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7.第7章 气血 刚劲

    月上半天,淡淡的银光洒遍了琼州每一寸天空,不过每到这时,红叶岭总会被朦朦轻雾笼罩,月光没入其中,激不起半丝涟漪。

    故而,不管是什么季节,夜晚的齐家庄永远是漆黑一片,除了守夜巡视的卫队,极少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出门。

    不过近些时日,有处地方显然是个例外。

    “这师弟的毅力还真是不错啊,有两个多月了吧?竟然每晚都要练到这个时候。”

    带着巡逻小队,自练武场附近走过,一阵轻风吹来,也带来了熟悉的击打木桩的声音,杜五心中一动,突又微微一笑。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勤练拳法,甚至不用去看,杜五也知道那人是谁,毕竟,每三天就要带队守一次夜,他已经在这里,见过那人太多次了。

    不过略一沉吟,杜五的脚步却还是停住了,作为佩刀堂的一员,他既然已经带队出来,就要排除一切异常,哪怕这异常对他来说,已经渐渐开始平常。

    这个念头一起,杜五便朝身后一人点了下头:“姚平,你去看一看,如果还是那师弟,就提醒他早点休息。”

    “好嘞,杜老大,不过您老虽然是好心,但我看那师弟恐怕又要当耳边风了。”姚平是个矮个的精壮汉子,收到杜五的命令,他嘿嘿一笑,便提着灯笼,朝练武场大步走了过去。

    “姚师兄说得不错,我们已经提醒过他很多次了,不过每一次,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不练到子时,就绝对不会罢休。”目送姚平远去,一个黑衣青年也摇了摇头。

    而他的话音刚落,又有一声冷笑跟着响起:“要说我,这人恐怕是不相信杜老大的话,他也不想一想,哪怕我们习武之人的身体,要比普通人好得多,但人的气力毕竟是有限的。

    练拳过度,气力消耗过大,就要损及精血,一次两次还无所谓,但时间一长的话,甚至会断绝了练成刚劲的可能,到时候……”

    “好了好了,不要在背后说这些话。”

    没有等冷笑之声说完,杜五便摇了摇头,将其打断,并说道:“上次我观察过这位师弟,他的精神和气色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他能尽早练成刚劲的话,哪怕损伤了一些精血,也是能温养回来的。”

    巡逻队直属于佩刀堂,但这支小队除了杜五之外,其实全都是临时成员,而这些临时成员绝大多数又都出自黑衣弟子。

    毕竟黑衣弟子是没有固定俸禄的,唯有完成一些杂务,他们才能赚到相应的薪金,进而才能在堡中生存下去。

    夜间巡逻也属于杂务之一,而且相对于砍柴劈柴,运粮卸粮之类的粗活,这一体面些的杂务无疑要受欢迎的多。

    所以,作为小队唯一的正式成员,杜五还是有足够的威信的,他的话一出,哪怕大多数之人并不是很认同,毕竟,刚劲哪有可能说练成就练成,但一时间却也没人会去反驳什么。

    见此,杜五自也不会再说什么,他虽然对那师弟的毅力有些感触,其实两人间却还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啊,你……”

    正在这时,寂静的夜空,一声惊叫徒然响起,正是姚平的声音。

    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巨响,隐隐间,似还伴随着一些东西倒地的声音。

    “姚平,什么事?”

    变况一起,杜五本是温温和和的眼睛骤然一缩,一声钟鸣一般的巨吼顿时从腹中喷出,紧接着他的面上一下血红,下一刻,仿佛离弦之箭,杜五竟然一步跨出三四米,朝姚平那边疾射而去。

    不过才刚跨出三步,杜五眯缝起来的眼睛中,突又闪过了一道惊疑,前面似乎有一种气息,相当之熟悉。

    “莫非是?”

    心中一动,那急怒顿时散去了十之八九,脚步虽然未停,杜五面上的血红却徐徐开始褪去。

    又是几步之后,提着灯笼的姚平,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黑衣弟子,还有断成两截的木桩,终于落入眼中了。

    “果然如此!竟然还真练成了!”

    目光在场上一扫,再联系早先感觉到的熟悉气息,杜五顿时便猜出了这边的一切。

    早先感觉到的气息之所以熟悉,因为那是气血爆发的气息,不过会弥散到空气之中,必然是爆发过度所致。

    而气血爆发过度,一般来说,除了练成刚劲的高手,在拼死一击的时候,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外,基本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初次气血爆发!

    “这位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步子一下放缓,杜五哈哈一笑,抱拳说道:“在下佩刀堂杜五,恭喜师弟练成刚劲,在武道之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气血爆发,正是练成刚劲的象征。

    当然,只是初次用出,不代表现在就能自如使用,杜五的恭喜其实稍稍提早了一些。

    “在下林青,深夜惊扰到几位师兄,还请见谅。”

    察觉到又有人来,黑衣弟子略显勉强地转过头,脸上露出了一些歉意。

    听声音,这黑衣弟子赫然便是林青,也只有他那天赋的不衰之体,才能日夜勤练,却不用考虑精血的损伤。

    不过此时,他的声音却显得比较虚弱,透过灯笼之光看去,他那面色更是苍白如纸。

    “哈哈,林师弟不用在意,我们这是例行职责。”

    大笑一声,已经走近的杜五,拍了拍姚平的肩膀,将他自惊滞之中打醒,又说道:“师弟现在感觉如何?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能成为佩刀堂的人,杜五自然也练成了刚劲,所以,曾经有过类似经历的他,对林青现在的状况相当之了解。

    初次爆发,自然无法自如控制。

    林青的虚弱,正是因为一击打出的时候,气血爆发过度才造成的。

    不过,若是杜五推测没错的话,应该也正是过度爆发,林青才能将那碗口粗的木桩一击打断。

    “谢师兄好意,不过我就不影响大家的事情了,我再休息一会,应该就能恢复些气力。”

    再次感激一笑,不过林青还是摇了摇头,倒非他逞强,虽然没有料到,在这突破的关头,竟然会一下损耗如此之大,甚至连动一下都很难,但是他的身体却与众不同,就这么一会时间,自小腹处,隐隐地,他已经能感觉到一些热气开始生出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呵呵,有机会的话,大家堡中再见。”

    略略有些惊讶这个时候的林青,似乎还在好强,不过杜五倒也没有在意,怪脾气的人他见得多,若有所指地点头一笑后,他便示意也已追至的小队众人,重新调头而去。

    “看来要休息一段时间了,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控制气血,贯通经脉,锻练筋骨,按照齐眉和大海所说,日后的修炼就要由外转内,专注于锻体,最终再去养气。”

    巡逻小队一去,练武场便重新归于寂静,无人在旁打扰,林青双目一敛,也开始回味起突破那一刻的奇妙感。

    良久,当身体中的力量恢复了一些之后,他的眼睛睁开来了,仿佛在沉吟着一些东西。

    突地,犹如猛虎曲身,他的整个背脊一弓,浑身肌肉顿时隆起,还有一个个的疙瘩在其上流动。

    紧接着,腰背又是一甩,每一根汗毛都竖直了起来,就听一声炸响,那黏滋滋的感觉,顿时自身体之中消失了。

    “好了,该回去了。”

    神清气爽,林青长吸一口气,虽然虚弱感仍在,行动能力却已经完全恢复。

    几步一走,他便融入了黑暗之中。

    ……

    七天后,预备弟子所住的院落。

    “佩刀堂和执法堂,该去哪一个?”

    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林青却没有去练武场,此时的他,手中拿着两张调令,正若有所思地在琢磨着。

    佩刀堂的调令,应该与杜五杜师兄有关,毕竟,除了一些与他关系较近的人之外,知道他练成刚劲的,也只有这位杜师兄了。

    说实话,对这杜师兄,林青还确实是有一些感激的。

    虽然两人几乎没什么接触,但每次巡逻经过,杜五都会让人提醒他练拳过度的影响,这却是一份实在的心意,哪怕这对林青,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至于执法堂……

    “应该与齐眉,或者大海有关,不过不是传功堂,却是执法堂,这里面莫非也有什么讲究?”

    在取得突破的第二日,因为面色不对,更还未去练武场,与林青住在一起的王石,很快就知道了他的事情。

    接着,早在一周之前就已先行一步,此时已经被调入传功堂的莫大海,自然也就知道了。

    莫大海知道,也就等于齐眉知道。

    林青觉得,这第二封调令,最大的可能,应该就与齐眉有关。

    “也许执法堂才是齐家掌握最深的地方,齐眉会加入传功堂,估计只是为了大海而去……应该就是这样。”

    念头闪动了几下,林青觉得,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说得通。

    “佩刀堂是堡中最大的堂口,几乎掌握了一切对外的力量,无论是码头,还是商行,全都靠他们守护,所以也是油水最丰厚的堂口。

    相比较而言,执法堂就要小的多了,而且除了固定的俸禄,也很少有其他收入。

    不过执法堂也有一个优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