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地狱刑徒

3.第3章 原来我已死了

    我仰躺着,看着浑浊阴郁天空,稀疏的小雨落在脸上,冰冷的寒意,让我暂时忘记了大腿的疼痛,又或许是失血过多,已经失去了知觉。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眼前这个黑人女孩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愤怒,手中的枪抖动的厉害。

    为什么杀人前总是爱说些废话?

    想到自己刚才好像也是一样,不由感到几分苦涩,这大概也算是因果报应吧!

    我目光飘移开,不敢和她仇恨的目光对视,注意到许多被自己遗漏掉的细节东西,艰难道:“那你就开枪吧,很多人在看着我们,到时候他们可以为你在警察面前证明,你只是激愤而杀人,这样的话你大概只会在监狱里呆个四五年时间就会放出来的。”

    虽然已经是下半夜,但这条街的酒吧都是刚刚才关门营业,一些酒鬼和流浪汉还在附近游荡,现在应该躲藏在附近的偏僻角落,关注着我们这边的事态发展。

    周围的大楼里,肯定也有居民被枪声惊醒,躲在黑暗的窗户后,默默的注视着我们这边的情况,甚至一些人已经用手机将全部过程都录制了下来,刚才那一下闪光应该是有人在拍照。

    “你闭嘴!刚才你就是这样杀了布莱恩,现在我要杀了你!”

    “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了,你呢?已经打算尝尝监狱的味道吗?”

    这时候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激怒她,强忍着阵痛,语气平缓了许多,继续道:“你还这样年轻,为了他这样做值得吗?放下枪,让法律给我一个公正审判吧?”

    真是讽刺,以前我怨恨过法律的不公,现在我却想靠它活命。

    看样子,那个女孩开始冷静,语气悲哀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布莱恩?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决定告诉她实情:“去年这个时候,他杀了我女朋友,最终他逃脱了法律对他的制裁,如果你关注过他的过去的话,去年这个时候,他曾经因为抢劫谋杀罪被起诉过。”

    她愤怒喊道:“你这个蠢货!当时不是布莱恩开的枪,是基恩!”

    我舌头打结问道:“基恩?”

    “就是刚才逃掉的那个家伙,那天他们打算弄点钱花花,基恩的枪走火打死了店员,你女朋友刚好进来看到,基恩失去了理智,又开枪打死了你的女朋友,布莱恩才抢下他的枪,你难道没有看视频吗?”

    我的神经一滞,立刻又冷笑起来,心中已经认定凶手就是布莱恩,她所说的一切只是他跟自己女朋友卖弄的一个小花招,为自己推脱罪责。

    那天视频画面很模糊,否则也不会被法庭拒绝充当证据了。

    那女孩无力低泣着,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再去看看视频,去看看视频吧,布莱恩和基恩体型根本不一样,如果不是仇恨,你早就应该发现到。”

    我想法开始动摇了,事实上我当初确实没有认真看视频资料,因为心中已经认定是布莱恩杀死的汉娜,愤怒和仇恨遮蔽我的眼睛。

    我缓缓闭上眼睛,陷入回忆之中,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很多东西,可是现在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的心又被狠狠的割了几刀,不断低声喊着汉娜的名字。

    同时我突然惊觉到如果布莱恩真是凶手的话,他已经杀了两个人,以他凶残本性怎么可能放过我这个唯一的目击证人?

    我心抽搐了下,睁开眼看去,那个女孩已经放下枪,跪倒在布莱恩的身旁哭泣着,绝望颤抖的背影,仿佛看到当初那个无助的我。

    难道真是我错了?

    警笛声还在远处高鸣着,甚至隐约能看到街角的红蓝灯光,却迟迟不见警察赶来,现在苹果城的出警效率怎么变得这么差?

    原本我打算在警察出现先逃掉,现在巴不得他们早点到,把我送进医院治疗,特别是看着不远处那个哭泣的女孩,还有地上死在我枪口下的布莱恩,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不愿面对。

    虽然我有无数个借口为自己解脱,他是帮派分子,抢劫,贩毒,暴力,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成为我杀死他的理由,我脑海里只反复纠结一个问题,到底是不是他杀死的汉娜。

    我挣扎想爬起身,打算帮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止血,顺便检查了下伤口,撕扯开伤口的裤管。

    该死!这一枪伤到了我的大腿动脉,我不知道这样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此刻我有点羡慕电视上的那些硬汉,中枪后还能活蹦乱跳,只是一个简单的止血动作就让我疼的差点昏迷过去。

    自始至终那个黑人女孩没再多看我一眼,好像压根把我当作了死人。

    我身体温度在急剧下降,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呼吸变得微弱,一边脸靠在地上肮脏的积水中。

    世间一切的恩怨都即将离我而去,我感觉自己像一颗尘埃,在这座城市漂浮着,寻不到自己的落脚点,也控制不了自己前行的方向。

    时间被无限延长,入眼看去是一片无际的黑暗。

    在那黑暗中好像有个人在那,我能感觉到他的存在,我极力想朝他靠了过去,但所有的努力只是徒劳,他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突然他朝我招了招手,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我带到他身边,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

    他身材高瘦,全身包裹一件黑色大髦中,脸色惨白,眼瞳一金一银,闪烁着贪婪的神采,紧闭的双唇艳红如火,像是刀劈开的伤口,撕裂到牙根的位置,永远带着带着邪恶的笑容,双手紧握着一根黑色权杖,周身散发着冰冷死亡的黑暗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我居然有种熟悉感,总觉得记忆中好像见过这人。

    “哇哦,又来一只小虫子,欢迎回家,让我看看这次你给我带来了什么?”他陶醉的深吸了口气,“哈哈,是两个充满罪恶感的鲜美灵魂,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他是谁?我这是在哪里?是地狱么?我是一个华夏人就算死了也是归阎罗王管吧?他一个老外算怎么回事,抢地盘啊!

    “哇哦!你这个小虫子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幸好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献祭上别人的灵魂,否则我将收回我赐予的一切。”

    他能听到我心里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鬼?

    那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小虫子,让我帮你回忆起我们的约定吧!”

    他手中的权杖朝我的脑袋敲了敲,一股刺骨的冰冷钻进我的脑袋里,一段被隐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被抽离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早已经死了!

    在法庭结束后第七天,我用一根裤腰带在宿舍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死的极其窝囊,几天没有被人发现,身体开始腐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