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8.第18章 泰元之争(中)

    “好一个笑罗刹。”

    同样不待田甜喘气,王家又一个刀客跃上了擂台。

    这人手拿寒月宝刀,刀身一振,就有一道杀意,将田甜笼罩了进去。

    紧接着,寒光骤然一闪,宝刀瞬间化作惊电腾蛟,刚还在数米之外,眼睛一眨,就已劈到了田甜的身前。

    “王婵!”

    双刺一交,恰到好处地将刀光封住,但一股巨力的冲击下,田甜根本把稳不住脚步,一连退出了三大步。

    本就开始沉重的呼吸一下急促,目光死死地盯着刀客,田甜狭长的眼睛不自觉地微微一眯。

    如果没有周彬,或者王一刀没有将周彬收为义子的话,王家年轻一代真正的最强者,其实应该是眼前这人。

    这人修炼的不是天杀十一刀,但是他的惊电刀法却也绝对不差,“一刀无血”王婵的名号,整个金雷堡都是响当当的。

    本来,在齐雪和田甜的预估中,这人应该是压轴之人,应该是第四个出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家的劣势太大,他竟然提前上来了。

    心念只是一闪,就被迅速收起,才刚稳住脚步,就听田甜一声轻啸,那如风一般的步法再次运起,两根峨眉刺也迎风一展,再度化作了暴雨三十六击。

    “惊电一刀!”

    王婵的刀法并不玄妙,甚至可以说朴实到了极点,他来来回回就是一刀,但刀快如电,刀重如山。

    就在暴雨剑刺刚刚形成之时,一刀,王婵直接破开一切,横斩向了田甜的娇躯。

    “当!”

    近在咫尺,眼见着身体就要被劈中,险之又险,一根峨眉刺终于出现了,却是田甜反手一转,强行横插了进来。

    但是这反手一转,哪用得上多点力。

    被刀一劈,田甜只觉手臂骤然一痛,整个身子如被雷击,顿时就跌出了五六米。

    “穿心刺!”

    手臂必然是被震断了,王婵的刀法和实力配合,也完全克制她的武功,即使继续再战,也没有威胁他的可能。

    一个瞬间想清一切,身子还在跌退的途中,田甜单手一扬,便有一道乌光骤地射了出去。

    太近了,近到王婵也来不及闪避,而他刚刚一刀斩出,寒月宝刀也同样来不及格挡,乌光自田甜手中射出的这一刻,王婵眉头一皱,身体稍稍一偏,欲避过心口要害,左手则闪电一探,以层层内气包裹,直接抓向了乌光。

    下一刻,他的面上一下抽搐。

    哪怕是动用了最强之力,这峨眉刺也不是这么好接的,那锋锐的锥刺被田甜的内气充斥,直接就给王婵的左手,来了一个洞穿。

    “我认输。”这时,正跌坐到地上,另一根峨眉刺也掉落在身前三米之外的田甜,垂着一只手,甜甜一笑。

    “面如菩萨,心如蛇蝎,笑罗刹果然是笑罗刹。”

    心中一声冷哼,王婵一咬牙,直接将峨眉刺拔了出来,随即,先是一包止血散撒了过去,眼见着依旧难以止血,他又连点几处穴道,再自己包扎了一下,方才冷着脸,看向了缓缓走上的陶德一。

    “如果是平时,我至多只能与你两败俱伤,但今天的你,必然会败在我剑下。”

    细剑一寸寸地慢慢拔出,眼睛一丝丝地慢慢眯起,陶德一的目光犹如毒蛇吐信,死死地盯在了王婵身上。

    “手下败将永远是手下败将,你败给我一次,就注定一辈子都要被我压在身下。”左手轻轻地握了一下拳,王婵嘴角一抽,不知道是因为剧痛,还是因为对对面之言的不屑。

    “那就拭目以待。”

    也不恼怒,陶德一阴阴一笑,随即,以剑带人,剑光一闪,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目光一缩,王婵寒月宝刀突地斜斜一劈,就听“当”的一声,刀与剑正碰撞到了一起。

    一个是惊电之蛟,一个是阴影毒蛇,两人讲究的都是一击绝杀,再加上早就交过手,彼此都很熟悉,刀剑一交,并不纠缠,两人一触即分,又再次伺机而动。

    ……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就如同一根木头,一直站着一动不动的林青,眼睛突地一闭,一呼一吸,再又一睁,本似无神的眼睛,蓦地多出了一道精光……是到他上场的时候了!

    应着这个念头,才十余个呼吸,擂台上,陶德一一剑刺入了王婵小腹,王婵也同样一刀劈在了他的胸口。

    “我说过,今天的你,必然会败在我剑下。”

    血如喷泉,不断自喉中涌出,陶德一咳了一声,却从胸前摸出了一块变了形的护心镜,最后看了一眼瘫倒在地,怎么也爬不起来的王婵,他阴阴一笑,就步伐蹒跚地走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他确实赢了。

    见此,背刀老者的目光微微一眯,身影一晃,便闪到了东擂台之上,随手一招,又将王婵的身体吸起,手指在他身上连点数十下,又从怀中摸出了一颗丹药,塞入了他的口中后,方才再度一晃,将王婵送回了王家阵营。

    同样,稍一观察陶德一的伤势,齐雪也带着一些郑重,自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又倒出一枚赤红丹药,一弹,直接射入陶德一口中。

    等陶德一盘坐下去,以内气催动药力,开始疗伤之时,林青则已经走上了擂台,与一个黄衫少妇对峙了起来。

    “沙秋玲,擅使寒霜剑法,有一手暗器功夫,据说还有一套淬了剧毒的金针……如果让她全部施展出来,尤其是那包毒针,恐怕还真有一些麻烦。”

    心中自然闪过少妇的资料,林青却不急着出手,反是脸上现出了一种怪异之色:“在下没有与女人动手的习惯,小姐不如行个方便,换那位周兄,来与林某先行较量一二?”

    “嗤”的一声,黄衫少妇眉角一扬,娇笑起来了:“小弟弟还真是可爱,姐姐看着你,也不忍心动手,要不你也去换齐姑娘上来,让姐姐先见识一下?”

    话似调笑,少妇手头却没有丝毫的松懈,在林青眼中,连半丝的破绽都没露出。

    “小姐如此说,看来主意已定。”

    林青眉头一皱,但眼睛之中却流出了一道寒光:“也罢,林某让你三招,等三招一过,若是有所得罪的话,那就请小姐见谅了。”

    话语一出,周围之人的眼神不禁都是一怔,这种争斗,竟然还来“礼让三招”?

    “这小子!”田甜心中嘟囔一声,眼中却有一道怪异之光一闪而逝……在木院中切磋了几个月,无论是面对她,还是面对齐雪,林青可从没说过什么礼让不礼让的话。

    “咯咯,小弟弟真是有趣,好,你既然这么大方,姐姐也就不和你客气了。”

    先是一呆,紧接着沙秋玲便花枝乱颤地笑起来了,不过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她那执剑之手却是纹丝不动,沉稳如山。

    显然,她根本没有因为林青的话语,就有丝毫的轻视,这也很正常,虽然林青的面容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但能让齐雪放弃另外一些人,将他选进,甚至还安排到了压轴的位置,岂能没有独到之处?

    娇笑声中,眼见着林青双手成爪,原地作出了防御的姿势,似乎真有礼让三招,只守不攻的架势。

    沙秋玲目光徒地一眯,双足在地一点,曼妙身姿飘忽灵动,犹如一只仙鹤凌空扑击,手中宝剑一振,顿时青光激荡,剑花点点,似无数雪花飘落,正将林青的身子,完全席卷到了剑势之中。

    “第一招!”

    静时如猛虎踞山,蓄势不发,但等黄衫少妇一剑杀来之时,林青身上的浑厚之势,却突地化作了随风飘动的落叶,脚尖点地,朝后一飞,始终与剑锋保持着恒定的距离,同时,他的嘴里还不忘数一下招数。

    “霜寒万里!”

    也就在这一刻,黄衫少妇心中一声冷哼,脚下速度骤地一攀,宝剑以眼花缭乱的速度当空刺出,霎时,剑花出现了,整整九朵剑花。

    每一朵剑花都透出森寒的杀意,九朵剑花一起轰下,那催动落叶飘风步,也似乎来不及躲避的林青,目光禁不住地一下收缩。

    “黑虎掏心!”

    躲不及,那就不躲。

    脚掌抓地,瞬间站稳,迎着朵朵剑花,林青双爪一振,浑厚的内气终于涌出,一个瞬间,竟仿佛有丝丝金光自手套之上,被激了出来。

    紧接着,右爪迎风一动,也一化为九,自最正面抓向了剑花。

    左爪则一探,一溜,轻松简单就找出了宝剑的真身所在,并自侧面,一滑,再一拍,却是使出了虎形拳中最有名的精妙巧打之招。

    当然,有礼让之言在先,林青的这记“黑虎掏心”,只是用出了前半招的精妙,对于后半招的致命,则根本没有施展的征兆。

    “好精湛的内劲!怪不得如此自傲!”

    金爪与剑花相撞,但见哗的一下,一切森意顿时就被撕碎。

    见此,沙秋玲瞳眸不禁一缩,能将她的霜寒剑花如此简单就击散,这不仅仅只是内气的浑厚程度超越了她,还意味着对面的内气精炼程度,恐怕也远胜于她。

    也就是说,若真是公平交手的话,她恐怕还真的远不如对面。

    好在现在还不是公平交手!

    “不要怪我辣手了。”

    心念一闪而过,眼见着林青的左爪自侧面拍向了长剑,沙秋玲目光一寒,内气骤地一涌,宝剑改刺为绞,随着玉手一翻,竟是直接削向了近在咫尺的虎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