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第629章 他不是在做梦

    慕容皓月觉得身体很累很累,心口窒息般的感觉越来越轻,眼眸酸涩得厉害,但他却舍不得眨眼,他怕一眨眼这个梦就醒了,而她也会消失不见。

    她紧闭着眼,长长的睫毛浓密卷翘,映衬着橘黄的夜明珠的光华,在她白皙的小脸上打下淡淡的阴影,小巧挺翘的鼻梁下樱唇水润诱人。

    慕容皓月轻轻的描摹着她的每一寸,眼也不眨的盯着她许久,随后才缓缓移动身子凑近她,直到额头抵着她的额,身体与她紧密相贴,他才停下。

    她温软的身子让他一阵恍惚,似梦非梦!

    脸上带着馨香的温热呼吸,手底下软软的真实触感……

    他的心突然一阵狂跳,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他忽然伸手狠狠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嘶!”

    剧烈的刺痛忽的蔓延开来,他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紧接着脸上倏然绽放出一抹极耀眼的笑容。

    他不是在做梦!

    真的不是在做梦!

    他忽的将她紧紧拥入怀里,那么急切的模样,像是不抓住,她就会逃走了一般。

    尹双月是被他的动作惊醒的,最近她像是怎么睡也睡不够一样,脑袋像灌满了浆糊,昏昏沉沉的。

    刚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漆黑,额头抵着的是坚硬温暖的胸膛,她迷糊的脑子里还一片迷茫,直到感觉身子被紧紧的抱着,她才察觉到了异样。

    脑海里瞬间清醒了不少,急忙抬起头,下一瞬便撞入一双黝黑深邃染着莹莹的晶光的眸子内。

    “你醒了?”她突然惊喜的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水润的眸内满是喜悦。

    慕容皓月愣了愣,双眸贪婪的紧盯着她惊喜的小脸。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我帮你看看。”没见他回答,尹双月不由急了,急急拉开他环在她腰间的手,立即就要把上他的脉搏。

    双手却忽然被他给反握住,紧接着身子被搂的更紧,尹双月惊讶的抬头看向他。

    “我没事,让我再抱一会儿!”干涩沙哑的声音低低沉沉的,似带了无限眷恋。

    尹双月一下呆了,“幕……慕容……”

    “别说话!”

    “……”愣愣的被他按在他的胸口上,尹双月眨了眨眼,渐渐地,心底变得柔软,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悄悄环上他精瘦的腰身,又给自己寻了个舒适的姿势。

    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躺了许久。

    “慕容,对不起,那些话,我……”

    静谧了室内,突然响起尹双月低柔的嗓音,想到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说她不是故意的?

    可她就是故意的!

    说她不想伤他的?只是情势所逼?

    伤了就是伤了,再多的理由都是借口!

    “别说……”慕容皓月也不等她说下去,就急忙伸手用力的将她的脑袋按压在他的胸膛上,不让她在说出更多。

    见他这样,尹双月就知道她真的伤了他的心,心里悔恨的要死。

    她不该说那些的!

    空气中再一次安静了,唯有两道呼吸声时急时缓。

    “月,不要走好吗?”不知是何时,慕容皓月哑着嗓子出了声。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他还是想要说。

    “我……”只一个字,尹双月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明知道不可能,可他还是希望她能说好,但真的看到她无声的拒绝,他的心还是痛得要死。

    “你不是说今日要是我醒了,就会多留几日吗?”

    他记得昏暗中,有人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许多,那声音熟悉到了他的骨子里,所以他知道是她说的。

    尹双月一僵,“你……”

    他竟然真的全听到了?

    所以他才会现在就醒的是吗?

    他的桃花眼灼灼的盯着她的发顶,“难道是我的幻听吗?还是你根本就没说过?”

    “不,不是……我……会留下,但是我不能留在宫里!”尹双月忽然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那个老古板出宫住。

    但她若不走,就会变成个言而无信之人,作为一国太女如果没有信誉,以后还如何震慑朝堂!

    “为什么?”慕容皓月灼热的眸光忽然黯淡了,他沙哑的嗓音低低的,满是疲惫。

    “你昏迷期间发生了许多事……不过我就算不留在宫里,我也不会马上就走的,你……你可以出宫……”

    她知道总是让他让步不公平,但她必须顾全大局,她若是不公开身份,还可以无赖的在他东宫里留几日,可现在不行了。

    慕容皓月本是黯淡的眸光一瞬间又亮了,不过片刻他就闭上了眼,浑身悲痛的气息弥漫,“你终是要离开的,就算多留几日又怎样,你不会为我而停留,离开后就天各一方,说不定再无相见之日……”

    她是太女以后是要继承皇位的,而他是皓月的太子,还是皓月唯一的皇子,肩上的背负着重担,更有他的责任。

    他一直清醒的知道他们不可能,一直都是他在强求,一直都是他不想放弃,他们没有希望,有的只是绝望!

    她一直都看得很清楚,一直都很有理智,所以才……

    尹双月沉默了,她何尝不知道是如此,他们之中无论哪一个与她都是没有希望的。

    君澜熙与孟子修是为了她才放弃了他们现有的,所以她会好好把握,不会辜负了他们,而他……

    她的手轻轻的覆上微微隆起的腹部,深吸了口,才道:“慕容,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孩子是你的,我……会让人将他送回来给你!”

    说着她拉着他的手轻覆在她隆起的肚子上……

    这个孩子是在那段时间怀上的,她一度觉得不可能,那时候的她身中剧毒,怎么可能会怀孕?

    但她忘了,她在醒来后的第二、还是第三天,就又与他发生了关系,直到现在她才想起来,如果说会怀孕,那应该就是那次了,所以孩子是他的可能性非常高!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孩子也可能是北冥无极的!

    她的月事是在解毒前五六天才完的,而从解毒到醒来就过了十天,照前世怀孕的危险期来算,与慕容皓月和北冥无极的那段时间正是最容易怀孕的时间段,而最容易怀孕时间是月事来前的第十四日,所以与慕容皓月的更接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