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90.第90章 一朝冲天名实归(上)

    半月之后,宗门****如期而至。

    这日,试剑台下。

    “田大哥不愧是前十强的大高手,他的这手金煞剑诀当真是无坚不摧,我看洞明下院,恐怕也没几人能是他的敌手了,这一次的宗门****,也许他也有机会,去争夺那神变丹。”

    眼见着前方金光漫天,并且每一道金光都仿佛是染血煞针,能刺人心魂,让人不自觉的心惊胆颤,台下观战的人群中,一个白衣少女眼眸晶亮,似是看得如痴如醉。

    但她的话语一出,一丈之外,一个娇小玲珑,头插宝钗,身穿黄衫,显得很是可人的女子,却眼睛不自觉地一翻,并微显怪异地看了她一眼,似是很是好奇她的自信心。

    不只这女子,就与白衣少女相邻,该是她好友的一个瘦弱少年,也轻抚了一下头,赶紧低声说道:“娇儿姐,低调,注意低调,田大哥向来不喜欢别人乱传他的名声,你的话若是让他知道了,他会生气的。”

    少年的话一出,白衣少女恍然掩口,并说道:“哎呀,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一时间都忘了这事了,不过田大哥法力高超,又不追名逐利,真不愧是天生的修士啊。”

    正在这时,台上的二人终于开始交锋了。

    但见漫天金光一凝一聚,直接便化作了数十把巨剑。

    直指前方的长发黑袍人,疾若流星,密若骤雨,那“田大哥”第一击就催使出了金煞剑诀中的杀招,以巨剑之雨,将黑袍之人直接就覆没在了其中。

    金煞剑诀,不只有金之利,更有煞之威。

    莫说是正面面对那一剑雨了,便是身在台下,白衣少女也冷不禁地周身一寒。

    但就在她以为,黑袍人行将认输,或者主持比试的内门师叔,即将出手,将其救出险境的时候。

    同样是金光,黑袍人的身前,却突地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火蛟。

    迎着满天剑雨,火蛟一声长啸,便直扑而上,又一旋,再一转,哗的一下……

    “怎么可能!”

    白衣少女的眼睛一下瞪圆,并惊呼了一声。

    但见试剑台上,火蛟只是一扑,满天的金光巨剑竟然就这么全部消散了,而火蛟自身,却几乎没有看到一丁点的虚弱之象!

    “小妹妹,你是新入门的师妹吧?莫非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人的名号?”

    白衣少女的惊呼,让黄衫女子不自觉地再次撇了撇嘴,目光依旧紧紧地盯着上面的一举一动,嘴中她则轻轻地流出了一句话。

    “这人很有名吗?我好像从未在谷中见过他啊?”白衣少女眼露疑惑地呆了一下。

    “娇儿姐,田大哥其实提到过这人,还让我们要特别留意的,你忘了?万石林……”瘦弱少年再次抚了一下头,作出了无奈状……田大哥的对手若是简单,他又岂会一出手,就使出金煞剑诀,更还是抢先出手,而面对田大哥,那黑袍人从头到尾的从容和稳重,更明显就非同寻常。

    “万石林?”白衣少女再次呆了一呆后,终于是反应过来了,随即兴奋地叫到,“啊,这个林青师兄,就是那个林师兄?他不是被关……”

    “两年禁闭已经到期了。”少女的惊呼已经引起了周围之人的侧目,见此,黄衫女子眉头微微一皱,便打断了她的话。

    “姐姐,你莫非认识林师兄?我听说两年之前,他为了心爱之人,以一把赤蛟剑生生击败两大高手,最终触犯门规,才被关了禁闭,但练师祖爱惜他的才情,又减去了三年的刑罚,你说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白衣少女的话一开口,就没完没了起来。

    黄衫女子不禁有些后悔起来了,她也许不该开口的。

    “首先,我和他认识,但是不熟,我们只是曾经交过一次手。”眉头一皱,黄衫女子说道,“其次,他虽是与沈师姐交过手,但究竟是为心爱之人,还是为了其他缘故,没人真的清楚,一切都只是传闻。

    另外,你还是少说多看,你的田大哥已经要输了。”

    黄衫师姐前面的话,让白衣少女听得津津有味,她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传闻,但最后一句话一出,她又哎的一声,连忙转开了目光……一时间,她竟然忘了上面还在斗法了。

    不过这个时候再看,已经看不到什么精妙之处了。

    试剑台上,只以一把赤蛟剑,长发披肩的林青随手挥洒,便已将田师兄压得全无反手之力,甚至连那金光灿灿的宝剑,还有一面绿油油的木盾,俱都在不断地悲鸣着。

    “林师弟果真名不虚传,田某甘拜下风。”

    终于,在赤蛟剑压至头顶三丈处,而自己的几次偷袭,都被对面随手挥开时,田师兄终是干脆地一收法器,直接认负了。

    林青微微一笑,随也将赤蛟剑收了回来。

    这已经是洞明下院四十进二十的比试了。

    以林青现在的实力,单凭一把赤蛟剑,一路过来,也无人能阻他分毫。

    便如这一战的田师兄,虽然在上一届的****中,他曾经击败万山河,并最终进入前十,取得了前往守一峰听道的资格。

    但是,论到实力,他依旧还不如两年前的沈梦晨,而连沈梦晨都不如,又如何能挡得住突破真罡境,晋入罡元境的林青。

    ………………

    下一日,洞明下院决出十强的最后一轮比试。

    “林师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会,可惜沈主事与齐师妹……唉。”

    下院执事高师兄,林青初入山门时,与沈梦晨,还有齐静在一起的那人。

    试剑台上相对,高师兄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生出了无可奈何之色。

    “过往种种已是过往,孰对孰错无需再忆,高师兄,我们开始吧。”林青却仿佛已经完全淡忘了前事,只是一拍腰间储物袋,将赤蛟剑摄了出来。

    “师弟倒是看得开,也罢,师弟小心了。”

    林青的话,让高师兄叹了口气,但随即他又目光一凝,并双手同时一挥。

    左手一块黄色丝绢飞起,但见高师兄几道法决往其中一打,丝绢迎风一涨,便化作了一片黄云,并滚滚地压向了林青。这黄云足有十丈方圆,隐隐还有一种古怪的异香蕴在其中,只需一闻,便让人手脚发软。

    右手则是一方玄色法印,法印一架,其上便有一个古朴的“镇”字亮了起来,再往下一落,这“镇”字顿时脱印而下,直压林青灵魂而去。

    “若非沈梦晨背后站着的是沈正宇,这人差不多也能与她争一争主事之位了。”

    高师兄一出手,林青便知道其人相当不凡,不只真气,更有法器。

    当下也不坐大。

    一边屏住呼吸,并以真气封住周身气孔,一边他也左右手同时一动,将赤蛟剑和三尺青锋剑齐齐地放了出来。

    下一刻,试剑台的上空蓦地生出了无穷火焰,整个云霄一片赤红。

    与这天象一般的变化呼应,两把飞剑同时一振,又发出了一声轻啸,紧接着,两头数丈长的金蛟便化形而出,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头扑向了法印,还有一头则冲进了黄云。

    “嗯?”

    黄云虽然古怪,但初阳之火却似天生就能克制,法印虽然玄妙,也顶不住赤蛟剑的轰杀。

    眼见着黄云仿佛在燃烧一般,迅速地削减起来,法印也被两下一击,轰上了八十丈高的天空,但这时,林青目光却突地一缩。

    一种古怪的感觉!

    法印之上似乎投射下来了一种玄妙的力量,这力量竟然穿透了初阳之火,直接落到了他的身上。

    这一刻,他的身躯竟然不自觉地一僵,或者说,不是身躯僵硬,而是心神僵硬。

    对这一感觉,林青并不是很陌生,曾经,在守一下院斗法会上,被那雷姓之人的宝镜照着,似乎也是这一感觉。

    只不过那时的感觉,远不及此时之强烈,当然,宝镜的照射速度,又要比法印快得多,也更为防不胜防。

    林青心神一僵的同时,两头金蛟也同时一僵。

    对此早有准备,高师兄手中法决连掐几下,一边驱使法印,让那“镇”字更为之沉重,一边他又口中念念有词,并单指朝黄云一点。

    霎时,黄云翻滚起来了,虚空一卷,竟然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黄蛇,也不与僵滞的金蛟纠缠,黄蛇一声长啸,便朝林青的身躯压了过去。

    “高师弟的成名法器,什么时候也赐给后辈了,莫非沈师兄松开的那一主事之位,高师弟看上了?”

    见此,试剑台西面,那负责主持本次下院****的内门修士,浓密的眉梢突地往上一扬。

    这修士浓眉大眼,天生就有着一种豪迈之气,正是洞明峰四大真传弟子之一的楚东来。

    “果然瞒不过楚师兄慧眼,我这侄孙虽然早已踏入元海境,但我在他身上连用两枚神变丹,却依旧没能让他再进一步,与其让他慢慢沉沦,不如让他担起一些职责,也能稍稍引领一下其他后人。”楚东来的左侧,一个细眼老者嘿地一笑,却直言无忌,没有半点隐瞒之意。

    “这些事情,高师弟不必找我,我向来不理会下院事务。”楚东来淡淡地说了一声,但随即他的目光之中又流出了一些趣味,“不过我却知道,高师弟的这番打算,至少要三年后,才有一些成功的希望。”

    应着楚东来的这一话,就在细眼老者目光微疑之际,试剑台上,金光再度一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