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真相3

    看着失魂落魄离开的白逸轩,沐梦霖的心真的如同针扎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要配合一下大家的心情,天空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小雨。

    此刻的白逸轩似乎全然不知这场雨的到来,任由这雨滴肆意打在他的身上,看的沐梦霖的心,更疼了。

    她拿起房中的伞,就打算冲出去,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颂羽拦住了。

    “小梦,你干什么?”颂羽拉住沐梦霖,使得她并没有冲出这个房间。

    “我去给逸轩哥哥打伞呀!他这样会着凉的!”沐梦霖挣扎着想要摆脱颂羽的禁锢,可她并没有成功。

    “颂羽你做什么?!”沐梦霖有些气恼的问着。

    “你还是不要去了。他是王者,他自己会解决这个问题。你应该让他好好的静一静。这场雨,会让他平静。”颂羽冷静的说着,“他出生王族,如果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他又有什么资格来领导北鸾国的臣民?”

    虽然颂羽的话字字珠玑,但是不得不说,她是对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也许,这是成就白逸轩王者之路的一个必经之路。

    “小梦,你放心,如果白逸轩的夫人这次真的同我去了魔族,我必定好好待她。你尽管放心。”颂羽如今只能这么答应沐梦霖,别的,她并不敢多说。

    “那也只能如此了,你说得对。”沐梦霖的眼神有些颓废,她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油纸伞,望着渐行渐远的白逸轩。

    就在颂羽站起来的那一刻,沐梦霖一下子看到了颂羽腰间挂着的玉佩,一时间,她愣住了。

    紧张,害怕,恐惧,各种情感如同潮水一般的的爆发,爆发在沐梦霖的心头。

    那块玉佩,她记得清清楚楚,是白鸿曦的贴身玉佩,可它,怎么会跑到颂羽的腰间?

    白鸿曦不会是那样的人,同样,颂羽也不是!

    沐梦霖在心中如同念咒一般的重复着这句话,直到她心里稍微平静了一点。

    “颂羽,你这玉佩哪里来的?”沐梦霖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变的平和,毫不在意的样子。

    “哦,这个啊,是七染给我的,非要我出来的的时候戴着,还说要等到回去的时候才能摘下来。最重要的是,他还要我还给他?!真是小气,说到这个我就生气!”颂羽气呼呼的说着,在她看来,一个堂堂的魔族国师,竟然还如此小气一块玉佩?!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听完了颂羽的话,沐梦霖只觉得信息量有点大,她需要好好的捋一捋思路。

    颂羽说,这块玉佩是七染给她的。

    可是这块玉佩是白鸿曦的贴身之物,是他身份的象征。那么,这块玉佩又是怎么到七染手中的?

    白鸿曦说,他出去执行一项任务,不能告诉她。

    可是,白鸿曦消失了之后,魔族出现了一名天才士兵,后来做到将军,再后来,变成国师,变成了魔尊的心腹。

    七染说,要颂羽时刻戴着这块玉佩,回去了要还给他。

    想到了这些,沐梦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太乱了!

    可是,这一系列的事情,难道说明了一件事情。

    七染与白鸿曦为同一个人?!

    当沐梦霖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她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个结论,也太匪夷所思了。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了?小梦,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颂羽轻轻拍了拍沐梦霖,这才将她的神叫了回来。

    “嗯,没事,一时走神罢了。”沐梦霖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努力装着镇定。

    “颂羽,我有些困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就在这个房间吧,明天我与你一同前去面见皇上。”沐梦霖故意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说道。

    “好,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颂羽说道。

    “嗯。”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沐梦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白冰,腾蛇,你们说,七染会不会就是白鸿曦?”没有了主见的沐梦霖将这个问题抛给了白冰和腾蛇。

    “原来,你才看出来啊?傻丫头!”白冰呵呵的笑着。

    虽然腾蛇没有说话,但是她听到了腾蛇强忍着的笑声。

    “原来你这么笨!哈哈哈!”腾蛇终于忍不住了,大笑了出来。

    就连一向温润如玉的夏纯都是面带微笑,但是这笑容绝对不是平时的笑容!

    “原来真的是!原来你们都知道!还都不告诉我。。”沐梦霖伤心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不是不告诉你,是我们以为你知道。。。谁知道你不知道呢?”白冰又一次解释道。

    不过她越解释,沐梦霖就越难过。

    这是什么?!这是对自己实力的嘲讽啊!果然都是损友!!沐梦霖在心中默默地说着。

    一晚上,无论她们三人如何与沐梦霖说话,沐梦霖都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沐梦霖与颂羽就准备好了,准备前往北鸾国皇宫。

    虽然这即将发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是,这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无论是沐梦霖,还是颂羽,甚至是白逸轩都是这样认为的。

    坐上了来自皇宫的马车,一步一步的朝着那深宫大院而去。

    朱红色的宫墙十分的高大,宛如守护着皇宫的高大将领一般的威武雄壮。让人一走进来,就有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守宫的将士威风凌凌,如果说朱红色的宫墙是将领的话,那么这守宫的将士就是那把将军手中的利剑!

    在踏入北鸾国皇宫的那一刻,颂羽就感觉到了深深的不同,与南陆国的不同。

    不同于南陆国的豪华奢靡,北鸾国透露出来的气息是朴实无华的,但是却是不可以让人忽视的沉稳大气。

    如同南陆国与北鸾国的本质一般。

    “恭迎颂羽公主,恭迎使者大人。”马车停了下来,还没有等到二人下马车,就听见了这一道恭敬地声音。

    当二人下车的时候,竟然发现这里跪着数十个人。看样子,应该是北鸾国的宫人。

    “免礼平身吧。带我们去见你们皇上。”颂羽公主的气势出来了,变的与以往大不相同。

    原来,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一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