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荒漠求生录

12.第12章 耳廓狐

    以有意打无意,这一下结结实实抽在了小动物的背上,李小飞用力又奇大,直接给它抽飞了出去,撞到一辆车的车门上,又弹了回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李小飞警惕的走过去用螺丝刀捅了捅躺在地上的动物尸体,确认死透了,就把它挑起来,放到一辆车的引擎盖上。整个背部都被抽断了,皮肉往外翻着,血不停的往外流。

    叶子心拿起地上的背包,拍了拍土,重新背了起来,对李小飞说:“配合不错。”李小飞和她击掌表示配合默契。原来那个背包是叶子心在那小动物刚落地的时候扔出去的。李小飞那时候侧着身没看清,等转过身来,正好看到小动物慌乱的跳起,才有了刚才那完美的一击。

    李小飞手臂上已经被抓去了一块肉,血还在流着。张工的媳妇正在给他包扎,包扎的很专业,估计不是护士就是医生。

    胖子等人四下观察着,找了很久也没发现还有别的这种小动物,就都过来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刚才这种动物一直处在高速运动中,浑身的毛又都炸了起来,耳朵紧紧的贴在后背上,所以很难分辨是什么东西。现在看这应该是一种狐狸,其他地方都像,只是耳朵特别大,身子也就四十公分左右,耳朵就有将近二十公分,雪白的绒毛,长长的尾巴,乍一看还是很可爱的,只是不知为什么这么凶残。看来刚才车上那些人,就是被这两只家伙杀死的。

    胖子问叶子心:“叶子美女,你不是研究动物的么,这是什么东西,是狐狸么?”

    叶子心说:“这叫耳廓狐,以耳朵大而得名,这种动物平时胆子很小,根本不会攻击比它大的动物。这两只为什么攻击人,我现在也没弄明白。他们一般都是夫妻制的群体,两两生活在一起,领地意识很强,大都生活在沙漠地带。现在四周应该不会有其它的耳廓狐。只是这种耳廓狐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国境内根本没有这个物种才对。”

    李小飞说:“这可能不是野生的,你们看它脖子上的毛,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有带过项圈的痕迹,而且项圈刚摘下来不久。另一只已经被我摔烂了,看不太出来了,我想应该也和这只一样带过项圈。估计这应该是谁家养的宠物,市区遭遇了蝗虫袭击,这里离市区这么近,应该是从市区跑出来的。”

    叶子心仔细观察着引擎盖上的耳廓狐,说道:“我在非洲做动物保护援助的时候,接触过很多这种耳廓狐,和我们打死的这只有略微的不同。非洲的耳廓狐除了耳朵其他地方和普通狐狸几乎都一样。我们打死的这只牙齿有点过于外露了,嘴唇几乎包不住。而且颅骨也有点太突出了,也非常坚硬。眼镜也成了红色。这很不正常。”

    胖子看着叶子心说:“你是说它们得了红眼病?我看是得了神经病,脑子里还长了包。闲的没事出来找我们晦气。”

    叶老这时候开口说:“我看不是神经病,应该是基因上的毛病,如果它们是从市区流窜到了这,那么它们肯定是吃了变异过的蝗虫尸体,导致的自身基因变异。最早从米国那边发过来的简报中,也提到过其他动物变异攻击人的事情,只不过是一带而过,没有详细的说明。那些变异蝗虫的基因应该具备了一定的改写性和传染性,别的动物吃了应该具有一定变异的可能性,但也有可能是进化。”

    胖子问道:“那要是人吃了呢?岂不是变成超人?”

    叶老说:“这个现在还不好说,我估计可能性不大,所有的物种进化都存在一定的偶然性。昨天京城方面给我发的邮件中,也提到动物吃了变异蝗虫尸体后的一些数据,同样的一百只小白鼠,只有一只开始的时候吃了没事,但随后又吃了一次就突然死亡。其他的吃了之后基因链全部断裂而死,而有的吃了之后就发疯一样的撞击实验箱,直到撞死为止。这两只耳廓狐也许就是出现了一定的偶然性,才具备了攻击性,但又没有死掉或疯掉。这个问题还要我回京城后进一步研究。”

    叶老说了好多的专业术语,李小飞也没太听懂,只是大概了解到,有的动物吃了蝗虫尸体会变异,有的则会死亡,有的就会直接发疯。这些是科学家应该考虑的问题,他也插不上手,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赶快回到京城,联系上家人,于是就招呼大家继续赶路。

    大家都重新整理了一下行李,再次上路。走出没多远,李小飞就觉得背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他猛地回头一看,就见到一只耳廓狐的幼崽,摇摇晃晃的赶紧躲到了车底下。估计是没出生多久,站都站不稳,还不具备攻击性,他不想节外生枝,就继续赶路,胖子看他回头就问他怎么了,李小飞知道胖子爱多事,也就没告诉他耳廓狐幼崽的事,只跟他说了声没事。

    剩下的路程都一路平安,没发生什么事。五公里的路也没多远,很快就到了市区。一进市区所有人都傻了眼,曾经繁华的都市,现在就跟废墟一样,到处可见撞毁的车辆,楼上的玻璃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路边卖衣服的商店里也跟遭到过打劫一样,只剩下了几个铁架子倒在地上,其他所有木质的东西还有布料都被啃的支离破碎,连塑料模特也被啃的面目全非。看来市区遭受蝗灾时的蝗虫数量至少是昨天景区里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要不然也不可能楼房的玻璃撞碎。

    路边花坛里的树木也都齐根而没,取代树木的只有一具具白骨,有的没啃干净,还剩下少量的皮肉挂在骨头上,显得更加恐怖。高处的电线上也挂了不少人类和动物的骨头和皮肉,估计是从室内直接被蝗虫卷出来的,还没等落地就被啃噬一空,然后掉在了电线上,随着微风吹过不停的晃动着。

    李小飞昨天通过洒水车司机的口中得知市区也发生了蝗灾,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一座城市顷刻之间就变成了沙漠中的一座废墟,连个活物都见不到。李小飞先带着一行人回了公司,虽然知道有人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想碰碰运气。结果到了公司,里面除了一片狼藉,什么都没有。旅行团下榻的宾馆里更是空无一人,不知谁的宠物猫,在楼道里漫无目的的乱窜,见到有人喵喵叫了两声,跑远了。幸运的是摄影男在宾馆厨房的冰箱里翻出了半箱矿泉水,每人拿了一瓶喝着,其他的东西估计都在宾馆的人们逃跑时给席卷一空了。

    李小飞本来还在警惕蝗虫会在市区中筑巢,还在想避难的办法。现在他终于明白,蝗虫只是啃完一片地方,就迁移到下一个地方,无休无止,从不停留。沙漠中的一个边陲小城都遭到了蝗灾,那些处于青山绿水间的大型城市,此时估计都成了蝗虫的乐园。这让李小飞更加担心京城的家人。他又拨了好几次电话,还是没人接,只好作罢。

    胖子和眼镜估计是饿急了眼,从早上吃了半块面包,到现在还滴水未进,又经过刚才的大战耳廓狐,体力消耗也很巨大。当经过一家麦当劳的时候,胖子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李小飞带着一行人也跟了进来,进来之后大家也都傻了眼,本来还想着汉堡、鸡块,可进到店里后,连张完整的桌子都没有,地上还有好几具人骨头。操作间的玻璃也都碎了。

    胖子进到操作间里看了一眼,炸薯条的锅里,漂了满满一锅蝗虫,看的胖子一阵恶心。估计是正在炸薯条的时候蝗虫来了,撞碎玻璃后直奔滚滚的热油就去了,直到锅里盛不下了为止。

    胖子四处翻了半天,只在柜台的下面找到了半桶果真粉,一看这玩意也没法直接吃,扔了又可惜,好不容易找到的唯一能吃的东西,想了想扔进了背包里。胖子刚从操作间走出来,李小飞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胖子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李小飞小声的说:“我刚才听见好像有什么声音。”

    胖子说:“别一惊一乍的吓唬人,现在整个市区估计也就我们几个人,即使有人的话也早跑了,还待在这个鬼地方干嘛,连口吃的都没有。”

    胖子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操作间的方向有个不大的声音喊了句:“救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