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第291章 解毒7

    “若是你不生气,你为何僵坐在那整整两个时辰?”君澜熙不紧不慢的斜了他一眼。

    拉过怒红了眼的楚陌尘坐下后,他继续风轻云淡的向慕容皓月挑衅道:“说到底你也不过就是憋不住想找人泄火罢了,如果你真想找人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大门在那里,请早!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多忍受多你一人,你的那份我们平摊了就是,我相信不用你,我们也绝对能解得了月身上的毒!”

    君澜熙的话一落,静静的站了许久的孟子修诧异的瞟了他一眼,在知道他根本就不像表面这么冷漠毫无情绪后,孟子修还是很不习惯他总是冷不丁的就冒出一些叫人吃惊的话。

    用尹双月的话来说:他典型的就是那种有着冷酷的外表,却深藏着一颗闷骚的心。

    对于他,楚陌尘早就见怪不怪了,现在他完全没有心情去与慕容皓月争吵,他当然知道他是故意要挑衅他,好让他失了分寸。

    现在已四更时分,离天亮也不远了,他知道以北冥无极的功力他绝对不到明天不会出来,就是不知道会是何时?

    月儿身上的寒毒与媚毒交替变换,他们只需在她寒毒发作时运功为她祛除毒素,其他有焚阳果的药性激发他的本能,根本就耗费不了他多少体力。

    他最担心的是月儿,她那么的虚弱,一定没有办法自己调动真气的,他应该会帮她的--

    想想她以前风姿勃发的样子,他的心就一阵紧窒,那么倔强、那么自律的一个人,他真怕她看到他们会难以接受。

    楚陌尘陷入自己的思绪,坐在主位上的慕容皓月却喷着怒火,指着君澜熙,语不成调的叫着:“你……你、你,想得美……你想让本宫自己自动退出,做梦!本宫绝对不让你得逞的,哼!你说本宫生气,难道你不生气,如果你不生气你坐在那里猛灌茶水做什么?”

    他语不连贯,想到什么就对君澜熙吼什么,此刻他的脑海里完全就是她被北冥无极捞起的那一刻,看着她被人光裸的抱着,他怔愣之后就是嫉妒得发狂,现在君澜熙竟然让他去发泄怒火,他若真的是去与人打一场,真气绝对要消耗不少,到时他怎么去救她?

    他知道君澜熙这是在提醒他,但同时也是在讽刺他,这让他浑身都不爽,他真想就此虐死这臭小子,哼!不,他要让他排到最后,原本看孟家主非常不爽的,现在这臭小子比他更让人讨厌!!

    端坐笔直的君澜熙看着慕容皓月诡异的眼神,心里一咯噔,总感觉心里毛毛的,他难道要对他做什么?

    “真是奇怪,太子殿下竟然还关注起本皇子来了,连本皇子喝茶都知道是用灌的,也不知这僵坐那么久,待会儿还能不能动弹?若是不能动弹,那还真是好笑了!尘,你放心他与你争不了了!”

    君澜熙讽刺的看了慕容皓月的身下一眼,冷酷的脸上突然划过一抹淡淡的笑痕,最后他还宽慰的拍了拍楚陌尘的肩膀,一副你不用担心的表情。

    一旁的孟子修差点石化,他默默的找了个位置坐下,这要等的时间似乎还久,他必须休息好,他身上的伤虽然已经全好了,功力也恢复了九层,与他们相比之下就是时间太紧,身体的元气还未恢复到最佳。

    他知道这几人绝对不会让他比他们先的,她虽然原谅了他,但他们却还是恨透了他,在知道她会中毒也是因为他的时候,这些人联手差点废了他,若不是……

    “哼!还有闲心管别人,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本宫的身子骨绝对比你好,反倒是你灌了那么多的茶水,待会儿不要爬茅房才好,呵!”慕容皓月讥笑了一声,火红的身影一歪,慵懒的靠向了舒适的椅背,随后也不再管他,径自眯起桃花眼,悄悄修养了起来。

    见此君澜熙只是哼笑了一声,但他的手却再也没有伸向茶盏了。

    楚陌尘自坐下后,便暗自沉思,从他们的话里,他清醒了不少,他确实是太焦灼了,他不该在这里耗费精力。

    君澜熙的话让他啼笑皆非,慕容皓月与不与他争,这要看他们各自的本事。

    而澜熙这个人,他早知道他的内心就像一团火,比任何人都要热情、活跃,只是他相对的是比较熟悉的人,现在他竟能与慕容皓月互相讽刺,看来他已是把他看成自己人了。

    他这个人只要对他好,他绝对百倍与之,他恩怨分明,从来不拖泥带水,认定的事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也因为知道他的性格,在知道他竟然也喜欢上月儿的时候,他虽心痛愤怒,但更多的却是庆幸!

    幸好是他,要是其他人他绝对不引许他们接近她,若不是慕容皓月趁着他疲于应付青王,而钻了空子,导致最后的一连反应,让她与他们接触太深--

    她不排斥他们,甚至对他们都有好感,特别是欺骗了她的北冥无极,这些他看得清清楚楚,现在她需要他们,他就更加无法阻止了。

    几个男子默默沉思之后,都开始静静坐在一旁调养心神,谁都想争一争这个前后,这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君澜熙与孟子修虽然心里不做希望,但他们还是想努力--

    他们除了想争一争,心里更想的是比一比他们谁更……

    这方寝室里一阵闹腾之后,终是归于平静!

    那方密室内,尹双月不知道她已经被折腾多久了,她觉得他就像有使不完的力,一波一波极致的巅峰之后,他竟然还傲然挺立,那屹立不倒的凶猛样子吓到她了。

    每当她感觉就快要死了的时候,他总会及时的给她一颗清凉的药丸,她求他不要的时候,他总是哑着嗓音非常有耐心的哄着她,而她总是会被那团炙热的火给烧得迷糊,完全陷入他强势的侵略中,不能自拔!

    身上的寒气复发时似乎没那么急了,虽然依旧猛烈,但似乎有在消散的趋势。

    消散的速度虽然很轻微,但每次被他带领着调动真气直到寒毒退去之后,她总会觉得寒毒少了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