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6.第1906章 后知后觉

    回首当初君梓玉在雪山之巅养伤的日子,风九幽低头笑了笑,随后抬起头的同时她由感而发道:“是啊,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我还是一如当初。还有你,还有扶苏,还有师娘和师父,你们都待我一如当初。”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它总会留下对的人,而她无疑是幸运的,幸运的拥有了这么多的亲人、朋友,并且待她之心十年如一日。

    原本若兰脸上笑意十足,可谁知一提到雪老夫妇,她的笑容就僵住了。很明显,但并没有持续很久,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后,她就道:“放心吧,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与小姐同在,风雨同舟,生死与共!”

    这是诺言,也是誓言,是她的,也是扶苏的。不管风九幽什么时候知道雪老夫妇的死讯,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他们都会陪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的尽头,直到死亡将她们分开。

    透过铜镜望着若兰诚挚的眼神,风九幽心中动容,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生,若兰对她都是一心一意,忠心不二。

    上一世她不但欠了她和扶苏一个婚礼,还欠了她很多很多,这一生说什么都要好好的保护她,不说把所欠的全部还清,就只说她和扶苏,怎么的也要让他们幸福一生。所以,回到东凉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他们尽快完婚。

    想到上一世她对自己不离不弃,风九幽情不自禁的抬手握住了她的手,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郑重其事的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会一直陪着我!我也是,只要有我在一天,就绝不会让你们受欺负。”

    十年前是这样的承诺,十年后依然是这样的承诺。只要她不死,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绝不会让他们受半点委屈。

    一如十年前的承诺听的若兰是热泪盈眶,她反手握住风九幽的手也同样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应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她的心意自己全部都知道,都清楚。

    看她眼泪汪汪的又要哭,风九幽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道:“好了,别哭,最近喜事连连,我们应该高兴,等回到东凉我就给你们主婚。若兰,相信我,你一定会幸福的!”

    别的敢保证,这一点风九幽仍然敢保证,以扶苏对她的深情,以自己对她的感激,她这一辈子绝不会比任何人过的差。

    “嗯,我相信!”若兰真的没有一点点的怀疑和担心,因为自她到风九幽身边的第一天起,她就一直相信她,并且是无条件的相信。

    会心一笑,风九幽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掌心,然后恍然大悟道:“哦,对了,沧海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给骆子书下了最后通牒,定了一月之期,眼见着这小半个月都过去了,还是没有听到一点动静,她不禁有些担心和着急。

    身为女子白沧海现在很不容易,可以说是处境艰难,纵然在她的帮助下他们二人已经相互表明心意并且有了孩子。但白丞相这一关不好过,纵使是骆子书披荆带罪前去求他,也未必会轻松。

    说起白沧海,若兰想起今天一大早扶苏拿给她的信,是曹碧云从东凉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她据实以禀道:“骆府倒是没有什么动静,不过丞相却发现了沧海的行踪,而且已经找上门去。云姨写信来正请小姐的示下呢,问这事是管还是让骆将军管。”

    眼角的余光看到绣娘为风九幽绾好了发髻,若兰上前把九风金冠拿在了手里,和绣娘准备一起帮她戴上。

    心中一怔,面上一愣,完全出乎风九幽的意料,她很惊讶。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把人藏得那么严实,连骆子书都找不到,白丞相竟然找到了。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来事情已经暴露了,要不然云姨不会写信来这么问她。

    眉头微拧,风九幽盯着眼睛上方吊着的金凤凰沉思片刻道:“他知道了?”

    牢牢的扶住九风金冠,若兰怔了一下,不知她是问骆子书知道了此事,还是说白丞相知道了白沧海肚子里的孩子。以致于想了一会儿方才回禀道:“云姨说丞相是夜里去的,人不多,消息也已经全部封锁。但我想以将军的能耐,以他对沧海的重视程度,现在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

    估摸着八九不离十是问这个,若兰回答的十分详尽。

    风九幽也这么想,毕竟骆子书是东凉国的护国大将军,又深得莫言信任。这些年他虽很少回京,府中不可能没有探子,而这京城中的一举一动恐怕也难逃他的法眼。只是自己和陌离现在成婚在即,还没有完全的离开北国之都,百万大军全靠他一人统领和指挥,要是这个时候他担心白沧海而赶赴京城,只怕会出大乱子。

    想到这儿风九幽一脸凝重,放下手中把玩的玉梳,若有所思的吩咐道:“立刻让北宫以雪鹰给他送信,让他不要管此事,就说我自会处理。还有,回信给云姨,想办法稳住白丞相,我不管他们是威逼还是利诱亦或者是直接把他打晕,都暂且压下此事。另外,密切注意几位皇子和宫中的动静,尤其是皇后和莫宣,切莫掉以轻心。陌离到北国之都抢婚已经犯了众怒,此时回去必然不会轻松,而且迎娶的又是我,只怕会议论纷纷。”

    不知为何每一次想到大皇子莫宣的眼神,风九幽都有一种狭路相逢的感觉。明明他们之前都没有怎么见过,也没有说过几句话,这种感觉却格外的明显,而白丞相的提前知晓也让她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但又一时间想不到那里还有不妥,风九幽心里有些堵得慌,也闷得慌。

    之前若兰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一听风九幽这话音马上就想到了百万大军,想到了她们此时此刻还在北国之都。所以,脸上笑意尽失变的十分严肃,即刻就道:“是,小姐,我现在就去找北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