足为奇。”一个洞明峰的内门修士轻咦了一声,随即又恍然而悟。

    不过他的这声话,倒是让周围的一些人心中不由一动,也许……卓师侄真的又要悲剧了!

    想到悲剧二字,有几人的面上更是浮出了一些似笑非笑,欲笑还掩的神色。

    “先全力防御,等眼睛恢复,再伺机反击,借此机会,也消耗一下他的真元……他毕竟只是罡元小成,远还没到元海境。”

    试着眯了下眼睛,却发现依旧一片金灿,看不到任何其他,卓一成一边强行保持着冷静,并将纯白巨盾催至极限,一边又从储物袋中,摄出了一把玄色罗伞,将其往天空轻轻一撑。

    仿佛光雨之幕,玄色罗伞顿时将其身周三丈之地,悉数地笼罩在了其中。

    接着,卓一成索性地盘坐于地,一心一意地催动真元,将其不断打入两件法器之中。

    “成则胜,不成则负。”

    见此,林青也知道关键时刻到了。

    若是在偷袭一记,将卓一成眼睛晃伤的现在,还不能将其彻底压下,待到真元消耗过大之时,恐怕就是他落败之时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真阳剑和神焰镜的威能,也一下被林青催至了极限。

    金蛟怒轰,神焰煅烧,半盏茶左右的时间,突地,罗伞的光幕一黯,并哀鸣了一声,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紧接着,纯白巨盾上突也出现了一丝焦黑色,这黑色迅速开始扩散。

    卓一成心中不由一皱,一刻的沉吟,就在罗伞要被劈裂之际,他手中法决一转,终是将其收入储物袋,并同时以一面赤色木盾顶上了天空。

    但这赤木盾终究不是高阶法器了,面对真阳剑的轰击,不过三记,卓一成的眉头便再次一皱。

    “卓师侄输了。马师兄的神焰镜,错非是拥有神念,否则任谁都先输七分。他这次输得倒又是不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