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67.第67章 真罡大成遭反噬

    以纯阳真罡炼化血魂草的药力,但三叶血魂草却是金丹期尸王的伴生灵草,其煞气虽被三阴之气中和,但药性却依旧霸道无比。

    从一点初阳之力开始生出,到林青的身体也渐渐开始变化,由阴转阳,由弱变强,血魂草的药力越转越快,林青的身体也越来越热。

    “果然如此。”

    不过半个时辰左右,林青浑身上下便犹如内火灼烧般,渐渐开始赤红,但他依旧处惊不变,沉稳如山。

    一边保持纯阳真罡的炼化速度不变,林青一边运起玄门炼气术,将那丹田中的圆珠热气往外一引。

    随即,一缕莫名的微笑,自他嘴角生出来了。

    血魂草的药力固然霸道无比,但神秘圆珠的热气却更为玄妙,两者一交之后,就如林青之预估,它们不只没有互相冲撞,反而水乳一般交融到了一起,并变得柔和了起来。

    这一刻,林青原本还只有六分把握的猜测,徒地变成了九分。

    不过此时他也不去多想,只是一心一意地,以纯阳真罡炼化着药力,唔,已经不仅仅只是血魂草的药力了,此时的药力中,还融有一点圆珠的热气。

    原本这神秘热气,无论林青如何施展,都无法炼化半分,但此刻,当它与血魂草药力交融之后,林青在炼化药力的过程中,却也能同时地炼化一丝热气了。

    足足十二日的时间,当最后一缕血魂草药力被炼化完全,林青又继续打坐了几个时辰后,缓缓地,他的眼睛终于再次睁开。

    “真罡大成!这株血魂草至少省了我四五年的修炼时间,而且,还不仅仅只是修炼时间……”

    感知着丹田内浑厚无比的真罡之气,林青嘴角微微一弯,就见他右手向外一展,便有一缕火焰凭空而出。

    此前的纯阳之火,是赤金色的暴烈之火。

    此时,它却变成了纯粹的淡金色,并且,仅以目光看过去,它也温温和和,仿佛是初生之火,没有多点温度,可能连手指都烧不焦。

    但是,林青的目光在仔细地盯了它好一阵时间后,却左手在腰间一拍,将紫金炉取到了身前,也不放入药材,他右手往炉下一探,直接以这淡金之火温温和和地烘起了丹炉。

    半柱香左右的时间,丹炉依旧不见炽热,但林青嘴角的弯钩却渐渐明显起来。

    接着,自丹炉之中,便有一丝丝的药香味,开始升了起来。

    “初阳之火,火性内敛,看似温和,但真正的威力,却比赤金火焰要强的多。

    以后炼制丹药,想必对各种药材药性的炼化,也要更为彻底。

    也许还可以尝试着接触炼器了,不过炼器所消耗的灵力,要比炼药大的多,即使我现在已经真罡大成,恐怕也只能炼些初胚……”

    意念淡淡流转,突地,林青心中又是一动:“与血魂草药力融合的神秘热气,已经被我炼化一丝,不知它又有什么特殊功效?”

    想到这里,灵力一动,再次将紫金炉收回储物袋,林青心神焦聚于淡金火焰,开始感知它的性质。

    不过半个时辰后,他心中又不自觉地摇了摇头,除了初阳之火的气息波动,他没有任何其他的发现。

    “不应该任何变化都没有……也许我可以试试这样。”

    金色火焰缩回体内,林青眼睛再次闭起,意守丹田,丹田中,纯阳真罡一转,直接化作了一缕真火。

    小心翼翼地,林青控制着这缕真火,向丹田核心处靠近了过去。

    “不好!”

    未接近时,没有任何变化,真火与热气彼此互不干扰,

    但等它慢慢地靠近圆珠,并真的接近到其上之时……

    林青的面色陡然一变,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直接断开了与真火的联系,但是……依旧还是迟了。

    真火才刚烧到圆珠之上,圆珠就蓦地化作了无底深渊,这深渊拥有无穷的吞噬力,哗地一下,真火直接被就吞了进去。

    林青的反应虽然无比迅速,立即就断开了与真火的联系,但是,顺着此前的气息,吞噬力依旧还是蔓延到了林青的丹田之中……

    “噗”的一声,一口逆血狂喷而出,林青的脸色也一下惨白。

    “好厉害的东西。”

    眼睛缓缓张开了,林青喃喃了一声。

    只是这么一个刹那的时间,他丹田内浑厚无比的真气,就已经被完全清空,甚至连丹田本身,都出现了不小的损伤。

    丹田之伤,就是元气之伤。

    也就是说,他仅仅以真火炼了一下圆珠,就直接损伤到了他的元气。

    “这似乎与传说中的法宝反噬差不多,莫非这圆珠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宝?”

    依林青的了解,法宝据说只有神通境的修士,以神念去催动,方才能激发真正的威能,任何真元境的修士,无论真元有多浑厚,若是要强行激发,或者强行炼化,必然会遭到法宝反噬,进而元气大伤。

    他刚才所遭遇上的一切,似乎正与传说中的法宝反噬,极其之相像。

    不过元气虽损,林青却也并不着急,一方面圆珠是造成了丹田的损伤,但另一方面,它那犹还在持续散出的热气,却又主动而又缓慢地,恢复其了这一损伤。

    “古怪的东西……不过,最近看来要休养一阵了。”

    心中念叨了一声,林青默默运起玄门炼气术,吸收起了周围的灵气。

    一小会时间,等恢复了一些后,他又在储物袋中取出两枚归元丹服了下去,并继续打坐调养真气。

    如此,足足三日之后,脸色依旧苍白,但总算恢复了一定的真气,林青终于走出屋子,并飞向了崇山坊市。

    “章管事,真是抱歉了,因为一些事情的耽搁,上月未曾来得及炼丹。”

    六如阁。

    一进门,林青就被人引进了内室,在内室中等候的,正是他的老熟人章管事。

    按照他和六如阁的协约,每月里,六如阁都会低价给他提供一批药材,而他则需要至少提供一炉培元丹给六如阁,当然,在培元丹的收购价格上,六如阁并没有让他吃亏。

    不过上个月,因为冲击真罡境,以及炼化血魂草,最后又遭圆珠反噬这一系列的事情,他哪有炼丹的时间。

    说不得,林青也只能伤势有所好转后,就亲自登门,向章管事解释了一声,当然,顺便的话,他还准备再赊欠一批药材。

    “人有三急,我们修士也同样如此,林兄无需在意。”

    章管事也是真元境的修士,闻到林青之言,他先是笑言无妨,但紧接着,又目光微动地看向了林青那苍白的脸,问道:“倒是林兄,你这状况,莫非是受了什么伤势?在我琼天山脉境内,也有人敢对你动手?”

    “章管事想多了。”林青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过是在坊市有了一些收获,又配以你这边购到的六妙丹,在上月冲击了一次真罡境的瓶颈……”

    闻言,章管事不禁摇头一笑:“林兄,你还是太心急了,不过你倒也不用太过在意,以你的年纪,要踏入真罡境和罡元境,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想当然地,章管事是误会了。

    不过林青却也没有进一步解释,只是淡笑着点了下头,便说出了另一个来意。

    接着,章管事拍了拍手,便让人送来了明显早已备好的药材。

    一一收好后,林青随即告辞而去。

    “此人就是那林青?”目送林青的身影渐渐消失,章管事摇了摇头,便又走回阁内,但正在这时,在他耳边,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毫无征兆地突然响起。

    “回禀沈主管,这人正是林青。”面色一变,紧接着又是一肃,章管事朝楼梯处躬身行了一礼。

    “听说此人是景道友招来的,可对?”自六如阁二楼,一个黄衣干瘦的老者正缓缓走下。

    保持躬身不动,章管事忙回道:“此人初来之时,持着的正是景前辈的令牌,另外,此人虽是真气境,但在炼丹方面的造诣也着实不浅,他所炼制的培元丹,品质绝不在阁中那些经验丰富的炼丹师之下,故而属下才斗胆,时不时给他一些便利。”

    “你无须惊慌,本座不是来问你罪的,不过你的眼光还有待长进。”黄衣老者沈主管淡淡说道,“你以为此人还是真气境的修为吗?”

    “不是真气境?”章管事目光一疑,随即又是一跳,“主管的意思,这人莫非已经晋入真罡境?那他那伤势?”

    “哼,若是本座没有看错,他那损及元气的伤势,当是一气冲入真罡境后还不满足,竟还欲强行突破小成壁垒,追逐真罡大成才导致的。”黄衣老者轻哼了一声,眼中又有一道异色一闪而过。

    追逐真罡大成!章管事的目光一跳再跳,他自是不会怀疑老者的话,这沈主管乃是六如阁三大主管之一,是神通境的修士,以神念观察,哪可能会出错。

    不过即使如此,章管事也料想不到,林青竟然敢一气去冲击真罡境大成期。

    “真是太冒急了。”章管事心中不禁就是一叹。

    “关于此人之事,日后依旧由你处理,该如何,还是如何,不过事无大小,每隔三五日,你都需亲自向我汇报。”这时,黄衣老者的声音再次响在了章管事的耳边。

    章管事自是连忙应命:“属下明白了。”

    挥一挥手,示意章管事自便,黄衣老者的目光看向门外,又微微有些闪烁起来。

    “小小年纪,修为倒确实精深,怪不得能被景婆娘看中,有景婆娘在这小子身后,倒是不太好处理他。

    好在那个丫头已经去了守一峰,齐老鬼的衣钵想必是不会落到她的身上了,这小子也无关紧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