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荒漠求生录

24.第24章 迫降

    李小飞通过机窗看到飞机前面一望无际的乌云,滚滚流动,云层里隐约还有电弧闪烁。飞机在乌云面前的渺小,就像一只蚂蚁立于滔天巨浪面前,给人一种压迫感。

    肌肉男看了一眼控制面板上的高度表,疑惑的说:“现在飞行高度是一万一千米,应该在平流层才对,怎么会有积雨云呢?而且面积这么大。”

    李小飞想了想说:“现在全球都在灾变,所有的绿色植物几乎被啃噬一空。现在我们的位置也很接近内陆,但你们看地面上,根本见不到一点绿色。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导致全球温度突变,对流层高度上升,所以才会有了积雨云。”

    亮子不解的问道:“那刚才怎么没有?”

    胖子鄙视道:“这就叫天有不测风云,连老天都没法测量,我们怎么知道。”

    李小飞问肌肉男道:“有什么办法么?这要是进到云层里,我们是凶多吉少。”

    肌肉男说:“飞机飞行高度有限,往上肯定不行了。两边范围太广,都看不到边,根本飞不过去。只能降低高度,往下飞了。”

    胖子也被前面不断向飞机笼罩过来的积雨云,震撼的百感交集,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啊!”

    肌肉男也不等胖子说完,取消了自动巡航,改成手动模式。客机不像直升机,降低高度也需要一个下降曲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飞机已经冲进了云层。

    驾驶舱外一片漆黑,电闪雷鸣,飞机就像大海里的一块舢板,被强大的气流掀的飘忽不定,震动的厉害。李小飞赶紧让胖子和亮子去后面找个座位坐好,自己也跳进了副驾驶座,拿起通讯器向客舱里的人们喊话,让他们也系好安全带。

    云层也不知有多厚,飞机下降速度已经非常快,几分钟就到了五千米以下,但还是没能摆脱积雨云的范围。驾驶舱外的玻璃上,雨水也渐渐多了起来,视线显得非常模糊。

    墨菲定律无处不在,该来的还是会来,而且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在李小飞焦急的目光中伴随着飞机猛烈的一震,驾驶舱内报警指示灯急促的亮了起来,蜂鸣器的嘀嘀声尖锐刺耳。

    肌肉男不愧是开过战斗机的人,居然不慌不忙的说道:“飞机右侧引擎故障了,估计遭遇了雷击,好在没有起火,再这么飞下去,肯定不行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迫降。”

    李小飞通过侧窗看到右侧的引擎里不断有火花冒出,一闪即逝,他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这要一旦起火爆炸,就是十死无生。

    肌肉男把所有的引擎全部关闭,飞机就成抛物线状往地面飞去。巨大的速度和高度的落差使得李小飞眼冒金星,气血翻涌。等渐渐平复下来,飞机已经掉出云层,但还是漆黑一片,外面下着瓢泼大雨,雨点大而急,打在机窗上噼啪作响。地面越来越近,也就几百米的时候肌肉男再次点火,飞机受到一股巨大的推力向前飞去。

    放眼望去四周一片漆黑,不时有闪电划过天空照亮大地,借着这短暂的光亮,李小飞寻找着可以降落的地方,可四周光秃秃一片全是沙土地,连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

    肌肉男则神情镇定的说:“看来只能在沙地上降落了,四处全是平原,没有障碍物,沙土地也可以起到一定的缓冲,降落问题不大。”

    李小飞此时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只能把身家性命赌在肌肉男的身上。肌肉男操控着飞机与地面成十五度夹角,打开起落架向地面斜着切了过去,当前面的起落架快要接触地面的时候,就立刻放开襟翼,飞机一个拉升,猛地一抬头,后面的起落架就先着了地。

    肌肉男立刻关闭引擎,打开刹车,前面的起落架也跟着向地面撞去,飞机速度立刻就降了下来,飞机借着惯性继续往前滑动。由于速度太快,又是在沙地上,所以起落架半个轱辘都陷进了沙子里。飞机的巨大惯性和沙子的强大阻力全部施加在了三个起落架上,发出嘎吱嘎吱让人十分难受的声音。最前面的起落架终于不堪重负,整个从中间断裂,向后飞去。飞机没了前面起落架的支撑,半个头就扎在了沙子里,往前又滑了五六米终于停了下来。

    李小飞挣扎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浑身拍打了一下,发现没受什么伤,才放下心来。刚才的降落惯性太大,他的胸口一下撞在了前面的操纵杆上,撞的胃里五味杂陈,翻江倒海,还好安全带勒的紧,要不然非得从窗口飞出去。肌肉男也不知碰到了哪儿撞破了头,鲜血直流。

    客舱里的人也好不到哪去,都撞到了前排座椅上,撞的七荤八素,好在都没受什么重伤。胖子骂道:“你这他娘的也叫降落,胖爷我刚吃的头等舱盒饭,现在全吐出来了。”

    有惊无险的安全降落后,所有人悬着的心也都落到了肚子里。

    李小飞和肌肉男来到客舱里,看大家有没有事。并说了一下刚才飞机被雷电击中迫降的事。让大家站起来活动一下,免得有什么隐性的内伤。

    现在虽然正值中午,但外面漆黑一片,还下着暴雨,所有人都只能在飞机上待着。

    叶子心问李小飞道:“现在咱们这是在哪?

    李小飞说:“根据刚才的行驶里程看估计快到嘉市了,我的手机还在充电,一会儿可以看一下电子地图。我建议所有人的手机都充满电,然后关机,我们只开一部。

    两天前几乎所有地区全都停电了,以后的电源也会很紧张,再想充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现在手机也根本没信号,开着也没用,现在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地图功能,没有GPS我们找起东西来会很麻烦。”

    飞机上的人听了李小飞的话都在找地方充电,头等舱、厨房和驾驶舱都有电源,插好手机后,就坐在座位上,有的几个人一堆在小声聊着天,有的则一个人在那里愣神。

    李小飞来到一个窗口的位置坐下,看着外面瓢泼般的大雨,想着以后的行程,回京城的话还是坐飞机最快,可眼下飞机已毁,要想再弄架飞机比登天还难。嘉市虽然有机场,估计那里也不太平。就这架飞机都停在登机桥上了,而且还有亮子这个内应,想得到它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麻烦不断,现在他连嘉市机场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更别说去搞一架飞机了。

    现在已经是和家人失去联系的第三天了,父母和妹妹更不知情况如何,李小飞感到深深的无奈、彷徨和焦急,双手抓住座位上的扶手捏的嘎吱作响。

    叶子心在她旁边坐下,看到他一脸的愁容,把手放到李小飞握紧的拳头上轻轻的摩挲着,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也许路会很坎坷,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李小飞感到手上传来一阵温暖,回头见到叶子心充满关怀的眼神,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想说声谢谢,却没有说出口,只是手掌一翻就把叶子心的小手握在了手心里。叶子心脸微微的红着,任由他握着,感受着这双有力的手掌上传来的温度。

    也许是心里的作用,再看向窗外的时候,天色好像亮了些。已经能看清远处朦胧的水流。看来降水量很大,沙子都来不及吸收,在地上形成了一片汪洋,没有方向的胡乱流淌着。这种景象在沙漠中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但愿这场雨过后,树木会重新发芽,还这个星球一片绿色,李小飞想着。

    大雨片刻都没有停过,从中午一直下到了晚上,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地上的雨水来不及疏散,越积越高,飞机的前半部因为没有了起落架,所以已经漫到了机舱三分之一的位置,目测得有一米多深的积水,还好客舱较高不至于淹水。

    虽然容纳一百多人的飞机,只坐了二十几个人,空间方面倒不是很拥挤,但坐久了就不免有些憋闷。尤其是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无所事事,人们更显的烦躁。越是烦躁就越想找点事做。有的人蒙着头开始睡觉,有的在窗玻璃上哈气写字玩,有的把座椅放倒又弹起,重复了一次又一次。

    胖子撺掇张工去鼓捣飞机上的电台,说看看有没有新闻之类的节目,也好了解一下京城的形势。平时看胖子大大咧咧好像什么事都很看的开的样子,但这种情况下估计也在暗暗着急。

    李小飞知道其实电台早就没有公共频道了,唯一有的就只是那条:待在家中,不要外出,等待救援的消息。他从手机里已经听了无数遍。但也不好打击胖子的积极性,人有点事做,分一下心,心情也会好些。反正闲着也没事可干,就任由他折腾,好歹求个心理安慰。

    李小飞也拉着叶子心给胖子去捧场,驾驶舱里张工正在鼓捣着电台,一会儿便传来了嗤嗤啦啦的声音,张工不断微调着,也不见有什么反应,连那唯一的一条公事化的广播也没有了。张工摇摇头表示尽力了,根本不可能有信号。

    胖子不死心,跟李小飞要了根烟,猛吸了两口,然后在那不断的拧着微调按钮。李小飞看胖子拧巴了十多分钟,也不见有什么起色,就拿出一根烟想要点上,结果被叶子心看到,瞪了他一眼,一巴掌就给拍掉了,正好掉在了胖子手上,胖子手一哆嗦,电台里就传出一个时断时续嗤啦啦男人的声音:“我们已经建立了聚集地,这里很安全,水源充足,希望听到广播的人们加入我们的聚集地。此广播一小时重播一次,此次播放完毕。”接着便是一阵嗤啦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