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第497章 你是谁?

    “呵!我是谁?我是谁?呵呵呵,我是谁啊?……”下巴被钳制住,小茶被迫抬头看着慕容婧那张狠厉狰狞的脸,望着她阴狠的眼眸,她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甚至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疯狂,笑到最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她是谁?

    她是谁啊?

    她谁也不是!

    脑海中模模糊糊的又划过曾经瑟缩的躲在王府花园角落的那个午后,她似乎又看到了比眼前这张稚嫩的年轻脸庞,她是那样的狠绝,那样的毒辣,她厌恶的咒骂,阴狠的鞭打着一个瘦弱的小身影,出完气,这个恶毒的女人就丢下那个奄奄一息的小身影,扬长而去。

    那时的她做了什么了?

    呵!她做了改变她一生的命运的事,她救了那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女子,而她也因此才在那人被灭后,反被那女子救了,可是被救了又怎样,她现在还不是逃不过命运,还不是难逃一死!

    看着她癫狂的神色,慕容婧红唇抿得死紧,凤眸微眯,厌恶的神色更甚,她狠狠揪着小茶的衣领摇晃着,冷戾的吼道:“说,别以为装疯就成了,说不说?不说,本公主现在就先在你脸上划两刀!”

    这该死的贱婢竟然在宫里潜藏了这么多年,她到底是谁?她有什么阴谋?她要做什么?

    一个个问题让慕容婧无法冷静,她的神色更加暴戾,手掌上的利剑忽的被她抬起,压在小茶白皙的脸上,瞬间泛出一条血痕!

    “呵呵呵……划吧,划吧,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小茶嗤笑的轻瞥着她,神情充满了鄙夷!

    “看来不给你这个贱婢尝尝什么叫做蚀骨之痛,你是不知道厉害!”话落,慕容婧厌恶的收回手掌,收回手的同时她又将小茶给狠狠的掼到了地上!

    她离开了一会儿,重新回到小茶面前的时候,她的手上已多了一柄匕首和一个精致小巧的小瓷瓶,在小茶的面前她轻轻拔开瓶塞,白色的粉末缓缓倒在匕首上。

    她的唇边噙着一抹嗜血妖异的笑容,“知道这是什么吗?这个只要这么轻轻一划,你这张本就平凡的脸,就会皮肉翻卷,然后皮肉一点一点的被腐蚀,直到露出骨头,这还没完,你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吗?”

    慕容婧一边说着,一遍拿着匕首在小茶的脸上轻比着,她风情万种的瞅着小茶,看着她煞白的脸,慕容婧又笑了。

    “接下来啊,你的整张脸会慢慢腐烂,然后延至全身,是不是很想自杀啊?可惜本宫是不会让你那么轻易死的,本宫要你活着,活着看你自己的身体腐烂,活着看本宫怎么重新得到太子哥哥的喜爱!本宫要让你知道本宫配不配当他的妹妹!”

    脸上冰冷的金属触感,让小茶一阵毛骨悚然,她心里虽然害怕,但她的脸上却是平静无波,在听到慕容婧提太子,她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以为为什么太子殿下会突然不喜欢你,因为你根本就是个野种,野种,哈哈哈……”

    “贱婢!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再次听到野种这两字,慕容婧神情一瞬间变得狰狞,她气得浑身颤抖,手掌狠狠一挥,被她拿住的匕首顿时狠狠划过小茶的脸。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倏然划过天空,外面巡逻的护卫霎时停顿住,全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是八公主的殿宇时,巡逻的护卫停下的脚步,顿时又缓缓迈开,继续若无其事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八公主殿里总有那么一两个不小心就做错事的,白日里经常会听到某个婢女被责罚的各种哭叫声,与求饶声,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哪个侍卫会在前去查询干预的,因为已经习惯了,所以在发现是八公主的殿宇时,所有人都默契的不会前去寻晦气!

    锥心蚀骨之痛也不过如此,小茶痛苦的尖叫一声之后,便死死咬住自己的唇瓣,双眸怨毒的狠盯着双眸赤红、阴狠如毒蝎的女人。

    “贱婢,你知道什么?本公主的身上流着的是最正统的皇室血脉,本公主的父皇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本公主的母后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本公主和太子流着的是一样的血,你以为你的一句话就能否定本公主的身份!”

    慕容婧阴冷的吼叫着,一次听到她口中喊出的野种,她可以当她失了口的疯言疯语,再次清清楚楚的听到她的讥讽,则完全打碎了她内心脆弱的屏障,以前她偶尔闪过的怀疑,此刻就像颗种子疯狂的增长起来。

    不,她一定是胡说的,她一定是胡说的!

    “呵呵呵……是吗?那我怎么看到了你的母后,你那个母仪天下的母后经常偷偷的在景王府进出呢?还有你,从小你母后不就经常带着你去景王府玩吗?怎么你忘记了?”

    小茶脸上一道巴掌长的伤口皮肉翻卷着,鲜红的血液染满了她的脸庞,浸透了她粉色的宫衣,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痛般,狞笑的欣赏着八公主苍茫惊惶扭曲的脸色。

    “不,你说谎,你说谎,你怎么可能看到……”此时的慕容婧已经乱了手脚,失了分寸。

    景王府六皇叔的府邸,那时她才多大,她怎么会知道,她怎么可能会看到,难道……

    “你是六皇叔府里的人?”她震惊的看向小茶,仔仔细细的看着小茶那张血肉翻卷,狰狞的脸。

    不,这么平凡的一张脸,不可能是六皇叔的女儿,再说她们都已经死了,她亲眼看到的,她们都死了!

    她是谁?是谁?

    “说,你给本公主说清楚!”

    “哈哈哈,六皇叔!怎么叫的这么陌生,你不应该叫父王吗?啧啧啧,真是不孝啊!”

    此时的小茶哪里还有先前卑微的模样,早在她豁出去的时候,她就已收敛起了伪装,她跌在地上,小脸仰视着慕容婧,她的面上伤口露骨,恐怖又狰狞,虽是仰视,但她却像是在俯视着慕容婧,她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慕容婧跳着脚表演着变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