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74.第74章 胜负无常当守心

    “这是天阳下院的宋元归宋师兄,据说他早已踏入罡元境,甚至可能已经罡元境大圆满,步入了元海期,若是在任何其他下院,他几乎都有稳入下院前十,上守一峰听取金丹大道的资格,但近些年的天阳峰委实过于强盛了。

    听说在这一次的宗门****中,在关键时候,他遇上了卓一成卓师兄,最终只能遗憾告负。”

    林青所引发的轰动并没能持续多点时间,接下来上场的两队中,再次出现了一个高手。

    眼见着这一罡元境的师兄,御使一把高阶法器,几乎以一己之力,就轻松击溃对面三人,林青的目光也不由一凝……若是接下去几日的比试,会遇上这一队的话,此人当时他的大敌,甚至十有八九,现在的他,怕还不是此人的对手。

    但同时,林青心中的那一疑惑,又越发之明显起来了……葛掌座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以林青的眼光,自能看得出,这一队中那名为白灵的女修,不过是刚刚练成先天真气,刚刚拜入洞虚派的小师妹,但背靠这一人,这小师妹进入前五十,成为“优秀弟子”,进而能上守一峰听道,几乎就是必然之事。

    “胜者未必强,败者未必弱,葛掌座的本意,莫非不是要挑选所谓的‘优秀弟子’?那他又为何要举办这一斗法会?是要给那些‘关系户’提供机会?以他的身份,似又没有这一必要。”

    眉头微微一皱,就在林青暗暗推敲着葛成用意的时候,一侧,该是觉得他在琢磨上方之人,齐翎低声地介绍了一下。

    宋元归!不欲让齐翎看出心中所想,林青作恍然状,微微点了点头,事实上,宋元归这名字,他还确实听过。

    作为天阳下院的知名高手,宋元归不只自身实力超群,更还出自修士家族宋家,据说其家族中有好几个长辈都在内门,曾经似还拥有过金丹期的一峰首座,故而宋家可以算得上是琼天山脉境内的大中型修士家族之一,对林青,对齐翎,甚至对齐如恒来说,都是一个无法撼动的庞然巨物……至少此时是无法撼动的。

    而初入师门,就能请动宋元归相助……若是林青没有料错,这白灵师妹的出身,想必也绝对不会平凡。

    “用意到底何在?”

    面上神色不动,林青心中则再次推敲了起来。

    一场又一场,上上下下间,有人失意遗憾,有人失意不甘,有人失意淡然,有人赢得欣喜,有人赢得平静,有人赢得忘形,还有人在期待,在苦恼……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青的目光已经由试剑台,转向了下方众人。

    “葛师祖的用意,莫非在此处?”

    芸芸众生,百态各异,看着看着,林青的心中突地有些明悟了。

    葛成从来不是一个天才修士,他是一步一步地,从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走过来的。

    经历的多,看得也就深,也许在他看来,这所谓的“优秀弟子”,甚至所谓的听道机缘,不过就是漫漫修仙路上,不经意的一个脚印罢了。

    “这一次的斗法会,该只是一次试炼,一次对心灵的试炼。

    胜负全都无常,胜者依然还在路上,稍有恍惚,便会迷路倒退,负者也还在路上,但若能守得一颗修行心,路途再曲折,也有走上大道之机。

    葛掌座是要通过这一斗法会,让门下弟子在无常的胜负中,体会到一颗守常之心。

    不过,这心灵之悟,又有几人能真正体会得出?”

    渐渐地,林青的眼睛恢复清明了,嘴角更淡淡地流出了一抹微笑,但他并未提醒任何人,心灵的体悟,本就要自己悟出,才是真正的明悟。

    ……………………

    第二日,第二轮比试。

    这一次的对手甚至还比不上第一轮,但林青三人依旧没有丝毫的留手,三下五除二间,就拿下了胜利。

    修行固然首在坚持二字,但对机缘,该争的一样要争,能争的更是得全力去争。

    第三日,第三轮。

    这一次的对手明显比前两轮要强一些,尤其那守一下院的主选者,更是踏入了真罡境圆满期。

    但在齐雪和齐翎联手,与另外两人杀得难分难解后,凭借初阳之火的霸道,林青全力施展赤霄剑诀,依旧还是将此人生生击下了试剑台。

    至此,他的名声终是真正开始扬起了。

    前边虽然击败了雷鸣等人,但那毕竟是真罡大成对真罡小成,拥有实力上的优势。

    此时,以大成对圆满,并且他的赤蛟剑也只是中阶下品的法器,而对面的腾龙杖却是中阶中品,但他依旧拿下了胜利,更还从头到尾,一直占据优势,胜利没有丝毫的侥幸……

    此战过后,第一次,林青的名字,也与天才弟子挂上了钩。

    但这还只是开始。

    第四日,倒数第二轮,四十进二十的比试。

    “林师弟留意了,我这锁龙钩专锁各类法器,你可莫要大意。”

    不知道是运气问题,还是安排好的,这一轮,齐雪的对手正是白灵。

    甫一上台,林青和宋元归便自然地对到了一起,而齐雪和齐翎则合攻起了白灵与另一人。

    到底是世家子弟,宋元归的气度还是颇为不凡的,一边不慌不忙地御起如剑似钩的法器,一边他还稍稍地提醒了林青一声。

    当然,在林青看来,这纯粹就是卖弄……因为,即使他不说,前几日的观战,林青也早已看出它的功效。

    这名为锁龙钩的高阶法器,正是宋元归展露出来的唯一法器……远超群伦的实力,只需一把锁龙钩,他已能压制此前的所有人了。

    并不搭话,与锁龙钩的飞起同时,林青右手一掐剑诀,赤蛟剑迎风一涨,便直接化作了金色火蛟,并朝锁龙钩恶狠狠地扑了过去。

    林青观察过宋元归,宋元归也一样观察过林青,正是早知道这位师弟手段颇是不凡,所以他才会稍稍地招呼了一声。

    见着甫一出手,林青就施展出了赤霄剑诀,目光微微一凝,宋元归手中法决连掐数下,并口中念念有词地,朝锁龙钩一点。

    但见一道绿光闪过,锁龙钩一游一晃,竟是仿佛化作了灵蛇,朝火蛟迎了过去。

    这灵蛇端的古怪,火蛟的架势虽然猛烈,初阳之火更是真火中的佼佼者,但灵蛇迎上去的同时,却只是一缠,便如绳索一般,直接勒到了火蛟的身上,并绞动着,越勒越紧。

    “高阶法器果然非同一般,不过仅此的话,当还困不住我。”

    林青并未慌忙。

    虽然在锁龙钩的绞锁下,他对赤蛟剑的御使,已经渐渐生出了一些勉强,并且初阳之火也果然未能直接轰开这一灵钩,但林青对这一情况早有预料,甚至此前也早已遭遇过了……在那宗门****上,他的靑蜂剑正是被沈梦晨以一枚圆环套住,进而才会直接失去了控制。

    右手剑诀连连掐动,将一道道的灵力不断打入赤蛟剑,以催发它更为猛烈的反弹。

    左手,林青则屈指连弹三下,但见三团拳头大小的金色火焰瞬间生出,并在御火术的驱使下,如流星追月一般,疾速射向了宋元归。

    “小叔判断的没错,这火焰果然就是初阳真火,若他积累足够,踏入罡元境的话,恐怕我还当真要锁不住他,唔……也许真罡圆满,就要慢慢纠缠了。”

    没有交手,那就只有推测预估,真正交起手来,宋元归才知道,他对眼前之人的重视,竟然还是稍稍轻了一些。

    在他元海境修为的催使下,高阶中品的锁龙钩已经发挥出了最大的效果,但直至此事,它也不过就是将那火蛟困住,远还没能真正镇锁住火蛟核心的赤蛟剑,甚至……在初阳真火的煅烧下,锁龙钩虽还未曾出现灵性折损,但相对于林青,宋元归却不得不驱使出更多的法力,才能稳住这一优势。

    好在,他的真气确实太浑厚了。

    见着林青一边御使火蛟,剧烈地反抗着锁龙钩,一边又弹来三团更为纯粹的初阳真火,目光微微一凝,宋元归也不敢大意,就见他单手在腰间一拍,顿有阵阵白光升起,白光中,一颗宝珠稍稍一晃,便冲天而起。

    宋元归口中再念两声法决,又双指并拢地朝宝珠一点,哗的一下,便有一团金色火焰自其中生了出来,火焰一摇,又化作了一头灵鸟,并尖啸一声地,振翅扑向了初阳真火。

    “先动锁龙钩,再使金焰珠,宋师兄这是将林师弟视作劲敌了,可惜林师弟入门未久,又无长辈照应,还没有上好的法器,否则以其能对抗锁龙钩的实力,未必就真不如宋师兄。”

    下方,见着在宝珠所化灵鸟的扑击下,一团团的初阳真火不断被击散,而灵鸟再次尖啸一声后,更还直接扑向了林青,宁芳飞不禁略显遗憾地叹息了一声。

    宋元归这纯粹就是以家底,来力压林青,当然……不可否认,家底本身就是实力的一部分。

    但闻到她的这声感慨,略略一想之后,她身边的好友却微微地摇了摇头:“这倒也不好说,要御使高阶法器,这本身就要极其浑厚的真气,才能持续施展,林师弟虽然神通不凡,但到底也就是真罡境,没有凝气化液,炼罡化元,他便是拥有上好的法器,当也无法持久,最终恐怕还是不如宋师兄。”

    此女之话同样也有些道理,当然,也同样只是废话,林青若真有高阶法器,哪还需要她们在此猜想,早就用出来,与宋元归一分高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