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88.第88章 禁满脱困洗风尘

    两女赶紧抬头望去,就见前方有一冷面人,正手拿执法令牌,向她们喝道:“这里是宗门禁闭思过之处,非有通行之令,任何人不得入内,请两位师妹立即回头。”

    对阴风口是宗门禁闭之地,两女早已知道,对那神秘师兄是被关押在此,她们也早已猜出,不过这都有两三个月了,她们还真是第一次在此见到执法堂的人看守。

    “这位师兄,我们是来此清理阴魂,但这次风潮太大,我们担心里面的师兄会出现问题,所以才准备进去看一看,师兄可否通融一下?小妹感激不尽。”小美女眼珠一转,脸上顿时浮出了央求之色。

    但冷面人就是冷面人,对她的一概表情,他完全无视,只是再喝一声,说道:“莫要多话,里面的情况,肖某已经查看过,不过是区区一些阴魂,如何能奈何得了林师弟,你们速速退下。”

    接二连三被呵斥,小美女嘴巴一瘪,不禁有些丧气,大美女的目光却微微一扬,一刹的沉吟,说道:“肖师兄,我们姐妹二人应该还未走进禁闭之地吧?”

    见冷面人默然不语,显然确实如此,她不由微微一笑,并继续说道:“既然我们未曾走进禁闭之地,肖师兄凭什么赶我们走?我们是来此清除阴魂的,为免有漏网之鱼,我们决定在此好好查找一番,当然,我们是绝对不会让肖师兄为难,绝对不会走进禁闭之地的。”

    说着,两女又有些扬眉吐气起来了。

    但冷面人却只当没有看见,他只是随手一划,在前方两丈处划出了一道线,说道:“只要两位师妹不超过这一界线,肖某自然不会为难两位。”

    说着,他身影一转,走过了一个拐口,便消失在了两女的视线之中。

    “哼,这人真是铁石心肠。”不由地,小美女怒嗔了一声。

    而那大美女虽是眉头也蹙了一蹙,但还是笑着拍了拍小美女的头,说道:“算了,肖师兄本就是执法堂的的人,若是不严肃一些,那反倒是不好了,而且,既然里面那位林师兄没事,我们也可以放心了……不过,姓林,又被关入阴风口,也许我们可以试着查一查,看看他到底是谁了。”

    闻到她的话,小美女不禁连连点头,但正在这时,她秀气的鼻子突又一嗅,眼睛紧跟着一亮:“咦,好香,好像是药香,莫非是丹药要出炉了?”

    一话出口,她的眼中又流出了一些惊色,同时,自大美女的眼中,她也看到了同样的震惊。

    任何丹药的炼制,都绝非一时半会可以炼成的,但就在此前,这里却爆发了风潮,而且还是规模极大的风潮。

    一边抵御风潮,一边抵御阴魂,一边还要炼丹……里面的那位林师兄,竟然还能绰绰有余!

    ……………………

    “林师弟果然是风流人物,昔日可冲冠一怒为红颜,以一己之力,力压两大元海境的修士,现在面都未现,又有一对姐妹花,在为师弟牵肠挂肚,哈哈,看来肖某日后,也许该向师弟好好讨教讨教了。”

    前方,一个长发披肩的黑衣之人,正手掐收丹决,将一炉培元丹收入玉盒之中。

    后方,冷面人不再冷漠,而是满脸揶揄地打趣调笑了起来。

    “肖师兄莫要乱传,昔日之事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再加上又欠着一些人情,故而才不得不冒犯一下沈家,至于外面两人……”长发男子随手一点,将八枚培元丹凌空弹向冷面人,接着哑然一笑地说道,“莫说林某与她们根本不识,便是当真如肖师兄所言,但林某一心只在修行,也无暇理会这等俗事。”

    早便有玉瓶在等着了。

    见培元丹飞来,冷面人随手撒出一道白光,正将它们一起收入玉瓶,也不查看,将玉瓶封起,并收入储物袋中后,他微笑着点了下头,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等事情,师弟心中有数便好,唉,可惜了……可惜练首座当年,为何要给师弟减去三年禁闭呢!”

    这话一出,长发男子不禁就是失声一笑……这等话,也就是面前这人,才说得出来。

    长发男子正是林青,这冷面人也是故识,正是那金丹大典之日遇见的执法堂三人的为首者肖师兄。

    当日也许有些别的目的,但在林青被关入此地后,这肖师兄借着职务便利,倒是来看过他数次,后来还代万山河,向他收了一下墨阳石的余款,也正是这次代劳,肖师兄知道林青在炼丹方面的造诣很是不错,进而……

    在林青储物袋中提前储备的药材基本用尽之后,肖师兄也与林青达成了一个协议,他每隔十天,就向林青提供一批药材,而林青则以药材两倍的价格,返还一些培元丹给他……

    可惜,时光总是短暂的,一晃眼,已是两年将去,林青的刑罚期终于临近结束之日了。

    “罢了,罢了,既然缘份将尽,七日之后,肖某亲自来接师弟出去,到时再喊上万师弟,我们二人好好地给你接一接风,并预祝师弟,能在此次的宗门****中一展雄风,将往日的晦气一扫而尽。”

    说着,冷面人半真半假地叹息一声,便回身而去。

    还有七日了!

    并且,也正要到宗门****再次展开之时了!

    这是林青入门的第七年,这是他第三次参加宗门****!

    心绪微微地波动了一下,林青眼中一道淡笑微微流出,淡笑中,又显出了认真之色。

    ……………………

    七日时间一晃便过。

    “师弟,按照规矩,这镣铐我暂时还不能给你打开,只有等返回执法堂,消除了禁闭之罚后,才能将它去除,所以,只能请你担当一下了。”

    不早也不晚,冷面人准时现身,但解开与巨石相连的锁链后,他却并未去除林青的脚镣,而是面带歉意地解释了一声。

    林青微微一笑:“肖师兄莫要说这些客套话,我们还是快些出去吧,林某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话似急迫,他那苍白之脸却始终保持着一如平常的沉稳和从容,也不知道是城府太深,故而神色不显于表,还是哪怕到了这种时刻,心中竟还能保持着冷静和淡然。

    将这一切收在眼里,冷面人心中啧啧一叹,自也不会怠慢,当下便说道:“如此,那我们便速速动身吧,万师弟也已在玄罡峰等候着了。”

    说着,两人身影一飘,便齐齐御风而去。

    半个时辰后,洞口终于到了。

    当一缕久违的日光照射了过来,林青的眼睛不觉地眯了一眯……这便两年了!好在,这两年也并没有浪费,甚至还算是因祸得福了!

    出得阴风洞,林青和冷面人又各掐一道剑诀,随即便御剑飞向了天际。

    ………………

    “林师侄,你当谨记这次教训,日后不得再行违反门规之事。”

    玄罡峰,执法堂。

    将林青的名字,自禁闭名单之上勾去,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先是照例地警示了一句,接着又示意冷面人为林青除去脚镣,似是不经意,他目光微微一垂,漫不经心地继续说道:“不过有些事情,如不得不出头,那也一样要出头,我辈修行之人岂能临事而退缩,我洞虚派的弟子,更不是外人所能欺的。”

    “谢师叔提醒,弟子谨记于心。”这人倒也是个妙人,林青心中微微一笑,作揖见了一礼。

    “去吧。”中年人轻轻点头。

    当下,林青和冷面人便一起退了出去。

    “林师弟,万某可是半月之前,就在琢磨着如何给你接风洗尘了,不过思来想去,除了一点碧罗酒,我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无奈,也只能委屈师弟了。”甫刚走出执法堂,对面就听一声大笑迎面而来,白衣纶巾,正是那儒生打扮的万山河。

    林青顿也一笑迎上:“两年未闻,我对师兄的美酒可是垂涎欲滴,不过这次,师兄总该管够了吧?”

    说着,他的眼中又现出了一丝揶揄,碧罗酒他虽是喝过好些次,不过万山河还当真对其珍惜无比,每次两人都是浅饮三杯,那边就立即喊停。

    万山河哈哈一笑,倒是丝毫不以为忤地说道:“好说,师弟归来的美事,我又岂能小气,这次只要师弟喝得下,便是搬空万某的酒窖,我也认了。”

    “万师弟果然豪气,有你这句话,肖某虽然一向不喜饮酒,这次当也要舍命陪君子,好好助林师弟一臂之力了。”冷不禁地,冷面人突地插进了一句话。

    一话间,林青和万山河不禁同时一怔,随又齐齐地大笑起来。

    接着,三人各自掐了道法诀,便御剑飞上了天空,又直射洞明下院而去。

    “林师兄?”

    但正在这时,前方突地飞来了一道白光,并有一声微显迟疑的叫唤传来过来。

    “蓉儿师妹,你来此是?”林青目光一动,这白光之上的娇小身影,不是朱蓉儿那女娃儿,还能是谁,两年未见,她依旧是半年变化都没有。

    “嘻嘻,果然是林师兄,你头发一下这样长,我都快要认不出来了。”朱蓉儿嘻嘻一笑,说道,“老师算到今日是师兄脱困之日,所以令我前来接你去洞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