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3.第23章 秋水刀 狂风式

    岁月匆匆如流水,仿佛只是眨合了一下眼睛,金雷堡两年一度的入门大会,便又到召开的时候了。

    执法堂,木院。

    与山门之外的喧嚣不一样,这里依旧还保持着平静。

    静静地站在一颗巨树下,单手平举雁翎宝刀,仿佛是刀身太过光滑,那反射过来的日光太过刺眼,林青的双眼微微地眯缝着。

    就这么一直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突地,自腹中,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一道微风随即生起。

    微风中,一片正自飘落的树叶,恰到好处地轻轻一晃。

    应时,林青的手腕也稍稍一翻,正将雁翎刀的锋刃指向了上方。

    叶落,一分为二。

    “吹毛可断!

    这秋水雁翎刀到底是齐雪最心爱的神兵,单论锋利程度,它恐怕不在周彬那寒铁宝刀之下。”

    心中喃喃了一声,林青眼睛中,却丝毫不露意外之色,显然,对这秋水刀的锋利,他早便有过了解。

    其实不只林青,在金雷堡中,相当多的内门中人,都知道秋水刀的来历。

    这把宝刀问世的时间并不长,这是数年之前,齐雪内劲大成之时,由齐家家主,也是金雷堡堡主齐峰,亲手为她所造。

    身为阳城霸主,齐峰的一身功夫据说早已达到先天巅峰,整个阳郡,从未听说谁能压他一头,出自如此高手之手,都不需要亲自见识,也能想象得出秋水刀的锋利。

    不过手握秋水刀,手握这已经属于林青自己的秋水宝刀,面色虽然平静沉稳,但回想着半个时辰之前,齐雪交代的那些话,林青的眼瞳深处,却有着一些沉吟与闪烁。

    “即将去那传说之地,这宝刀对她应该是确实没用了,不过没有留给齐云等人,却偏偏留给了我……”

    林青心中微微地皱着眉头。

    先有莫胜男,再有齐雪,差不多,他已经猜出如何去那“造化”之地了。

    齐雪曾说,只有在四十岁之前踏足先天境,才有寻觅造化的机会。

    不过若是林青所料没错的话,这一条件恐怕还不是最直接的,至少不是唯一的。

    在四十岁之前踏足先天境,便是以珍稀灵药去堆,也一样要卓越的天资。

    所以,获得造化之机的前提,其实应该是优异的天资,便如……两年前的莫胜男就不是先天强者!

    满足了这一条件,再等到金雷堡两年一次的入门大会召开时,便是离开凡世的时候了。

    所以,齐雪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是必然地,与他,也与木院的其他人,正式道别而去。

    对她的离去,林青早有心理准备,他唯一没想到的是,临别之前,齐雪竟然会特意叮嘱了他一些事,并还将秋水宝刀留给了他。

    “她说木院的掌座之位,可能会有变更……执法堂一直都在齐家的掌握之中,如果木院出现变化,这是不是说,齐家的地位也没有以前那么稳了?

    齐家的地位稳定与否,应该与齐峰,甚至与那神秘之地有关。

    神秘之地到底如何,暂时还无法判断,不过齐峰……是了,齐堡主的年纪已经临近百五,莫非是他大限将至?”

    缓缓将刀收起,沉吟间,林青心中突地一跳,他有些猜到齐雪叮嘱之事的缘由了。

    根据林青这两年的了解,不算齐雪这样的离去之人,齐家共有两大先天强者。

    一个不用说,自然就是金雷堡的当家之人,被誉为“天雷刀”的齐峰。

    另一个林青更熟悉,正是他的便宜师父齐天。

    去年助齐雪夺取泰元仙丹的三个月后,他就秘密拜入了齐天门下,进而又学到了齐家秘传的云雾功,当然,自这便宜师父处,他也只学到了这一门秘技。

    如果是齐峰大限将至,有齐天在,虽然依旧能撑住齐家不倒,但是……如谢震谢老头这样的人,恐怕就不一定要蛰伏其下了。

    毕竟,金雷堡从来都是以武立家,能坐稳堡主之位的,向来都是堡中第一高手。

    目光微眯,林青心中暗暗点头:“应该就是如此,看来如果木院出现变动,最有可能插手进来的,就是谢家之人。

    一定程度来说,有了争夺泰元仙丹的那一战,我已经算是得罪了谢家,所以齐雪才会让我多注意一些,并且还将秋水刀留给了我……

    看来以后,恐怕很难再这么安宁了。”

    理顺一切,林青摇头苦笑了一声,不过他倒也没有什么慌乱。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木院执事,甚至还是齐天的徒弟,便是谢家真的入主木院,至多也就是在各个方面为难一下他,尤其是在一些执法任务之上。

    不过,以林青现在的实力,日常的那些任务,他还真不放在眼里,所以,唯一能让他感觉到麻烦的,只是一旦需要执行任务,以前“悠闲自在”的修炼时间,恐怕就将不复存了。

    另外,若是林青所料没错的话,齐家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没将他调离出去,甚至,齐家可能还有着一些别的心思……以林青的实力和潜力,谢家派过来的人若是不行的话,恐怕迟早还是要被他架空,到那时,这执法堂的第一个缺口也就名存实亡了。

    “两边都有自己的目的,我虽然处在齐家这一边,但也不能事事听由他们摆布,白白去浪费光阴。

    只有如齐雪那样,早日踏入先天境,才能自这泥潭之中脱身而出。

    另外,执行任务既然已经无法避免,以后与人交手,必然也不会少,有金丝手套辅助,我的虎形拳要擒下一般的内劲高手,基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若遇上擅使毒针之类细小暗器的人,却还是会有所不足。

    齐雪既然将秋水刀交给了我……修炼云雾功之余,木院的狂风二式也是时候参悟一下了。”

    念头落定,林青身影一转,便朝外走了出去。

    执法堂共有金木水火土五大下院,无论是那一个下院,都有相应的独门秘技。

    如林青以前所学的落叶飘风步,便是木院专有的精妙步法,即使有朝一日,林青自木院之中被调了出去,这门步法也绝对不能传给外人,否则一经探实,立即便会有执法堂的高手,前去捉拿,若有反抗,甚至可以格杀勿论。

    和落叶飘风步差不多,狂风二式虽非独门,但也是木院不外传的秘技之一,对这门刀法,在初会齐雪之时,林青便曾见过。

    刀出如狂风骤雨,一发就不可收拾,这是一门极其霸道的刀法,对体力和内劲同时拥有很高的要求,一般的内劲高手都很难练成,只有打通任督二脉,内劲大成之后,才能随心所欲地施展出来。

    林青虽然距离内劲大成,始终还有半步没能踏出,但他的肉体之力却远超一般之人,内气的精纯程度,更是连一些内劲圆满之人,都要相形逊色,要修炼这门刀法,却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否则的话,齐雪也未必会将秋水刀留给他了。

    “陈长老,我要借阅一下狂风二式的秘笈,劳烦您老了。”

    木院有武库,不过涉及到不外传,甚至只有内门弟子才能选修的武学,则基本都收藏在执法堂的密阁之中,由堂中的长老级高手亲自看护。

    曾经来过一次,对这里并不陌生,走进密阁,见到一个枯瘦老者正半躺着,在津津有味地翻阅一本厚厚的书籍,林青面上浮出了一些笑容,并解下腰牌,向老者递了过去。

    这陈姓老者是执法堂的元老之一,其实力据说早已超过大成,再加上老练的经验,若非年纪确实大了点,就是五大下院的掌座,都未必有稳胜他的把握。

    有他长年坐镇密阁,错非先天境的强者,否则还真没什么人,能无声无息地潜进来。

    “原来是林执事,你稍等。”

    仿佛是听到林青的声音,才被惊动,陈长老的目光自书上移开,又看了一眼林青的腰牌后,干笑一声,便颤巍巍自椅子上站起,并回身走进了内阁。

    一小会时间,他又出来了,手中多了一册薄薄的羊皮书:“林执事,你来过一次,所以这里的规矩,老朽就不重复了,你随意选一间静室慢慢参悟吧。”

    密阁这边的规矩,一切功法不得外拿,也不得抄录,若是选中,只能在周围的静室之中自行默记,自行参悟,并且,每一个人选择的功法都有数量限制,一般的内门弟子,只能选择两门功法,如林青这样的执事,则能选择四门。

    当然,虽然不能外拿,不能抄录,但若一次没能参悟透,或者没能默记下来的话,只要是相同的功法,下回再来,还是可以继续借阅的。

    如林青,上一次修习落叶飘风步,他就足足来了四回。

    “谢长老提醒,这段时间又要打扰您老了。”

    自老者手中接过羊皮秘笈,林青谦和一笑,又点头示意了一下,便随意地走进了一间静室,静心参悟狂风二式,自是不用多说。

    而外面,那一直颤巍巍,仿佛老眼昏花,老弱无力,已经风烛残年的陈长老,眼中却突地亮起了一道精光,喃喃自语道:“齐护法的秋水刀,什么时候竟然会落到这小子的手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