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7.第37章 百里无草断魂枪

    黑脸汉子一出,买路财顿时翻倍。

    不过他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是金龙镖局的车队,他们才只收两成,但这前提是,金龙镖局要认可他们的规矩。

    很明显,方镇南并没有接受这一条件,那按规矩来说,自然一切照旧,该收四成。

    “二首领说得是,老五我又犯糊涂了。”黑脸汉子的话,让杨黑五抓了抓头,又嘿笑了一声。

    而车队这边,李掌柜和侯先生的面色则更加惨白了,两成的话,这个损伤他们勉强还能承受,但四成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向主家交代。

    说不得,两人的目光也只能再次央求向了方镇南,他们自也听得出,铁狼盗求财之余,更大的目的,还是要金龙镖局应下这一条件。

    心中苦笑一声,方镇南强振精神,往前走了一步,抱拳说道:“可是百里首领当面?老朽方镇南见过二首领。”

    “方镖师有何话要说?”没有否认,但也没有点头,黑脸汉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方镇南,淡淡说道。

    “二首领面前,方某不敢虚言。”

    不得不说,这黑脸汉子的气势确实强横,面对着他,方镇南有种感觉,恐怕连王总镖头都要稍稍逊其半筹。

    也就是说,这人一现身,哪怕已经放出了穿云箭,一旦开战的话,他们这些人也绝对没有任何幸免之理。

    毕竟,即使是在金雷堡中,圆满境的大高手也就那么一些,更何况是在这云岭的荒野之中。

    面上带着一些苦笑,方镇南直言说道:“二首领既然来到了云岭,想必也听过云岭千山盗,不瞒二首领,对我们金龙镖局来说,我们可以接受一份例钱,但也只接受得了一份。”

    话意很明白了,千山盗也好,铁狼盗也罢,云岭有资格让金龙镖局接受条件的,只能有一个。

    “方镖师倒是个明白人。”黑脸汉子的眼睛微微一眯,淡声道,“不过你既然不能代金龙镖局作决定,我尤某人也只能按自己的规矩来办事了。”

    说着,他的目光便转向了李掌柜和侯先生那边,冷哼一声道:“你们是乖乖地交出买路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李掌柜二人的面色无比难看,更在犹豫挣扎。

    交出四成的话,他们无法向主家交代,主家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但不交的话……很明显,金龙镖局的这些人根本不是铁狼盗的对手,铁狼盗的凶残,他们早有耳闻!

    一阵迟疑。

    “杀!”五个呼吸没有等到回应,黑脸汉子淡淡地发了一声话。

    “弟兄们,杀!”

    杨黑五等人早就在等着了,二首领命令一下,这些悍匪全都狞笑一声,便恶狠狠地扑了出去。

    “不要慌,结成阵势,我们边战边退。穿云箭已经放出,很快就会有人救援过来。”

    厮杀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强行把持心中的冷静,方镇南大喊一声,就与身后的两个得力下属并列一排,迎向了杨黑五几人。

    不过就在这时,他的眼前突又一花。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脸汉子的身影,已是飘到了杨黑五等人前方。

    迎着方镇南三人,黑脸汉子手中长枪一振,竟是抖出了百朵枪花。

    每一朵枪花都直指方镇南三人要害死穴而去,一枪之间,他们三人的心中竟然同时生出了死亡的气息。

    “三子,正反两仪剑!”

    一声怒喝,方镇南手中的长剑如毒蛇一般诡异地刺了出去。

    同一时间,那壮实汉子的阔剑则大开大合,生出了堂堂正正的大气。

    一正一反,一阴一阳,两人的剑法配合无比默契。

    迎着满天枪花,正反两仪剑一旋一绞,生生地,他们竟然以弱敌强,将面前大多数的攻击,都硬接了下来。

    “倒是比两仪剑法的威力,还要大出不少,不愧是出自金雷堡的武功。”

    微微地,黑脸汉子的目光亮了一下,显然方镇南二人剑法合璧的威力,还稍稍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过,也只是如此了。

    剑法虽妙,但也要看用的人是谁。

    硬接黑脸汉子的第一枪,那庞大的反震之力,让方镇南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三子则一下跌退出了四大步。

    趁势,黑脸汉子冷笑一声,手中长枪一振,再次抖出了让人眩目的枪花,紧接着,就听一声惨叫,眼睛都看不清,与方镇南并排上前的第三人,心口处已是多出了一个血孔。

    “老陈!”“陈叔!”

    方镇南和三子的眼睛顿时赤红,怒吼一声,两人长剑再次合璧,并主动攻向了黑脸汉子。

    “不必着急,很快就轮到你们了。”

    黑脸汉子冷冰冰地说了一声,手中长枪便一抖,再闪电一般连点两下。

    就听“当当”两声,方镇南和三子便被再次震退了出去。

    不待二人重新聚合,那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从哪里戳出来的追魂枪再一次出来了。

    血花顿时溅射,少退两步的方镇南,心中赫然也多了一个血孔。

    “三子,走!”

    到底练成内劲已有十数年,心口蓦地被戳中,方镇南强屏一口气,竟然没有立即倒下去,甚至弃掉手中之剑,他还以双手死死扣紧了乌黑长枪,让黑脸汉子一时无法抽走。

    “不……师父!”

    方镇南是拼了命,要给三子寻条生路,但跟了他十多年,三子哪可能抽身就走。

    一声悲呼,这壮实汉子不退反进,抱着必死之心,反杀向了尤百里。

    “尤某人亲自出手,若是让你们逃了,日后还如何见人。”

    淡淡地冷笑一声,黑脸汉子长枪横向里一扫,已经意识模糊的方镇南终于撑不住了,他整个身子被直接甩出,正撞到了三子身上,让三子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踉跄。

    对这一刻早有所料,黑脸汉子的追魂枪再次闪电点出。

    但也就在这一刻,毫无端由地,他的心中突又一缩,长枪才刚点出一半,不加任何思索,他的身子灵巧一飘,无比浑厚的内劲同时一催,再一转,仿佛游龙回首,一记回马枪凭空使出,无比漂亮地戳向了后方。

    下一刻,就听“当”的一声,黑脸汉子头都未曾来得及转过去,他的眉头便不由一皱。

    应该是刀。

    刀枪相撞,后面突然出现的这人,竟然将他的手腕都震得一麻。

    “好强横的内劲!”

    顾不得再追杀三子了,黑脸汉子一边回身,一边再次抖动长枪,以阻住后面之人的近身强攻,紧接着,他的眼睛又眯缝起来了,目光闪烁,既有警心,更有顾忌!

    来者是个银衣青年,面貌超乎想象之年轻,而如此年轻,就能将他手腕震麻,展现出不下于圆满境的实力……阳郡境内,恐怕只有那几大名门的核心弟子,才有可能。

    再联想此前那支穿云箭,黑脸汉子对来者的身份,已是有所猜测了。

    敢对方镇南这样的人下手,但如果来者真是金雷堡的核心弟子的话,他还真要顾忌不小。

    长枪一收,与来者拉开八米之距,黑脸汉子冷哼一声道:“好一个背后阴人!以阁下的实力,想必也是出自名门,如此手段,不怕丢了令师的脸面吗?”

    “你不过区区一个盗匪,我师父的脸面,也是你能够评价的?”

    来者哑然一笑,不见任何作势,他的身影一闪,竟如镜影一般,出现在了十米之外,同一时间,一道银光出现了。

    银光闪过,正要斩杀一名镖师,一个蒙面人猛地发现,他竟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目光再看,下方竟是一个失去了头颅的残躯,随即,一切的意识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更何况,你们既然敢动我金雷堡的人,自也要先做好被杀的准备。”

    浮光掠影,来者身快如电,一边说话,一边在人群之中穿来射去,所过之处,竟然无有一合之敌,哪怕是那杨黑五,被他一刀扫出,也直接就口喷鲜血,跌出五六米,并倒在地上一动都不动了。

    “果然是金雷堡中,那些老怪物的弟子。”

    眼见着来者身法快到极点,但方向折转的细微之处,又显出极致的灵巧,黑脸汉子心中再次一皱……他竟然来不及施加救援。

    “退!”

    一声沉喝,黑脸汉子长枪一抖,也杀向了车队中人……既然来不及救援,那不如以杀止杀!

    同时,他的袖袍一甩,就听一声尖利至极的怪响,也有一支响箭射上了高空,在爆炸之后,响箭更是化作了一头活灵活现的巨狼,凝现在半空长久不消。

    见此,来者目光不由微微一眯,这黑脸汉子既然在这种关头放出信号,必然是求援求救,也就是说,他们后面必定还有高手没到,来者虽然对自己的身手拥有足够的自信,但一旦有新的贼匪杀到,他也没有几分把握,能保住镖局中人。

    念头一起,他一边迎向黑脸汉子,一边也沉喝了一声道:“你们也退。”

    “谢大侠相救,我们这就退走,不过大侠定要小心,这贼人只是铁狼盗的二首领,他们的大首领‘千里无魂’尤千里,比他的实力还要更强不少。”

    山重水复疑无路,铁狼盗动手之时,李掌柜和侯先生本以为是绝无幸免之可能了,事实也确实如此,绝对的实力差距,才刚拼杀上几个回合,车队这边就倒下了十余人,这其中还包括方镇南方老镖师。

    但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众人生出绝望之时,应该是被穿云箭吸引,竟有一个银衣人闪电援至。

    至少也是金雷堡的护法,甚至可能是长老,这银衣人的实力远超所有人的想象,甫刚现身,他就直接扭转了战势,逼得尤百里不得不让手下退下避让。

    不过这个时候,对铁狼盗了解最多的侯先生却知道,危机还并未完全解除,铁狼盗还有一个大首领,那人的实力比二首领还要强上不少。

    一边迅速组织车队撤退,一边侯先生又大声地警醒了银衣人一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