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1.第1章 远走阳城

    “黑老三竟然突破刚劲,练成了内劲……麻皮栽在他的手里,果然不冤。”

    “这次行动,已经与他彻底翻脸……东巷不能再待,也只有走那一条路了。”

    夕阳渐渐落下,天色迅速开始昏暗。

    呼啸的寒风中,两道身影仿佛灵猫一般,熟路轻辙地在丹城的小巷中闪动着。

    时不时就隐蔽地查看一下后方的状况,眼见着基本已经摆脱追杀,林青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

    “靑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一口气跑过了十数道暗巷,周胖子早已气喘吁吁,见到林青的异状,他的目光先是一动,旋即便有关切之色流显而出。

    “死不了。”

    随手将嘴角的血迹擦掉,林青脚步不停,方向却猛地一折:“跟上我。”

    “不是回庙口。”

    胖子的目光再次一动……这一方向,明显不是回东巷老巢。

    心念暗暗闪动了一下,却未说话,喘着粗气,他紧紧地跟随在林青身侧。

    一会儿时间后,目的地到了。

    一座幽静的青石小院。

    “这是麻爷早年布置下来的备用驻点,只有刀哥和我知道,可惜刀哥也不在了……”

    从小院后面翻进,林青顺口解释了一声,正说着,突又声音一顿,左手抚胸,眼角一搐。

    麻爷,也就是麻皮。

    在丹城东北角,所有的乞丐,所有的小偷,全都是麻爷的手下。

    如林青,六岁便被人贩卖给了他。

    一番训练后,很快就被赶上街头行乞。

    稍稍大些,被强逼着行窃之类,自也不可避免。

    若非天生体质有些特殊,林青恐怕也和大多数的同伴一样,免不了要在无尽的饥寒之中,冻死,病死,或者……生生被人打死。

    在底层挣扎了整整六年,一直到十二岁,身体开始迅速成长,林青才渐渐脱离“一线”队伍,并最终成为了麻爷手下数得上的几个得力人物之一。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过去。

    一年半之前,麻爷栽在了黑三爷的手里。

    一年之前,刀哥等几人,也挡不住黑三爷的入侵,或是变节,或是折了。

    林青在压住余下的一些人之后,眼见着根本不可能自正面挡住黑三爷,便缩到了最偏僻的东巷。

    一年的时间,极其耐心的观察,他将黑三爷的老巢,以及最常去的地方,甚至是两个情人的住处,都已摸得一清二楚。

    同时,因为长时间的低调避让,黑三爷对这边的防备之心也已基本消失。

    算计着一切差不多,以给麻爷和刀哥报仇为口号,又勾画出美好的未来,许下共富贵的承诺,就在半个小时前,在黑三爷固定时间探望情人和私生子,必然会经过的一条路上,林青设下了周密的埋伏。

    一个难退也难进的转角,八条汉子,八把锋利的短刃,此外,还有大量的石灰粉。

    以有心算无心,正常情况,这样的准备应该已经足以置黑三爷于死地了。

    而只要黑三爷不在,莫说是丹城东北角,整个东城区和北城区都要不小地震荡一下,到时候谁能取而代之,自然是各凭手段。

    可惜,想法虽好,但现实却超出了预算。

    “练成内劲,即使放到黑虎堂和七联会,也是数得上的人物,再加上黑老三和那几人的关系……

    看来这片区域,以后要他一人独大了。”

    胸口的阵痛,从吃了黑老三一拳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林青心中有数,这是内伤,应该还是相当不轻的内伤。

    若非他的体质天生特殊,恐怕早在中拳之时,就要如其他几人一样,当场倒地不起。

    左手抚着胸口,仿佛是翻进来时,动作过于剧烈,伤势终于发作,林青眼角一搐,再搐,但足下脚步却不停顿,他径直推开门,走进中堂,又点亮了一盏灯。

    “靑哥,你真没事?要不我去胡老实那里,给你抓点药?”

    此时天色业已昏暗,哪怕一路过来,周胖子都在暗暗关注着林青的状况,但真正到了灯光之下,他才发现,林青的伤势,恐怕比他预想的,还要更严重一些。

    胸前中拳处,衣衫已经破裂,嘴角的血丝还在不断流出,面色苍白如纸,隐隐现出了虚弱和无力,不过这都不是最主要的,周胖子最在意的是林青的表情,尤其是那时而就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的眼睛。

    若是他没记错,他和林青相识应该已经有八整年了。

    八年前,他九岁,林青七岁,按理,那个时候的记忆,早就该模糊不清了,但是,直至现在,周胖子却还清晰记得当年的一件往事。

    都是麻爷手下的小乞丐,都是三餐不继,整日挨饿。

    周胖子清晰记得,因为无比饥饿,七岁的林青,曾经为了路边的一个肉馒头,与一条野狗展开了殊死的争夺。

    确实是殊死!

    那时的林青本就瘦小,再加上饥饿带来的虚弱,他和野狗完全就是在互相撕咬。

    野狗咬他一口,他就死死咬住野狗不放……

    那一刻,在周胖子的眼中,林青绝对比野狗更疯狂,更凶猛。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周胖子才会与林青越走越近,而事实也证明,他的眼光确实没错。

    从十二岁,身体开始成长,敢打敢杀,悍勇如狼的林青,就迅速成为了麻爷的心腹。

    其后一年多的时间,林青在麻爷手下的地位,更是成长到几乎可以与刀哥并列。

    而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他用拳头,用刀子,生生拼搏而来的。

    拼搏,那就不可能不受伤。

    在周胖子的印象中,林青身上大大小小的刀伤至少也有数十处,但是,哪怕是最严重的那次,林青胸前背后被人砍了七刀,周胖子却也没有在他面上,看到过现在这样,不由自主地抽搐的表情。

    “黑老三的那一拳,竟然如此之强!”

    无需多想,周胖子大致已能猜出林青现在伤势的轻重,同时,对黑老三的力量之强,他也更加有数……只是一拳,就比七刀还要严重的多,这绝对已经练成了内劲。

    练成了内劲,在整个丹城,都能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面对这样的高手,哪怕是麻爷再生,也一样要再栽一次……

    心念闪动不止,周胖子眼中则流出了自然的关切之色。

    “胡老实那里不能去。”

    正先一步坐下,闻到周胖子的话,林青目光微微一缩,又瞬间恢复原状,沉吟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以前是事事避让着黑老三,再加上东巷也没什么油水,我们才能暂时缩在那里。

    这次既然已经出手,又没能要了他的命,所有我们可能会去的地方,尤其是胡老实的药店,必然会遭到他的重点搜查。

    你现在去抓药,正是羊入虎口,自送上门。”

    丹城东北角的这片区域,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如附属于四大帮会的酒楼赌馆,又或者与官府,与一些大人物挂上钩,也即有后台的势力外,现在基本就要以黑三爷为尊。

    这次刺杀不成,黑三爷那数以百计的手下必然会群涌而出,虽说影响力限制,搜索不了整个丹城,但一段时间之内,东北区这一片的风声,却绝对会紧到极点。

    林青的话意,周胖子自然也能明白,不过……

    眉头微微皱起,周胖子先是缓缓地点了点头,随即他的眼中却又流出了一些迟疑:“那你的伤势怎么办?要不我绕几圈,去别的药店看一看?”

    “先不急,现在风声太紧,出去了恐怕就回不来。

    我在这边储备了一些口粮,先撑几天,等他们松懈一些,再找个机会去城西。

    那里是锦衣门和龙门镖局的地盘,即使黑老三与黑虎堂有着一些关系,也影响不到那边。”

    该是刺杀之前,就考虑过失败的问题,林青显然早有准备,安抚了周胖子一声后,他的目光又微微一眯,一丝森意自其中流显而出:“这一次失手,是我对他的实力有所误判,等下一次再来,他就没这么好运了。”

    声音一出,周胖子心中却顿时一跳……有下一次,也就是说,林青竟然还要再对黑老三下手,那可是练出内劲的高手!

    低下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下,周胖子突地抬首问道:“我们去城西,是先投靠锦衣门?”

    除了代表官方,掌有正规军队的城主府,丹城基本就以四大帮会为尊。

    这四大帮会的任何一个,仅只核心帮众便要超过千人,它们不只控制了城内大量的繁华之地,便连周围的乡镇,甚至矿场和码头之类的要地,也一样有他们的分舵。

    对周胖子,对林青,对曾经的麻爷来说,四大帮会就如同巨无霸一般,是根本无从抗衡的霸主。

    锦衣门正是四大霸主的其中之一。

    既然要退入西城,却又始终还记挂着黑老三,在周胖子的料想中,先行加入锦衣门,等什么时候掌握了足够的力量,再杀回去,应该便是最稳妥的方法。

    “不,我没有加入锦衣门的打算。”

    不料林青却再次摇了摇头,目光略显复杂地看了周胖子一眼,缓缓说道:“以我们两人的资历和背景,先不说是否能顺利加入锦衣门,即使能进入,要成为核心帮众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就更不用说掌握权势,进而去灭了黑老三。

    所以,暂时我只准备隐在西城,等黑老三什么时候松懈下来,再作其他打算。”

    “可是不借用锦衣门的力量,仅靠我们两人,如何能与黑老三对抗?”林青的话,终于让周胖子的眉头皱起来了。

    “要报仇,并不是仅仅只有行刺,黑老三固然是练成了内劲,但内劲也不是万能的。”眼角时不时地还会抽搐一下,林青脸庞上却隐隐流出了一丝阴冷,仿佛是在算计着,到底要用哪些阴招,才能算计到黑老三。

    不过他还只是阴冷,周胖子的面色却是阴晴难定,沉思几刻,目光直勾勾地看向林青的眼睛,周胖子沉声道:“我始终觉得,还是加入锦衣门最保险。

    退到西城,也许一时之间可以瞒过黑老三的搜索,但时间长了,免不了还是要露出一些风声,而若是加入锦衣门,即使黑老三发现,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报仇……”

    说着,周胖子的脸庞上又浮出了复杂之色,声音顿了一顿后,方才继续说道:“莫要怪我多嘴,我始终认为,麻爷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如此给他卖命。”

    固然从小就被麻爷收养,周胖子却从未遗忘过他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同样,他也相信,林青也绝对没有遗忘过。

    与其说是收养之恩,不如说和他一样的孤儿,绝大多数都在心底,对麻爷拥有着深刻的恨意。

    “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不过麻爷已经不在,刀哥也死在了黑老三手里,给他们报仇,这是我必然要做之事。”

    目光微微一眯,面色却缓缓平下,林青淡淡说道:“而且,以我们两人的资历,若是加入锦衣门,也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有出头之日。

    但若能顺利灭掉黑老三,再借此名声,重新建起堂口的话……”

    “但是……”周胖子面上始终有着迟疑犹豫之色。

    不过未等他话说出口,林青却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劝说:“好了,这事我心意已决,不过你若不愿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勉强你。”

    目光相对,一阵无言,好一会后,周胖子方才苦笑了一声:“算了,这事暂时先不说,你的伤势要紧,先休息一下吧。”

    林青终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走进了其中一间卧室。

    “是一个人加入锦衣门,还是两个人继续对抗黑老三,又或者是……”

    周胖子自己却未立即休息,但见晃晃悠悠的灯光下,他的脸色也阴晴难定地晃动了起来。

    ……

    “靑哥,你在这安心等着,我去去就回。”

    三天时间一晃即过。

    该是小院相当隐秘,再加上口粮也储备的很充分,外面的折腾也许还未停,这里却始终还保持着宁静。

    不过这个时候,周胖子却坐不住了……第一次被人用内劲打伤,三天的休养,林青的伤势不只没有好转,甚至还越发的严重起来。

    一番考虑,周胖子决定趁着夜色,去远一些的药店,给林青抓一些药回来。

    “三天时间,也足够你考虑清楚了。要走哪条路,就看你自己的了。”

    目送换了一身衣服的周胖子,悄无声息地自前门走出,毫无端由地,林青的咳嗽声也停住了。

    眼神变化了几下,突地他又大步走进卧室,将门反锁,一番布置后,竟在床底,直接掀起了一块石板。

    石板之下,赫然是一个黑漆漆的密道。

    “如果你是刀哥那样的直爽之人,也许我还未必要做这番试探,可惜你平时太过圆滑了……”

    心中喃喃了一声,微微摇头,林青一跳而下。

    相交也有八年了,可惜八年的相处,虽然平日里,他和周胖子似乎亲如一人,但心底,林青却始终有着一些保留。

    无他,胖子太擅于与人称兄道弟了,除了林青,他的好兄弟至少还有四五个,其中有一个,更是在前段时间,变节投入了黑三爷的手下。

    当然,变节不变节,其实也就是嘴上说说。

    正如周胖子所言,如他们这般出生的孤儿,几乎没有一个,会真正感恩麻爷,林青也同样如此,什么给麻爷报仇,那不过是一句口号,或者说……一个名义,一个给外人看的名义。

    以弱势面对强势,却依旧要给昔日的老大报仇,这岂非正是忠义的象征。

    而对帮会而言,对一些大势力来说,很多时候,忠与勇又正是他们挑选核心进行培养的前提。

    “还有三个月,就到金雷堡两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时间。

    若是胖子没出问题,那就带着他连夜出城,反之的话……等什么时候练成功夫,再回来与黑老三,与黑虎堂那边一较高下。”

    林青真正出道的时间,也就三年左右的时间,但在东北区这一片,提到他的名字,却很少会有人不知,而且清一色的,应该全都是“敢打敢杀,悍勇如狼”。

    不过林青自己心中,却相当清楚,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悍勇,他其实也一样怕死,若非小的时候,经过一些事情,让他知道自己的体质有些特殊,他根本不会多次冒险,去与人拼命,进而搏出一个前程。

    某种程度,他其实和周胖子,也是一类人。

    所不同的是,周胖子的圆滑,是流显于表,面对大多数人。

    而林青的话,则是以悍勇为表,投麻爷之好,进而迅速出人头地。

    正如这一次也是一样。

    计算着三个月后,就是金雷堡招收弟子的时间,林青才会冒险一搏,对黑老三展开刺杀。

    成了自然最好,不成也无所谓,因为有这一次,他至少搏到了一个忠义之名,日后若是金雷堡要调查他的底细,绝对会有相应的正面评价。

    至于周胖子所说的投靠锦衣门……也许在丹城区域,锦衣门确实是霸主级的存在,但是丹城却只是阳郡的三十三个附属城市之一罢了。

    阳郡真正的巨无霸,从来都是在阳城。

    而阳城的两大霸主势力中,金雷堡又毫无疑问居在首位。

    据林青私下了解,很多时候,甚至连阳郡的郡王,都要礼让金雷堡三分。

    投靠锦衣门,是从普通帮众做起,投靠金雷堡,也一样是从普通弟子做起。

    两者一比,自然是那有更大的机会,能学到真功夫的金雷堡,才是林青的首选。

    心念闪动间,换上一身灰衣,背着一个包裹,行出密道的林青,很快便静静地蹲伏到了早就预算好的暗巷之中。

    “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地,林青的心中微微一动,远处,有一阵脚步声传来了,虽然细碎,但在这寂静的夜晚,却瞒不过他的耳朵。

    一小会时间后,脚步声开始清晰,同时还有一些声音传了过来。

    “唉,这么多年的兄弟,要不是靑哥始终没有放弃,我说什么也不会……”

    “好了,你和我也是多年交情,只要拿下那疯狗,大家都可以安心享受,至于三爷那里,一切都交给我去说,你尽管放心。”

    “老侯,那就拜托你了。”

    ……

    与暗巷隔着一堵墙,一行十数人从那边迅速走过。

    “这个死胖子。”

    透过一个砖孔,静静地观察着对面的一切,林青心中轻哼了一声,不过面上倒是冷静依然,丝毫看不出半点愤怒之色。

    显然,周胖子的这一举动,基本还在他的预料之中,甚至,很大程度,这还是他有意勾引,才会最终导致。

    而会这么做,正是因为他对周胖子确实有些不放心,林青不想将他有意加入金雷堡的事情,不经意地流传出去,更还想借此机会,去掉那心头之隐患。

    怎么说相交也有八整年了,虽然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但林青也不会为了心头的疑虑,就直接下手处理周胖子。

    不欲下手,又要除掉心头隐患,那就只有引出周胖子心中的最终打算,才能行得通了。

    显然,经过这三天的思考,周胖子的抉择已经出来了,他不想跟着林青,继续去冒险了,同时,因为林青往日的阴狠手段,他更怕会遭到事后的报复……

    目光闪动了一下,林青轻轻地叹了口气,同时,又仿佛去掉了一个包裹,他的心头又莫名一松。

    摇了摇头,继续蹲伏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不见后面有任何动静后,静悄悄地一退,他的身影迅速融入了黑暗之中。

    ……

    “终于要开始了!”

    数百米之外的夜空,一团漆黑的夜雾中,无声无息,一双明眸突地亮起。

    仿佛寒月,不见丝毫波澜,眸光只是淡淡地凝视着下方直奔城外而去的身影。

    少顷,就如出现时一般的隐晦,毫无端由地,明眸又消逝在了夜空。

    ……

    而另一边。

    青石小院内,那已经被撞开的房门前,除了一个已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大汉外,所有人的面色,都无比难看,尤其是周胖子。

    根本没有想到,林青竟然早就逃走,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布置了伏击。

    撞开门的同时,竟然有一个铁球当空砸来,那贴着头皮飞过的感觉,几乎给周胖子带去了必死的感觉,好在真正倒霉的,还是他后面的人。

    不过比划了一下他的身高,还有铁球的高度后,周胖子的面色却更加难看了。

    这几乎就是照着他的身高,来布置的陷阱。

    若是铁球后面的绳子,再长那么一丝的话,也许这一刻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