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荒漠求生录

15.第15章 胖子的情史

    所有人喝了水之后,嘴里也没那么干渴了,脑袋也清醒了很多。也许是心理作用,喝完水后天气也变的凉爽了很多。一行人收好了遮阳篷,继续出发。胖子看来心情不错,居然在后面和田星她们几个女孩有说有笑。

    叶子心和李小飞在前面并肩走着,叶子心问:“还有多远能到。”

    李小飞说:“还有四五公里。”

    叶子心说:“机场真的有水,还有食物,我可听广播里说所有的机场都关闭了。”

    李小飞小声的回道:“我那是心里战术,让他们看到希望,他们才有动力。难道你没听过望梅止渴?人一旦没有希望,身体就会本能的消极,在这沙漠中很容易出事。我们旅行社把大家带出来,我就要负责安全的把大家送回去。”

    叶子心微笑的看着李小飞,忽然觉的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男生很有安全感,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李小飞见叶子心在看他,说道:“看我干什么,我说的是真的,这是职业操守。”

    叶子心脸一红说道:“你认真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帅。”

    一句没由来的话让李小飞不知该如何往下接,只能抬着头往前赶路,但心里却是很受用,心情也一下子变得大好。几公里的路,在食物和水的诱惑下很快便走完了,在扭曲变形的空气中,机场的航站楼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所有人在一阵欢呼声中往机场冲了过去。

    等跑到航站楼的时候,一行人全都傻了眼,前广场上全是撞碎的出租车。航站楼门上的玻璃,被一辆皮卡汽车整个撞碎了,航站楼内能看得见的尸体就不下百十具。但看尸体的样子并不像被蝗虫啃噬的,蝗虫啃噬的话,肯定连肉渣都不剩,而这些尸体身上全是秘密麻麻的窟窿,看上去就像一堆碎肉。内脏流了一地。散发出一股恶臭。

    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一架飞机的半个机身穿过玻璃幕墙撞进了航站楼,前挡风玻璃少了一块,机长被固定玻璃幕墙的铁条插进胸口,身体也不知被什么咬的支离破碎。副驾驶上没人,不是逃走了就是没能幸免于难。从侧面看机舱的门半开着,所有的窗户几乎全碎了。

    李小飞可以断定这个机场肯定不是遭遇了蝗虫的袭击才变成这样的。因为再多的蝗虫也不可能把飞机的窗口撞碎,还有人的死状也太过恐怖。他让所有人都减慢了速度,小心翼翼的往航站楼内走去。胖子和眼镜躲在李小飞和肌肉男的身后,四处偷瞄着,生怕有什么危险。

    李小飞现在最担心的是在机场工作的朋友亮子。

    亮子、彭泽和李小飞三个人是发小,亮子后来进了航空公司的票务管理处工作,还是他撺掇李小飞和胖子也分配到敦煌这边来。看现在机场的情况,飞机肯定是没戏了,要是找到亮子没准还能想想办法,因为他对机场肯定比这里的所有人都熟。但现在恐怕亮子也是凶多吉少,李小飞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胖子往前走了几十米,看也没什么危险,就胆大起来,也不管满地的尸体和杂物,迈步就往里走去,其他人看也没什么危险,就捂着鼻子跟了进去。胖子在前面领着肌肉男等人直奔机场的超市。

    超市内能被啃的动的东西,几乎全都变成了碎片,地上一片狼藉。胖子也不管,跨过地上的碎尸块,大步流星的往超市的角落走去,当走到超市最里面一个铝合金的小门面前停了下来,胖子用手推了推,没推动,直接抬腿就踹,铝合金的门本身就不结实,哪经得住胖子玩了命的一脚,门锁崩坏,直接就开了。

    门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所有人都进来后也不显得挤。但却没有窗户,里面黑咕隆咚的,胖子轻车熟路的找到电源开关,啪一声打开了,屋里立刻就亮起来黄色的灯光,看灯光的颜色应该是那种蓄电池的应急照明灯,可能是电池的电力不足导致灯忽明忽暗的。屋子里摆满了货架,货架上有好多的箱子,胖子随便打开一个,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可乐就灌了两口,然后把箱子推给其他人,说:“喝着,别客气。”

    肌肉男把箱子整个撕碎,拿着里面的可乐分给大家。屋子里就只剩下咕嘟咕嘟的声音和不停的打嗝声,一瓶可乐短短的几秒钟就被喝完了。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胖子,觉得很是惊讶,胖子进了航站楼后就直奔主题,来到了这个屋子外面,踹开门后居然还知道里面有应急照明灯,而且随手打开一个箱子,里面就有可乐。

    李小飞问:“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你认识的人我也都认识,你去过的地儿我也都去过,没听说你和这个超市有什么渊源啊。”

    胖子从后面的货架上又搬了两个箱子过来,说:“大家都坐下歇会,先吃点东西,听我给你们细说。”说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撕开两个箱子,拿出火腿肠和面包分给其他人。

    一行人在沙漠中足足走了三个小时,又热又渴,也确实累的够呛,要不是李小飞的望梅止渴,好几个女生都快坚持不住了。现在到了阴凉的环境中,又喝饱了水,神经一放松,一阵倦意就涌了上来。听胖子这么说,也都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吃着东西。

    李小飞往门外看了看没什么危险,把铝合金门关上。找了个也不知装什么的纸箱子,一屁股坐在上面,喝了口可乐,跟胖子说:“别他娘的卖关子,赶紧说。”

    胖子一边啃着火腿一边说:“你还记得上个月我们接了一个团,团里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扭伤了脚,还打了石膏,行动不便,我们送她来的机场。”

    李小飞点了点头表示记得。

    胖子又继续说道:“就是那次,你陪那个扭了脚的妇女在航站楼里坐着等飞机,我来这个超市闲逛。就认识了这个超市的一个理货员,因为她是新来的,超市的其她员工总是让她上晚班。我晚上没事干,就总来找她聊天,开始她总是躲着我。

    后来有一次她在清理过了期的饮料,夜里值班的很少,东西又很多,她一个人搬着很累,我就主动帮她,后来我从亮子那里打听到,她们每个周五都会清理一次,我就每周五都来。一来二去就熟了。经过就是这样!“

    李小飞啃了口面包说:“没人爱听你的破烂情史,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对这间屋子这么熟悉。”

    胖子说:“因为每次清理过期的食品啊水啊什么的,都是搬到这屋来啊!一两次之后我当然熟了。”

    摄影男嚷嚷道:“合着我们吃的都是过期的东西啊?“

    胖子说:“看你那德行,放心吃吧,死不了,里面都是防腐剂,再放个十年八年也坏不了”

    摄影男说是这么说,可咀嚼食物的嘴根本就没停过。

    眼镜也问胖子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没有被蝗虫破坏,而且这些东西还在这?

    胖子说:“超市的这个角落平时根本没有人和货物,蝗虫啊什么的也不可能来这,就是来了也未必进的了铝合金的门。这个门平时很少开,只有周五晚上往里般一次,周日的时候才把过期的东西再运走。而且钥匙都在夜里值班的人手里,所以灾变的时候,肯定都很惊慌,这里又在角落里,根本没人会想到还有这么个屋子,这是个容易被别人遗忘的地方,却是我最忘不了的地方。”

    眼镜男点了点头不在说话,所有人都只顾闷头吃东西。

    田星忽然开口问胖子:“那后来呢?”

    胖子说:“什么后来?”

    田星说:“那个女孩啊!”

    胖子尴尬的说:“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那时候连续往这里跑了三个礼拜,第四个礼拜来的时候,听说她跟一个来这坐飞机的乘客好上了,跟那个男人走了,工作也辞了,后来就没见过。”

    李小飞拍了拍胖子肩膀说:“没想到你还是个情圣啊!我说你怎么上个月,晚上总是见不着人,你不是说你在约会么?合着来约会搬箱子啊!”

    胖子呵呵一乐说道:“见笑,见笑,本想着我和她成了以后,给你一个惊喜来着,可惜没惊着。”

    所有人都在胖子失败的情史中吃饱喝足了,眯着眼休息。李小飞看了看手表都下午三点多钟了,可是机场现在这个情况,飞机也根本不可能起飞。就征求大家的意见,要么原路返回,要么想其他办法。

    肌肉男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先去看看停机坪,那里要是有飞机的话,我会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