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第1921章 狗咬吕洞宾

    由于岳百灵此时此刻正背对着紫炎,并没有看到他进来,一味地哭泣,丝毫没有察觉。但是岳长老看到了,他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先是一愣,再是马上迎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礼道:“都主,您醒了,您怎么起来了,您身上的伤……”

    话未说完就被紫炎打断,只见他抬手一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暂时死不了,无碍。她这是怎么了,哭什么?是不是大祭司的人追了过来?”

    知道大祭司的厉害,也清楚他的手段,以致于早就想到了他会马上追过来。所以,紫炎并没有太多的惊讶,相反,他这一刻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都要镇定。

    跟大祭司明里周旋暗地里相斗不下十年,他可以说非常的了解他,也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天他敢杀他,敢跟他正面交锋,就已经想到了有可能会被他杀,也料到了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是他死,就是他亡,他在决定反抗的那一刻就想到了这样的下场。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大祭司竟然会死而复生,终究是他疏忽了,对于巫术他了解的也不够多,要不然也不会防不胜防。

    说完话,紫炎在巫术师的搀扶下坐到了对面的太师椅上。巫术师知道他伤的严重,几乎自己坐不住,松开手以后就赶忙拿了两个软枕过来,一左一右的放好,收回手退至一旁安静的站着。

    千沧重伤昏迷不醒,紫炎的人在城中心几乎死了一大半,而当时为了掩护他逃跑,在场的黑甲军集体阵亡。故,他现在除了两个忠心耿耿的巫术师就只剩下岳老和雪影巫卫了。

    显然,这一战打的很惨,惨的要不是岳百灵及时赶到救下了他,他都有可能死在那里了。所以,此事绝不能作罢,而他身为北国之都的都主也不可能像老鼠一样躲在这清灵殿中一辈子。父亲说,他们紫家世世代代都是勇士,只能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哭泣中的岳百灵骤然听到紫炎的声音吓了一跳,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醒了。要知道他可是伤的很重,一条腿直接就被打的动不了了。

    心中一怔,当抬起头看到他就坐在自己的旁边时,她立时就愣住了。泪眼朦胧心如刀绞,万般委屈的同时她不禁有些担忧的问道:“炎哥哥,你……你怎么就起来了?你伤的那么严重,怎么会没事呢?你快回床上躺着吧,你……”

    话未说完她就朝着紫炎旁边挪了挪,正打算起身扶着他回去,紫炎就甩开了她伸过来的手。一脸嫌弃的说道:“要哭就滚到里面去哭,别在这儿丢人现眼。我还没死呢,留着等我死了以后再哭吧。”

    在里面的时候就听到她哭哭啼啼个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紫炎气不打一处来。再加上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对她是一点也不客气。

    相反,非但不客气,比岳百灵入宫前以及成为大王妃之前,还要嚣张和过分。仿佛封她为妃对于他而言是一种耻辱,一种欺负,以致于一看到就心生不悦,一看到她就会想起那令他怒不可遏的被逼无奈。

    因为之前要拉拢岳家,紫炎对于岳百灵纵使百般不喜和讨厌,也从来没有当着岳长老的面表现出来。大多都是尽力敷衍,或者是能避则避,能躲则躲。所以,当那个滚字出口的时候,岳长老惊呆了,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敢如此放肆,如此的不将他放在眼中。

    十分生气却敢怒不敢言,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条船上的人。所以,完全不能像从前那样跟紫炎说翻脸就翻脸。而紫炎也正是吃准了他的心思,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如果岳长老是吃惊的话,那么无疑岳百灵现在就是震惊了。紫炎那个“滚”子就像是一道天雷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身上,劈在了她的心上。

    她爱慕紫炎多年,期间不知帮了他多少回,不知因为他跟自己的爷爷吵闹了多少回,闹翻了多少回。他不把这些记在心里也就罢了,没有一句感谢的话也就罢了,竟然还让她滚。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说的出口?

    刚刚,就在刚刚,他在城中心危在旦夕,生死关头是她舍身把他救回来的。他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忘记了,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泪如雨下,又委屈又生气,也觉得自己所有的脸面都丢尽了。岳百灵哭着站起身,声泪俱下的瞪着紫炎说:“你以为我想哭啊,我哭的这么伤心还不是因为担心你。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炎哥哥,你真的变了,你再也不是我心中的那个什么都让着我的炎哥哥了,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话一说完岳百灵就捂着脸哭着跑了。

    自风九幽出现,她以为只要自己百般的委曲求全,一定能打动紫炎。只要自己不再到处惹事生非,胡搅蛮缠,他就会爱上自己。显然,她错了,不管她为他做多少,都不及风九幽那一张脸。大祭司说的对,风九幽就是一个妖女,勾人心魄祸国殃民的妖女。

    岳百灵一跑,岳长老就回了神,担心她刚刚才被自己呵斥过,现在又被紫炎说滚,会一时间受不了。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他本能的就追出去说:“灵儿,你去哪儿,等等爷爷,爷爷有话跟你说。灵儿……灵儿……”

    呼唤着,岳长老追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的加快速度。不过岳百灵并没有停下,非但没有停下就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在叫她一样。

    无疑,这一次岳百灵是真的伤心了。自昌隆回来违心的忍了那么久,藏起周身所有的利爪在紫炎面前扮演一个温柔的女子,告诉他自己变了,变成了一个识大体、端庄、贤淑能站在他身边的女子。本以为他会喜欢,那想到他根本就不领情,早知如此,她才不会听爷爷的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