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7.第17章 泰元之争(上)

    “谢安东,内劲圆满,谢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天才,也是齐雪最顾忌的对手,据说他已经将谢家独传苍啸神功练成,内劲深厚程度远超一般的同层次之人,尤其要注意的,就是他的劈空掌……”

    林青目光一动,首先注意到的,是一个看上去很忠厚,很老实的青年,这人就站在胖老头的身后,头微沉,目不斜视,像是有些拘谨。

    若非事先对此人已经有过了解,就这一眼的话,林青也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忠厚青年,竟然会是与齐雪齐名之人。

    “果然人不可貌相。”

    暗暗观察了几眼,又将他身侧其他四人的资料,也一一回顾了一下,林青的目光便转向了另外一边,落到了一个透出豪迈之气的背刀男子身上。

    “这应该就是周彬,太上长老王一刀的义子,一手天杀刀法出神入化,王家年轻一代无人能出其右,所以才能以外姓之身,担任王家主将。”

    观察了一阵后,缓缓地,林青的目光终于收回,他并没有看一侧的齐云等人。

    按照金雷堡的规矩,有资格参加争夺战的,只有排名前三的家族。

    其中排在第一的,可以出动两支队伍,分别与第二和第三交战,胜出者再进行最终的决战。

    因此,除非双双获胜,稳稳将胜利掌握齐家囊中,否则的话,齐云和齐雪是没有对立的必要的。

    “就看是先与谢家拼,还是先与王家拼了……不过不管是哪一个,既然齐雪已经在我身上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又承诺赢了之后,会传我们齐家秘技,这次就好好地替她卖一次命。”

    眼观鼻,鼻观心,心神守一,林青不再胡思乱想。

    “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周围之人一动,林青的眼睛随也一睁,紧接着,他的目光又一下愣住,无比之惊诧,乃至惊骇,但同时,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恍然,说不清的期待。

    但见目光所见之处,一个青衣仙子正自云端之中飞天而来,这仙子脚踩一把银色长剑,长剑宝光四射,明明还在极远之处,林青却已经觉得眼睛一痛,有种被刺着的感觉。

    神仙?剑仙?不过……林青这一刻的恍然,却渐渐地压过了惊骇,也只有这一可能,才能让金雷堡这样的庞然巨物,自甘逢迎这些人,事实上,他心中以前也曾想到过这一可能。

    “弟子参加慕师叔。”

    刚还在极远之处,剑光一闪,青衣仙子便已落到了摩云顶。

    不约而同,金雷堡三老齐齐上前见了一礼。

    不过这慕师叔显然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随意“嗯”了一声,她那淡漠的目光,就直接看向了背刀老者:“王师侄,按照我和师兄当年的约定,既然你们王家十来年还是没有新的外门弟子出现,他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我就留下一半,其他的悉数奉还。”

    慕师叔的声音清清冷冷,与她幽静的气质完全一样。

    声音中,就见她玉手在腰间一拍,便有数个玉瓶,以及一个小包裹,直接飞了出来。

    随即,青光一卷,这些东西又悉数落到了背刀老者的身前。

    见此,齐峰和谢震的眼睛不由一亮,听话意,这可是王家那位老祖遗留给后人的东西……不过,他们二人也就是艳羡一下,还不至于,也不敢真的去抢夺什么。

    “弟子谢过师叔,是我们这些后人不争气,辜负老祖,也辜负师叔的期望了。”背刀老者一下就跪了下去,声音隐隐有些哽咽。

    “好了,我和德言师兄的约定已经结束,不过看在师兄当年对我的恩情份上,我还会照应王家十年,十年之后,若是王家还是后继无人的话,我们的缘份也就到此为止。”

    慕师叔随意挥了挥手,示意背刀老者起来,她的目光又看向了胖瘦二老,淡淡道:“以你们在门中的关系,想必也已知道这次的赏赐是泰元丹,闲话莫说,和往年一样的规矩,开始吧。”

    说着,便有四道青光自慕师叔手中飞出,又分别射向了三老后边的众人。

    早有准备,齐雪等人一扬手,正将青光接入手心。

    “东擂台!”

    青光落到手心就化作了一个大字,自齐雪手心飘起的,正是一个“东”字,随即,她的目光便与骤然涌出狂热战意的周彬对上了,这刀客手中飘起的,也同样是个“东”字。

    东西两个擂台,两组同时开始,谁能先赢,谁就有一定的休息时间。

    另外,一旦上了擂台,无论是输了,还是自觉气力不足,主动下来了,都将失去再上的机会。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就看哪一组能撑到最后,并给己方的主将,争取到最大的优势。

    擂台刚分好,四组人身影同时一晃,就各自落到了自己的位置。

    紧接着,高壮如熊的常天顺粗豪一笑,一提手中镔铁长棍,便率先跳上了东擂台……对林青四人的出场顺序,齐雪早已安排好,常天顺是第一个,接着田甜,然后陶德一,最后才是林青。

    无需催促,王家那边也跃出了一个用剑之人。

    霎时,剑光森森,棍影重重,一个杀意凌然,一个浑厚刚猛,两人瞬间就打作了一团。

    “天杀十一刀你曾经见过,和王十一一样,周彬最擅长的也是这一刀法,而且他的杀意,比王十一还要胜出数倍,如果你遇上他,尽一切可能击伤他的右手,或者重伤他的双脚。”

    目光盯着在擂台上厮杀的两人,齐雪的声音,却低不可闻地落到了林青耳中。

    虽然很自信,王家这一组人,必定会是她的手下败将,但是,若要以最佳的状态,与谢安东展开最终决战的话,让林青几人先将对面的人击倒,再将周彬也拼出个不轻之伤,她无疑就能拥有最大的把握了。

    因为,齐雪很确定,齐云虽然不如谢安东,但为了齐家,他绝对不会让谢安东轻松趟入决战。

    没有说话,林青轻轻地点了下头,目光依旧在关注着常天顺二人的交战。

    “四十岁之前,踏入先天真气境,就能得到造化……应该也就是能拜入这些神仙门下。”

    “神仙,神通,还有长生……不过静功最大的长处,也就是锻练筋骨,强化经脉,在提炼内气方面,并没有独到之处,要想早日踏入虚无缥缈的先天境,绝对不能仅靠静功。”

    “齐家的云雾功,是与苍啸神功齐名的绝顶心法,可惜从没听说过外传之事……不过,不争,永远不会有,争了,至少有一线可能,尽力去试一试吧。”

    目光看似在观战,林青心中却另有一些杂念,好一阵之后,他才真正收起了心思。

    “给老子滚下去!”

    这时,就听一声巨吼,擂台上,已经将对手压入劣势的常天顺,身上衣服突地无风自鼓,一个刹那,那比人还高的镔铁棍直接幻出了数十道猛烈的棍影,每一道棍影都仿佛是实体,数十棍一起扫出,几乎有开山之威。

    “去!”

    剑客瞳孔顿时一缩,这一击明显已经超出他的能力之外了,除了退,再无他路,但是,再退一步,就落下擂台了!

    倒也是果断之人,一个刹那的思考,剑客脚尖一点,直接飘下了擂台。

    但同时,气贯长剑,避开棍影,他的手一振,再一推,就见一道剑光闪过,长剑竟是直接射入了常天顺的大腿。

    “再来!”

    剧痛,但仿佛根本不在乎,常天顺一伸手,便将那几乎洞穿大腿的长剑拔了出来,又随意撒上一包止血散,再稍稍一个包扎后,瞪着血红的眼睛,他就像巨熊一样,朝王家那边发出了咆哮。

    会被齐雪安排在第一个出场,正是因为常天顺拥有着这一疯狂。

    “这头笨熊!”台下,田甜脸上的甜笑未去,但眼睛中却难得地流出了一丝冷光。

    腿伤到底是腿伤,哪怕再悍勇,行动起来总有不便。

    第二场常天顺没能继续撑下去,对面以一套灵巧的步法,外加变化莫测的刀法,在拖了一定的时间后,终于将常天顺击倒。

    不过,林青却注意到,多次的刀棍碰撞,对面那人的双手似乎也受到了不轻的震伤。

    常天顺一下,田甜立时补上,没有给对面喘息的机会,锋利至极的峨眉刺如同暴雨一般,朝对面覆盖了过去。

    而下面,齐雪则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珍贵伤药,亲自给常天顺处理了起来,一时间,这巨熊一般的粗汉,脸上竟是不由自主地红了一下,好在他的虬须够茂密,倒也没人真能看得到。

    乒乒乓乓,刀剑碰撞的声音和雨点一般密集。

    手持一对峨眉刺,田甜凌厉的攻势,和她的名字截然相反。

    身影如风,剑如暴雨,在她的攻击下,对面除了应接,根本施展不出多余的还手之力。

    半盏茶的时间,第一个破绽终于被打出了,田甜一刺锁住精钢刀,另一刺闪电捅出,同样在对手的大腿上,开了一个血洞。

    又是半盏茶之后,身中五刺,因出血已经虚弱不堪的对手,被田甜一脚踢下了擂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