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朝奋斗史

342.第340章 历史的偶然性

    虽处江湖之远,朱明忧虑的却还是这个帝国那唯一的权力者。

    和任何一种政治体制不同的是,封建统治往往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权利和利益的搏斗。相对来说,底层人民的意志,并不会成为这个时代真正的话语者或者是决策者。

    朝堂之上的变化,有着天子近卫锦衣卫的存在,朱明并没有错过这个帝国将要发生的任何意见事情。万历的变化,此时清清楚楚的摆在自己的面前,使得朱明不由的开始怀疑自己所熟知的那一切已经发生的事情。

    帝王任何一点微小的变化,都可能给这个帝国带来巨大的变化和政治上的一场血雨腥风。

    朱明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存在,是造成周围的一切发生的事情的影响因素,也不可能是所谓的诱导因素。历史本来就存在着众多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历史也并不是如同书本上所记载的那样千篇一律。

    万历的变化,使得所有人都不得不开始修改此前一直进行着的步骤,没有改变或者是不愿意做出改变的人,最后只能是淹没在未知的未来。

    街道上,朱明正为着那个已经开始不确定的未来,做出自己的改变来,所有的事情也不得不开始加快步伐。

    一身洁净的衣裳,唇红齿白,身边伴着两名武士服的护卫,远远地看过来,便惊呼一声当真是一位出尘的公子。

    “刚刚下面的人传回来消息。”远处,小张没有穿着以往那身招摇的飞鱼服,也没有在腰上佩戴着绣春刀,只是普普通通的打扮拦在了朱明面前,得到了继续的目光之后,便又靠近了一些:“西城区,河家商铺。”

    闻言,朱明脸色微微一凝,此时也自然是知道了小张所说的究竟是什么。

    而小张也一直等到一旁,这个时候需要决定的不是自己。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说出这个消息后,朱明也一定会放弃之前的决定,从未前往那何家商铺。毕竟一个有能力进行实质性刺杀的敌人,远比一个虚无缥缈还没有确定底细的女人更有危害。小张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甚至于已经下令一队乔装打扮的锦衣卫埋伏在了那何家商铺周围。

    “去西城。”如同小张所想的一样,朱明轻轻的张开嘴唇,目标已经确定下来。

    “是,那何家商铺周围已经埋伏好人手了,只要一有动静,便能够最快的时间平息下来。”小张又轻轻的回了一句,便退到了跟在朱明身后的谢同仁和陈大身边,几人开始离开原先的街道,向着西城过去。

    一座城市里面总是有着十分明显的阶层分割的,富商只会和富商们做邻居,不可能挨着户部尚书家的宅院。而朝廷上的官员也只可能是做了邻居,不论这些人在朝堂上究竟是有多么的争锋相对。

    西城区,有那么一部分区域,便是专门的划分出来,给予从帝国的西边将那些黑黝黝的煤炭运送到这座庞大的城市里的商人们。这是在政策的指导下,初步的一个市场交易的模型,但是却也永远不可能进化成为更高一级的经济形态。

    街道上,青青石板早已变成了黑黝黝的泛着光的还带着丝滑感的样子,街边的沟渠里面也落满了深黑色的灰尘,只要有一阵风过来,整条街道上的人便像是整个儿的都染了色一样。

    往着整天街道上一站,看不见衣着华贵的人,来来往往数不尽的都是此时依然穿上透风的大褂的工人,头上、脸上、身上、腿上、皮肤里面,每一处能够站住的地方都堆砌着一层厚厚的煤炭灰尘。

    一个个的小车子,从这里的每一个铺子里,将那些黑色的东西运送到整座城市里的每一处去,然后这座城市便活了起来,尽管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于煤炭的需求并不是那么的恐怖。

    如同街景一样,这里的建筑也被人们建造的格外的巨大,临街是一排子商铺,商铺里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可以供人们挑选的货物。而在商铺的后面,则是进深很长,规模很大的院子,或者说是库房。成堆的煤炭便被堆积在这里,等待着合作的商户或者是商铺自己的伙计将这些东西送走。

    肮脏的环境,和丰厚的金钱利益,使得这里的街道上看不见官府里应该出现的执法人员,完全是靠着所有人一起默认的秩序进行着的。

    这也使得,朱明等人能够毫无压力的将自己隐藏在这片区域里面,而不被那些不必要的人发现。

    “这一次,还真的是巧合了。要不是那个校尉在自己家里机缘巧合的,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原来就是这里的。

    先前这件事情被交代下去后,便派了专门的人负责这里。那校尉便也是负责这一片的人,开始的时候只是将目光放在了整个西城。也没有想到便是和这河家商铺有关系的,那校尉回家的时候,也正是家中烧饭的时候。

    刚巧的,碰上了隔几天就给他家送煤炭的商贩,而那商贩,也是不知道究竟的,随口闲聊的时候,便是不经意的说起了。说是这河家商铺最近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其中也还有着一对奇奇怪怪的孪生兄弟。

    那商贩不知道,但是那校尉却是清楚的,便立马悄悄过来查探了一番,当真是发现了一些不妥的地方。”成堆的煤炭堆后面,小张压着声音对着身边的朱明解释着事情的经过。

    这里本是河家商铺后面对方煤炭的地方,只是这些似乎永远也搬不完的成堆成堆的煤炭,却是为众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遮蔽场所。

    只是,贴着近了,人不光光是身体紧贴在煤炭上,连着嘴鼻也格外的靠近,于是呼吸间便能够感受到浓重的煤炭味,隐隐的更是觉得自己的整个鼻腔里面都已经是塞满了煤尘。

    不远处,一副有些大煞风景的画面正在静静的进行着。

    如果不是朱明亲自过来的话,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一个仙女一样的人物,真的会一不小心踩空了下到凡尘的阶梯,然后全须全影的落到了乞丐窝里面。此时,出现在人们面前的画面便是这样的。

    不远处,周遭倒是成堆的高出建筑的煤炭,在那靠近临街的铺子后面,一个小小的棚子,周围只有一圈长得不太茂盛的盆栽。在棚子中间,一张明显是被人从别的地方搬过来的做工精致的椅子,在上面正坐着两个人……

    或者说是,一个人是坐在椅子上的,而另外一个人却是坐在了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上的。

    一名年轻的男子,很是普通的长相,身上的穿着却是富贵人家才能够有的。男子似乎是很健谈,脸上一直露出淡淡的笑容,嘴里面也似乎一直在说着些话,不时的便引得坐在其大腿上的女子一阵娇笑。

    动弹间,真真的看清,那女子竟然是住在那琼楼上的映雪儿。

    此时的映雪儿,看不出一点朱明初次见面时的高雅和纯净,有的却是慢慢的世俗气息。虚晃间,竟然也是能够看到,那男子双手环抱着映雪儿,但是两只手却早已经是消失不见,而在那映雪儿身上的衣裳里,却是好一阵的翻滚。

    不远处,被朱明牢牢记在心里的那对孪生兄弟,便静悄悄的站立在一旁,身体转向一旁目光也并没有看向棚子里面,但是谁都知道这两人此时是紧密的关注着棚子里发生的一切。

    棚子里的景象,和周围的环境结合在一切确实是有些败坏兴致的。只是,此时朱明却是目光静静的放在那一旁的孪生兄弟身上,在这座京城里面,只有这一对孪生兄弟给自己最真实的接近了死亡的感受。

    即使是朱明被拘禁在那地下的黑暗世界里面,也从来没有那么真实的感受到死亡离着自己,就是那么的近的。

    似乎是被朱明的目光看的太久了,那对孪生兄弟竟然是不可察觉的轻轻的看向了这边。

    一旁,谢同仁立马将朱明的身子拉下来,也不管他的脸是否已经是被埋在了身下的煤炭堆里面。

    而那边,那对孪生兄弟向着这边悄悄的观望了一会儿后,似乎是没有发现什么,便只能是静静的将目光转回去。

    “现在怎么做?”一旁的谢同仁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轻轻地询问道。

    只是,话刚刚说完,脸色便已经是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只见着,朱明缓缓地将自己的脑袋从煤炭上面抬起来,然后又缓缓的转向谢同仁这边。霎时间的,便看着一张黑黝黝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整块脸上的皮肤都紧紧的粘上一层煤灰,晃动间竟然还能够看到从鼻孔里面撒下一片煤灰出来,就连嘴里面也夹杂着几小块的煤渣。

    狠狠的瞪了对面不知道究竟是该笑还是该哭的谢同仁一眼,朱明一把就抓住谢同仁身上干净的衣服,然后狠狠的擦起自己的脸来。

    “去琼楼,我现在倒是很想看看这女人究竟是想要做些什么事情。至于这里,这些人也应当不会立马就离开京城的。况且,现在也没有理由将这些富可敌国的商人给缉拿下来,但以后总还是能够收拾他们的。”直到将自己的脸擦的真真发麻的时候,朱明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狠狠的却是压着声音的说着。

    说完,便在众人的掩护下,小心的从这一处藏身的地方退去。

    而在街道上,人头攒动。

    “河家商铺在山西布政使司那里很有势力,朝廷里,也有一些官员和其有关联的。”路上,小张开始不停的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知朱明。

    听着解释,朱明才清楚这河家商铺竟然是暗地里还存在着巨大的力量的,脚步不由的停了一下,而后才有反应过来,继续向前,只是目光间却是多了些东西。

    “找出来都是这京城里哪些个官儿了吗?”

    “户部……山西清吏司郎中河谷池。”小张压低了声音轻轻的说着。

    朱明微微一笑,没在继续发问,只是向着前方赶路。

    此时,天色已晚,街道上的人却是多了起来。夜晚凉爽的空气,使得人们更愿意待在屋子外面,而街道上也多了很多各色吃食,甚至还有一些冰镇的瓜果或者是饮料。

    外城,本没有多少巍峨的建筑,从这边的街道上向着周围观望一遍,便能够看到不远处高耸着的琼楼,在这样的天色下却还是保持着暗淡的色调。只是,朱明却似乎隐隐的能够看到,那高处迎着风微微飘动着的纱帘,还有里面暗藏着的一丝淡淡的香味。

    目光收回,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瞧瞧,我们碰见熟人了。”

    不远处的街道上,一驾马车从内城势出来。旁人不知道这车厢里面的人是谁,但同是官场上的人,自然是知道里面坐着的是现在的礼部左侍郎李汝华。

    一旁的小张首先的明了了朱明的意思,连忙的招手让一名手下将那马车拦下。

    然后上前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那车厢便轻轻的打开。而礼部左侍郎李汝华的面容,却是从车厢里伸了出来,向着这边观望过来。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够看到李大人啊,不知道李大人这是准备去往何处?”朱明一张脸上堆砌的满是笑容,而那笑容似乎都能够在下一刻溢到旁人身上。

    虽然双方本来就是不对头的,但是此时李汝华看着这朱明满脸的笑容,官场上的就没有莽撞的人,便也轻轻的笑了起来:“只是听闻今日有一处地方,有些特色的吃食,便准备了处理完衙门里的事务后,来这边尝试尝试。”

    朱明淡淡一笑,要是真的像这李汝华说的,那明天随便一个街头上的乞丐都能够坐在内阁大学士的位置上了。

    “哦?还有这样的去处,下官素来也是深爱美食的,不知大人能否带着下官一同去那处品尝一番?”

    李汝华脸色微微变动,自己只是准备客套的说上一两句而已,却是没有想到这朱明竟然是顺竿子往上爬,稍稍沉吟后便重新恢复笑容,抬手却是指着那不远处琼楼的位置,开口道:“便是那里,说来也不过是些少见的吃食而已。不过,要是朱大人当真有这般爱好的话,便一同过去吧。”

    原本没有多少打算的朱明,在看着这李汝华将手指向琼楼方向的时候,心中便多了一丝念头。要知道,这李汝华当初可还是在户部当值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甚至日后那户部尚书的位置便是他的了。

    想到此处,便觉得越发的有意思起来。

    此时,也不多说,一把抓住车厢,便上到了马车上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