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120章 谁戏耍谁12

    “是啊,毁了,你不是也说,没用的东西留着干嘛,那么就该毁了。”他凉凉的说着,眼眸带着幽光,默默的看着她。

    尹双月:“不,不是,我哪里是这个意思,我说的不该留着,是,是……。”

    “是什么?嗯?”他带着鼻音,淡淡的看着她。

    “来人!”突然,他的口气变了,向外面的人喊了一句。

    尹双月看着这样的他,心里跳了跳。

    他要做什么?他说的毁掉是要毁掉什么?是要毁掉她吗?还是?

    擦,这人神神叨叨的,情绪变化无常,真特么的让人难以猜测,刚才她那样挑衅他,真的好吗?

    不过做也做了,大不了,就要命一条,她还不相信了,他抓她来这里,就只为了要她的命。

    如果真只是要她的命的话,他还戏耍她干嘛?吃饱了撑着啊!

    那个青衣男子进门的时候,尹双月已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挑衅的看着他。

    男子进门之后就低头跪在了地上,默不吭声。

    连一声主子都没有喊,尹双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内心狐疑:他是哑巴吗?

    刚才这个人进门,收拾床榻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就出了门,连一眼都没有向她与她眼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也就是他的主子身上看过。

    “去,把它也拿出去烧了,那么好看的东西,没有用,摆在那里干什么?”他看着尹双月身后,金丝楠木桌椅上放着的一个精美的瓷瓶。

    在尹双月看来,他指的就是自己,她的心里惊了惊,难道他真的要杀了她不成,还用那么残忍的方法,是要把她给烤了?真残忍!

    就在青衣男子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时,她急忙上前,拉着他的衣袖,抬头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巴巴地望着他。

    “诶,别,别,就算它没有用,但是它很漂亮的啊,还可以观赏的嘛,你那么残忍把它烧了,如果它烧不坏的话,那它不就面目全非了吗?”

    在尹双月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眸内闪着浓浓的笑意,但是他的唇却抿得紧紧的。

    “嗯,为什么不把它烧了呢?它在这里也是占位置,根本就没什么用啊!”他瞟了眼尹双月刚才站的地方身后的瓷瓶,满脸不解的看着她。

    “不,有用,它还是很有用的,是我刚才口误了,你别烧了它--”

    尹双月顺着他的目光,一下就看到了那个瓷瓶,后面想说的话顿时都吞咽了回去。

    她的脸黑了黑,明白过来他又是在借着别的东西在吓唬她了,不过话已出口收不回了。

    她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一番,同时把他家的祖宗都给问候了百八十遍。

    这变化无常的性子,真特么的讨厌,他还不是想让她跟他服软吗,用得着这样含沙射影,口气还那么的让人无法形容,听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嗯,既然你都已经开口了,那算了吧,它那么的漂亮,我还是很喜欢的,就算没有用也没事,只要她听话就好。”他轻笑了一声,随后转头,向青衣男子吩咐道,“下去吧!”

    看着他那么的狡诈,尹双月撇撇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办法,人在屋檐下,现在真气也消失了,还是不跟他硬拼的好。

    现在他只是含沙射影,要是等下他动真格了,那她就算不死,也是要吃点苦头的,能不受伤还是不受伤的好。

    “大爷,我好累,请问有休息的地方不?”她决定了,她不跟他硬碰硬的最好方法就是远离他,这样她才不会他一说些什么,她就忍不住想要刺他一刺,然后最后还是她自己焉了。

    而他只要让她离开他的眼前,那她想要离开可就简单容易多了。

    “大爷?”他的声线拔高了几分,本是低沉悦耳的磁性嗓音,这一拔高,倒是生出了几分震慑。

    “哦,不是,是大少爷。”见他不悦,她急忙改口。

    “大少爷?谁是大少爷?”他唇角抿了抿。

    见他抿唇,尹双月又抖了抖,这人搞得她都快神经过敏了,总感觉他下一刻就又会变个模样,他要是心情好,调侃调侃你还好,要是一不高兴,又是惊吓又是低气压的,心脏实在负荷不了。

    “呃,不、是爷。”她顿了口气,她真的是累了,语气都焉焉的了。

    “嗯!既然累了,那就休息吧!”他终于满意的哼了一声。

    随后尹双月就见他自己回到了床边,躺到了那张青衣男子收拾得整齐又干净柔软的被褥里,只留她站在旁边干瞪着眼睛。

    他这是?要她到哪里休息去?这里面好像就一张床吧?除了那张床就只剩下窗台前的一个卧榻,他不会是想让她在那个小小的卧榻上休息吧?

    “那个,请问我要在那里休息?”尹双月看着空荡荡的卧室,满脸黑线。

    “……”

    回答她的是一室的寂静。

    尹双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见他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想搭理她,无法,她只好自己找个地方休息了。

    刚踱到门前,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不悦的鼻音,她顿了顿,回头看了床榻上的白衣人影一眼。

    靠,这人到底想要怎样?

    几番试探后,发现只要她一踱到门前,他就哼哼,尹双月无奈了,认命的走到窗前的卧榻上,躺了下去。

    这个卧榻虽小,但她躺上去还算可以,至少她的身子弯曲下就刚刚好,不弯着的话,那她的脚就会掉出去一大截。

    刚才又是撕衣衫,又是撕被褥的,她早已累极,躺在那张榻上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

    但是极爱干净的她,没有洗澡,总是觉得身上很不舒服,翻来覆去的,不时就要拉拉身上的衣裳,睡得很不踏实。

    床榻上闭眼假寐的白衣身影,在她不知翻了几个身子之后,终于看向了她,他的眼神平静无波,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翻来覆去的,他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蹙。

    瞟了眼角落边被她撕了衣襟的白衫,他的眸内闪过一抹笑意,在看到她又翻了个身后,他默默的起身,披了件衣衫就出了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