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荒漠求生录

28.第28章 香樟树

    李小飞知道叶老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昆虫专家,在平时的工作中肯定也会遇到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植物,就问叶老这是什么树。

    叶老看了一下树枝的断口,和胶质的树皮说道:“这可是个宝贝,要是让老韩看到,他非乐疯了不可,噢!老韩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个植物学家,我们经常在一起研究课题,所以我对这种东西也多少有些了解。

    这确实是一种樟树,但却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品种,它们的年龄至少有几万岁了。你们应该听说过化石和琥珀这两种东西吧,化石是由于地面水分中的碳酸钙把木质层置换掉以后形成的产物,琥珀则是树木中的油脂滴落后,经过几千万年的压力和热力的作用形成的。

    准确的说这是樟树逐渐形成化石前的一种形态,而它表面的这层像轮胎一样的胶质物则是琥珀形成前的一种形态。这是由于樟树埋藏于地下的时间还不够久远,顶多也就几万年,加上这里地处沙漠边缘,水分也不充足,温度昼夜温差很大,所以这些树还没有形成化石,树脂也没有形成琥珀。

    几万年前,这里可能是一片樟树林,由于河流改道,或者地壳运动,导致这片树林被摧毁,掩埋于地下。由于温度和压力的关系,樟树里面的油脂逐渐渗到表皮,日复一日越渗越多。后来这里逐渐演变成沙漠,在地壳运动的过程中它们逐渐往地表移动,距离地表很近的时候,来自大地的压力和温度就减弱了很多,所以它们表皮的油脂才没有变成琥珀。这里演变成沙漠后,水分也急剧流失加上外面树脂对木质层的保护,碳酸钙对木质层的置换也减弱了很多,就变成了半石半木的一种物质。

    这种东西想要形成,对环境的要求非常苛刻,它被毁后的前几万年,必须深埋于地下,逐渐把油脂释放到表皮,在油脂渗透到表皮以后,必须在很短的时期里移动到地表附近,不再受大地的压力而进一步演化。还不能完全露出地表,如果没有黄沙的掩埋,也会在还阳光的照射下渐渐风化,碎裂。也必须是在相对比较干燥细菌较少的地方,才能得以保存,要是在湿润的气候中,它就会慢慢腐烂。所以这对地理地质和化石的形成有很重要的作用和价值。

    至于刚才的蝎子,可能就是闻到了这种树脂里面樟脑油的成分,才会停止不前的。”

    胖子疑惑的问道:“你刚才说不能暴露的地面上,要是暴露在地面上很快就会风化碎掉。可现在他们就在地面上啊,而且保存的还算完好,怎么没有风化呢?”

    叶老笑呵呵的解释道:“我说的很快不是指我们人类时间的很快,而是指的地球时间的很快,你说一个人工合成的橡胶轮胎,多久才会风化掉?何况这是经过几万年一点一点慢慢形成的纯天然橡胶。也许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只要它的地理环境合适,它也会保存的很好。”

    李小飞也说道:“这片樟树林,可能刚露出地面不久,要不然这么大一片,早被人发现了,肯定是被前几天的大雨冲刷出来的,而且这下面肯定还有很多,只是没被冲出来而已,冲刷出来的这些只是凑巧今天刚好被我们发现。”

    胖子也点了点头,想想也对,要是早就出现在地面上的话,这里离嘉市也不远,而且前面还有十几公里就是公路,,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别说这么两三平方公里,就是一片原始森林也被搬光了。

    想到宝贝和价值连城这两个词,胖子的心眼又动了起来,说道:“那我们不是发大财了么,咱们一人弄一棵回去,到时候海景别墅,香车美人。还干什么导游啊!”

    李小飞好气又好笑的说:“你准备怎么弄回去?梅根都有二三十米,你扛回去啊!”

    胖子一看到嘴的鸭子就要这么飞走了,就说道:“这些宝贝就这么不要了?那和满大街的撒钱有什么区别。”

    李小飞想了想,说:“不过咱们可以废物利用,拿一点也不是不行。”说着就开始砍那些樟树上的枝条,粗的细的,长的短的砍了一大堆。

    其他人都纳闷的看着李小飞,不知道他砍这些东西干什么。李小飞说:“咱们可以用这些粗一点的枝条做些爬犁,拉着背包里的物资走,会省很多力气。用这些细一点的,编织成防滑防沙陷的鞋底,增大脚与沙子的接触面,这样走起来脚就不会那么累。这些带枝杈的就是咱们的拐杖。这些树枝跟橡胶棒似的,韧性这么好,不加以利用岂不可惜。”

    李小飞说完,就把自己的一件衬衣拿出来撕成布条,让胖子和肌肉男把两根手腕粗细,半月形的树枝放到地上,再用四根细一点的树枝把它们连在一起,又用一根树枝绑到上面,做成一个牵引用的拉杆。这样一个两头翘起的船形的爬犁就做好了。又用一些树枝做了一个板凳形状的支架,固定到爬犁里面,这样背包放到支架上,拖着爬犁走的时候,沙子就不会磨到背包。

    其他人一看有了样本,也都两三个人一组开始仿造,除了找那种两头翘起,半月形的粗树枝费了点力气之外,其他一切都很顺利。两三个人共用一个爬犁,所以分工合作之下,做的也非常快。从做一件东西上,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品性。

    眼镜和摄影男、小平头三个人做的爬犁,简单粗矿,所有的树枝都是选最粗的,显得臃肿毫无美感,但却是最结实的。

    还有张工一家三口,则做的非常细致,中间连接用的树枝都是找那种长短粗细几乎一致的,尤其是连接用的布条缠绕的一层压一层次序感非常强,

    叶子心和叶老做的则非常符合工程力学,几根破树枝,竟让他俩做出了科技感。

    沈玉秦琴许薇三人做出来的,则是简单直接,所有的树枝都选的不是很粗,但一看就给人一种很轻便但又很结实的感觉。

    田云田星和小麦谢玲它们做的则是规规矩矩,该粗的地方粗,该细的地方细,只是比别人做的那些都小了很多,布条也是能省则省,做的非常袖珍简洁。

    小陈他们那几个保安无论男保安还是女保安,则是拿着李小飞做好的爬犁照抄,估计还没从培训生的角色中走出来,就连连接处布条打结的方式和位置都一模一样。有的女保安居然还在数一共缠了多少圈。

    有两个保安和拜金女的那个则是做的非常漂亮,所有的布条打结处都做了一个蝴蝶结,布条又是用的她的那条花花绿绿的超短裙撕成的,随风一吹看上去像真的蝴蝶一样跳动。只是她为了能把布条省出打这个蝴蝶结的长度,只在连接处缠了一圈,看着好看实则无用。两个保安也拗不过她,也就由着她胡来。

    而且别人连接用的四根树枝,都是一头两根,固定在半月形树枝的两端,这样在拖着爬犁走的时候,沙子只会磨到粗壮的半月形的树枝,而不会磨到固定用的布条。拜金女的这个则为了考虑等分性的美观,有两根固定到了沙子和半月形树枝的接触面上,这样走不了几步,布条就会被沙子磨断,爬犁立马散架。

    李小飞跟她说了个中利弊,让她更正,她就来了一句:那样就不好看了。直接给李小飞气走了。拜金女一看李小飞生气了,只好撅着嘴把两根树枝往上挪了挪,让沙子刚好磨不到为止,看着自己做的漂亮的爬犁自我陶醉着。

    李小飞见所有人的爬犁都做完了,就开始做沙地防陷鞋。他用编藤条的方式把一些小拇指粗细的树枝编织在一起,形成一个有脚掌三倍大的网格状方块,前面用两根根稍粗一点的枝条折弯了固定到网状方块上。

    这样一双特大号的橡胶编成的拖鞋就完成了,编这种防陷鞋没有什么难度,但很费功夫。

    李小飞等大家都做好后,看了下手表已经下午三点多钟,必须趁着天黑前赶到公路上并找辆车,要不然就要睡在沙漠里,为了装更多的食物,也没有带帐篷。虽说沙漠中没有什么大型野兽出没,但蛇虫鼠蚁是少不了的,一旦再遇到个蝎子之类的,就麻烦大了。所以李小飞就催促大家赶紧上路。

    经过了一两个小时的休息,又有樟树枝冠形成的树荫乘凉,所有人的体力也都恢复了过来。

    背上的重物也都放到了爬犁里,身上立刻就轻松了很多,两三个人共同拖着一个爬犁走,再加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也根本觉不出什么。

    脚上穿着特大号的拖鞋,虽然行走不是太方便,但好歹没有了脚陷到沙子里的沉重感,小腿也就没有那么酸胀了。

    手里橡胶质感的拐杖也分担了不少身体的重量。再加上爬犁和防陷鞋散发出的提神醒脑的樟脑味,一行人走的也没有刚开始那么累了。

    人的身体一轻松,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队伍里又响起了胖子天南地北的海侃和他吆五喝六的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