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85.第85章 五龙附体赤云霄(下)

    不满一闪即过,不管怎么说,沈梦言也是沈家最纯正的直系,他上有神通境的父亲,洞明峰真传弟子沈正宇更是其亲叔,在沈氏一族中,哪怕他的修为再差,德行再坏,他的地位却明摆在那里,否则的话,沈家又为何要不惜代价地,给他谋求炉鼎,以期他未来也有机会,能练成神通。

    中年人虽然在沈家也有不差的地位,但对这一大少,还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好。

    将不满收在心底,下一刻,犹如鲸鱼吸水,中年人突地长吸一口大气,紧接着,就听“噗噗”两声,自他腹中,两团凝若水乳,但充斥着浑厚土行气息的真元,便疾射而出,正撞到了碧月簪和金光剑之上。

    这真元可非一般的真元,这是中年人炼罡化元,凝气化液,再收入丹田之中的原始真元,如此真元,便是他元海境的修为,也喷不了几口,但每一口喷出来,都拥有莫大的威力,绝对不下于任何中阶上品法器的全力一击。

    真元与法器一撞。

    就见碧光猛地一黯,碧月簪再次被轰得倒退而回,并且摇摇欲坠,齐雪连掐几道法决,方才勉强将它收回,却是要慢慢温养,方才能重新使用了。

    而金光剑虽然稍稍好一些,但也同样敌不住土行真元,一个对撞,它也打了个踉跄,直朝后下方坠了下去。

    齐雪忙又再掐一次剑诀,徐徐将其稳住。

    同时,在另一边,冰针与靑凤钗,也与那两把巨剑在猛烈交锋。

    但见寒气森森,十丈飞雪,青光漫天,凤鸣啄击,但不管齐静在后方如何催使,只见她的面色越来越苍白,中年人的那两把土行巨剑,却如同两堵不倒的大地之墙,生生将一切攻击都承受了下来。

    “也只有如此了。”

    虽是与沈梦晨正杀得不可开交,但林青眼观四路,仍旧随时留意着周围的一切。

    眼见齐家两女那边已经陷入泥泽,并越陷越深,渐渐就要灭顶,他面色不动,心中却微微一皱。

    从齐静的话语来看,她似是有宁死也不屈的意思,当然,这也可能是说给某些人听的,不过,林青既然选择了出手,又提前收了报酬,自也不会一直坐视下去。

    “也罢,休养一阵就休养一阵吧,如果真是那些人在,说不得也能借此得到一些机缘,或者是赏识。”

    念头不经意地闪动了几下,本在全力御使飞剑,林青突地分出一道灵力,在腰间一摄,便见一个玉瓶徐徐飞出,他张嘴又是一吸,倏的一下,一颗淡黄色的浑圆灵丹便跳入了他的口中。

    ……………………

    “唔?”

    十里之外的一处石柱下,闲如云鹤,有两个人正在品茶下棋。

    这两人一个年轻俊逸,但作道士打扮,一个身穿紫袍,气度颇为卓然不凡。

    此外,在两人身边,则还有一女子在静静地观棋。

    这女子肤如凝脂,白皙如玉,鼻梁高挺,英气迫人,那双乌黑明亮的美眸中,还隐藏着神秘的深邃,看着年纪不大,却已有一种气度养成,便是站在道士和紫袍人身侧,她依旧有着强烈的存在感。

    十里之外的斗法,根本影响不到这边,甚至无论是先到的林青三人,还是后来的沈梦晨等等,竟然没有一人发现,这边竟然还有人在。

    静静地下着棋,仿佛任何打扰都落不到三人的心上,但正在林青吞下那枚淡黄色灵丹时候,突地,道士的目光微微一动,一个沉吟后,又有一点若有所思之笑浮现出来了。

    “师叔可是对问心有所指教?”自有所感,紫袍人不急着落子,先是恭声笑问了一句。

    “哪敢指教二字,这么多年没有切磋,我倒是没料到,你的棋艺竟然进展如此之大。”道士哈哈一笑,似是赞了一声。

    但这话落入紫袍人耳中,他却不由地心虚一笑。

    棋艺进展如此之大……这岂非是在说,其他方面没有进展,甚至还在倒退。

    面上浮出一些尴尬,紫袍人说道:“师叔的意思,问心已经明白,这些年我对门下的一些人,确实疏于管教了,以至连外人竟然也敢欺到我洞虚派门下,此行回去,自当对他们好好整顿一番。”

    “洞明峰的事情,是你的家事,该当如何,你心中有数便好,哈哈,我们接着下棋。”道士再次哈哈一笑。

    但正在这时,他身边那一貌美而又英气的女子,突地目光一动地看向了远处。

    随即,紫袍人的心中也不由一动。

    但见十里之外的天空,突地一下赤红。

    ……………………

    “真火赤云霄!赤霄剑诀大圆满!不可能,你才真罡境的修为,怎么可能将赤霄剑诀练到如此火候?”

    一颗灵丹吞入腹,林青浑身突地一震,仿佛受到了无上法咒的加持,一个瞬间,他身体内的真气竟然浑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隐隐出现了凝气化液的现象。

    凝气化液,这就是罡元境,虽然还未真正凝化,但也说明,此刻的林青,已经拥有了真罡境大圆满最巅峰的实力!

    不知道这一巅峰状态能持续多少时间,不过林青却知道,此刻的他绝对拥有着数倍于平常的实力,这是能以力压人的实力。

    不假思索,他双手剑诀同时一掐。

    “叮”的一声,赤蛟剑上,那死死扣住不放的碧玉镯一下弹起,并明显地碧光一黯。

    “当”的一下,青锋剑与黄铁巨锤一撞,那巨锤竟然被直接撞退十数丈,若非沈梦晨反应迅速,急忙手掐收字诀,差点便要砸入一座石柱之中。

    紧接着,赤蛟剑和青锋剑同时长鸣一声,但见两头火蛟迎风一涨,一个瞬息的时间,它们竟然生生拔长两丈,并张牙舞爪着,一头扑向了沈梦晨,一头扑向了中年人。

    与这所有的一切几乎同时,在林青的头顶,那本是蔚蓝的天空,此刻突然赤红如火,仿佛整个云霄都在燃烧一般。

    眸中流出了不可思议之色,沈梦晨自然知道这一现象代表着什么。

    这是赤霄剑诀大圆满的象征,但要想将赤霄剑诀练到大圆满之境,这至少也需要罡元境的修为。

    凭借初阳之火,此前的林青虽然拥有与她正面相持的能力,但那毕竟只是初阳之火的玄妙,林青真正的修为始终只是真罡大成,甚至连圆满期的瓶颈都没摸到,但此刻……

    一声止不住的惊呼出口,下一刻,沈梦晨又强压下了心潮,她看出林青此时的层次了……吞下那枚灵丹之后,林青的修为已经骤然攀升到了真罡境圆满期!

    “拙叔,全力出手,他是饮鸩止渴,维持不了多点时间。”

    真罡大成便能与她打得不分上下,刚才只是两击,就将碧玉镯和黄铁锤齐齐击退,甚至碧玉镯还受到了一定的损伤……沈梦晨心中有数,此时的林青,已经不是她一个人,就能独自面对的了。

    一声娇叱,迎着飞扑而来的赤蛟剑,沈梦晨双手法决连掐,碧玉镯由正面迎上,黄铁锤则自上往下地,紧随一砸。

    同一时间,那中年人的面色也是一肃。

    正在与凝魄针和靑凤钗交锋,见到林青的三尺青锋剑化蛟扑来,说不得他也只能一剑回转,强行挡了过去。

    但挡了这边,却就漏了另一边。

    眼见着林青突然发威,竟然以一敌二,让沈梦晨和中年人都陷入苦战,真罡已经渐渐虚弱的齐静,心中顿时大喜。

    她本还以为,要以身试剑,方才有机会引出助力,现在看来,也许可以提前结束了。

    心中一声轻叱,面上却神色不动,齐静目光在沈梦言身上狠狠一盯,便聚起了最强的灵力,双手掐着法决,朝靑凤钗和凝魄针同时一打。

    这一刻的凤鸣之声尤为之清扬,化作靑凤之首,灵钗朝前边的巨剑狠狠一戳,生生地将它定了一刹。

    而就在这一刹,凝魄针倏的一下,便化作一道寒光,径直射向了沈梦言的丹田。

    这一刻,粉面小生只欲骂人!

    先是欲退,而后被喝止,好不容易散去御风术,将身影稳在石柱上,谁料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那边竟然又是一针射了过来……

    手一扬,唰的一下,将手中飞剑射出,也不管姐姐到底怎么说了,沈梦言摇身便退。

    而这时,眼见着他的形势不妙,中年人眉头一皱,说不得也只能再吸一口气,并再次吐出了一口土行真元。

    不过他的真元虽然浑厚,但齐静此刻所催使的,却是高阶法器,而且还是高阶法器中穿透力最强的法针。

    与土行真元一触,寒光明显一滞,但也就是一滞。

    下一刻,寒气略略削弱的凝魄针,便贯穿了真元,又接着震退了粉面小生的飞剑,再在齐静紧接而来的一道法决的催使下,直追粉面小生飘退的身影而去。

    “姐,救我!”

    御风术如何快得过法器,眼见着寒光闪烁的凝魄针毫不留情地射至,粉面小生肝胆欲裂,连忙呼救。

    但这时,无论是沈梦晨,还是中年人,却哪还顾得上他。

    林青手掐剑诀,御使着两头金蛟横冲直撞,无论是碧玉镯,还是黄铁锤,又或是那土行巨剑,俱都无法阻其锋芒。

    配合着齐静的动作,此时的金蛟正强扑沈梦晨和中年人而去。

    感觉到其威势,中年人面色一紧,甚至不再理会那靑凤钗,剑诀一转,便如沈梦晨一般,接连御使两件高阶法器,一先一后,交叉着迎向了金蛟。

    但即使如此,依旧不够。

    吞下淡黄色灵丹的林青,此时委实太强了。

    直来直往,以力压人。

    就见稍稍大些的金蛟一抬爪,啪的一下,便震退了碧玉镯,再一扬首,砰的一声,黄铁锤也跟着飞了出去。

    而面对着巨剑的交击,那稍稍小些的金蛟则不管不顾地朝前一撞……

    “静儿,手下留情,我们认负。”

    眼见竭尽全力依旧无法挡住林青的攻潮,而弟弟又陷入了危机之中,沈梦晨面色骤变几下,说不得也只能高呼了一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