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0.第2420章 深渊,深渊,傻傻分不清楚

    被陆九缺锐利的目光看着,梵染甚至有种被她完全看穿的感觉……

    她之所言,她之所讲,她之所论,他闻所未闻,却莫名激动、颤抖!

    有人生之为王,有人生之为奴……

    这真的是深渊存在的意义么?!

    不……

    不是的!

    他能感受到,魂树那种强烈而又鲜明的情绪……

    它想给这个颠沛流离的族群,一片安详宁静的家园啊!

    “我……”梵染张了张嘴,喉咙如同被什么东西卡主了一般。

    但见陆九缺再次向前踏出一步,双眸澄澈明亮,让他莫名生出了无穷的勇气和希冀!

    “我有!我有这个决心!我想建造一个全新的深渊!在那里所有的深渊子民都能自由自在,在哪里没有奴役与被奴役,没有身份差别,那将是一个人人平等而自由的家园!!”

    这段话从心间吼出之后,梵染心中的阴霾被一扫而空,连带着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

    对!

    那就是他心中的理想,是他想要建立的深渊!

    “说得好!!”

    陆九缺仰头一笑,手中无名毒刀同样铮鸣起来,她眉心灼热无比,燃烧了她的星魂力,连带着她的血液,她的灵魂也一同沸腾起来!

    陆九缺猛地转身,一掠而起,带着雷霆之势落刀——

    “给我破!!”

    “铮——”

    强烈罡猛的刀意,化作无坚不摧的狂澜,斩断了最后一条伏苍肉躯上的锁链。

    一瞬间!

    天地涤荡呼啸!

    青铜老破鼎瞄准时机一动,瞬间将魔祖肉躯收起,魂树不断流失的力量终于戛然而止了……

    天空翻滚的灭世云层也终于停止了异动,慢慢朝着地平线褪去。

    世界,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看着这样堪称奇迹的一幕,梵染几乎要落下泪来。

    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这些和他同种同源的深渊居民,终于有了新的转机。

    陆九缺看着梵染呆呆傻傻的样子,忍不住毒舌道:“就算力量不再流失,已经千疮百孔的魂树注定只会走向死亡,你最好自己要有准备。”

    “我知道。”梵染回头道,“这一次,我们会依靠自己力量,重新站起来。”

    就算因为失去界树的庇护,他们会举步维艰,这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心。

    “对了……”忽然想起什么,陆九缺道,“和人族的战争,可以停下来么?”

    “和人族的战争?”

    “对,在人族世界的西之魔战场上。”

    “西之魔战场?”梵染轻轻呢喃着,随后了然道,“深渊和人族之间的确有战场,我们深渊也曾有人参加过战争,但因为这百年来父皇的异常,我们已经退出战场很久了。”

    陆九缺听得有些懵逼:“等等,什么叫我们深渊?”

    “自然是我们深渊啊。”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深渊?”

    “这个自然!”梵染瞪着眼睛,看白痴一样看着陆九缺,“这就跟你们人族有各个不同的面位一样,我们也有许许多多不同的深渊啊!现在跟人族打得正酣的,应该是流沙深渊的深渊魔族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