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第1967章 滴血验亲二

    语毕,风青山朝风家的其中一个暗卫招了招手,那人看到之后马上就来到了他们三人面前。

    先是朝着风青山行礼拿出随身携带的水袋,再是从怀中拿出一只小巧玲珑的玉盏。然后打开水袋将玉盏放平就把水倒了进去,不久,他收回水袋放好的同时又把银针拿了出来,显然,这银针是扎手指用的。

    白水清澈见底并无异味,一看一闻就知道是平常所喝的清水。那暗卫动作熟练,一滴水都没有倒到外面来,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风九幽看着那洁白如暇的玉盏忽然间笑了,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好傻、好蠢、好笨。刚刚,就在刚刚风青山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不是他的女儿时,她竟然有些相信了。而且,看到他泪流满面伤心不已,她竟还觉得有些可怜。

    水袋、玉盏、银针,准备的多么齐全,一眼望去就知道今日的滴血验亲绝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要不然一个暗卫身上绝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带着这样一只玉盏,且,那只玉盏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上等之物价值不菲。

    由于知道风芊芊心中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面对她的叫嚣以及挑衅,嚷嚷着要滴血验亲,风九幽都无所谓。因为风芊芊是她的仇人,她根本就不在乎她说些什么或者是做些什么。

    可风青山不一样,他是她的亲爹,即使他一二再再二三的令她失望,甚至是绝望。当他说出滴血验亲的那四个字时,她的心依旧淌起了血,就像是有人在拿着刀子来回的划一样,生疼生疼的。

    迟迟不言,痛彻心扉,看在风芊芊的眼中却成了惧怕。由此她也更加的确定风九幽换了血,根本就不再是风家的女儿。所以,她迫不及待的伸手夺过暗卫手中的银针,直接就递给风青山道:“爹,开始吧,女儿身上疼的厉害,急着回去包扎伤口,赶紧滴血验亲吧。”

    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滴血验亲,让风九幽彻彻底底的跟风家再无关系。让世间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才是风家的大小姐,风家唯一的女儿。风芊芊为防生变,为防风青山临时改变心意,不免有些着急。

    闻声,风青山看向风芊芊,盯着她手中的银针看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接到了手中。先是刺破自己的中指,再是把自己的血滴进了清水里,然后看向风九幽道:“这水是我亲自准备的,玉盏也是我亲自选的,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该你了。”

    一语惊四座,在场之人听完风青山的话后无不感到错愕。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他似乎刚刚还在说从来没有想过。既然没有想过,那么现在又算是什么呢?

    滴血验亲的水是亲自准备的,玉盏也是自己挑的。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从来没有想过风九幽不是他的女儿。不得不说这真是太可笑了,也真是太不要脸了,一大把年纪撒起谎来也真是脸不红气不喘。

    再一次心痛过后风九幽彻底的冷静了下来,激动的情绪以及崩溃的心情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父亲伤心,也没有必要为一个虚伪的小人在这里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十五年,自己有父亲等同于没有父亲,有家跟无家是一样的。所以,以后有没有父亲,有没有风家对于她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了。母亲的灵位牌碎了,曾经生活过的风府也一把火烧了,她跟风青山之间早就没有了任何瓜葛。或许血池换血的成功就意味着他们之间再无任何的牵绊,放尽那一身的血就是为了让她死心,让她明白他们父女之间的缘分尽了。

    低头看向玉盏中那慢慢散开的血滴,风九幽笑了,冷若寒冰似的言道:“风大人,你真是太高估你自己了,你的所作所为也真是一次次的让我大开眼界。没错,我不是你的女儿,我是我师父师娘故意拿来骗你的。目的是为了夺去风家的家产还有风家的金玉楼。”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如果这是你想听到的,那么身为女儿,我愿意给我们彼此一个解脱。就当这是我报答你当年生了我,从此天涯陌路,相忘江湖,永不相见。

    或许是风九幽说的风轻云淡,不似先前那般激动,那般一字一句都咬牙切齿充满了恨意。风青山愣住了,也完全没有料到她就这样主动承认了,瞠目结舌张口言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是,你女儿在娘胎里就中了烈火之毒,烈火之毒乃是天下第一奇毒,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所以,不用那么费事,也不用滴血验亲。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你女儿早死了。”不轻不重,不急不缓,风九幽看着他就像是在闲话家常一般。

    母亲已死,身为女儿风九幽不想她受冤,也不想她受辱。况且,她是那么的喜欢风青山,那么的爱他,倘若地下有知必然会特别伤心。

    看风九幽说的一点都不像是假的,风青山思来想去相信了。再加上烈火之毒的确是药石无医,他觉得女儿肯定是早就死了。至于雪老夫妇,他没有多想,只想着自己的女儿死了,随她母亲一起而去了,他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噗通一声倒下了。

    双腿发软头晕目眩,风青山这边一倒下,言如雪就赶紧上前扶住了他。不过,他太重了,以致于二人都瘫坐到了地上。

    兴许是十几年前乐平公主刚刚死的时候,风青山就是这个样子,言如雪吓坏了。正准备出言安慰他,那想到风青山率先开了口,只见他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雪老明明说可以治好的,明明说可以保她十年无虞,她为什么死了?为什么就死了?”

    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那对乐平公主仅剩的感情在作祟,风青山再次哭了,再次落下了两行滚烫的热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