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0.第10章 争风吃醋

    “林大哥,林大哥,你在家吗?我是青山,我找你有事。”

    砰砰砰的敲门声中,还有一个少年在大声叫喊。

    青山,莫青山,莫家三兄妹的老么,他比林青小四岁,比莫胜男小三岁。

    自从林青搬入这小院后,基本也只有莫家兄弟,以及同在木院的几个人,才会不时地来这边走一走。

    “又是这个小猴子。”

    十一岁的莫青山身体还未开始成长,但古灵精怪,调皮捣蛋的本事,却如同天生,据莫大海说,也只有以前的莫胜男,才能将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自然不认为这小猴子会真有什么紧要事,不过嘴角抽了一抽,林青还是将绢书收起,走了出去。

    “是不是学堂里又惹人了?不过这种事情,你不是一向都找石头的吗?莫非石头也打不过人家?”

    院门打开,外面是一个穿着锦衣,但衣服上却到处都粘着泥巴的小孩。

    这小孩看上去瘦瘦小小,但那黑溜溜的眼睛中,却透出了灵动和顽皮。

    林青大手一伸,抓了抓小孩乱糟糟的头发,又哈哈一笑。

    小孩自然便是莫青山。

    虽然搬进齐家庄已有大半年,莫家现在也富得流油,但这小孩显然还没想到身份地位之类的事情,见到王石,他会亲密地喊“石头哥”,见到林青,他也一样会叫“林大哥”。

    “林大哥,我怎么会惹人呢,以前都是别人来惹我的。”

    眼珠子滴溜一转,莫青山一边辩解,一边抓住了头上的大手,又说道:“还有,我这次来,是帮我哥跑腿送信的,他有事想请林大哥帮忙。”

    “你哥?”

    林青目光一动,倒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在齐家庄,莫家虽然真正的实力依旧极差,但地位却绝对不低,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号新贵。

    与这相对应,作为莫家三兄妹的大哥,莫大海自然也得到了重点培养。

    而且,如果林青所料没错的话,金雷堡对他的培养力度之大,可能还不下于齐家那些年轻一代的核心。

    也正是因此,在传功堂,实力一直在突飞猛进的莫大海,多多少少也有了一定的名气。

    另外,据上个月,他和林青交流时,不经意被套出来的口风看,他和齐眉之间的发展,似乎也进了一大步。

    也就是说,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看,这莫大少都应该是正值意气风发才对。

    “大海遇到什么事了?”收回手,林青眼中流出了一些兴趣。

    “我跟你说,我哥……眉姐……”

    原来是太过意气风发引出来的事。

    齐眉和莫大海同岁,不只貌美如花,还拥有高强的功夫,再加上齐家直系的背景,在金雷堡可是正值盛开的一朵名花。

    这样的名花,自然不会缺乏追求之人,只不过齐眉本人有心要学本家那胭脂虎,才对所有的追求之人都不假颜色。

    本来一直这样,倒也没有什么,毕竟大家都一样,但就在上个月,她和莫大海却突然牵起了手。

    于是,事情也就出来了。

    莫家在齐家庄,虽然也算得上是一号新贵,但金雷堡太大了,没听说过的人太多了。

    甚至,即使听说了,也一样不被有些人放在眼里。

    金雷堡,从来都是七大家族的金雷堡,除了齐谢王陈陆姚方的人不能惹之外,谁和谁还不都是一样。

    “他们约了明天中午,在渡风口解决,所以我哥叫我来请你,他自己也找别的帮手去了。”

    莫青山说得眉飞色舞,时不时还手舞足蹈一番,看得出,这小猴子对明天的决斗,相当的兴奋。

    “好,回去告诉你哥,明天我会提前一些去渡风口,我们到时候再见。”

    争风吃醋的事情,林青本是没有这份闲心去掺合的,不过总的来说,莫大海与他的关系还算不错,而且,说不定将来,他还有求到莫家的时候,故而,拍了拍小猴子的头后,林青便应下了助拳之邀。

    “嘻嘻,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见。”

    莫青山嘻嘻一笑,挥了挥手,就一溜风地跑得不见人影。

    “这些人真是没事找事做。”

    摇了摇头,林青又将院门关起,但接着,他的眼中却也流出了一些异色:“不过有机会的话,与差不多实力的人真正交一次手,倒也不无不可……自从练成刚劲之后,还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木院中,齐雪不用说,与林青有往来的其他几人也都是内门高手,他倒还真没有经历过势均力敌的对战。

    ……

    渡风口位于齐家庄北面,由两座陡峭的高山相夹而来,如果处在别的方位,这里也许还会被开辟成进出齐家庄的通道峡谷,但渡风口的另一面,却是乾江的支流。

    江水无数年的冲击,高山的那一面早已经陡如悬崖,并且光滑如镜,大概除了风之外,没有人能从那边进来,所以这里才会叫作渡风口。

    因为地势,这里是不需要布置守卫的,又因为没有守卫,做一些稍稍违规的事情,也不虞被当场捉住,于是,渐渐地,这渡风口也开始有名起来了。

    这里是齐家庄,甚至整个金雷堡,弟子与弟子之间,解决私人矛盾的最佳场所。

    一般来说,只要不出现伤残致命的事情,在这里决斗,就是堡中高层知道了,也没人会说什么,因为……很多年前,那些高层也是这样过来的。

    “兄弟,谢了。”

    林青赶到时,这里人已经很多了,一眼看上去,应该又分成三批。

    一批人占据绝大多数,他们呈环形散在四周,并且在嘻嘻哈哈地指指点点,看样子应该是得到风声之后,赶过来观战看热闹的人。

    被他们围在中间,一左一右,又有两批人在怒目对视。

    左边一批数量较多,差不多有二十人,或是赤手空拳,或是拿刀背剑,这些人下巴抬得有些高,似是在故意轻视,故意激怒对面。

    右边一批则只有八人,里面更还有个精瘦小孩,以及两个身穿黑衣的预备弟子,不过除了这充数的三人外,其他五人倒个个都透出了悍勇之气。

    莫大海便在这五人之中。

    见林青到了,莫大海重重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并耳语着感激了一声。

    淡淡一笑,林青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莫大海的背,就松开了他。

    接着,莫大海又给他介绍了一下其他人。

    杜青山和王石不用说,另一个黑衣弟子名叫杜坤,是王石的死党,与林青也认识,都是曾在齐眉那里学拳的新人,所以也不用说。

    莫大海主要介绍的,是他身边的四人。

    这四人有三个出自传功堂,一个出自玄衣卫,都是莫大海近几个月结交的好友。

    微微点头,与这些人一一认识了过来,林青面上神色不动,心中却又微微一疑:“似乎有些不对,以莫大海平时的交际,应该不至于只邀到这几人……莫非是受到了对面那些人的影响?”

    眼随心动,林青的目光自然地看向了对面,迎着他的,自然是一道道不善的眼神。

    “果然有些问题。”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眼神,第一反应自然是敌意,但林青却不同,他自小在街乞讨,对这方面的观察,一贯有自己独到的眼光。

    “除了敌视,还有轻蔑,或者说俯视……莫非是堡中的那些世家大族?”

    心念微微一动,林青有些猜到,为什么莫大海邀到的助力会如此之少了……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敢得罪某些势力的,尤其莫家冒头,还就这大半年的时间,潜势还未形成。

    “黑衣弟子带过来也就算了,竟然连乳臭都未干的小毛孩也拉上,莫大海,要不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慢慢去请人,免得别人说我们欺负你啊。”

    这时,对面一个锦衣白面,腰佩长剑的俊朗男子笑起来了。

    他这一笑,顿又引得周围同伙齐齐大笑而起,那肆无忌惮的狂妄和轻蔑扑面而来,让莫大海等人的面色禁不住一黑。

    “陆尚义,你也就会嘴上放放屁,等会动起手来,看你有没有出来的胆子。”

    莫大海呸了对面一声,正说着,他的眼中突又一亮,他邀请的最后一人,也是最重要的一人,终于到了。

    “王兄,就等你了。”面露笑容,莫大海大步迎了过去。

    这是一个披发男子,年纪看上去二十多点,面无表情,目光冷淡,即使莫大海盛情迎了过去,他也只是不动声色地点了下头。

    “竟然是王十一,想不到莫兄弟竟然认识这人,还把他给请过来了。”这时,林青身侧,那出自玄衣卫的周牧山面上明显一喜。

    “这人就是王十一?那个传说中,凭借天杀十一刀,击败过内门高手的王十一?”听到他的声音,传功堂的三人目光也同时一震。

    “不错,正是这人,我和他同在玄衣卫,虽然没说过话,但曾见过他数次。”周牧山笑着点了点头,本以为己方这边根本没有胜算,不料莫大海竟然还备有杀手锏。

    “王兄,这是我们几个,与这小子的私怨,你这样插手进来,有些不合适吧?”这时,对面的陆尚义,面色也有些难看,显然他也认识这披发男子,而且还存在着不小的顾忌。

    “击败过内门高手,让这陆姓之人也生出顾忌,又姓王……莫非是七姓之中,仅在齐谢两家之下的王家人?”始终冷眼观察着一切,林青心中不由一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