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1.第1721章 畜生逆女

    无疑,这种感觉很好,也值得庆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父亲心中竟然充满了苦涩,充满了悲哀和难过。

    假如当年他不曾对自己赶尽杀绝,假如他当年没有那么丧心病狂的逼自己,或许他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她也不会跟儿子跟妹妹整整分开二十年,她更不会离开隐灵一族。而他今天也不会奄奄一息的出现在这里,陌离不会杀他,自己的簪子也不会毫不犹豫的刺进他的身体。

    都说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缘分是几世修来的,是世上最难得的,而父母之恩也大似天,可是他们这样又算什么呢?

    父不慈,子不孝,大逆不道亦或者是弑亲杀父?

    或许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也是他们的命,他们自己的选择,终究他们都要自食其果,都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代价。怨不得谁,也恨不得谁,只有一条道走到黑,走到死,方是根本,方能罢休!

    想到死白灵嫣抬步上前,几步走到白震天面前蹲下,一字一句的看着他说:“我欺骗陌儿留下你的性命不是因为已经原谅了你,也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帮我的孩子。陌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也是你唯一的外孙,从小到大我欠他的太多太多了,所以,我不能让他背上杀害外祖父之名,也绝不允许你伤害他。你已经毁了我和灵然的一生,我绝不允许你再毁了陌儿的一生,绝不允许。”

    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白灵嫣的语气中充满了恨意,而她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无疑,她恨他,她恨她的父亲。

    原来刚刚那一簪子不过只是为了给陌离看的,也是她故意刺偏了几分,没有命中要害,白震天也没有断气。非但没有断气元乙之前还暗中给他止了血,输了灵力,只是陌离急着走没有发现而已,以致于此时此刻他仅仅只是失血过多昏迷罢了。

    昏迷不醒白震天没有听到白灵嫣的话,也不知她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生气,尤其是想到控心术时,更是恨不得再将簪子拔出来,狠狠的再刺下去,在他的身上刺八个十个窟窿。

    知道自己不能,白灵嫣一忍再忍,冷静了一会儿后她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瓶里倒出了一粒药,送进了白震天的嘴里,然后又道:“二十年,我以为我们姐妹二人的相继离去会使你幡然醒悟,隐灵一族的衰败会让你放弃,会让你看清楚形势,那想到竟是变本加厉。你先前对陌儿说灵然在隐阁的冰棺中,其实是假的,你在骗他,因为像你这样六亲不认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

    因为已经从柴蒙的口中得到了证实,白灵嫣说着说着情不自禁的哭了,而她一想到妹妹的死就恨的咬牙切齿,控制不住之下她将插进白震天胸口的簪子拔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就对着他的大腿狠狠的刺了下去,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直到昏迷不醒的白震天疼醒过来为止。

    锥心刺骨,白震天却无力再叫,他看着似疯了一样的白灵嫣咒骂道:“逆女,畜生,你竟然谋杀你的亲生父亲,你畜生不如,你会遭天谴的,天雷会劈死……会劈死你的……”

    看着醒来的他,听着熟悉的咒骂之声,白灵嫣住了手,她不怒反笑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吼道:“让它来劈啊,看是先劈死你这个杀死亲生女儿的畜生,还是先劈死我。白震天,你有何颜面活在这个世上,你为什么还活着,我母亲被你活活气死,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为什么不去死?”

    一激动,白灵嫣又将手中握着的簪子拔了出来,然后又狠狠的对着他的另外一条腿刺了下去。

    白震天痛的老泪纵横浑身抖如筛糠,奄奄一息的说道:“你……你母亲……”

    话才出口就被白灵嫣打断,只听她道:“不要提我母亲,我告诉你白震天,我不会杀你,更不会让你死。我会一直让你活着,将我和灵然的阳寿都给你,让你活百岁,活千岁,让你尝尽这世间所有的凄苦和孤独。你会后悔,你会痛哭,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但是你追悔莫及,无力回天,无力改变,而我母亲也定然能含笑九泉,我的儿子也一定会特别幸福。隐灵一族在他的手上也会越来越富足,越来越强大,即便是永远不出隐灵山,也一定能世代兴盛昌隆。”

    言罢,白灵嫣松开了握住簪子的手,直起身将周身灵力汇集于掌心放在了白震天的头顶之上。

    霎时间歪在墙上的白震天就直起了身,而他体内的灵力也源源不断的进入到白灵嫣的手掌上,通过她的手掌进入到她的身体。

    白震天犹如木偶般被提起,心下大骇,面上大惊,一瞬间他也明白了过来,白灵嫣在以隐灵一族的禁术吸走他的灵力,而他体内的灵力也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面如土色惊慌不已,他一边抗拒一边张惶无措的对白灵嫣说:“你,你在干什么,你想不劳而获,你想拿走我的灵力?”

    低头看他白灵嫣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边继续施法吸走他体内的灵力,一边道:“不是拿走,是毁去,只有将你变成一个废人才能留下你这条命,要不然会害了我儿子,也会给他留下无穷无尽的麻烦。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你吃了雪山之巅独有的护心丸,还有保命的良药,即便是失去所有的灵力你也不会死,我说过让你活着就一定不会杀你。”

    抬手换力,白灵嫣加快速度。

    “你,你敢!”白震天又惊又气,又怒又火,可是由于他动弹不得又无可奈何。

    白灵嫣再次笑了,她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一无所有生无可恋,你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威胁到我了,而敢与不敢你很快就知道了。”

    在确定妹妹已经死了的那一刻,白灵嫣就没有想再活下去,而这世上除了陌离再无人能让她畏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