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64.第64章 一声警讯搁心头

    “哈哈,林师弟,我们两个这该算得上是同病相怜了吧?”

    下院住所。

    已经无有比试,林青自也不必急急忙忙去试剑台备战了,在屋中调息养气一直到辰时时分,他方才不慌不忙地打开了房门。

    这时,极其凑巧,对面的万山河也正走了出来。

    见到林青,目光相对,一改平日的儒雅,万山河哈哈地大笑了一声。

    说来也巧,昨日林青遇上了沈梦晨,万山河也同样遇上了一位罡元境的师兄,为了守一峰的听道而去,那位师兄自然不会留情,一番全力施展,哪怕万山河将隐藏着的几样手段俱都使出,但最终却还是轻易就被击败。

    万山河的笑声中,林青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些遗憾地说道:“我败在沈师姐手下,倒是没有什么可惜,毕竟即使没有遇上她,以我真气境的修为,迟早也是要败,但万师兄就可惜了,若非提前遇上田师兄,说不定万师兄也有机会,能进入前十,进而获得去守一峰听道的资格的。”

    三年前,万山河就进入了洞明下院前百强,三年后的现在,他不只修为更深一层,法器也比当年有了不小的加强,正如林青所说,他本来确实准备向前十冲击的,毕竟谁都无法抵挡前往守一峰听道的诱惑。

    但是,他偏偏就遇上了罡元境的田师兄,被人击败,也只能徒呼一声奈何。

    “林师弟就莫要嘲笑我了,不错,我万某人虽然确实想去守一峰听道,葛师祖以寻常修士的天赋,一步步结成上品金丹,日后元婴也基本有望,正可谓是我等后辈的楷模,若是能亲身听闻他老人家对金丹大道的讲演,也许机缘巧合之下,神通境的大门就对我等敞开了。”

    说着,万山河的眼中,便流出了真正的向往,可见葛成师祖结成金丹之事,对他的影响确实太大了。

    不过这也难怪,葛成师祖的天赋众所周知,在神通境修士中,基本就是普通之姿,否则他也不会到一百二十岁,方才练成神通。

    万山河估摸着,葛师祖的天赋,应该正与他相差仿佛,是所有外门弟子中较为优秀,但顶尖一批人中又最为普通。

    但是,以如此天赋,葛师祖却偏偏能成就上品金丹,假以时日,结成元婴也预期……纵观洞虚派数千年历史,唯有葛师祖的种种经历,可写为一部励志传,供所有弟子来瞻仰和学习。

    一刻的失神,万山河很快又清醒了过来,一声长叹后,他接着说道:“不过万某却也有自知之明,若是这次宗门****没有守一峰之事,在有些师兄师姐不屑于参加****的前提下,我再全心准备,全力冲刺,并有一定的运气的话,林师弟所言,倒是有那么一丝可能,但是现在……”

    万山河的话语没有说话,便停下了,不过他的话意,林青自然也明白,守一峰之事,不只对他们有诱惑,对那些一心只在神通境,根本不欲为外事分心的隐修弟子,也同样如此。

    说到底,他们两人会败,最大的原因还在于自身。

    若是他们自身拥有足够的实力,对手是任何人,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样的话,林青自然不会直说,他和万山河的关系,也就是较一般人近一些,但较真正的朋友,则又差了一截。

    淡淡地点头一笑,似是很认同万山河之话,林青话意却又一转,问道:“万师兄这是准备去试剑台那边?”

    收起那一点感慨和遗憾,万山河颔首一笑:“不错,这次****远比往年激烈,很多人都会拿出压轴手段,我正准备过去观战一番,既是熟悉,也是学习,师弟可要同行?”

    林青眼睛一动,似是有些意动,但随即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师兄先行一步吧,我去坊市那边还有些事,等处理完了,再去试剑台与师兄会合。”

    “也好,那我便先行一步了。”

    自是不会强求,万山河微笑着点了下头,便走在了前面,但两步一走,他的身子突又一顿,回过身,以若有所思的目光看向林青,沉吟了一下,说道:“有句话其实压在万某心中很久了,一直想和林师弟说,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既然想起,林师弟可要听万某一句劝?”

    “唔?劝?”万山河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林青的目光不由一疑,一刹的沉吟,他说道,“请师兄指教。”

    “一转眼,我们同住一楼,也有四整年了,虽然平素因为忙于修行,你我往来不算很紧密,但不可否认,万某却早已将师弟视为好友,正是因此,我才会冒着得罪一些人的风险,给师弟一声劝告。”万山河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师弟需记住,你与有些人的来往,当要稍稍注意一些距离……”

    有些人?距离?

    林青眉头微微一皱,沉吟了一下,目光看向了万山河:“师兄,可否明言?”

    “师弟心中该已清楚了。”万山河摇头一笑,转身便走,并边走边说道,“这些话,万某也不好多说,总之师弟若是明白了,平素稍稍注意一些便是。”

    言罢,他便已走出阁楼,紧接着剑光一闪,又飞天而去。

    “是齐家?还是六如阁?”

    目送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后方,林青的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神色则缓缓收起。

    正如万山河所说,他心中确实有些猜到了。

    平素与他往来紧密的,只有那么一些,如齐家,是因为齐雪,如六如阁,则是因为景师叔。

    “齐家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我和六如阁的关系,不过是丹药的来往,六如阁中的炼丹师并非仅有我一个,不应该会被人盯上,哪怕因此被人盯上,六如阁也会出面处理。”

    心念闪动了几下,林青突又想起了早年的一件往事,若是他没记错,那该是四年前,他与万山河的第二次见面,准确点说,是万山河带着齐雪的一声留言,在等他。

    当时林青就有些疑惑,万山河为何会突然表现得异常热情,此时回头再想,也许其中确实存在着一些可疑。

    “这么说,齐家确实可能被有些人盯上了。”

    紧接着,林青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在幽泉谷中,那明道峰的岑师兄脱口便道出了齐家姐妹,尤其是齐雪的名字,当时他也同样察觉到了一些不对之处,对照万山河此时的劝告,林青渐渐有些明白这一不对的源头了。

    “齐家如果被人盯上,最大的可能自然在齐如恒身上……先看着吧,齐如恒都拖了这么些年了,即使大限降临之前,还是无法结成金丹,但对身后之事,他想必早已做好了安排。”

    念头闪动间,林青的心神则已平下,他已经想清楚了,这事他无需去刻意查探,一则查探的话,必然会引起有些人的注意,那反而会打草惊蛇,二来也没有必要查探,齐雪和他关系固然紧密,齐静和他也有一定的交往,但对齐如恒未来的遗物,他还当真从来没有过念想……在林青想来,齐家会被人盯上,自然只有齐如恒的遗物这一个可能,齐静和齐雪固然也算容貌过人,但洞虚派中灵慧天生的女修却是太多了。

    不过林青却也不准备因此就与齐雪疏离,他虽然一贯能伸能屈,但心中却还拥有着一些底线,更从来不会真的怕事。

    与其在这种事情上屈身,不如趁着还有一些时间,好好地加一把力……他距离真罡境并不遥远!

    “近段时间,先全力炼制培元丹,多换做元石和六妙丹……唔,还有,万山河为何会突然将这事透露给我的?”

    ……………………

    半个月后,宗门****渐渐落下帷幕,这一次的“外门第一人”该是一贯低调,竟然没多少人听过他的名字,想来若非为了听道之事,恐怕也未必会参与****。

    而随着****的落幕,近段时间格外努力的林青,手中也多出了四枚六妙丹。

    此外,因为往来坊市的次数变多,他还发现,在坊市那边摆摊的生人也越来越多,并且有好些东西,都是洞虚派中少见,甚至根本没有的东西,如,丹药!

    很多的丹药不只少见,而且灵妙,明明是同样的层次,却就是比洞虚派这边的,要普遍好一些。

    稍稍一打听,林青很快便清楚这些人的来历了,同时他心中又微微一动。

    “金丹大典的事情看来已经传开了,这些人大多都是附近几州的修士,其中药王谷的人又是最多……也许,那株血色三叶草的名字和功效,能从他们这边打听到。”

    对意外收获到的血色三叶草,林青曾在丹库那边查过资料,也曾以一些名义,在六如阁翻阅过相关典籍,但却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不过林青却相信,如果说谁最有可能知道它的来历,无疑,正该是那天天与各类药草打交道的药王谷。

    “如果可用,那就自己用掉,如果不可用……六妙丹的配方始终弄不到手,也许可以试试是否能从这些人的手中,换些有用的丹药配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