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荒漠求生录

4.第4章 蝗灾(二)

    李小飞趴在沙子里听着头顶上的嗡嗡声渐渐远去,掀开帽檐往外瞄着,确认蝗虫都飞过去了,一骨碌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揉着红肿的额头,四处寻找秃顶男的踪影。整个景区很空旷,周围的游客又都跑了,一眼就能扫过来,可穷极目力也没发现秃顶男和拜金女的身影。

    正想喊两声的时候,就看到远处的一块野营在瑟瑟发抖,仔细一看坐垫下还有一个没头发的光脑袋没有完全盖住,不是秃顶男还能有谁。李小飞跑过去一把掀开了野营坐垫,顿时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只见到秃顶男和拜金女俩人双手抱头,像鸵鸟一样的拱在沙子里。

    李小飞拍了拍秃顶男的肩膀说道:“王先生,钱小姐,没事了,蝗虫都飞过去了。”秃顶男抬头看了看是李小飞,又往四周看了看没再发现蝗虫,就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沙子。拜金女也使劲的吐着嘴里的沙子。

    估计刚才蝗虫飞来的时候,俩人正在行苟且之事,所以找了这么个偏僻又离其他游客比较远的地方。但不巧的是位置选的不好,正好挡在了蝗虫飞来的路上,就成了首批受害者,所以没什么心理准备,一下就给打蒙了,就地钻到了坐垫的底下。

    别人听到他们的喊叫声,又看到很多情况不明的飞虫子,就有人提前跑了,一个跑就带动着所有人都跑,所以其他人都没受什么伤,也就摄影男收拾器材的时候耽误了一点时间,有一点轻微的擦伤。再看这二位,脸上红肿一片,头上脸上都是沙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秃顶男一看没事了,就习惯性的捋了捋头发说:“我说,你这导游怎么当的,怎么能置游客的安全于不顾呢,我要投诉你。”

    李小飞听了也只有苦笑,顾客投诉是很严重的事情,就解释道:“不好意思王先生,赶过来的有点晚了,您游玩的这个位置,已经不在景区的范围内了。所以赶过来费了点时间。”

    秃顶男看见李小飞额头也被撞红了一大片,心里立刻就平衡了,也知道自己理亏,就提了提裤子说道:“看你这个狼狈样,这次就饶了你,下不为例。”说着挺着肚子昂着头往观景阁的方向走去,拜金女也跟着往前走,经过李小飞的时候故意蹭了李小飞的胳膊一下,还抛了个媚眼。

    三个人回到大巴车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车上听胖子比比划划的吹嘘自己刚才智斗蝗虫的事,就差说自己会降龙十八掌了。见三个人都回来了,车上的人都问刚才的蝗虫是怎么回事,李小飞知道再瞒下去也没有必要了,就把全国都在闹蝗灾的事说了一遍。大家都拿出手机在看新闻,一会儿功夫,车上就吵翻了天。有人说要回家,有人说内陆的情况跟糟糕......

    李小飞查了一下人数,发现叶老和叶子心不在,就问胖子她们去哪了,胖子说在景区的管理处,正在和彭哥商量对付蝗虫的办法,已经联系了市里的园林局,市里的情况可能更糟糕,说一会儿派人过来。蝗虫是来吃树叶的,又不是来拆房子的,所以在那里很安全。

    李小飞见车上的游客这样议论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说:“大家安静一下,虽然蝗虫没有什么危险,但就目前的形式,我跟公司汇报一下,提前结束这次的旅行,争取把剩下没有去的景点项目折算成现金返还给大家。我现在去把叶子心和叶老找回来,咱们先回宾馆,回去后我给大家定回程的机票。”

    正要下车就看见叶子心小跑着来到大巴车上。跟李小飞说了一下景区内的情况,大概就是蝗虫太多,景区的工作人员人手太少,根本抓不过来,市里的情况更加严重,只能派一辆消防车过来,所以想征求一下游客的意见,看能不能帮一下忙。

    李小飞问:“其他团的游客有人自愿参加么”叶子心说:“大部分人都愿意去,已经有七十多人都在领工具了。我来问一下我们团的人”

    李小飞跟其他人说了叶子心的意思,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肌肉男第一个说去,快速的走下大巴车,向景区的管理处走去,摄影男放下一大兜子相机也跟了下去。小平头和眼镜互相看了一眼也走了。两个小白领还在犹豫,李小飞说:“女生就不要去了,又累又脏的,在车上先休息一下吧。”

    说完就带着胖子下了车,没想到一家三口里的小男孩的爸爸也跟了出来,小男孩的爸爸姓张,是个电气自动化的工程师,平时不太爱说话,关键时刻还是跟了上来。

    至于秃顶男,李小飞就没把他考虑在内。

    出了停车场就是景区,李小飞等人来到管理处的门口,已经有六七十人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以旅行团为单位分配每个人负责清理的区域。有一辆洒水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的广场上,加上景区的工作人员一共八十多人,照这样算的话近千只的蝗虫,每个人只需要消灭十几只就可以了。

    李小飞和胖子还有叶子心等旅行团里的人负责月牙泉边上的一片灌木丛,三人拿着景区门窗上拆下来的纱窗改造的网子,和扫帚上拆下来的竹条,在做地毯式的清理。当他开始用网子网的时候,发现这次飞过来的蝗虫和今天早上的有很大的区别。身上的条纹变成了黑白相间的颜色,而且速度明显快了很多。今天早上一抓一只,毫不费劲,现在只要有人靠近,就会跳到别的树上。

    一群人忙活了十几分钟,只有胖子杀死了一只,还是胖子被灌木丛绊倒了,把蝗虫生生砸死的。李小飞和叶子心一只都没抓住,三个人只好改变策略,由胖子去晃动灌木丛把蝗虫惊飞起来,李小飞和叶子心则拿网子当******用,把蝗虫拍在地上后再补上一脚。肌肉男和眼镜他们也都效仿。这个方法起到了一点效果,三个人干了三十分钟,才杀死了七八只,眼镜他们也没多多少,加一块也就二十来只。下午三点多钟,正是最热的时候,一帮人又累又热,胖子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嘴里嚷嚷着歇会儿。一帮人就都坐在地上商量对策。

    叶子心说:“看来只能等洒水车过来了,蝗虫身上粘了水,翅膀就飞不起来了,你看那边洒水车经过的地方,他们抓起来就很轻松。”

    李小飞说:“那再等等,一会儿撒水车就到我们这边了。”李小飞又对叶子心和胖子说:“你们有没有发现,现在的蝗虫和今天早上的不是一个品种,颜色和运动速度都不一样,个头好像也更大了。”

    叶子心说:“刚才在景区管理处的时候听爷爷给京城那边打电话说了,这种蝗虫本身就是基因药物导致的变种,爷爷判断它们基因正在突变,正在不停的进化。刚才收到了京城方面的消息,以前的蝗虫只吃树叶,现在连树枝和树干都啃噬,两广地区三天前就发现了蝗虫,也是我国境内发生蝗灾最早的地区,几乎所有的树木都被啃噬一空,有的地方连树根都没放过。今天两广地区又发生了蝗虫袭击人的事件,已经有二百多个人被蝗虫啃成了一堆白骨。现在普通百姓都紧闭门窗不敢出门,只有部队还在努力挽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