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86.第86章 阴风禁闭两年期

    “不管不顾,废了再说……此女倒也够决绝,不过这该也是被逼急了,并对此人恨之入骨,才会如此。”

    仿佛完全没有听到沈梦晨的话语,齐静御使着凝魄针,依旧直射粉面小生而去。

    见此,林青心中不觉一眯,看这架势,齐静至少也是要废了此人的修行根基,彻底断了他一切的念想,如此一来,便是此人在沈家的地位再高,但一个废人又岂能在修士家族中,继续占用资源。

    不过齐静这样做的话,她自身与沈家的一些人,必然要结下无法解开的冤仇,甚至……那些人也许还会因此而迁怒到为她助拳之人的身上。

    “如果要现身,差不多到现身的时候了,如果还不现身……没有晋入神通境前,倒是要更为地隐敛一些,免得给人寻到可趁之机了。”

    心念微微一动,林青手中却丝毫不见迟缓,两头金蛟咆哮着,依旧将沈梦晨和中年人缠得死死。

    ……………………

    “师叔,弟子先去处理了这些事情,再来陪您下棋。”

    自从林青吞下灵丹,并爆发出绝对的力量开始,紫袍人的目光便一直在关注着那边,到了此时,见大势已定,他先是不慌不忙地向年轻道士询问了一声,见其颔首,方才身影一摇,一步跨出。

    “师父,此人所服的到底是何丹药?竟然能生生提升一个境界的实力。”紫袍人的速度无比之快,只是一晃,便已到了数里之外,眼见着他远去,道士身侧的英气女子又微微皱眉地询问了一声。

    道士淡淡一笑,若有所思地说道:“那该是五龙丹,服用之后,无论是真元境,还是神通境,都能激发潜力,临时增强一定的修为。这丹药本是为师昔日一好友的秘方,可惜她过于专研丹道,最终只成就了中品金丹,以至大限来临时,只能无奈而终,不过她逝去之后,她的那些独门秘方似是并未传回药王谷,这小子能拿出这一灵丹,倒是有些意思。”

    激发潜力,临时增强修为!

    英气女子在丹道之上,也有不浅的造诣,闻到此话,她眉头不禁又是一皱,并再次问道:“那服用此丹,可有什么后患?”

    “如此丹药,自然是损及元气,看这小子一次提升如此实力,元气大损当是不用说了。”道士微微一笑,随又目光微动地看向了女子,淡淡问道,“胜男可是认识此人?莫非也与你俗世之中的亲人有些瓜葛?”

    胜男,这英气女子正是莫胜男。

    而被莫胜男称作“师尊”的,这年轻道士赫然便是洞虚派四大长老之一的元阳子了。

    莫胜男颔首回道:“弟子未入门之前,确与此人有过数面之缘,不过多年未见,若非他与齐家师侄站在一起,而那些人又唤出他姓林,弟子一时倒也没能认出他来。

    此外,弟子拜入师尊门下的这些年,只要与父母兄弟牵扯上一丝关系,无论是齐家,还是谢家,俱都来拜会过弟子,但唯独此人颇有一些自持,没有随随便便登上天阳下院,以及弟子洞府。”

    莫胜男的声音中,元阳子的目光倒是不觉一动,似是有一道赞许之色流过,又似还有一些其他念头,一刻的沉吟,他手心一翻,便有一枚晶莹剔透的浑圆丹丸飘了起来,若是林青在此的话,必能认出,这丹丸正与他曾经炼制的玉灵丹,气息极其之相像,只是似乎品质更高,药性更妙。

    示意莫胜男将其收下,元阳子说道:“既然你与他有着一些前缘,这枚丹药便由你交给他吧,当能助他恢复一定的元气,不至于因此损了根基。”

    “那弟子代他谢过师尊。”莫胜男微微一笑,随手一挥,便将玉灵丹收了起来。

    “五龙丹是她独门所有,不过初阳真火,即使有火灵丹辅助,也不大可能练成……是意外得来,还是她的传承出世了?六草六虫续命丹!长生不老增寿丹!”没有再说话,元阳子的目光又转向了棋盘,但心念闪动间,他突又哑然地失笑了一声,“倒是动妄念了,增寿丹的配方虽然研制出来,但她搜罗半生都未能炼成,我又何须在此之上白费心思,还不若安安心心为逆天之劫作准备,只需渡过九天罡风劫,命魂便可摆脱寿元之限,自此追逐真正的造化大道。”

    ……………………

    却说另外一边。

    一步踏上天空,紫袍人两下一闪,身影便已出现在了林青等人的上方,并且人还未至之前,遥遥地,他袖袍一甩,但见一道紫光在其中流转了一下,那凝魄针竟然一下缓慢。

    借此机会,堪堪地,带着满头冷汗,粉面小生终于避开了凝魄针的绝杀一击,并飘落到了地上。

    “梦晨拜见师祖。”

    紫袍人一现,沈梦晨的面色不由一变,她自然认识此人是谁,不假思索,法决一掐,将法器悉数收起,她便弯身拜了下去。

    师祖,而不是师叔祖。

    一话而出,林青等人随也知道来者的身份了。

    不约而同地,包括粉面小生在内,所有人也都拜服了下去,并口称:“弟子拜见师祖(师叔祖)。”

    唯有中年人面色暗暗发白地恭声道:“晚辈沈拙叩见练前辈。”

    这人显然并非洞虚派之人,若非如此,以他的实力,林青等人不会没有耳闻。

    没有让人起身,紫袍人就这么虚立天空,目光冷淡地扫视着下方,好一阵之后,方才沉声道:“梦晨,你执掌下院也快十年了,缘何还会作出逼人婚嫁的荒谬之事?我且问你,你可知罪?”

    紫袍人一现身,沈梦晨其实便已知道不妙,虽然不明齐静到底如何请得动他,但他既然来了,无论是她,还是沈家,恐怕都要为此事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敢多辩,就这么跪趴在石柱上,沈梦晨回道:“弟子知罪,请师祖责罚。”

    “你知罪便好。”紫袍人冷哼了一声,“如此,等会你自去执法堂,领取三十年阴风侵体之罚。”

    “弟子领命。”面容一白,娇躯一颤,沈梦晨依旧没有半点反辩。

    “你是何人?”紫袍人的目光转开了,并看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身躯一抖,连忙回道:“晚辈沈拙,出自沈家……”

    “既非我洞虚派之人,却敢在琼天山脉境内,欺压我门下弟子,当诛!”不待他说完,紫袍人袖袍一挥,哗啦一下,便有一连串的雷电密集地轰了过去,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连同身下石柱,中年人直接湮灭无踪。

    “你又是何人?”接着,紫袍人的目光又看向了粉面小生。

    颤颤发抖,粉面小生忙求饶道:“师祖,弟子是洞明老祖的五世嫡孙沈梦言,求师祖饶命,求师祖看在老祖的份上,饶了弟子性命。”

    “无德无性,连魔门中人都是不如,你有何资格拜入我洞虚派?”粉面小生如此不堪的模样,让紫袍人不禁冷哼一声,“也罢,看在洞明先师的份上,今日便饶你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既无修行的资格,那便给我滚出洞虚派,滚出修行界。”

    说着,他袖袍又是一挥,便将一道紫光直接打入粉面小生丹田,但听一声惨叫,粉面小生直接就昏晕了过去,并且身上的灵气也一下涣散。

    接着,紫袍人的目光终是回转到了林青三人身上,依旧冷淡地问道:“你们又是何人?”

    “弟子洞明下院林青(齐静)。”

    “弟子守一下院齐雪。”

    林青三人连忙见礼回应。

    “你们三人之事,虽然情有可原,但这私下斗法,更欲伤人性命的举动,依旧与本门门规有触。”紫袍人淡淡地点了下头,说道,“齐静,我罚你去阴风洞,受五年阴风侵体,你可认同?”

    “弟子领命。”齐静自是不敢不从。

    “林青,你本也当领五年之罚,但念你能不畏强势,为同门之人出头,本座便给你减去三年,你可认罚?”紫袍人的目光看向了林青。

    “弟子谢师祖法外开恩。”林青面色不动地谢恩,并领罚。

    事实上,从紫袍人现身的第一句开始,他便知道今日有些事情,确实是逃不过了。

    逼人婚嫁的荒谬事!

    这是练问心给沈家之事作出的定性,虽然相对于这一定性,他对沈家姐弟的惩罚,显得极为之严酷,甚至过于严酷,但林青却知道,练问心与沈家的渊源终究还是太深了……

    好在对这一惩罚,林青也早有准备,甚至有这两年时间,还正可以避一下风头,并一心一意地专注于修炼。

    “齐雪,你是守一峰的弟子,本座倒不好越位,你自行将此事源源本本地汇报葛师弟,然后听凭他的处置。”紫袍人最后看了眼齐雪,留下一句话后,身影一晃,便又消失在了林青等人的感知之中。

    “静儿果然好手段,姐姐输得心服口服,还有林师弟,我们日后有缘再会。”

    好一阵后,姗姗地,四人终于起身了。

    目光在人事不省的弟弟身上看了一眼,又瞄了瞄那一湮灭的石柱,沈梦晨身影一飘,落到了地面,面色竟犹还保持着平静,在抱起弟弟后,她目光朝林青三人看了一眼,平平淡淡地留下一句话后,便御起飞剑,先行一步地飞向了内山。

    “师弟,雪儿,这次牵连到你们了。”接着,不知该喜,还是该忧,齐静的目光深深地看向了林青二人。

    “无妨,我便是日日不休地炼丹,两年时间恐怕也换不来六门神火阵的阵盘。”心中如何念想不可知,林青面上则淡淡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