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256章 装傻充愣

    他有多久没有抱过她了?他有多久没有感受到她的温度了?

    那一次丢了她,他以为他将永远失去她了,没想到今日他竟还能抱着她,这一定是上天给他最大的恩赐!

    孟子修激动得不能自已,他小心的把她抱得更紧,像是重新获得的稀世珍宝,重了怕碰碎了她,轻了又怕她会消失。

    她苍白透明的脸色让他心疼万分,轻轻的抚上被她咬得血肉模糊的唇瓣,这样看着,他都替她疼。

    她该是有多么的痛苦,才会把自己咬成这样?甚至他刚才都看到北冥无极缩回手的时候,他的手腕上被她咬得鲜血淋漓,她的牙齿印都深深的印在他的身上。

    他多么希望,她咬的是他,这样他的身上就会有她的印记,这样至少还能证明他曾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

    他害怕,她醒来之后,他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在抱着她,他就再也感受不到她的温暖。

    低低看了她良久,孟子修才回了神,他才惊觉他竟还站在原地,怀中昏迷的她眉头仍痛苦的纠结在一起。

    看着狼藉的厅堂,他蹙了蹙眉,本是要走向一旁座椅的脚步突然转向了门口。

    --

    北冥无极赶到望风楼的时候,望风楼外已一片狼藉,满地四脚朝天的护卫哀嚎声一片。

    一直隐藏在角落里的暗魅看到他,便细细的与他传音禀报她所查到的消息。

    楼内,南宫璃被护卫护在最中间,她妖娆艳丽的脸上,脸色黑如锅底,妖艳的红唇却是僵硬的笑着。

    几个护卫成扇形跌落在南宫璃的前方,痛苦的爬不起来。

    慕容皓月手中把玩着玉骨扇,身形慵懒邪魅的随意落在门扉内,他妖孽的容颜上唇角微勾,明明是在笑,但却让人感觉到了一股阴邪的煞气与恐怖的杀意笼罩全身。

    楚陌尘刀削般的俊脸上杀气凛凛,凌厉的双眸阴沉冷戾,看着被护在中间的南宫璃,杀气止不住的上涨,高贵的紫衣衣角随着他落下的劲气微微浮动着。

    他身旁的君澜熙浑身冒着透骨的冷气,握着剑柄的手掌骨节泛白,他只冷冷的站在那里就让人压力倍增。

    南宫璃看着一到就动起手来的三人,阴戾的双眸里刚升起的得意早已消散殆尽。

    “皓月太子,楚皇与三皇子出场的方式好特别啊!不过,三王爷与孟家主怎么未到呢?”南宫璃僵硬了片刻就收起全身阴郁的戾气,脸上僵住的笑也是维持了一会儿就又笑得妩媚。

    “呵!璃王邀请人的方式也很‘特别’,既然我们人都来了,那就拿出来吧!”慕容皓月讥笑了一声,他也不多废话,开口就直奔主题,直接把南宫璃所问的另两人给忽略掉了。

    “嗯?拿什么?本王怎么听不明白?”南宫璃也不生气,对于他索要的东西,她直接装傻充愣,她就知道他们绝对不会看那个女人痛得生不如死而无动于衷的。

    只要捏住了他们的死穴,她就不相信他们不乖乖就范,现在想要让她就这么轻易的交出来,有可能吗?

    她又不是傻的,她若是没有手中的王牌,想要让他们乖乖妥协那根本就是不可能。

    见她装傻,慕容皓月桃花眼危险的眯了眯,手中的玉骨扇刷的收起,浑身阴邪的杀气倏然锁定了她。

    “怎么?难道璃王是想朕亲自搜上一搜吗?”楚陌尘的嗓音阴沉冷厉。

    “哎呀,楚皇说的这是什么话,本王怎么会藏楚皇你们想要的东西呢,楚皇要是想要本王的什么东西就直接开口,只要本王有的,本王一定双手奉上,想当初初次与楚皇见面的时候,本王就惊如天人,更是茶饭不思了多日,现如今本王讨好楚皇你都来不及了,怎么会藏楚皇的东西呢?”

    南宫璃说的深情激动,妩媚的眸子望着楚陌尘霸气俊美的脸庞更是眨都不眨一眼,说话的时候她还向前跨了一步,身形一展站得更加妩媚多姿。

    她的话不仅没有惹来楚陌尘的好感,甚至让他浑身上下都觉得恶心,那次要不是双儿拉走了他,他一定砍了她那只恶心的手。

    “南燕璃王还真如传言所说……”君澜熙冷冷的盯了南宫璃笑得妩媚的脸一眼就嫌恶的移开,他只停顿了一下就又继续说道:“不堪入目!”

    “你……”南宫璃本是扬起的得意笑容在君澜熙的讽刺下,霎时扭曲。

    她闭了闭眼,忍下怒气,才再次道:“本王今日摆宴是来给各位赔罪道歉的,却不知又是哪里惹得各位不高兴了,本王真的是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请你们谅解。楼上酒菜已备好了,不若我们上去小酌几杯,各位在与本王说说,到底是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到时本王一定不留余力,帮各位寻找,你们说如何?”

    南宫璃看似在询问,实则言语中都是威胁,她的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们与她一起用膳接受她的赔罪,随后她才会帮他们寻找,她所说的也只是寻找,并没有明确说要交出母蛊来。

    也就是说若是他们让她不满意了,她不仅不会交出,还可能把它藏得更深。

    “璃王所准备的东西,本宫与楚皇他们可不敢用,就怕用了到时闹肚子,那可得不偿失!”慕容皓月忍了许久,才控制住了自己没有上前取了南宫璃的命,现在母蛊不知被她藏在哪里,他若是失手杀了她,使母蛊遗失,或是被她毁了,那小月月身上的子蛊将更难解决。

    “废话少说,你要什么条件才肯把它交出来。”楚陌尘与他的顾虑完全一样的,若不是不知母蛊在哪,他早已杀人自己去取了。

    “本王说了这么多,为何各位还是不明白,本王今日是在这摆赔罪宴的,你们来此不应该是来赴宴的吗?为什么却是莫名其妙的找本王要东西呢?唉!”

    南宫璃的表情很是无奈又无辜,带着英气的眉头下,那双眸子却闪着诡异的光芒,她的目的都还未达到,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交出母蛊,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交出来的这个打算呢!嗬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