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4.第34章 “伤退”

    “这一秘法名为养魄决,正是我王家天杀刀法第十一式的核心部分。”

    口诀不长,王一刀重复了三遍之后,林青便已完全记住。

    见此,王一刀接着说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以及命魂,七魄则是天冲魄、灵慧魄、气魄、力魄、中枢魄、精魄,还有英魄。

    三魂过于飘渺,错非神通境的修士,根本无从去了解,七魄则与人的存在息息相关。

    据传,一个人的魄之力若是足够浑厚的话,自然而然地,他就能产生出神念。

    如莫姑娘这般,天生拥有神念之人,据说也是因为七魄之中所隐藏着玄妙造成的。

    我王家这养魄决出自德言老祖,虽不能壮大所有魄力,但对气魄的养成,却有一定的辅助之力……”

    王一刀这是在讲解养魄决的精妙,一席通俗易懂的话说出来,本是毫无概念的林青,也不禁连连点头,甚至连一旁的周彬,都凝神思考了起来。

    好一阵之后,王一刀的声音终于停住,又对照口诀,沉思了良久,林青回神了,面上微显一丝地感激说道:“王长老这指点之恩,林青没齿难忘。”

    “好了,该办的已经办了,该说的也已说了,我们就此分手吧。”王一刀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但紧接着,他的话意却又一转,“不过看在我们已经达成交易的份上,再提醒你一句吧……记住了,既然已经出了金雷堡,那就不要急着回去,随便找个借口,先潜修一阵,等什么时候有了决定性的突破,再回去也无妨。”

    这话一出来,林青眉头不禁就是一皱,王一刀自然不会是无的放矢之人,也就是说……

    “不回去的借口!”

    一刻的沉吟,林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回道:“多谢王长老提醒,不过我还有一事,要请长老帮忙。”

    “你说。”王一刀点头。

    “我想请王长老赐我一掌。”林青的眼中流出了一道古怪之色。

    “哈哈,你果然是个滑头。”王一刀大声一笑,笑声中,就见他随手一挥,便有一道白色的刀罡蓦地射出。

    林青并未抵抗,只是等刀罡射到胸前之时,方才脚步一动,用上了落叶步中的卸力决。

    不过区区卸力决,哪可能承受得了王一刀的刀罡。

    刀罡及体,一口血水怒喷而出,林青身影倒退十数米。

    不再停留,脚步略显踉跄,林青直掠客栈方向而去,同时传声说道:“多谢长老相送。”

    “可是输的很是不甘心?”见几个起落,林青便已远去,缓缓地,王一刀的目光终于回转到义子身上了。

    周彬没有说话,不过自他眼中射出的,确实是不甘之色,原本,他未必会输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十七刀,就被生生压败,是压败!

    “有些事情,也该到与你说清的时候了。”

    目光深深地注视着义子的眼睛,王一刀嘴角突地流出了一道微笑:“你可知道,为什么助你打通任督二脉之后,为父便不再提供任何丹药助你修炼?”

    闻言,周彬的目光不由一动,曾几何时,他与谢安东,与齐雪,是真正齐名的,而且,谢安东和齐雪是自小就在接受家族的培养,他却是十岁之后,才被王一刀收作了义子。

    在数年之前,他周彬在堡中的名声,甚至比谢安东和齐雪还要更大一些。

    不过,也只是数年之前,自从他打通任督二脉,踏入大成境后,他的修炼速度便一下放缓,甚至渐渐被齐云给追了上来。

    而这一切,其实都是有缘由的。

    周彬的思绪开始转开,王一刀却没有给他回话的机会:“为父千辛万苦,才自千万人中,将你挑选了出来,你的天赋如何,我心中最是清楚。

    而我们王家虽然渐渐失势,但也是金雷堡排名第三的家族,灵丹妙药不说很多,至少供你使用,绝对不成问题。

    但是,为父却没有这样做,甚至……你可知道,为什么近两年,你内劲增长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义父,难道是你?”眼瞳一缩,周彬失声而出。

    “是我,因为我不想你和我,和谢老鬼,还有那齐家老鬼一样,最终被困死在真元境,一辈子无法练成真正的神通!”王一刀的面色极其复杂,既有着极度的不甘,是不甘自己的命运,也有着期待,是期待义子最终的成就。

    “义父,请您明示。”深吸一口气,压下起伏波荡的心潮,周彬的目光有些复杂地看向了义父,对自己身上的异状,他曾经也有过一些怀疑,但是无论何时,他从来没有将怀疑放到义父身上,但是,这偏偏就是,好在,听话意,义父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他着想。

    “其实很简单,我要你在大成境,就将第十一刀练成。”

    王一刀的面色缓缓平复了,他的眼中又流出了一道傲然之意:“第十一刀,尤其是其中的养魄决,要想迅速练成,修炼者必须要拥有特殊的天赋,你正拥有这一天赋。

    莫看齐雪已经踏入先天境,莫看谢安东也早就内劲圆满,但是,只要你能在大成境,就将第十一刀练成,哪怕比他们晚入门十年,你未来的成就,也要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

    这么多年,为父只传你天杀十一刀,不传你任何其他功夫,也正是不想让你分心。

    要知道,在真正的修士眼中,任何江湖功夫全都不过是花拳绣腿,甚至是婴儿学步,学这些东西,也许一时有用,但长远看来,却不过是浪费你的时间……”

    王一刀的声音中,周彬的目光渐渐地明亮起来了,也越发坚定了起来,不过他却没注意到,王一刀所提及的,只有齐雪和谢安东,另一个能稳压他一头的人,不知道是遗忘了,还是刻意没有说出来。

    ……………………

    第二日。

    顺着干道,三匹快马在飞奔了两个时辰之后,突地,走在最后面的一头,速度一下放慢。

    立有所觉,不约而同地,前面两人一提缰绳,便停住了坐骑。

    “林护法,你怎么样了?”驾马回头,三人聚到一起之后,屠护法眉头微锁地看向了林青。

    昨晚林青返回客栈之时,她和申护法便已知道不对,毕竟,林青胸前那巨大的刀创是瞒不过人的。

    不过,只有林青返回,王长老和周彬却没现身,也就是说,虽然身受重伤,但最终获胜的依旧还是林青。

    既然是林青生出,周彬自然不会再去金龙镖局。

    一个晚上的休养,今日上路时,林青倒也没有提出要回头,不过申护法和屠护法都是明白人,一路上,两人其实一直都在留意着林青的状况,正是因此,林青的坐骑才刚放慢,两人才能立有所觉。

    “申兄,屠护法,我这恐怕不得不停一下了。”林青的脸上在苦笑着,这倒并非是在装模作样,王一刀的那一击虽然是他自请而来的,还只是随手一击,但威力之大,却真的让他受到了重创。

    若非丹田之中的神秘圆珠,一直都在散出热气,热气又在时刻不断地转化为气血之精,这个时候的林青,其实应该是躺在客栈中,在安稳地养伤。

    “申某略通一些岐黄之术,林护法,我来给你把一把脉。”申护法自马上跳了下来,说道,“若是果真太过严重的话,我们就暂停一下,先将你送去最近的医馆。”

    久病成医,在江湖上跑的多了,也是如此,不过申护法会把脉之术,这倒应该是专门学过一些医术。

    眼中微有一些讶色,林青身子一滑,也自马上下来了。

    “咦?这是?”

    三指定位,一会儿时间后,申护法的面色凝重起来了。

    紧接着,在林青的感觉中,便有一缕轻柔的内气,顺着他的手脉,探入了身体。

    知道这是申护法在细查,气守丹田,林青并未将它逐出。

    “林护法毅力惊人,申某自愧不如。”

    内气在林青体内稍稍一转,申护法面色凝重之余,眼中还生出了一道敬意。

    当年闯荡江湖之时,他曾与百草堂的一个高手结为了莫逆之交,进而也学到了一些医术,虽然不算多高明,但配合内气来诊断伤势,却难不倒他。

    若是他没看错的话,林青这伤势远不仅仅是刀伤,最重要的应该是那,由刀伤之处,侵入林青体内的霸道力量,所造成的严重内伤。

    如此重的内伤,若是一般人的话,早就躺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但是林青却支撑了一晚之后,还策马飞奔了这么长时间,才终于坚持不下去。

    这个时候,申护法倒是明白,为什么林青如此年轻,就能在偌大的金雷堡中,飞速地出头了。

    这除了天赋过人之外,恐怕更重要的是,他有着一颗坚毅过人的心!

    “申兄,林护法到底是什么情况?”屠护法目光微皱地问道。

    “我们两人先送他去最近的城镇落脚。”申护法点了下头,沉声道,“若是我没看错的话,那周彬应该已经练成了刀气,林护法这伤势正是刀气所造成,如此伤势,若是换做申某……嘿,申某恐怕早就倒地不动了。”

    刀气!

    屠护法面色终于剧变,她自也知道刀气与一般内气的区别,被刀气攻入体内,这伤势……

    林青的心中也是一动,虽然请王一刀给他来一记,他便有误导旁人之心,不过他倒是没想到,申护法竟然能直接猜到刀气之上,当然,这其实也并不是刀气,而是王一刀的先天刀罡。

    若真是周彬的刀气,即使攻入林青体内,也绝对要被他的罡气自行驱逐。

    也只有王一刀的先天刀罡,才能稳稳压住他的后天罡气。

    却未赞同申护法的好意,林青摇了摇头,正色道:“商护法那边的事情更紧急,两位就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虽受了一些小伤,但有这把秋水刀在手,还真没什么人,能奈何得了我。

    倒是两位过去之后,要多加小心,王长老虽然已经传信过去,让那边密切配合,但内贼到底是谁,却到现在还未曾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